×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五十三章~復雜心情[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车在一条长长的河流前停了下来。河的两旁的树木枝叶茂密,有的枝条犹如女人的细嫩的胳膊一样,浅浅的插入水中,河水非常清澈,隐约可以看见水里自由戏耍的一对对小鱼。

黄欢欢脱去鞋袜,轻轻的蹲在河边,让河水恰好打湿自己白嫩小巧的脚。

“真凉啊。”

她用手轻轻摸了一下水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金洋也走了过来,站在她的身后,体会着乡间河水的味道。

“你看这对小鱼多么幸福。”

黄欢欢望着从自己脚边游过的两条戏耍的小鱼,眼里充满了羡慕。

突然,她猛的一伸手,向水里抓去。河面溅起了高高的水花,受惊的小鱼慌忙的逃走了,但黄欢欢的手里却已经抓住了一条。

小鱼在她的手里不断挣扎着,黄欢欢的手也越来越紧。

她兴奋而残酷的盯着手里垂死挣扎的小鱼,轻柔的道:“你现在一定很痛吧,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望着黄欢欢的变态举动,金洋更加肯定了黄欢欢的心理有问题。

“我最讨厌看见别人幸福的样子,我恨别人比我幸福!”

鱼终于停止了挣扎,它的身体被黄欢欢捏的凹陷了下去。

黄欢欢慢慢的松开了手,“噗哧”一声,已经不成形状的小鱼落进了水里,激起了一道水花。

黄欢欢将手洗干净以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她仿佛有心事一般,怔怔的站在那里,望着远处天际。过了良久,她突然转过头,阴沉着脸望了金洋一眼,然后沉声道:“走,该去吃午餐了。”

闻言,金洋几乎要晕倒了,难道黄欢欢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过的吗?

午餐和早餐差不多,黄欢欢仍然只是喝了一,二瓶酒,吃完午餐以后,黄欢欢又带着金坐车去逛县城。

到了晚上,黄欢欢又和昨天一样,拼命的给自己灌酒,将自己灌得大醉,回家便和金洋做爱。一切都仿佛是昨天的重复,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没有什么人来找金洋的麻烦了。

金洋静静的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突然觉得黄欢欢其实很可怜。正因为她没有得到幸福,所以她才嫉恨所有比自己幸福的人,甚至是鱼。

同时他心里也产生了一个疑问——徐辉呢?徐辉去哪里了呢?徐辉和黄欢欢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始终没有出现,也没有听过黄欢欢提起过他?本来金洋想在黄欢欢喝醉时,从她嘴里问出什么东西,谁知黄欢欢根本就没有提到徐辉。而金洋也不能直接问出口,毕竟,金洋在黄欢欢的眼里是个刚来这个县城的外地流浪汉,不可能知道徐辉这个人。

第三天,第四天,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重复着。金洋心情越来越烦躁,而黄欢欢也经常迷茫的望着金洋,似乎有什么心事,而且她的心事也越来越重,脾气变得很暴躁,经常打骂自己的手下和那些她所谓的“奴隶”。金洋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第五天,金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产生了一个忧虑。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他易容的事就会被拆帮。因为他的易容不能管太长时间,他必须想办法在重新易一次容,但是这里没有任何道具,而黄欢欢和自己几乎是行影不离的。

正想着,那熟悉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当金洋打开门,看见外面的人后,他微微愣了一下。

黄欢欢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打扮的很性感,站在门外,像一个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金洋没有想到今天会是黄欢欢亲自来喊自己起床。他干咳了一声,“我已经洗完脸了,是不是要去吃早餐了。”

黄欢欢没有说话,她双目复杂的望着金洋,静静的,犹如在看一件即将失去的心爱的东西。

金洋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然了,又故意干咳了一声。

这次黄欢欢终于回过神来了,她突然伸出手来,轻轻的拉住了金洋,柔声道:“我们走吧。”声音轻柔的如同在春风中舞动的棉花。

金洋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黄欢欢除了在床上,从来都没有对他这么温柔过。

当和往常一样,来到包厢以后,黄欢欢首先默不作声的喝下了一瓶酒,喘了几口气后,她突然像一只波斯猫一样,走过来坐进了金洋的怀里。

就在金洋感到迷惑时,她犹如一条蛇一样,紧紧的缠住了金洋,然后将自己的嘴唇和金洋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主动将自己的舌头送进了金洋的嘴里。金洋也被她挑起了性欲,开始和她疯狂的吻着,突然,金洋感到嘴唇一阵刺痛,他心里一惊,猛的一把推开了黄欢欢。

黄欢欢的嘴唇和牙齿上粘着血,犹如刚刚吸完血的美丽而神秘的女吸血鬼一样,眼角挂着珍珠般的泪珠。

看着她那幅凄惨的样子,金洋心里更加迷惑了。本来,当黄欢欢突然咬自己嘴唇时,他以为黄欢欢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要害自己,但当他推开她以后,却发现她只是从自己的嘴唇上咬下了一小块皮,而她此时的表情,让任何铁石心肠的男人看见了也会心痛。

“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金洋小心的在她的脸上抚摸了一下,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

金洋的声音似乎惊醒了她,她怔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常色。她缓慢的从金洋的腿上站了起来,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又开始大口大口的喝酒。

当第二瓶酒瓶空了的时候,黄欢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望着金洋道:“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你愿意吗?”

金洋静静的望着她,柔声道:“你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

“我要你帮我杀一个女人!”

当黄欢欢说“女人”时,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说完以后,她松了一口气,缓慢的靠在了椅背上,似乎很疲倦的样子。

金洋的心一怔,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愿意吗?”

黄欢欢静静的看着金洋,观察着他的表情。

“那女人和你有仇吗?”

“是的,她抢走了我心爱的人,我要让她付出代价,我要她死!”

黄欢欢的表情突然变得凄厉起来,眼中也慢慢涌上了恐怖的血丝,拿着酒瓶的手不断的颤抖着。

抢走了自己心爱的人?女人?金洋的心里猛的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女人,心爱的人,徐辉?

金洋的大脑逐渐清晰了起来,他终于知道了徐辉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也知道了黄欢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黄欢欢心爱的人,百分之九十就是徐辉。正因为徐辉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报复心极重的黄欢欢才会在外面不断找男人,才会那么放荡。她要报复徐辉,既然徐辉要找别的女人,那她也要找别的男人。

金洋越想越觉得自己推理的正确。也许徐辉还不知道黄欢欢已经变成了这样,而且他对黄欢欢还有一丝愧疚,所以就将这个县城交给了她管理,让她成了这里的大姐大。

“你到底愿不愿意?”

“好,不就是杀一个女人吗?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去做,即使是付出我的生命。”

金洋慷慨激昂的道,同时,他尽力使自己的眼里充满了柔情。

黄欢欢的脸上突然又浮现出了一丝犹豫之色,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金洋怕她又改变的主意了,连忙打断她的思绪,问道:“她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下手?”

黄欢欢一听见“她”这个字,脸上的犹豫之色一扫而空,她的心终于被仇恨填满了。

“今天下午,我以前的男朋友会去一个建筑场检查施工情况,那贱人一定会跟在他身边的。你可以装成一个工人,找机会杀了那贱人,然后再逃走。事成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黄欢欢望着金洋淡淡的道,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卷起了惊涛大浪,今天过后,无论刺杀是成是败,眼前这个男人都只有一条路——死。黄欢欢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她感到自己有些离不开眼前这个男人了,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这个男人都能满足自己,让自己快乐。

当同时她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一直在叫嚷着——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自己绝不能再对任何男人产生感情,任何让自己心动的男人都必须死。、

“好,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去准备准备了?”

金洋突然站了起来,微笑着问道,终止了黄欢欢内心的挣扎。

黄欢欢无力的叹了口气,她有种感觉,无论这次是成是败,这个男人事后都无法逃离工地,他一定会死在徐辉的手中。不过这样也许更好,如果他一旦逃出来了,自己可能会不忍心杀他,给自己留下一个心魔。

黄欢欢缓慢的站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突然苍老了很多,全身没有丝毫力气。

到家以后,黄欢欢给了金洋一把枪,金洋没有接,他选中了一把匕首。他认为自己用匕首更顺手一些,他以前从来没有使用过枪,他怕自己慌忙之间会失手,而对于匕首,他一向是百发百中的。

一切准备妥当以后,黄欢欢和金洋吃了最后一顿午餐。两人的心情都非常复杂。黄欢欢有好几次想放弃自己的计划,但最后还是强忍住了。

吃完饭以后,黄欢欢便将金洋带到了工地上,并且通过自己的关系,将金洋安排进了施工队。金洋仔细的观察了工地的地形,方位,还有周围的布置,心里慢慢计划着事成以后自己逃走的路线。
关键词:囌h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五十三章~復雜心情[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