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

发表日期:2007-07-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十年生死两茫茫,这句话有一种悲伤的情绪在里面。不过这几天,人们都很高兴。至少主流媒体上是如此,他们说,咱们老百姓,今儿真高兴。靠,谁和你咱在一起啊。 回归十周年,是个大事情。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也是应该的。十年前,我在干什么呢?我正在处于水深火热的高中,高二。其实,比起高三的同学幸福多了,更不用说高四和高五的兄弟了。那时候,我已经到了最后一排,不务正业也是很正常的。我想,每个班级的最后几排,都是这样的情况吧。幸好我报了文科班,所以最后几排,还有几个女生,还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 那个时候,我的同桌已经转了过来。他以前是二班的学生,因为太痞,竟然要打老师,所以就调到了我们班。我发现,林同学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他爸是我们县城水利局的头,他经常带一些报纸给我们看,比如参考消息,体坛周报,还有一本窄窄的军事杂志,好像叫世界军事什么的。后来该同学归依了大轮子,每天给我们宣扬真啊,善的,美什么的,而且再也不“胡作非为”。一下课,该同学就开始在凳子上打坐,一脸的平和。后来,该同学考上了师专,如今该为人师表了吧。 当时,还不知道何为前途,也很听话,每天完成功课,然后就下楼去踢球。不知道任何章法和规矩。后来还是从我同桌那里知道什么是越位的。有一次踢球,越踢越高兴,就在大步流星,斗转星移的时候,猛听嗤拉一声,裤裆开了。幸好有个同学那里有针线,自己随便缝了几下了事。还有一次踢球,很多邻班的人也凑了过来,按照人数自动分成两派,那叫一个热闹。人仰马翻,熙熙攘攘,于乱军之中,我竟然连进五球!唉,当初我报考体育特长生就好了,国足也不会这样被人骂了。 当时还和宿舍的兄弟去看了一场录像,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啊。录像厅和电影院就在我们学校隔壁,每天路过,都能听到传出的打打杀杀的声音。宿舍的张老三没有过去,他是个极其正统的人,认为录像厅放的都是一些乌烟瘴气的东西,看了容易学坏的。老三喜欢看经典小说,经常和我比赛写快速作文,尤其是议论文,五步走嘛,很容易的。学校图书馆有一段时间开放,曾经和老三借过钱钟书的《谈艺录》和《管锥篇》,虽然看不大懂,也真的被里面的语言给惊呆了。 录像的内容已经记不清楚了,除了打打杀杀,其它的好多镜头都看不懂。凌晨出来,电影院的夜场还没有结束,已经不收票了。于是,一伙人溜进去,看了最后要放映的一部《新少林五祖》,也就是那时,彻底记住了李连杰。 人生有几个十年,其实,有很多个十年。中央十套的香港电影十年专题做的很好,昨天晚上看了黄飞鸿系列的上集。从关德兴到成龙,再到李连杰,黄飞鸿也从一个纯粹的武夫,逐渐成长,最终成为一代宗师。香港电影人依靠自己的摸索,探讨出一条自己的电影之路,成为东方的好莱坞。虽然现在有些低落,但是总归要过去的,因为,骨子里的霸气还是在的。 十年前,我对前途一片迷茫。做题,考试,是最终的任务,然后继续做题,考试。十年之后,仍是前途未卜。但是,十年的历程已经溶进了我的血液,十年的交错,让我知道了如何走路。即使迷雾重重,即使没有方向。时间的沉淀,让我有足够的信心,毫不犹豫地踏出前进的脚步。

随机文章:

北京的冬天 2008-01-27
几笔 2007-12-12
好热 2007-12-12
下雨天 2007-12-12
图片作用 2007-12-12

作者:jackycen

《十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ackyce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