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日久生情

发表日期:2007-01-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人们经常这么说,我来北京六年了,从一开始的伸手不见五指,到迷迷糊糊,逐渐对这个老城市产生了兴趣。刚来北京的时候,最讨厌的是坐公交,不是方向弄错,就是坐过站。我现在坐车,还经常能碰到坐过站或者坐错方向的人,而很多时候却是乘务员却大声的呵斥的声音家,好像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似的。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经历最初的彷徨,一旦安定下来后,人就会有心情,有时间去观察周围的世界,去留意身处的这个城市。加上不停的换工作,不停的搬家,不停的聚会,我也就不断的扩大自己的活动半径。前天晚上看的德国电影《窃听风暴》,也译作《别人的生活》,很有点这方面的意思。这部电影讲述的一个窃听的故事。在冷战时期的东德,一个退休教书的老特工,奉命去监听一位激进的作家。在监听期间,他却逐渐对作家本人以及他的私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工开始关注作家的房间,作家的作品,以及作家的演员妻子和他们的爱情点滴,并逐渐对这一切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感情。因为,相当于他这个特立独行的特工,作家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爱情是甜蜜的,这一切,也是他所缺乏的。于是,他开始隐瞒对作家不利的东西,劝说作家妻子不要屈服于文化部长的淫威。慢慢地,我也注意到了北京的文化氛围,开始看北京晚报和北京青年周刊。也开始去逛天安门,圆明园,更流窜于三里屯和后海。从寂寞的等待夜班车,到挥手召来的出租车,从北城到南城,从朝阳到石景山,从通州到门头沟,从北大到清华,从国图到北图……。我也开始用镜头注视这个城市的人群和角落,开始喜欢溜达漫步,并用一种仰视四十五度角的姿势,向钟鼓楼翻着白眼,思考复杂的人生。当情报局局长得到作家夫人的招供,带人前往作家居住地搜查的时候,特工却抢先隐藏起来那部打字机,并因工作不力去被发配到了邮局。柏林墙倒塌以后,特工在经过某处书店时,看到了作家重新出版的诗集,翻开封面,赫然写着:献给 “HGW XX/7(特工的代号)”。店外,大街上,查询而来的作家,也停止了想认,也许,彼此再也相互干扰,才是最好的结局。

随机文章:

高温 2006-07-28
体检 2005-12-03
苏州青旅 2005-11-11

作者:jackycen

《日久生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ackyce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