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露天影院

发表日期:2005-06-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周二晚上回去的早。我很庆幸晚上多出的几个小时。在连续一段时间的混乱后,终于安静了,于是,我打开了《天堂电影院》,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三个小时。  在记忆里,我是看着彩色荧幕长大的。倒是黑白电视,一般伴随到高中时期。老的总是伴着旧的,正如老放映员,那些划着破折线条的荧幕。  最喜欢幼年那一段了。这和我喜欢和老人聊天有关系。我们村有个冯姓老头,特别和蔼。高中时候,我每次回家,或者大学假期回家,总是勉励我,要好好学习,要出人头地,要有出息。就象老放映员对多多说,你应该出去,寻找自己的世界。别联系家里,永远再不要回来了。  我的童年还没有电影院,或者说只有露天电影院。在鲁西南的很多乡村,都有许多防洪的被称作“房台”的土堆。四方的,四个角有斜坡,家家户户的就住在房台上。而电影的荧幕就放在斜坡的最下端,四个角被绳子拉住,由两根粗粗的竹杆支撑起来。而我,却是早早的搬了凳子,去占好的位置。  那时候有什么电影呢?我想想,有《游侠黑蝴蝶》,里面可有很多露点镜头。尤其是沙漠里,那白花花的屁股,以及喝人奶的情形。有《方世玉》系列,记忆最深刻的是铜锣阵;《吕四娘》系列,她有一个女儿,两个徒弟,在风尘女侠吕四娘里,她从高山顶处飞跃而下,犹如天仙。《无敌鸳鸯腿》,那个女孩怎么就死了呢。《鹰爪铁布衫》,那最后的一抓啊,晶亮的一团,缓缓落下。还有《五郎八卦辊》。《三宝闹深圳》里,在屁股上噼里啪啦的鞭炮;《父子老爷车》系列,《阿满》系列,还记得一个很模糊的《雾都茫茫》,当时,我跟着叔叔,跑了几个村子,十几里路,都是演这部他们看过的,所以最后我也不知道最后到了哪里,看了什么片子。有时候,我还想,这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呢。当然,还有革命教育的战争系列。再想想,还有很多的戏曲电影,最多的就是山东梆子。不过我当时就知道这类电影肯定没有什么前途,所以也没多少记忆了。  哦,想起来了,怎么能忘记让我痛哭流涕的《妈妈再爱我一次》呢。后来我再一次因为电影流泪,就是后来的《我的兄弟姐妹》了。  怎么能忘记恐怖片的启蒙《画皮》呢,当她对着镜子化装,当她转头时的一笑,还有那颗跳动的心,都让人无法忘记。  还有《书剑恩仇录》系列,记忆深刻的就是高塔上的打斗,却没记住香香公主的模样。还有《云海玉弓缘》。也没什么印象了。  记得,有次我们村有个人结婚,就包了一场电影。这场电影是在村东边的一个大坑里放映的,是讲关于计划生育的,叫《男人的世界》,说的是人们重男轻女,最后世界上只剩下一个女人了。于是就成了“万人迷”。可是,村里人还是继续为创造人类而奋斗不息,有家竟然生了八个。倒是这对新婚夫妻,最后还真就生了一个女儿。  看露天电影,最害怕阴天下雨了。有时候正看到精彩处,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荧幕顿时起了皱折,画面是恶毒人也扭曲了。碰到这种情形,一般都是第二天重新开始。而且还要换一个新的。记得有次碰到大雨,第二天很晚才重演,而又没有提前通知,害的我早早是睡觉去了。第二天,听小伙伴谈论那精彩的情节,心里又遗憾又羡慕。悔恨自己睡的太早了。  太多的记忆,都已经远去了。我如多多一样,离开了家乡。去年在北大西门住的时候,芙蓉社区经常在附近的空地上放老片子,老爸看的津津有味,而我,却呆在楼上上网,看电视。

随机文章:

酒鬼 2006-08-08

作者:jackycen

《露天影院》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ackyce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