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再回开封有所悟

发表日期:2007-04-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5年前的春天,也是这个时候,我第一次到了开封,预备役师,是老师部,宋城路上,4层的办公楼,我在宣保科,二楼,科长是徐宝龙,如今已经是团长了。科里有王志营、张敦武、陈明、李加兴、王勇军和我。记得徐宝龙特别喜欢下围棋,徐宝龙是个很有个性的人,身材很好,很男人,穿上军装很帅,尤其是穿夏常服,不系扣,他也特别干净,显得很帅气,只不过,那年他副团已经4年多了,是师机关里的老科长了,很有派头。徐很少写东西,只是在他调正团的时候,档案里需要一个个人鉴定,那是他自己写的,那也是我来预备役一年多,第一次见他写文章,写他自己的经历,很感人,我惊讶他的文字竟然是那么好,那篇个人鉴定,王志营后来也告诉我写的很好。
王志营后来当了科长,现在还是,不过即将调正团了。张敦武离了婚,转业了,后来见过两次,一次是请我和勇军吃饭,在开封电视台附近的一个小饭店了,那时他在开封质量监督局,后来听李加兴说到广州了。张很喜欢穿风衣戴墨镜,很像黑社会老大,他最喜欢买彩票,记得当时我们全科狠买了一阵彩票,我甚至还写了一篇买彩票的心得在河南青年报上发了,赚了10元的稿费,张说话很邪道,不知道他买彩票中没中大奖,反正是说的话邪了八几的,他是山东人,老乡,有时候,对他很好的。
陈明和李加兴那时是副营,一个当新闻干事,一个当保卫干事,现在也都已经正营该调副团了,也都即将是我军的中高级干部了。勇军一直那样,已经30多了,我老感觉他在预备役师的时间太长了,人太好,干了那么多活,到头来,领导走的走,他的事竟然成了难解决的事。他其实应该早走的,干点什么都比在预备役师强,我算是鬼心眼比较多的,和他一个办公室好几年,尤其是到新师部后,报道组就是我们的,那时我喜欢睡办公室,拿个褥子,往办公室一铺,开着空调,盖着被子睡觉,他也不说啥,那时候,真爽。这次回去,看他还是那个样子,部队分房子也没他什么好事,这个社会啊。
 
这是科里的老人,后来又来了三个,一男两女,男的叫李东军,接陈明当新闻干事。刚来时,是很可笑的,就在一个地级的广播电视报上发过半个版的抗非典稿子,意思也是自己很牛的,和他接触不多,因为他来后不久,我就去黄河民兵了。他写稿子很一般,没灵性,只知道花钱上稿子,可我却理解,任何一个刚到预备役部队的人,都要有这么个熟悉的过程,预备役与作战部队不同,要有所区别的。他来的那年快三十了,还是副连。现在也能够经常在报纸上上点稿子了,但很少,干工作要灵活,尤其是在预备役。
还有个女的叫赵云玉,典型的农村女孩子,长的非常一般,但是过日子的好手,花钱特别省,那时她和张冰笑住一个屋,当时有很多有意思的事,真的,牵扯到个人隐私不说了。现在她已经转业了,这次回去听说有了个女儿,她的对象是个战士,很佩服他们的。这是个普通的女人。
这次科里新来了一个女的,小少尉,家是江西的,模样还说的过去,但身材特别好,大高个,身子凹凸有致,最让我惊讶的是她喜欢看书,一些时尚书和小说,另外,她也喜欢军装的外套不系扣子,勇军照相的时候,她也在那,阳光下,那瘦长的腿,加上那军裤,简直迷死我了,军装真的是很能打扮人啊,要是我还在科里,嘿嘿,保证被她迷死,幸亏我现在不在开封了,要不然,王志营直接能气疯了。我一想到王志营气的样子,我就笑不成声。社会,真有意思。
 
 
科里就是这么个情况,
 
回到开封,再见那些熟悉的街道,和部队,真是情自心生,无限怀念当年在开封的情景。那时候,咱多自由啊,简直就是神仙了,想干嘛就干嘛,哎,现在不行了,忙了。为钱活着了,没意思了。
 
真想时光倒流,再回去享受一天那样的时光也好呀,
人总是在长大的,不管是多大的年龄,每天都在长大,长大就意味着成熟,就意味着放弃幼稚,
偶尔回想,有过那么一种经历,知足了,毕竟有很多人还没有享受到这种幸福,
穿上军装,再到脱下军装,心里并没有难受,只是难受那种开封的空气,再也嗅不到了,甚至再到开封的土地上站站也成了一种奢侈,
我相信,自己以后还是会经常去开封的,不需要理由,比如星期天没事的时候,我就坐车去,四个小时,就闻到那股味了,真香。
我是个闲适的人,肯定能干的出来。
 
我的人生啊,一路走来,美的里哏棱哏里!

 

作者:h24rf08

《再回开封有所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24rf0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