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挺进玛嘉沟(续)精华

发表日期:2008-04-28 摄影器材: 景区:四川 点击数: 投票数:
(由于字数限制,只好发续集了!)

仔细看出去,只见隧道幽深,树木葱茏挺拔,给人一望无际的感觉,这种原始的气氛一来就将人的情绪给吸引住了。


康老哥一路热情的给我们讲着各处风光,还主动帮我们背器材,与刚见面时的印象相比,完全不是一个人。可见人与人之间相处,不通过沟通的话误会会有多大。


到山脚停下车,这时五点过了,阳光渐渐西下,山上云遮雾绕,抬眼上望,山势仿佛跟黄山一样险奇,四顾一阵后,只见云雾之中,四处景色各异,竟说不尽的美妙,向上走不到一阵,就觉得对体力的考验真的来了,高原上背着沉沉的摄影器材,每走一步都气喘吁吁。


可太阳渐渐沉下,云雾慢慢升起,转头向左看去,只见一轮明月悬挂天中,而蓝蓝的太空上几片白云飘飘,下面是山势绝妙,颜色如洗的山峰,三人忙将长枪短炮对准月亮一阵狂扫。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肚子里又饥肠辘辘起来,大家只好原路返回。


来到刚才停放农用车的地方,旁边不远就是康老哥的家了。依依与他告别。唉,这里的人真的非常质朴。


吃了书记家的小金苹果,我也仿佛成了领导


回到停车场,一个中年汉子指挥着车停在住宿的房屋旁边,从接人待物的态度看,肯定是见过场面的,果然他就是这里的支书。


坐在他家躺椅上,烤着暖烘烘暖炉,嗑着香瓜子,书记开始讲起玛嘉沟的构划来:“来的朋友很多,从全国各地来的都有,问他们这里风光到底怎样,都说好。我是想听是真的好,还是自我感觉良好?”


我当然一阵猛夸:“好,大家说好就是真的好。”书记脸上浮现出老成的笑容:“要谢谢摄友们的宣传。”


“我们这里条件差,自己发电。”看着比我的小手电还弱的灯光,谁都明白。


“接待能力也不够,我们也不打算一下就把宣传做大,人一下多了影响生态环境!”恩,有创意,别人怕人不多,这儿怕人多。不过一想也是,现在九寨沟人满为患,都不知道是去照人还是照景了!


当晚的菜可以说提不起多少食欲,但看到这里交通如此偏远,能吃饱吃暖也就不强人所难了。


接下来书记端来一盘苹果,一看就是小金的。哈哈,小小金没有吃成,到这里却有。


只听书记隆重地说:“这是我叔叔种的,本来拿来是等领导来了请他们吃,现在请客人,都是吃,一样的,快吃一点。”哇塞,简直受宠若惊,一股暖流在身上游走。这可不是一般的苹果,是领导吃的苹果,我等升斗小民吃上一口岂不荣幸。似乎吃到口里的味道比以前在四姑娘山吃过的香甜多了。


次日一早,书记叫醒我们,吃过早餐,又为我们准备了干饼、咸菜作午餐,真是令人感动。


二探玛嘉沟


到了沟口,守门大爷已经认识我们,一看见就殷勤招呼。递上游客专用卡,请大爷摆好POSE,留了一张影,纯朴的笑容,和蔼可亲。


今天天气是……可怎么说呢,一会儿阳光照耀,一会儿阴云密布,幸好没有雨,管他的,既来之,则安之。


背着重重的器材可真是累,尤其可恨的是,我那脚架竟然快装板给丢了。只好把NI兄的脚架拿出来,他的架子比我的轻一点点,掂了掂重量说:“那么重,是不是不用带了?”NI兄说:“还是带上,大家轮着背!”有了这话,可松了一口气,手提脚架就走在了前面。


可走了不到一公里,已经觉得这脚架是最大的拖累了。心中一直念叨:“说的轮着背,怎么就没有人吱声?”


好不容易NI兄试探性问了声:“是不是有点累,我来提!”管他是不是真心的,我感紧把架子给他,是不是累,嘿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果然,走了没有多少步就听到他气息加粗的声音。


这里景色真是奇妙,昨天看见的景色,今天披上了不同的云裳就完全变了模样,而且这里看见的同一山形,走不了多少步就完全产生了变化,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功啊。


风景就不多说,反正是停在一个地方,你转上一周,四个方向就会给不同的景色,美景的密集度让人十分惊叹,三人的快门哒哒哒响着。


美景大大减缓了上山的速度,使我对能否到达十多公里的目的地产生了怀疑。沿着马道前进,零星遇上几个上来寻找自家牲畜的村民,都非常和善,热情为我们指路,还友善地要带我们走,可看着我们前行的速度,只好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走到一处比较平坦的坡地时,只见这里山势奇绝,各种针叶树五彩斑斓,真是美极了,而且三人已经筋疲力尽。顾不上休息,就任快门撒欢起来。


不论我怎么催促,二人也只当风过,直过了大半个钟头,才依稀觉得把美景收入了镜头,稍微坐下来喘口气。


这时天色稍微暗下来,拿出面饼充饥后,准备起身前进,这倒楣的脚架实在累人,为了提高前行速度,是不能再背了,偶把它藏在旁边一棵横卧地上的枯树后面。


下雪了


反复叮呤着,就是再好的景也不能停下,务必走到海子才拍照了,可还没有迈出前进的第一步,就觉得有东西打在脸上,冰冰凉的,用手一摸,竟是雪花,没有等大家愣过神来,密密的雪花飘了下来,而且打在地上竟是一颗颗的小雪球。


回想起NI兄刚才还煞有介事地照着一处雪景摄影留念,回去好拽拽地对家人说:“我遇上雪景了!”现在铺天盖地的细雪,不久就将刚才还黄得叫人心醉的草叶树木裹了一层白纱,想着NI兄刚才的作伪来,嘿嘿,真有点好笑。


看着下雪大家一阵激动,忙摄影留念。可这雪是越来越大,刚才看见的山上远景,现在已经被白茫茫的雾气代替。刚才还清晰可见的马道,完全被白雪压住了。


上还是不上,在这个时候是个问题了。WANG兄力主向上,可偶心里却打起了鼓:嘿嘿,上,路都没有了,怎么个上法。本人立即抗议:“今天必须赶到马尔康,不然明日怎么回去?上面的雪比这里还大,找不到路怎么走?”在偶的强烈坚持下,大家只好尽情享受雪景带来的快感,躲在树丛中强迫快门运动。


NI兄拾起树边的脚架,几乎被雪完全盖住,三人索性慢慢下山。一路上偶暗自庆幸:下面的马道已经被白雪压住,刚才路过的木桥,这时也铺满了白雪,而小沟两旁的针叶林都穿上了新衣。


路上几次都差点找不到路,好在这里地形不算复杂,看准方向,一阵坡坡坎坎走到了山脚。


一到山脚,雪就停住了,而且阳光重现,仿佛没有下雪一样,真是风景四時天啊。


照了一阵雪后初晴的景致后,怀着很大的遗憾离开了美丽的玛嘉沟。


出来向马尔康方向行进,沿途风景比起近几年被破坏了的米亚罗来,真是美得令人心醉。可相比里面的景致来,还是提不起摄影的兴致。


令人欣喜的是无数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过去难得一见的雪山竟然争奇斗艳,当车翻越梦笔山这座红军翻过的第二座大雪山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把我们强烈的震撼了。


只见群山巍峨、山壑林立,但在梦笔山下都低下了头,白雪皑皑,满目苍穹,真正体验到了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当晚在马尔康住下,第二天从米亚罗返回。


最后的冒险


到了米亚罗,风景比之前面逊色了不少,但盛名之下,总要把相机拿出来晒上一番。


可阳光老是作对,相机一拿出来就缩了回去,本来就不太红的红叶更是无精打采。这时一个老乡提供一个消息,对面的一条机耕道上去三公里是一处寨子,那里地势绝高,两边风景可以全收眼里。


听到这个消息,NI兄立即招呼上车。车子沿着一条还算不错的盘山小路上去,位置越行越高,可左右岔路使我们找不到到底哪儿是山寨,来到一处分叉的绝壁处,对面半山腰寨子清晰可见,真是惊叹当地山民征服大山的精神。


这时,天又阴了下来,前面一株在下面绝壁上的苹果树引起了注意,大家端起相机拍了一阵,都惊叹它生命力之旺盛。


说着话,WANG兄说起这最生态的也果味道一定不错,这一说不打紧,NI兄竟然就以身试险,要下去摘来品尝。


本人虽无明显的恐高症,可刚配的眼镜在测距上似乎有些不准,在玛嘉沟雪地中已经摔倒好几次,有一次不是NI兄手快,还差点掉到悬崖下面。


猛然电影黄非鸿中,老说着“安全第一”那人的形象就在眼前,嘿嘿,果然是安全第一。


NI兄不听劝阻,手把着枯草下探十米,看着他颤颤巍巍的样子,我的蹆似乎也在哆嗦,不过他仍上来的果子却鲜香醇甜,等他攀援上来,又看见下面五十米左右,一株树上挂着深褐色的果子。


WANG兄认定那是李子树,经本人长焦确认也是苹果树,可WANG兄死活不承认,而且还要以身犯险,亲自下去,仿佛要与NI兄一比胆量似的。


NI兄也不落后,二人又颤颤巍巍的向下探去,乖乖,下面可是深不见底的绝壁,而且角度在七十度左右,就算下面有树枝挡着,摔下去也不是闹着玩的。


偶端着摄像机为他们记下这伟大的创举,不过总觉得还不够伟大,又将焦距拉长对准对面高山绝谷,想把二人的形象塑造得更加高大一些,可等我瞄准对面一阵平移后,摄像机里却找不到二人在哪儿,我简直怀疑二人是不是在下面偷吃贡果,过了一阵,听到下面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忙把焦距调到广角端,只见二人拿着几个果子已经要爬了上来,忙让二人暂停,先为他们留下这光辉的一刻。


等二人上来,事实充分证实本人的正确观点:第一、下面的是苹果,而非李子;第二、这果子比上面的那株可难吃多了。


这时天上又下起了细雨,在高山之上,一下雨,温度就急剧下降,几人也无心寻找山寨,打马直奔成都,结束这寻找红叶的雪山之旅。


后遗症


留下许多遗憾,每个景区都没有到达目的地。不过摄影不是遗憾的艺术吗,没有遗憾,怎么会有动力呢?要说没有遗憾,别人去了几次,都没有你看的风景变化多,你还遗憾个什么?


最终结论:明年再去玛嘉沟,这次要下定决心、排除困难、扎根里面、必须到顶。

关键词:人与环境

作者:原摄影

《挺进玛嘉沟(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原摄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