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琳达。琳达。[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琳达。琳达。
作者: LILISAY 
发表时间 2008-05-09 22:54:26
人气:179

    1

    十一月。午后。阳光微弱。琳达窝在10平米的小屋里,散落一地的光晕,尘埃轻扬。 空气里的绿色藤蔓袭来一阵青与涩,呼,吸。琳达象征性的抓了抓头发,纤细的肩顺着咳嗽耸动。她抚了抚胸,顺手端起床头的一杯水,大口大口咕咚灌下,拈起一颗薄荷糖含在了嘴里。随时随地丢一颗薄荷糖在嘴里成了琳达许久以来的习惯。每当舌尖开始麻麻涩涩地被这种奇异的清凉感所袭击时,琳达总会感受到莫名的快感。

    2

    琳达真正明白爱这回事是从认识基亚开始的。在这之前,琳达从未体验过爱或被爱。如果除去仅仅是因为肉体欲求而存在的关系的话。少女琳达,苍白且纤弱。人们对她的印象永远都停留在她咳嗽时,肩膀柔顺而美丽的耸动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少女琳达是一个模糊了一切特质的人,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背景及一切。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也可能是因为少女琳达从未提起过。但这并不妨碍她工作,与各种人建立联系。 所谓的各种人,当然指的是男人。老的,少的,有钱的,没什么钱的,都因为琳达如蛛网般牵连起来。对付这些男人,琳达自有她的平静。不过就是一个玩偶,她这样对自己说,一个掏空了心脏的玩偶。也因为平静,她总是周身冰冷不吱一声地平躺着,耐心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人那么轻易地搬动,在湿而硬的空气里无力地摇晃着,像被折下的树枝,水分正一口口被吮干,然后留下的,是一尾残骸。少女琳达比她的实际年龄看上去还要小,俨然一个刚开始发育的孩子。工作进行的时候,她要么想象着在一个地洞里冬眠,要么在心里哼着歌玩弄着指甲。有时她可以感觉到身体里的洞正无限地扩大着,她坠落下来,在这个洞里越走越深,然后就找不到自己了,任凭她怎样呼喊都找不到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也只是双眼迷茫的盯着低矮的天花板。她的这种心不在焉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招牌,不但没有人在意,反而颇受欢迎。所有人都有理由认为,琳达对男人应该是深有研究的。但对于琳达来说,男人不过像一颗石子,一把白菜,一团纸, 一双鞋一样勿需多余的言语和感情来描述。即使她能很精确地丈量他们的身高体重和存折上数字的多少,所以我说琳达不知道爱这种事物是很有依据的。然而在认识基亚之后 琳达开始迅速地成长为一个女人。即使在知道基亚也是一个女人的前提下。依然不能自已,沉溺其中。

    3

    照片中的基亚,正抬起左手,半撩起窗帘,身体微倾,站立在半边的阴影里。她的眼神迷乱,目光不知停留在何处,顺着她尖而翘的下巴往下,裸露着的是她纤细而锋利的锁骨。宽大的背心挂在身上,滑出一线黑色内衣的蕾丝边。定格。基亚。琳达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一遍。两遍。

    4

    酒吧。夜色迷离。藏匿其中的男人,女人。笑靥,泪滴。爱,恨。情,欲。在低且深的乐声中,扭打旋转着收紧了冰凉的心。基亚这时正站在高大植物的阴影里。因为歌唱她的喉咙锁得紧紧的。眼睛微眯。身体时而蜷缩成一团,时而随着撕心裂肺的呐喊后的疲惫轰然倒地。

    这时她正唱着

    给我湖水

    给我土地

    让美丽灭亡

    让黑夜继续

    我好埋下我的头

    忘掉我自己

    她这样唱的时候。她的影子被描得很深。头发蜷曲着散落胸前。整个人因为声音的痉挛正不停地颤抖着。琳达正好目睹了这一切。没有来由地她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湿润。 像花瓣上的露水终于流入花蕊。一种快感旁若无人地袭来。她忍不住地蹲下身子,把头埋进膝盖,扯紧了自己的头发,钻进地洞里放肆的尖叫。她开始感受到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性。紧接着。一种叫爱的东西浮上来。她轻轻接住了。

    5

    地洞是一个庇护所。它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琳达习惯从这里窥视世界,埋藏进一些微不足道的喜悦和悲伤。地洞是一个国家。少女琳达在这里扮演着多重角色。一个略显神经质的女演员,欠缺些深思熟虑和婉转动人。时常丢弃,又拾起的,是一些散落的枯黄的头发。一些碎裂的苍白的指甲。一些低吟,一些碎语,一些有意义或无意义的符号。或者是根本没有符号。空洞的,你可以填满。无色的,你可以涂色。冰冷的,你可以去温暖。只是时光日日流转,唯有空落落地浮在镜里的闪烁眼神不变。

    地洞还是地洞。

    6

    那天晚上,琳达一路尾随基亚。穿过低矮的夜空。穿过睡去的植物。穿过风,穿过味道。琳达像藏在地洞里一样,内心一阵温暖。当基亚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用冰冷的眼神自上而下地打量着她时。她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呼吸凝固。风一股脑地灌进来。她这才反应过来,不知所措地捂住了嘴伴随着剧烈地咳嗽慌张地逃走了。 那个女人离她那么近。面色暗淡,但眼神平静。蜷曲的头发蛇一样贴在身上。身体坚硬而冰冷。隔了几步仍能嗅到寒意。一种混杂了沼泽味道的寒意,成为了黑夜的一部分。琳达感觉到有一根无形的绳子正拉扯着她往某一个方向行走。但她仍慌张地逃走了。

    第二天,琳达头一次起得那么早。她沿着记忆的方向回到昨晚的小路上。伸长了鼻子寻找着那种黑夜里的沼泽气息。她小心地打量着路旁的一切,想象着每天晚上都有那样一个女人从这里经过。带着沼泽的香味,穿行期间。她开始兴奋起来,肩顺着咳嗽微微地抖动。她一边走着,一边将她认为是那个女人留下的痕迹都搜集了起来。比如说,半截烟头,一丝卷发,碎纸片。诸如此类的东西。每一个小小的发现都让琳达欣喜不已。在她私人的想象里,她和基亚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7

    一个短发女孩的背影。慌张却又略带不舍。匆匆地奔来,又匆匆离开。基亚点燃一根烟,独自躺倒在巨大的黑夜的阴影里。看着白色稀薄的烟圈,上升,又消散。CD里飘来COCOROSIE冰冷而妖冶的声音。在电子乐机械地敲打中,变得失真。眼泪滴落,坚硬如冰。

    you can leave me on the ground where u found me i'm not for sale anymore...

    重复四遍,艳而冷。你无法去怜惜这样的深情。只会把步子放得更快,离得更越。这肃杀的乐音。这黑夜的声音。害怕着呢。人们群居,惧怕黑夜。他们说,这是孤独。我们来伪装。要快乐,虚伪的一点点。

    息了烟,往嘴里送入一粒薄荷糖。仿佛清毒。我总是无法理解爱情,或者所有感情。无法理解人们哭泣或者欢乐。偶尔用眼角瞥视这一切。更多的时候,我只是沉默不语。被铁链封锁在一角摇摇欲坠的冰峰里,无暇顾及其他。只有使劲地呼吸,苟延残喘。

    8

    在少女琳达秀小的耳朵上,有那么一道疤痕。就在左耳下方的尖尖上,小闪电一般镶嵌在她白而软的耳垂里。琳达称之为能引起基亚性欲的地方。在半夜被噩梦惊醒的琳达,

    常常会兀自对着镜子发呆。看着那道浅浅的纹,发散开的幽幽的光和点点的寒气。就像刚从一个梦里逃出来,却又跌入到另一个更骇人的梦里。琳达不由得捂起了耳朵。似乎疤痕会这样跌落下来,幻化成烟雾中的兽或是其他诡秘难测的东西。也就是这样的时候,她感到自己寒气逼人。她由上至下地,又由下至上地仔细端详着自己。淡黄色的细碎的短发。单眼皮。釉色很深的眼。淡而薄的唇。修长而又纤秀的脖颈。突出的锁骨。粉色的吊带。细带子绕了脖颈一圈一圈。光腿只穿了一条极小的三角内裤。彩虹条纹。

    这样的琳达看上去愈发的单薄而无依。竹节一般的手脚,因为细而长。小小的胸和臀,一概冷静异常。她赤了脚,爬上床。沿着一条假想的线,一本正经地丈量着自己的脚步。一直走向壁灯。走向发黄的天花板。走向基亚的巨幅照片和落满泥点的玻璃窗。绕圈。一个又一个谜团。绕着圈儿的走。耳朵。耳朵。疤痕。疤痕。脸。一张脸。扭曲的。牙齿磨尖,头发根根竖起。呼吸。喘气。逼近。沉重的,剧烈的,是疼痛。血。是一个男人,呼吸沉重。 昏迷。直到昏迷,才能停下踩满记忆尘垢的脚步。琳达终于睡着。躯体随意地摆放,似乎不像是自己的。

    9

    一个彩色的梦。浓烈而鲜活。赶早骑了红马,在地毯下的肮脏角落里兀自奔跑。尘土飞扬。打结的发丝,那是我早上抓下的。就要爬上枕头了。葱葱簇簇的花朵布满。掺了酒精和香烟的红,大块大块。我从马上跳下,大口大口地喘气。我一张嘴,就呼出了满满一片紫。像紫药水,斑斑驳驳,散落一身。一颗毒药丸子。我说,你拿走吧。他说,不 。我就要你。你是谁。我就要你。

    从梦中惊醒的时候,琳达蜷缩在床边一角。那个谁,他差点就要把我捏碎了。我再次看到他。一个模糊了容貌的男人。我不知道是谁。这样的梦里,我总是离死亡那么近。真实而可怕。

    10

    少女琳达决然地离开了工作许久的地方。在基亚的公寓对面租了一间望向这边的房。将作息时间调整到和基亚一样。窗帘总是只拉一半。一半是强行挤进来的阳光,一半是阴影。刚好裹起琳达瘦小的身体。从此基亚的一切都卷入到少女琳达波澜不惊的生活里。基亚的黑色内衣。颜色清冷的尾戒。神经质的小指。总是含在嘴里的薄荷糖。一盆总呆在阴影处的日本百合。墙上叠起的黑色手掌印。许多散乱的海报和CD。对着阳光兀自发呆的眼神和身上永远褪不去的沼泽味。这一切都像一种宗教信仰一样,深深根植于琳达内心。她总是忍不住拍照。发呆的基亚。兴奋的基亚。哭泣的基亚。更多时候是冷静异常的基亚。你在她身上永远找不到任何感情的痕迹。即使是哭泣,也只不过是滑下的一滴泪。忽的就蒸发到空气里去了。琳达把照片贴满了整个屋子,她感觉到这里就像是一个真实的地洞。她在这里慢慢膨胀,上升。耳朵里被细小的蜂鸣声填满。她开始进入到一个又一个色彩斑斓的梦境里。张开四肢在蓝色的水团里游动。无数个尖且硬的粒子,从毛孔里钻进去。一直通向耳朵深处,将所有的血管都拧成一团。琳达止不住地尖叫。旋转着跌入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里。

    醒来的时候,琳达开始不满足于现有的一切了。她进入到更加靡丽鬼魅的梦境中。

    总是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在基亚楼下将她的垃圾袋宝贝的收回自己屋里。一个个地剔除和挑选。有时候是一个正在腐烂的柠檬。有时候是一件崭新的吊带裙子。有时候是一张碎裂的CD。有时候是一片带血的卫生棉。琳达从这些废弃物里小心地充盈着对基亚的认识。她的年龄。她的生日。她的血型。她的兴趣爱好。甚至是她的月经周期。她把那些深深打上了基亚标签的东西都保存了下来。装进真空袋,贴上日期和小小的感想。像布置实验室一般在屋里陈列起来。她的日记都用小而整齐的字体写在五颜六色的纸条上,折叠到最小块,放进一个曾经用来装威士忌的瓶子里。看着透明的瓶子一天天被小色彩给填满,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她像对待一颗善解人意的绿色植物一样对待玻璃瓶。摆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一眼就能瞧到。或是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捧着它,步伐轻盈地走在拥挤的大街上。这时,琳达会觉得自己如此的与众不同。总是一脸不屑地打量着过往的男男女女。也会有这样的时候,趁基亚出门的空挡。琳达带上早已准备的礼物。一盒薄荷糖,或是一张CD。潜伏到基亚家门口,悄悄地往门洞里塞。然后猫着腰飞快地离开。然而有一次,琳达蹲下身子,把终于积满一瓶的威士忌瓶子放在基亚紧闭的门口。小心地整理了下瓶颈处的黑色缎带,又舍不得地捧着瓶子发了好一阵呆。以各种角度举起瓶子,置于烈日底下。看光芒星星点点散乱,才落落然放下。双手撑起膝盖。起身。抬头。踢了一脚门口的小石粒子。这才发现一袭黑裙的基亚,正立在楼梯口。端起手倚着墙双眼微眯,左耳的耳机已经滑落到胸前。琳达直盯着那个银色的小东西,看它晃来晃去。数着一道道弧线,脑子里被一些残缺的画面和语音所填满,不知所措。唯有束手就擒。

    阳光下所有色彩都开始逃亡。因失真而变得不可信任。少女琳达理了理短发,慢慢向基亚走近。像一个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格接着一格。由下至上,脸部特写。复杂的表情。 琳达在这出戏里的表现异常出色。她脸色微醺。眼神飘忽却多情。慢慢走近,脚的动作。腿。然后是胳膊。拥抱。用一个拥抱来结束。头倚在基亚的肩头,贴着她微微隆起的胸。一阵跳动。双手揽着她纤细紧绷的腰。亲吻着她的脖颈。细软而温柔的舌。粉红色的,动作轻缓而甜蜜。缠缠绕绕,纠结不清。

    11

    十一月。午后。阳光微弱。琳达窝在10平米的小屋里。咳嗽。喝水。挑起薄荷糖含着。探起身撩起窗帘向对面望了过去..

关键词:琳达。琳达。

作者:8v999

《琳达。琳达。[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8v999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