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间

发表日期:2008-05-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十
'想必是我那师叔安排的吧?"
"鬼衣前辈只是说你们将在近日经过,木扣又怎么有时间这样悠闲东行?"
"公主都可以放下国家我自然是比公主多那么点自由的."
"那就让我们达成协议吧?"
"有必要吗?"
"该是有的吧,不然我若一不小心把瞳月的事情说出去,该不是木扣所要见到的吧?"
"这样更好,省得我想说却又不知从什么说起.那就说下协议吧."
"我只希望木扣能同我一起完成这次东行,无论结果怎样,也不管中间会发生什么."
"这算是请求?"
"如果木扣这样认为那也就是请求了."
"是他让你来劝说我的?"
"鬼衣前辈没让我这样做,前辈只是让我告诉你这世上或者真有奇迹出现,所以不到最后决不要轻易舍弃."
"你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这所谓奇迹上吗?"
"这不是寄托,是相信."
"又有什么区别,公主也该知道我回瞳月之时就是这世间势力颠覆的时候吧.你劝我完成东行反倒不如直接把我身份公开.那样自然会有人-----"
"如果我要那样做,此时的世间早已是纷乱局面了.木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不管此行之后瞳月会怎样,我只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完成这次旅行."
"我如果不答应呢?"
"我从不回答如果."
"如果我不是也想知道这东行结果现在又怎么会与你遇到,你的协议就此生效吧."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谈下以后的事情吧."
"以后?"
"你哥不是有十年商会?"
"那与你我有什么关系?"
"从此我们便也是那商会中人了."
"这算是商量?"
"不,这是建议."
"我想问公主个问题,希望公主能回答."
"问吧."
"你看出他什么了?"
"他?是指谁?"
"那个抱你的人."
"他的面具很奇怪."
"只有这样?"
"我应该看出什么呢?木扣."
"你察觉到他的术力了吗?"
"没有,木扣你察觉到了?"
"没,只是觉得奇怪."
"奇怪?"
"他怎么在夜半那群人中恍如无物的?"
"那是因为夜半本就是幻象."
"幻象?"
"那是我借血影珠制造的幻象."
"为什么?"
"做给喜欢偷看的人看."
"公主真被人跟踪?"
"也说不上是跟踪,不过不这样我怎么能同你们东行呢."
"那公主身上的血腥气息又怎么处理?"
"我会处理的,木扣以后就叫我叶子吧."
"叶子?我是不是也要叫木子呢?"
"木扣要这样叫也没什么不行.鬼衣前辈还说了件事."
"什么事?"
"关于龙门的."
"龙门?他是不是对每个人都有一种龙门的说法呢,叶子你听到的又是怎样的?"
"前辈说的是青鸟并不是自愿越龙门的."
"不是自愿?"
"是这样说的."
"然后呢?"
"没有了."
"他总喜欢这样故弄玄虚吗?"
"前辈说他也只知道这么多."
"这句话我听了许多年了。他是想让我们注意什么?"
"也许有什么在操控着龙门吧."
"自龙神传下龙门它自身已经是与神同等的存在了,又有谁操控得了它."
"那又说明什么?"
"或者是龙门自身有选择性吧."
"龙女不是毁去了龙门?"
"龙门九象,绿呢毁去的不过是其中一象."
"我累了,木扣这里有地方休息吧?"
"就和我一起吧,如果叶子不介意的话."
"这可是很荣幸的事情."
"那去休息吧."
"对了木扣."
"什么事?"
"我也想问个问题,不过木扣可以不用回答."
"问吧."
"她就是龙鱼了吧?"
"所以?"
"所以他就是那预言中人了?"
"我不知道."
"我休息了,木扣也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们可就在寻日山上了,可要早点起来看一下塔露初阳."
"你还有多长时间?"
"也许比木扣多些,也许没木扣多.有什么重要呢."
"我也总这样想,却又常想到那死后的世界."
"死后的世界?想那么多做什么呢,死后也许什么都没有吧."
"也许,睡吧."
这是两位举足轻重的女子第一次谈话,她们或者不知道她们此时的决定改变了许多事情.但也许这些所谓改变的事情早已注定要如此发生.在这静默的庞大天地中仿佛自有一种力量掌控着世间事物的行迹.而猪察觉到这种力量,久久看着沉沉黑夜不敢睡去.也许醒来的世界就再不是此时的世界了.自他与鱼相遇后,这一路行程尽管才只是开始却已经让他感觉到重重阻力.虽然他觉到从未有过的快乐,却也不能不去想明天.不能不去想分离.有相聚有分离,是不可改变的事情.
"你在害怕?"
"这话是我说的吧?"
"我借用一下再还你吧,在想分离吧?"
"你知道?"
"我猜的."
"你好象不同了,你真是北女?"
"我在苏醒."
"苏醒?"
"就像从一场梦中醒来,一点点记起自己睡去之前的样子."
"很奇怪的说法,那都记起什么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北女呢?"
"那谁才是?"
"也许她才是,我不过是同霞落一样."
"同霞落一样?"
"是残留的记忆."
"怎么忽然这样说?"
"不管我怎么努力都还只是停留在醒来的记忆中,尽管能多看到些模糊景象,但总觉得其中定是有什么不同的.我说不出来,也无法让自己看得更清楚.我开始害怕了."
"我们都是会害怕的."
"我和你不同."
"又有什么不同?"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我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也许我也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
"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不就是猪了吗?"
"然后呢?除了是猪呢?"
"那就是你自己了."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那你也该知道自己是谁了吧?"
"我要不要说谢谢呢?'
'要说谢谢也是我来说吧,你让我坦然面对自己害怕的事情,又哪是谢谢能够表达.'
'刚是想分别?'
'不止是这个,我察觉到不可抗拒的力量.'
'察觉到?'
'也算不上是察觉吧,忽然就有那种感觉.'
'感觉自己在一个被掌控的世界?'
'是.'
'人总是会有这种感觉的.'
'怎么说?'
'因能察觉才能体悟,这是他们的修行.'
'体悟什么?'
'天地把他的行迹显露在我们面前,如果能够体悟那自然是无与伦比的修行.'
'这是安慰?'
'不是,是希望你能抛开那些坏的感觉认真体悟.'
'如果害怕也算是体悟的话,我倒是体悟了.'
'那是对天地的畏惧,真要说的话也算不上是害怕,只能是敬畏.'
'北女.'
'恩?'
'我希望你也能做到自己所说的.'
'我说了什么?'
'我们要体悟.'
'我害怕的和你害怕的不一样.'
'如果都是害怕那便没什么区别.'
'那怎么体悟呢?'
'这要问自己.'
'我不知道,尽管自己说了那么多.'
'我也不知道,但我们总有一天能明白.'
'也许吧.'
'所以我们要多让自己能有这样的心情.'
'什么心情?'
'坦然面对自己的害怕.'
'好吧.'
'你知道吗,在我们家族中每到日月交替的第二百七十日就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节庆.'
'什么节庆?'
'是为我们的母亲准备的节庆,在那一日每一位母亲都被打扮起来,而每一个其他人都将做一天的母亲.'
'是今天吗?'
'如果算的话,也该是今天吧.'
'那一定很热闹吧?'
'晚上现在的时候会有大堆篝火,我们在一起唱歌跳舞.是如此遥远的记忆了.'
'你有多久没有参加了?'
'在我离开之后再没有参加.'
'那你为什么离开呢?'
'也许是因为预见的事,也许是因为我害怕吧.'
'那是什么事?'
'我们族中每五年有一次族祭,从族中选取一人去当祭品.那一年他们选的是我妈妈.'
'我知道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当还像其他人一样满怀虔诚敬畏参加的时候-----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表达我们的虔诚?如果所谓神创造了这样的方式,那他们也不过把我们当做驯养的生命可以任意杀戮.'
'也许是我们自己创造了神再创造了有关神的一切.'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族祭,那一天我不能改变什么,之后就离开了.'
'在想你母亲了吗?'
'有许久没有想过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想起.时间仿佛可以把我吞没一般,但总让我有时浮出水面看到从前景象.'
'然后觉得害怕?'
'是.'
'你总要为她坚强些.'
'所以只能和你说,这倒是很奇怪的事情.'
'奇怪我比她还重要?'
'奇怪我在害怕时候陪着我的是你.这对你该不公平吧?'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你害怕不害怕,在我身边的总还都是你.'
'你有想过自己的妈妈吗?你们龙鱼按传说都是来自于水吧?'
'按传说是那样的,不过如果真是那我们就算每天叫妈妈也怕是没有什么来回答.'
'那有想过吗?'
'没有.我们忙于化龙,化龙之后忙于龙族事务.如今去看那些自己能想到的事情觉得苍白.如果我们生而为龙,那我们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从一出生就被注定,不能像他人或龙一样享有完整家庭.就算给我们家庭我们也还是不能明白那些的吧.'
'龙女不是也与龙子结婚的吗?那不就是家庭了?'
'这样的结合只是势力间的象征,并不具备人类那中结合的意义.'
'你看你也并不如自己所说什么都想不起.'
'那是因为我在苏醒.'
'那年什么时候能够完全醒来呢?'
'天要亮了,我们都好所了这么许久.你不用休息吗?'
'她又做了什么梦呢?'
'她梦到的是与你的相遇.'
'与我的相遇?'
'是,不过她梦中的自己可是有强大术术在身.'
'所以我在梦中被欺负了?'
'是.'
'那她一定很快乐吧?'
'我累了,你也休息下吧.'
'你看,那前面山谷便是塔布山谷了.'
'那是太阳吗?'
'或者是吧,只是好奇怪.'
'好美的太阳.'
'恩,如果那是太阳的话.'
'那是什么,猪.'
'是太阳吧.'
'可怎么有那么多呢?'
'不知道呢.不过很漂亮.'
'恩,是很漂亮呢.'
'鱼又梦到些什么呢?'
'才不告诉你,猪.'
'恩?'
'把手给我呢。'
两人牵手站在青鸟中看着外面显露的奇异景象,那山谷边缘的山峰上每隔一段就有一轮通红太阳,它们的光辉在云霞掩映中有格外绚丽的美好景象,这便是塔露初阳了.鱼沉醉在这美好景象中,忽然想到即将醒来时候脑海浮现的问题.
'猪.'
'恩?'
'猪你说我也有妈妈爸爸吗?'
'怎么这样问呢?'
'不知道呢.刚要醒来时忽然想起.你说我也有吗?'
'鱼的父母可是天地呢.'
'又乱说.'
'那鱼也是有的吧.'
'可我都记不起呢.'
'我也记不起.'
'恩,猪.你为什么不和家人一起呢?'
'因为我长大了,就是要离开的时候.'
'我不明白呢.'
'让我们安静看着这朝阳吧,鱼.'
'恩.'
猪专心看着这华美场景,却看到那微笑安静身影,内心忽然有酸涩升起,但眼中干涩.想哭却哭不出来.原来自己与人还是有着差距.他忽然笑起来,像小时候每次醒来.看着母亲忙碌身影,一脸天真懵懂笑容.只是再回不去.
'妈妈,你还好吗?'
猪笑着,握紧鱼的手,又把头仰得高些,在晨光中闭上眼.
'鱼,'
'恩?'
'我真幸运.'
'幸运什么呢?'
'鱼你看那是多少太阳?'
'你总说奇怪的话呢.'
'哪有.'
他睁开眼,静静看着在眼前渐渐消失的身影.然后转身看向身边的鱼.她的面庞在这阳光中有晕红颜色,是如此让人沉醉颜色.


关键词:人间

作者:莲落青冥

《人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