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1 摄影器材: 宾得 K100D 点击数: 投票数:


妹妹的新作,转一个,分享.




第一次看到十娘,我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清丽如水的女子,竟是誉满京师的“名妓”

她与我想像中的妓女完全不是一回事--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来过妓院,但在我心中,妓女应该是恶媚而俗艳的,只是解闷的玩意儿,和“美丽动人”这样的字是没有关系的

十娘从屏风后袅袅婷婷的走出来,温温柔的望住我,未语面先红--我知道我错了,这样的女人,何止“美丽动人”而已,她,简直已让我窒息

她并没有戴什么华丽的首饰,只简简单单用两只木簪挽着长发,穿着长长水袖的粉红对襟长裙,裙底,露出小小尖尖一对绣花鞋--已然风华绝代

我疯狂的迷上了她,为上京赶考所准备的银两,都在她身上花光了

为了看到她嫣然的一笑,我恨不得搭上性命

同学劝我: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统共是看上了你的钱,玩玩就算了,千万别当真

我也有犹疑过,可我的身体像是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我根本离不开她半步

十娘从见了我,整整三个月,也没有再接客

我很高兴,却也有些担心,她毕竟是风尘女子,到底对我能有多少真心?这样不接客的日子她能陪我走到几时?

老鸨见我总不走,赏银也给的越来越少,而十娘执意不肯再接客,有些急了,悄悄跟我说:李郎,妈妈跟你说句真心话,虽说鸨儿爱钞,姐儿爱俏。可是婊子就是婊子,你要指望她与你天长地久,那是痴心枉想。你一个好人家的少爷,玩够了,还是要去谋个正经出路的好,天天在堂子里混着,能有什么好结果

十娘察言观色,觉得我有心事,晚上缠在我身上时,曼声劝我:李郎,我跟着你,就要图个地久天长,你且放心,我总有办法脱离这个声色场,和你做正经夫妻,只求你不要相负就好

我觉得有点可怕,这个女子,像是能看穿我的心,我想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杨花漫天的时节,我终于因为囊中羞涩被赶了出来

临出来前,十娘紧紧握着我的手,泪盈于睫,让我放心,她说,只要我有心图长久,她就有办法

长不长久暂且不说,眼下,我当然想和她在一起,她柔软的肌肤、芳香的气息、温润的嘴唇。。。每一处,都让我恋恋不舍

可我没有钱,我也想过问家里要些钱,再去找她,可我不敢

我是家中的独子,父亲此次送我出来赶考,实指望我能一举夺魁,光宗耀祖。我实在不敢想,如果被他老人家知道,我长久以来根本没有去科举场,而是天天混在妓院里,他会气成什么样

在荒郊的小庙里乱睡了一夜,我身心疲惫,和十娘的恩爱缠绵都仿佛是一场虚幻--唉,看来,我还是去找找同学,借些银两,回家去罢

小绿却来了,她是十娘的贴身丫环,十娘曾告诉过我,如果有事,可以信她

小绿带来了一包银子,足足有一千两,她说:这是小姐让我给你的,小姐说,只要你有和她共谋长久的心,就请带着这一千两去赎她出来

我看到这一大包银子,心激动的嘭嘭跳,一阵热血涌上头顶,我想,一个女人这么待我,我不娶她,还是人吗

于是我赎了十娘出来,从头到尾,她没有告诉我那一千两是从哪里来的,我也不有问--我不敢问,也不想问,我想,最好我们两人都能忘了所有的过去

可是十娘忘不了,她仍以最美艳的姿态打扮了来侍奉我,晚上给我弹琵琶,跳舞给我看,白天就把一盏酒,给我唱那曼丽的小曲

我们雇了只船,慢慢的往家里划去

越近家,我越心慌,看着眼前艳丽无双的十娘,我不敢想像父亲见到她会怎么样?--我们家是城中的大家族,在我十三岁时,家里已为我订了亲,虽没见过未婚妻的面,可是听说她是也书香门第,才貌双全,我现在这样回去,她会怎么样

夜深了,我侧了头看正在梳洗的十娘,她还是那么美艳,只是这一段一直没有休息好,脸上带着股薄薄的倦意

我问她:跟着我,可闷?

她忽然生了气,说:我跟了你,就是你的人!红尘里打滚这么多年,千挑万选选了你做终身依靠,我怎么会嫌闷?你就这么怀疑我?

我都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生气的,问了她一句,倒像踩了她的尾巴。风尘女子就是风尘女子,一点也不能体谅人,一点对丈夫的礼貌也没有。

我也懒得和她争辩,就走出船外来,我们的对面停了一艘华丽的画舫,打了只“孙”姓的旌旗

画舫的主人果然姓孙,名富,豪富之家

他盛邀我去船上饮酒,说已经观察我几天了,看我天天关了窗在家里陪娇妻,也不方便过来打扰我

不知为什么,我说:那不是我的妻室,只是一个舞伎

孙富眼睛登时亮了,酒过三巡后,他知道了我的一切忧虑,我告诉他说:我确实喜欢十娘,可是,我的的确确没想过和她成亲,只是她接二连三的坚决表示除我之外再不侍他人,而且还拿出白花花一千两银子替自己赎身,我要再不说娶她,成了什么人了

他劝我:李兄何必忧愁,既然我们相识一场,不如我帮你想个了局

就这样,我和孙富说好,用白银一万两,卖十娘给他

我倒没想到十娘在别的男人眼中,居然值这么多钱。说实话,我和孙富只是萍水相逢,给他诉诉苦没问题,可是要说到卖十娘给他,就未免说笑了一点,所以我对他的话,也是半信半疑,我答应他,也有点想看究竟的想法

所以那夜,我没有告诉十娘这件事。

十娘见我回来,温柔的伏在我脚边,对着我的耳朵吹气:李郎,对不起,我刚才的语气重了,你原谅我好吗

明天也许就要和她分开了,到底恩爱了这么久,更觉得她眉目如画,温柔可人

那夜,我们一直缠绵到天微亮

孙富迎亲的队伍来到我船前时,我几乎快忘了发生过的事

十娘却在一秒钟之内就弄明白了整件事

她并没有像我想像中那样大哭大叫,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淡淡的一眼,就像看一个陌生人。。。或是一个透明的人

她微笑着对孙富说:你等我一等,我取些东西就来

不知为什么,我竟有些妒嫉,她还是很美的,如果不是家有严父,又有未婚妻,我真舍不得她

十娘从屋内出来,怀内抱着一个朱漆木箱,挺大的,看起来有些重量,我没见过这个东西,不知她从哪里弄出来的

她袅袅的走上船头,忽然打开箱子,回头望着我

李郎,这本是我给你留的惊喜,谁知惊喜还没来,惊吓就先来了

十娘微笑着说,艳光四射,孙富的口水几乎都流了出来,我心里忽然有说不出的难过

李郎,你看这是什么

十娘从箱中拿出一颗珠子,大如拳,宝光灿烂--夜明珠!孙富在旁边尖叫

什么?这是传说中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李郎,你再看,这又是什么?

十娘又从箱中取出一颗珠子,迎着阳光,那珠子发着暗沉沉的绿色,中间有一条线--猫儿眼!孙富再次尖叫

十娘高高举起箱子,一把把将宝物拿出来举过头顶给我看--满箱的珍奇异宝、满箱的华光灿烂!

我眼也直了--这。。。这。。。

十娘娇笑,她说:李郎啊李郎,这箱子里随随便便拿一样出来,也远远超过孙某人这区区一万两白银。随随便便卖掉一件宝物,也足够你我二人一世吃喝不尽。我杜十娘一生机关算尽,自负精明过人,多少达官权贵也栽在我手上,没料到却得了这么个下场!李郎啊李郎,你好痴啊,李郎啊李郎,你好狠啊!

她一边说,一边把满把的宝物往江心扔

扔完,她抱着那百宝箱,尤如一朵小小杨花纵身轻轻跃进江涛--我与孙富来不及抢上前去,她已被波涛卷没

三天后,我回到家里,自然少不了一顿拷打--我失魂落魄,也没觉得有多疼,父亲打了一次,也就罢了

中秋过后,家里为我张罗婚事,那个早已订了亲的女子被娶了进来

我勉强打叠起精神,喝的烂醉,进了洞房

烛光下,我掀起她的盖头--一张平平庸庸的脸,平庸到让我想长睡不醒

可,见鬼,所有亲朋友好友的女眷见到她,都说她玉润珠圆,端庄美丽

她到底哪里美丽呢?她这样平庸的女子,离美丽何止十万八千里?

后来终于有同学告诉我:你要是总拿别的女人和杜十娘比,你一辈子也找不到第二个美女。

听到这句话,我心酸的不得了,十娘走后第一百天,我终于失眠--我忽然意识到,也许,我真的爱她,也许,只是我对风尘女子的一惯戒心让我对她始终没有打开心扉,而实际,我早已于第一眼看见她就--爱她

因为错过了此次科举,父亲卖了祖上的产业,为我捐了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过完年就上任

我一直郁郁寡欢,和妻子分房住,先后又娶了三个妾侍,没有一个看得入眼--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女人都是这样丑怪?

上任的日子到了,突然巡抚驾到--我所居的只是一个小县城,这样大的官员,还从未到过这里

他居然来到我的家里--门僮通传,说巡抚要拜见我!

我惊疑不定--是不是买官的事情败露了?可是即使是败露了,也犯不着他这样的大员来处理啊?而且他说“拜见”,我何德何能劳动他来“拜见?

巡抚大人说:贤侄,听闻杜十娘与你喜结夫妻?她是当今丞相的谊女,丞相得知你们喜结良缘,特命老夫来喝你们一杯喜酒,并另附丞相亲笔荐书一封,要老夫带你去京中任中书令一职,快请杜十娘出来相见,看过书信后,我们这就要起程了。丞相已在京中为你们置好府第,等着为贤夫妻洗尘呢。

我的冷汗沿着背脊流下来,无言以答

第二天,我被撤去原职,锒铛入狱,定于秋后问斩,罪名是--私买官爵

我所憾的,竟是,真的,直到我死前的最后一刻,我也再没见过我生命中,第二个美女

十娘,我知错了

十娘,百宝箱固然可贵,可是,到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什么才是最可贵的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来换取初见你时那柔柔的一笑

用生命换取你对我的情深一片

可惜,一切都晚了,太晚了

刽子手的刀已架在了我的颈间,我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竟只有十娘的脸

我李甲万万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关键词:小说

作者:暮山

《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暮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