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母亲节,难以割舍的情节 

发表日期:2008-05-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又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又是一个伟大的节日,虔儿孝女们又迎来了自己心中期盼已久的母亲节,手携着儿女,怀揣着鲜花,心捧着蛋糕,将一份份美好的祝福送给了自己的妈妈,将一道道虔诚的心愿献给了全世界最伟大的母亲。可是,正因为这个伟大的节日,却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悲伤,人们都在欢天喜地、喜气洋洋地为母亲庆贺着生日,而我却只能默默地跪在母亲的坟前,随着香烟徐徐地缭绕,蜡烛缓缓地燃烧,向母亲娓娓地述说着自己思念。 当刀郎歇斯底里、鬼哭狼嚎似的唱起《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时候,我含着泪水,送走了我的母亲。当时,满世界都在飘着刀郎的漫天大雪,我望着灵柩前母亲的照片,陷入了极度地悲痛。 我的母亲生于1921年,出身贫寒,饱受了历史的磨难,历经了生活的艰辛,也就是在父亲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外做长工、打短工的日子里,她一个人汤汤水水把我们拉扯大。冬天,也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起的床,等到我们兄弟姐妹起床的时候,棉衣棉裤早已烤得暖烘烘;夏天,在没有电风扇和空调的岁月里,我们兄弟姐妹躺在户外的竹床上,望着星星和月亮,听母亲一遍又一遍地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为了驱赶蚊虫的叮咬,母亲左右手不停地摇晃着两把大蒲扇,等到夜深天凉,母亲才拖着疲倦的身体把我们一个个抱到里屋的床上。 上学了,母亲总是为我们兄弟姐妹挎上她亲手缝制的棉布书包,摸着我们的头,指着
书包上镶嵌着的花朵,鼓励我们戴花要戴大红花,听话要听老师的话。每当我们胸佩着鲜艳的红花,手举着百分的考卷,兴高采烈地跑到母亲的面前时,母亲脸上绽放的笑脸比我们胸佩的红花还要鲜艳,还要灿烂。 高中毕业了,本来的“四个面向”在一夜之间却缩成了“一个面向”,那就是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到农村去,到最广阔的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当时实行的模式是“厂社挂钩”,即就是由父母亲的单位跟农村的公社挂钩,以知青组的形式统一安排。父亲单位的领导实行着地毯式的轰炸,车轮般地轮番上门做着工作。有一天,我终于忍受不了他们这种做法,以一只手电筒、一双套鞋的条件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到农村去,到他们最希望我去的地方去的时候,父亲单位的领导笑了,我的父亲哭了,而我的母亲却神情坚毅,始终没能笑得起来。她在默默地为我打点着出发的行装,细细地为我准备着生活的必需。也是在一个天空飘着雪花的拂晓,我要出发了,板车已在门前等候,送行的人们已在搬运着行李,车轮压着地上薄薄的冰雪开始转动,望着年迈的父亲和母亲,我的双眼早已噙满了泪花,父亲没有出来,在窗前的小桌旁无声地喝着闷酒,就在我转身踏上征途即将离别的时候,母亲步履蹒跚地向我跑来,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砸在我的头上,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母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晚年疾病缠身,身体非常虚弱,可为了减轻儿女们的压力和负担,仍然省吃俭用,将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刀刃上。即使在病重期间,也不肯住院,担心儿女们负担不起高昂的医药费。在病榻上,母亲总是在一遍一遍地数着佛珠,一次一次地超度着人生,终于在一个漫天飘着大雪的早晨,母亲数着佛珠的手终于停了下来,天空中飘荡着《2002年的第一场雪》,刀郎在大雪中为母亲唱着悲伤的挽歌。

作者:蝶儿

《母亲节,难以割舍的情节 》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蝶儿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