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如今我们怎样做儿女[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某一年的教师节,我一个人在家,来了一群我在乡下教书时候的学生。很少下厨的我手忙脚乱地给他们搞饭吃。饭后,仍然是我一个人在厨房里默默收拾,洗碗刷锅,烧水拖地。身为大学生的他们继续在那里高谈阔论,我突然心生悲哀:他们为什么可以这样心安理得?

  转念一想,这么多年来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对待父母的?每次往家里带回客人,自己只顾胡吃海喝、打牌聊天,又哪里想过去厨房帮两鬓花白的母亲择择菜或者捶捶腰,帮父亲去接壶水或者倒袋垃圾?客人走后,自己洗漱完毕立马倒头就睡,甚至没和忙碌不停的父母说上几句话。我何曾想过他们的感受?

  曾经看过一个古代笑话:一个地主突然大发善心,把债户们招来,宣布免除他们的债务,但要他们表态下辈子怎样报答。债户们都说下辈子给地主做牛做马,唯独一个欠债最多的人说:“老爷,我欠你的太多,做牛做马都没法回报,下辈子只有做你的爹才能报答你了!”当时看这个笑话,大家说这个债户得了恩惠还占人家的便宜,很有些“劳动人民的智慧”,但现在再来看这个笑话我却笑不出来了,因为我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是比做人父母更为彻底的报答了。

在“孝道”这个概念渐渐淡出人们头脑的今天,我们常常简单而庸俗地理解对于长辈的赡养义务,就是每个月给他们钱,逢年过节给他们买点儿吃的用的。我们甚至连坐下来听他们唠叨五分钟的耐心都早巳失去,与此同时,我们却可以耐心而温柔地陪孩子将一个简单的积木游戏玩上100遍。父母多年的风湿胃病关节炎我们可以熟视无睹,孩子偶尔的一声咳嗽却可以让我们高度紧张——我们忘了,多年前我们的父母就是这样溺爱我们的,而且直到今天他们身上仍然有着浓厚的溺爱情结,也正因此,他们可以宽容着我们的疏忽、偏懒和无礼。

  只要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就会明白老人们期待的其实并不多,也许只是进门时放好的一双鞋,出汗时递过来的一条毛巾,过马路时的一次小心搀扶,生日时的一声温馨祝福。这些细微至极的事,就可以让老人的心灵得到很大的满足!我们在埋怨老人们啰嗦、琐碎、不理解年轻人的时候,我们自己又何尝理解了他们所需不多的期望!在应酬场合我们多少次耐着性子去体谅和照顾他人,而对给予过我们最无私关爱的父母,为什么就不可以更多一些体谅与善待?也许,只要我们每个人拿出对领导、对客户、对帅哥美女那种热情和殷勤的百分之一来对待生养我们的父母,多少原本荒凉凄冷的父母之心将因此而变得幸福充盈!  

关键词:多谢支持

作者:baoyi宝怡

《如今我们怎样做儿女[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baoyi宝怡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