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六十六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到了尽头以后,黄欢欢又按下了一个扭,光滑的墙壁缓缓移开了一个仅够一人进出的口子,黄欢欢和金洋依次从里面走了出来,闪进了卧室里。

只到现在,黄欢欢仍然认为金洋过于小心了,她不明白究竟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们,而且她也不相信会有什么危险。她之所以翻墙进入别墅,然后从秘道里回到自己的卧室,完全是顺从金洋的要求。

金洋进入卧室以后,先是谨慎的四处扫望了一下,确定安全后,才在床上坐了下来。黄欢欢也跟着坐在了他的身边,然后疑惑的望着金洋,不知他下一步想怎么做。

金洋先是掏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道:“阿豹并没有听从你的吩咐,去通知那些香主过来。而且,他现在很可能已经遭到了不测。”

黄欢欢愕然得望着金洋,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神色。

金洋缓缓的吐出口中的烟雾,温柔的望着黄欢欢,柔声道:“我知道你现在怀疑我的话。还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阿虎已经死了。阿豹之所以背叛你,是因为他的妈在别人手上,但最后,因为别人侮辱你,他和那人闹翻了,遭到了毒打。”

“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有种特殊的本领,可以让自己的元神脱离我的躯体,刚才在秘道的时候,就在我们刚刚做完爱,你以为我昏迷了的时候,其实是我的元神离开了我的躯体,我的元神在一间房里,看见了一个穿着红色衬衣的大汉正在与阿豹交谈,然后便听了他们的谈话。”

金洋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对黄欢欢解释自己的情况,如果对她说他的体内有股圣光,自己是天生情圣,恐怕会越说越让她糊涂,而且金洋自己对于圣光究竟是什么东西,也不太清楚。最后,他想到了自己在鬼怪小说里看过的什么元神出体,那和自己刚才圣光出体时的情景好像差不多,便编了个慌话骗骗黄欢欢。其实,他也不算是骗黄欢欢,因为圣光究竟是什么,元神又是什么东西,谁也无法解释。而且元神这个词,更容易让黄欢欢理解。

黄欢欢像是听神话故事般的,呆呆的望着金洋,脸上神色极其古怪。不是她的接受能力差,而是金洋所说的话太匪夷所思了。那些只存在于鬼神故事里的事突然发生在自己最爱的人的身上,任谁也无法相信。

“你,你说你刚才元神出壳了?”

过了良久,就在金洋怀疑黄欢欢是不是因为经受不了自己话的刺激,而变的痴呆的时候,黄欢欢终于慢吞吞的吐出了一句话。

“是啊,你终于明白啦!”

金洋兴奋的道。

“那,那你现在是人,还是鬼?”

黄欢欢神色古怪的望着金洋。

金洋差点晕倒,搞了半天,她还是没有明白。金洋狠狠的将烟头掐灭,然后吞下一口口水,克制着自己不耐烦的心情,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粗暴:“我只是元神出壳而已,我并没有死。我的元神既可以离开我的身体,又可以重新回来。而且我出壳的元神可以穿墙透石,别人看不见我,但我可以看见他们。”望着黄欢欢那幅傻样,金洋连忙又补充了一句:“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元神可以出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我天生的本领。你只需要知道我有这种特异功能就行了。”

处于热恋中的女人就是白痴,这句话用在黄欢欢的身上一点也不为过,此时,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恐怕都不会相信金洋所说的话,但是黄欢欢仍然有些相信了,虽然她的心里还充满了疑问,虽然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元神,虽然她不知道元神出壳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她还是相信了金洋的话,而且金洋不喜欢她问太多问题,她也就将那些问题藏在了心里,现在她只是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金洋在秘道里时,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知道了阿豹背叛了自己,而且现在自己和金洋都处于危险之中。

但是她却毫不担心,此时,金洋在她眼中就像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她认为,只要有金洋在她身边,那么她就是安全的,金洋会保护她。而且,她还知道,只要与金洋在一起,无论有什么危险,她都不怕,如果金洋死了,那她也会陪着他一起死。只要能与金洋在一起,任何事情她都不在乎。

金洋看黄欢欢那幅似懂非懂的样子,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蛋,黄欢欢乖顺的躺入了金洋的怀中。金洋一边抚摸着她的柔发,一边努力回忆着刚才那些人的具体位置。如果能够再让圣光出体,那该多好啊。金洋心里暗叹道。可惜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自由控制体内的圣光,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来唤醒圣光。在他的记忆中,好像只有在他受了重伤,或者做爱时,圣光才会苏醒过来。

沉思了一会,金洋隐约记起,那群人所在的房好像在这间卧室的上一层走廊上,而且那间房的门外还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那人的身形不高,背影看起来有些熟悉,金洋当时没有太留意。如果现在打开门出去看看,不难发现他们的位置,但是现在让金洋头痛的是怎样制服那些人。在金洋刚才的记忆中,那些人中有几个人手中都是有枪的。

暗暗思索了一会,金洋决定冒一次险,只是,黄欢欢愿意乖乖的呆在卧室吗?金洋正想着,突然感到有几滴粘糊糊的液体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金洋低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只见一丝晶莹的口水正挂在黄欢欢的嘴角,并缓缓的向下滑落,准确的滴入了他的脖子里。黄欢欢竟然睡着了,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黄欢欢竟然躺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或许自己的怀抱让她感到特别温馨,忘记了世间的所有烦恼吧。金洋心里升起了一股自豪感,他极其轻柔的将她放在了床上,当金洋将黄欢欢抱着他的腰的手轻轻拿开时,她微微挣扎了一下。金洋在她额头上温柔的吻了一下,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单。

轻轻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发现外面没有人后,金洋谨慎的闪了出去,并顺手将门轻轻的关上了。他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挺起胸,大步向楼道口走去。他现在在赌自己的运气,他要在门口的那人还没有分辨出自己是敌是友之前,将他催眠。

平老头,希望你教我的催眠术不要失效。金洋心里暗暗祈祷。

刚刚走到楼道口,一道目光从楼下向金洋射来,金洋心一惊,转头向下望去,只见楼下站着一个人,手里握着枪守在下面的楼道口,那人看见金洋后,眼中闪过一道惊异之色,刚准备开口询问,但当他的目光一接触到金洋的眼睛,突然感到头脑一阵昏眩,仿佛自己被吸进了那对诡异的眼球中,接着神智渐渐模糊,滑倒在了地上。

金洋暗嘘了一口气,他迅速下楼,将这个被自己催眠了的人托到二楼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然后向三楼走去。

三楼走廊一片寂静,空无一人。

难道我记错了?金洋心里边寻思边向走廊的一边望去,按照他的记忆,那些人应该在倒数第三间房,金洋的目光逐一将房间数了一遍,最后锁定在了一间红色木门上,门外的那个白衣人呢?

犹豫了一会,金洋也顾不了太多,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步向红木门走去。

“吱呀“一声,金洋身后的一张门打了开来。金洋又是一惊,突然回头,四道惊讶的目光在半空中相碰。

“张毛?”

“老师?”

两人轻呼一声,脸上同时露出惊喜之色。

“张毛,你怎么在这里?”

金洋快步走到张毛的面前,小声问道,他突然发现张毛的身上穿着白色的衣服,而且身形与自己圣光离体时看见的那人很像。

“我是跟着我的大哥来的,他说来收拾四海的叛徒黄欢欢。”

张毛也小声答道,眼中露出惊疑的光,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可以遇见老师。

“你的大哥是不是穿着红色衬衣,身形很高大魁梧?”

“是啊,他比我壮多了。咦?!你见过我大哥吗?”

张毛的目光更加惊疑不定。

金洋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声问道:“他是你的亲大哥吗?”

张毛点了点头,眼中露出崇拜和幸福的光芒,“是的,他在几年前就去外面闯了,那时我还在上小学。他虽然很少回家,但每次回家都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东西。没想到他竟然也加入了四海帮,而且还混的很好。”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连忙将嘴闭住了。

金洋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微微笑了笑,小声道:“你不要担心,我与徐辉之间的事与你们无关。我不会伤害你的哥哥的。”

张毛的脸有些微红,小声道:“我是我,我大哥是我大哥。我还是想跟着老师混,徐辉是坏人,我不想跟着他,也不想我大哥跟着他。”说着,他抬头望向金洋,轻声问道:“老,老师,你肯收我和我的大哥做你的手下吗?”

金洋摸了摸他的头,微笑着道:“只要你的大哥愿意,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而不是手下。”

张毛的目光亮了起来,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只是我的大哥的脾气有些倔强,我怕他一时不愿意离开四海帮。”

“没关系,无论他愿不愿意脱离四海,我都不会为难他的。”说着,金洋将手搭在了张毛的肩上,道:“你现在能不能将你的大哥叫出来?”看着张毛那犹豫的眼神,金洋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大哥,我让你把他叫出来,就是怕等会误伤了他。”

张毛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

“等会你把他叫到二楼来,我在下面等你。”

金洋交待完后,用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转身向楼梯口走去。待金洋的身影消失以后,张毛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向红木门走去。

金洋斜靠在二楼楼道口,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一阵脚步声从上面传来。金洋睁开了眼睛,微微活动了一下手指,他知道自己等的人终于来了。

“你好!”

待张毛和红衣大汉一起下楼以后,金洋从楼道口现出身来,对着惊愕的红衣大汉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的笑容。

红衣大汉微微一愣,眼中的惊疑之色一闪即逝,然后将询问的目光投向身边的张毛。

张毛的神色极其紧张,他咽下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道:“哥,哥哥。他,他是我们的老师。”

红衣大汉眼中的疑惑之色更甚,但他脸上的戒备之色稍稍敛去,放在腰间手枪上的手也松了开来。

金洋微笑着望着他的眼睛,用极其轻柔的声音接着道:“你好,我是张毛的老师,名字叫金洋。”

红衣大汉的目光一接触到金洋的眼睛,便变得迷茫了起来,嘴里喃喃念道:“金洋,金洋。。。。。。”

突然,他身体猛的一震,眼中的迷茫之色瞬时褪去,叫道:“你是金洋?!”同时将手向腰里的手枪摸去。

金洋暗叹了一口气,催眠术竟然失效了,看来自己必须使用暴力了。在红衣大汉的手摸去腰间之际,金洋的腿也同时抬起,用膝盖向大汉的小腹顶去,大汉的身形一时不稳,身体被金洋的膝盖顶到了梯口的扶栏处,他伸向腰间的手也转向自己疼痛的小腹摸去。金洋的手闪电般伸向了大汉的腰,一把抽出了他腰间的手枪,然后用枪抵着他的头。

“不要紧张,我没有任何恶意。”

金洋缓慢的移开顶着大汉小腹的膝盖,身体微微向后退了些,但手中的枪仍然准确的指着大汉的头部。

大汉愤怒的目光移向金洋身边的张毛,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但身体却不敢移动丝毫。

张毛羞愧的低着头,不敢与大汉对视,手不安的在衣袋里扭动着。

金洋脸上仍然挂着和善的笑容,柔声道:“你不要怪张毛。他也是为你好。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想请你暂时离开一下。”

话音刚好,金洋突然感到脖子上有股酥麻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接着,大汉眼中的愤怒之色一扫而空,脸上露出了一股极其诡异的笑容,他学着金洋刚才说话的口气,阴声笑道:“你不要怪你的学生张毛,毕竟你只是他的老师,而我是他的亲哥哥。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想带你去见见徐哥。”

声音一落,大汉猛的一脚向金洋踹去,金洋感到全身软绵绵的,连扣动枪的力气也没有了,更不用说躲闪了,大汉的脚重重的踹在了金洋的腹部,金洋的身体向后斜着飞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然后滑落到地面。此时虽然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但却无法影响金洋浓浓的睡意。他感到眼皮比千斤巨石还要沉重,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隐隐可以看见张毛手里拿着一只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而大汉则狞笑着向自己走来,并抬起脚,向自己脸上踏来。在大汉的脚踏到金洋之前,金洋已经抵抗不了睡魔的呼唤,沉沉的睡了过去。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六十六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