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重走丝绸路

发表日期:2007-08-15 摄影器材: 索尼 A700 景区:哈密地区 祁连山 塔尔寺 千佛洞 南山 日月山 祁连 吐鲁番市 哈密市 南山牧场 火焰山 莫高窟 和丰 河西走廊 月牙泉 坎儿井 点击数: 投票数:


    

     与同事们在2007年7月底进行一次文化之旅,重走丝绸路——天池、南山牧场、坎儿井、火焰山、葡萄沟、莫高窟、月牙泉、鸣沙山、嘉峪关、日月山、塔尔寺、青海湖、黄河母亲像、水车……,河西走廊的风光与沿途的颠簸反映出来是头发是直的,嘴唇是干的,人是臭的,心情是激动的,哈哈!此次行程的总结词。 
    又见五彩经幡和叩等身长头的藏民,衬着四面贴地而生的苍凉,竟然让我心里有种温暖,一种久违的精神的温暖
   一路走来,我很多感概,却不知从何说起,怎样更准确的表达自己内心的所思,还是按惯列记流水帐吧。
   天山、天池——雄阔的天山山脉全长2500公里,横亘亚洲腹地,为塔里木盆地和准噶尔盆地的天然分界线。天池处于天山东段最高峰博格达峰的山腰,平面海拔1928米,据说神话中西王母宴群仙的蟠桃盛会便设在此处,天池天镜,神池之意,极言此地风光之美。我们盛夏时节来到天池,湖周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极为明艳,湖水的温度也相当低, 天池背靠博格达峰,终年积雪,站在天池边上,眺望皑皑雪峰,别有风味。天池四周的山腰上,有许多深绿的云杉林,形如宝塔,挺拔、整齐,很有气势,湖水清澈,皑皑雪峰和葱茏挺拔的云松林,构成了天池的迷人的景色。用李商隐的诗最能表达天山、天池的艳丽:
瑶池阿母绮窗开,
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万里,
穆王何事不重来?
    天山是美的,也是静谥的,但好象又不是………… 


天山

天山

    南山牧场——南山牧场位于北天山支脉喀拉乌成山北麓的山区,苍翠的云杉遍布山麓,林区之间是随山势绵延的优质草场,,绿茵遍野犹如绵缎,山花遍地,羊群、马队点缀在绿色的草原上。在如画的山情中,我租上一匹哈萨克牧民的骏马驰骋在广阔的草原,穿行于密林深处,体验了一回哈萨克族牧民生活,爽呵!
    坎尔井——素称火洲风库,气候极其干燥的吐鲁番,很久以来就出现大片的绿洲,这奥秘之一,就是在吐鲁番盆地上分布着四通八达,犹如人体血脉似的坎儿井群和潜流网络。坎儿井与长城、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古称井渠。坎儿井是一种结构巧妙的特殊灌溉系统,它由竖井、暗渠、明渠和涝坝(一种小型蓄水池)四部分组成。竖井的深度和井与井之间的距离,一般都是愈向上游竖井愈深,间距愈长,约有3070米,愈往下游竖进愈浅,间距也愈短,约有10米到20米。竖井是为了通风和挖掘、修理坎儿井时提土之用的。暗渠的出水口和地面的明渠联接,可以把几十米深处的地下水引到地面上来。它是把盆地丰富的地下潜流水,通过人工开凿的地下渠道,引上地灌溉、使用。参观后,无不为它设计构思的巧妙,工程的艰巨而赞叹,它是我国各族人民智慧的结晶、勤劳的丰碑!
    高昌古城——堪称中国西部历史标本的西域最大的古城,它的底蕴和魅力历经1500多年。古城周长约5公里,分外城、内城和宫城三部分。外城城垣高大,大部分犹存。内城的部分城垣和王宫可汗堡也历历在目,古城西南角是佛教大寺院遗址,大殿塔柱佛龛中的大部塑像和壁画虽已被英、德、俄、日等国探险考古家们拿走,但残存的仍然富丽华美,珍贵可观,显示出当年佛教文化的盛况。作为丝绸之路中道的重镇,高昌古城还与很多古代名人的名字(高昌王文泰、玄奘)联系在一起!在古城口,我们换乘维吾尔族人赶的小毛驴车,驴车在布满深浅不一车辙的大道上奔跑起来,车上毛毯和罩帘是古城唯一的色彩,黄土陇中记录着故都昔日的繁荣和华奢,但也许一切都是的!古城留给后人什么?见仁见智?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知道给高昌人留下一笔财富,尽管毛驴的蹄子和车轮还是日复一日地在破坏这千年遗迹,但与拿到手上的钱相比,谁还顾得了那么多呢!斯者如逝夫! 

     火焰山——早已名扬天下,这要归功于吴承恩著的中国古典小说《西游记》,八百里火焰,周围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脑壳、铁身躯,也得化成汁哩!。山体主要由中生代的侏罗、白垩和第三纪的赤红色砂、砾岩和泥岩组成。山体雄浑曲折,主要受古代水流的冲刷,山坡上布满道道冲沟。山上寸草不生,基岩裸露,且常受风化沙层覆盖。盛夏,在灼热阳光照射下,红色山岩热浪滚滚,绛红色烟云蒸腾缭绕,恰似团团烈焰在燃烧。明代大诗人陈诚有诗曰:一片青烟一片红,炎炎气焰欲烧空。春光未半浑如夏,谁道西方有祝融。。与火焰山荒山秃岭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那一条条穿过山体的沟谷,沟底大多清泉淙淙、绿树成荫,形成条条狭长绿洲,数葡萄沟,木头沟、胜金口沟、苏巴什沟、连木沁沟等,以葡萄沟最为最名。可惜,我们去的那日是个阴天,没有享受到无费桑拿,可惜啦!
    葡萄沟——一个字假,不过葡萄、哈密瓜还是挺好吃的。
    莫高窟——(摘录)宜看不宜写,因为没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写不来,也许用极浓的笔墨用上去,都仿佛淡得若无,只是要来做一个佛国的虔拜者或文化的讲述者。单看千佛洞这个名字,就知道它的丰厚,观佛是须心静的,万勿祈望在上的佛祖真能赐予什么,哪怕只是一丝灵悟,所谓神喻——那种融合在历史空气中的智慧的声音,常常在无意间领受。半天 的时间,我们紧张地上上下下看了12个窟。洞内的瑰丽加上精辟生动的讲解,使我们物我两忘,被美丽的飞天带入一个别样的世界。那里,诸神活化,街市嚣然,天上人间贯通一体,演进的是一个个惩恶抚善的故事和佛祖描绘的极乐天堂。而射入眼帘、击中心地、触人灵魂的信息,就是一件件年代不等的彩塑、壁 画和古建筑,就是那个时代的信奉者、建筑者和艺术家们用经年的心血和理想点化出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这真是奇异的场景、奇异的对话,你只要进入一座昏暗的洞窟,手电一亮,就会立即听到他们喋喋不休的诉说。我注目敛神,惊奇不止。并不是震骇这神话般的氛围,而是今人折服 地感叹我们祖先的聪慧坚忍,竟能穿透时空把心灵之语寄存于再造的塑像传之久远。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在通往西方的大道上,太阳神创造了敦煌的莫高窟,为小小寰球垒砌了另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
    推开第16号窟的大门,我们跌进那个痛心的故事,190062日(农历526日)清晨,无知道士王圆簏将中华文明之宝库推入了万不复的境地。但却不是他一个人的过错,弱国无外交,国之强大的是每个中华子孙的重任,你我同志尚需努力!
     望莫高,想莫高,何谓莫高,或曰莫同漠,建于大漠之上;或曰建者之德,莫有其高。众说纷纭。然而仰 视这精美浩大的工程,众口一辞,莫不称其高超。 

重走丝绸路图片

重走丝绸路图片

重走丝绸路图片


      鸣沙山、月牙泉——声名所累,由敦煌城向南5公里,有一山名曰鸣沙山。鸣沙山沙丘环绕处,一汪清泉千年不涸。因其形状如一弯新月,此泉名唤月牙泉。这种水沙共生的奇景,世所罕见。我的心里藏着忧郁无限,月牙泉是否依然;如今每个地方都在改变,她是否也换了容颜。,此次出行,月牙泉是我最神往、最牵挂的地方,我以为我会流泪,但当月牙泉真实的、近距离的呈现在我眼前时,我的内心除了伤感还是伤感,再没有别的………,感于沙漠奇观面临干涸危险,伤感于人与人之间的友情同于月牙泉的水,不能常受到狂风凶沙的袭击,却依然碧波荡漾,水声潺潺~~~~~~~(蒙哥马利是否亦然可爱), 救救月牙泉!救救我们自己吧! 

重走丝绸路图片

 


   



























   青海湖
——青海湖古代称为西海,又称鲜水鲜海。藏语叫做错温布,意思是青色的湖;蒙古语称它为库库诺尔,即蓝色的海洋。它是我国第一大内陆湖泊,也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它比著名的太湖大一倍还要多。湖面东西长,南北窄,略呈椭圆形。乍看上去,像一片肥大的白杨树叶。青海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话:身背炒面绕大湖,跑垮好马累死鹿 青海湖被四座巍巍高山所环抱,举目环顾,犹如四幅高高的天然屏障,将青海湖紧紧环抱其中。从山下到湖畔,则是广袤平坦、苍茫无际的千里草原,而烟波浩渺、碧波连天的青海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翡翠玉盘平嵌在高山、草原之间,构成了一幅山、湖、草原相映成趣的壮美风光和绮丽景色。去青海湖那天又是一个阴天,还是没有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令人心醉的蓝色,沿路的油菜花海连接着一道深蓝色发亮的湖水,如同庄凝的绸缎一样浮在远处的空中,湖面放出深沉的蓝色,延伸到接天处,成为蓝色氤氲的烟气,与蓝天胶合迷离。尽管看不到远处的白色的雪山,但亦然宛若神话中的仙境。当我见到青海湖的刹间,时间停滞、声音停止,一切静如远初,惟有心口怦动,一种令人心悸的窒息,突如其来袭遍全身。好想在那里住上一段时间,静静地享受天空的美景……
      塔尔寺——藏传佛教黄教圣地的塔尔寺早已从图册中看见过宝塔的形状,但现实中的高大宝塔仍然震撼着我。在宝塔的后面是层层的寺庙,金色的屋顶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远远就望见七彩飘扬的经幡以及八座巍峨庄严的白塔,我知道那便是塔尔寺了,莫名地心里便油生出肃然的感慨。塔尔寺的全景给我的感觉像是去到另一个世界,25座大小殿堂错落有致地顺序排列着,经典的建筑风格带领我进入一个迷幻而神秘的领地。酥油花、壁画和堆绣的神奇,还有大金瓦寺门前,那些虔诚的信徒,他们或穿民族服饰,或着普通衣衫,正一丝不苟地进行着顶礼膜拜仪式,面前也许有厚的垫子,也许没有,五体投地式的礼拜此起彼伏,兢兢业业。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贪婪的眼神一定出卖了我的心思,我震撼了,为他们的认真,为他们的执着,为他们的虔诚和信仰,也为我能如此幸运地近距离地观望。其实没有人有闲心来注意一个陌生人的驻足,在他们的世界中,只有他们心目中的神与他们同在。 
重走丝绸路图片

     河西走廊——这是一条苍老、布满历史陈迹的大道。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滩,间或在更远的远方可以迷迷朦朦地瞥见起伏的山峦。空旷压挤着大道,逼视着大道上流淌的过客、车辆、骆驼队和飞逝而去的岁月。是一千年还是几千年,踩出来的大道 也说不清楚。无数次殷红的日出和无数次苍白的月升,在大道上空编织出一条明亮的彩带,与古道上下辉映。我们从新疆的乌鲁木齐出发,用火车、汽车、驴的、骆驼、游船途柳庄、敦煌、嘉峪关、赴兰州,穿越了天山山脉、黑山、祁连山、火焰山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没有从西安回来,我只能说一句,西安去多了,改道从兰州回。
     一路走来尽管辛苦,因气候干燥出鼻血,但总体行程还是比较顺利,唯一在心内深处留下不足的是——人类破坏自然的伟大创造力和丰富的想象能力,如天池、青海湖的游船是否会惊醒水中的精灵,天山的揽车、月牙泉旁的人工湖、鸣沙山的滑沙、莫高窟的前壁及铅合金门、嘉峪关的射灯、青海湖的鱼雷发射基地等等,这是人类的悲哀,我们看到的最后一滴水会是我们眼泪,自然无语,我亦无语。
      愿一切的美好永存!
 
 






















关键词:天山等

作者:小火柴

《重走丝绸路》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火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