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等爱上钩》没上传好,抱歉!!下面有些摘录,望笑纳....[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等爱上钩》
作者:唐酽
                                          第一部分
  一我把筷子插进清蒸鱼白白嫩嫩的肚皮里,一股清油流出,我发了一阵呆,
突然醍醐灌顶般醒悟,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一刻我对爱有了个比喻:爱就象鱼,只有钓着清
煮了,才知道鲜不鲜,是带给你营养还是让你拉肚子。


  这整个过程和阿基米德在澡盆里发呆,突然有了某个发现,颀喜若狂地上街裸奔本质上
没有很大的区别。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虽然我的这个比喻对人类文明的进程毫无影响,不可
与阿基米德的理论发现相提并论,但你不能否认这对于个人来说同样是一个发明和发现的过
程。这是我上初二的某一天。


  大凡先知先觉的人必然在理论上有所建树或有警语留传后世。我在别人还少年不识愁滋
味的时候便对爱有了这么一个比喻,因此我无疑是属于对爱有先知先觉的人。事实也是如此,
我刚上幼儿园时就懂得并且很乐于拉女孩手回家,而当时和我同班的小男孩根本就没有这方
面的需求和冲动。


  但理论上的建树并没有对我的实际行动产生什么影响。在实干家和理论者之间,理论是
超前、虚无的,而实干往往更容易得到实惠。我的整个中学时代所有的先知先觉都表现在不
停变幻的单相思中。倒是那些后知后觉者后来居上,没有理论的包袱,仗着胆大,甩开胳膊
一阵乱搞,然后在某个早晨神秘地对我耳语几句,于是我知道他们又吃腥了。


  在我的中学时代早恋还是件很时髦的事,虽不象熊猫那么少,但起码也象二级保护动物
那么少。那些赶时髦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特别聪明的,一种是特别判逆的。特别聪明的
可以做到读书恋爱两不误,特别判逆的可以完全不管读书专心恋爱。象我这种既不聪明又不
判逆偏偏性觉醒又较早的人在那段时间里的两难处境是可想而知的了。尤其在高中时代,正
当青春发育地如火如荼的时候,对异性的渴求也呈愈演愈烈之势。但就是为了一定要上大学
的不可动摇的目标,硬生生地把自己青春期勃勃的性要求给压了下去。这种惨烈的自虐行为
并没将成绩提高多少,倒是每天昏天黑地,青春的冲动化成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力气。因
此我认为聪明与不聪明的本质区别就在于聪明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不必放弃自己喜欢的,反
之就是不聪明的。不聪明的人总是做这种伤敌五千自损一万的傻事。


  二我是八九年九月上的大学。当时正下着雨,雨中学校因为冷清而象个寂
寞美女。从刚跨进校门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感竟会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以至我的头顶
有种麻麻的痒,最后这种自由感居然强烈到让我甚至有点咬牙切齿地想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
拦我的需求了。


  这就是解放。我认为解放不仅是一种感觉,具体到肉体上就是一种麻麻的痒。


  我是宿舍里最后一个报到的。到宿舍时里面只有一人。我不明白这人何以看上去这么苦
闷,歪在床边,直钩钩的眼睛透过镜片好象很深邃。他面无表情地用让人不轻易察觉的点头
表示对我的问候,仿佛很深沉。我不得以也报之以同样幅度的点头外加一个不轻易察觉的笑
容表示对他的问候。通过这种地下党接头式的见面,我判断他肯定不能体会我这种解放的感
觉,我想他可能失去了童贞所以无所谓解放,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我这么解放他那么苦闷。
我从贴在他床上的标签知道他叫宫沉,倒也名副其实。


  宿舍的人陆陆续续回来。除了一个身上颇有白肉的咋咋呼呼很见高兴外,其余几人也不
见得比宫沉高兴多少。我想会不会除了那个白肉其他几个也都没了童贞。我暗暗地恨起了自
己,这么大的失贞面我竟然是剩下的少数。后来我才知道我以高兴与否来判定一个人是否失
去童贞的评判标准实在是太过偏颇,我们宿舍唯一没有童贞的就是那个白肉。在他十七岁的
那年弹起了吉它,引得隔壁一个二十几岁的女郎坐到他身边听了两次,于是他糊里糊涂地就
献出了他的童贞。此人我们后来称之为“破破”。


  三我哼着小曲高兴地整理着自己的小床。当我在做某件事而又赶上高兴时,
我喜欢哼一些小曲。


  这时进来一个十分瘦小的男人,操着一口和我成长地的乡音杂交的普通话问道:“哪位
是唐酽?”我挺身而出,小个男人一个大跨步向前,紧握着我的手,非常热情地叽哩哇啦讲
了一通我听不懂的成长地的方言。我这人没有打断人说话的习惯,待他极为高兴地等着我回
应时,我很礼貌地告诉他我听不懂他的方言。他笑容僵住好象要晕过去。我赶忙解释我的复
杂身份:我父亲是一个地方人,我母亲是另一地方人,我的父母亲在他的家乡工作所以我在
那读书,他的家乡是我的成长地,我喜欢他的家乡。为了体现我并不厚此薄彼我又强调了一
下这三个地方的方言我都听不懂。他似懂非懂但总算有点缓过劲来,于是他用杂交普通话非
常简明地表达了对我的欢迎,为了不失面子又非常大方地表示仍然希望我加入同乡会。


  我有点感动,觉得人还是要有个组织依靠的好,何况组织在我屁股还没坐热时就找上门
来,于是我欣然应允。


  那人前脚刚走,又进来一个不算十分瘦小,但仍然比较瘦小的男人,操着一口和我籍贯
地乡音杂交的普通话找上了我。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我不得不改变自以为绅士的习惯打断那
我听不懂的乡音,非常内疚地向他表示我听不懂他的方言,并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又把我
的复杂身份复述了一遍。那人愕愕地看着我,还是有种乡音不被理解的尴尬,于是也用杂交
普通话简明扼要地表达了对我的欢迎,同时为使自己不辱使命也仍然大方地邀请我加入同乡
会。我一点也没踌躇,我想组织多了路好走,于是我首先对他对我的欢迎表示了诚挚的谢意,
同时诚恳地表示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那人走后我心里暗暗有些得意,到学校没一会功夫就和两个组织发生了关系,而且一点
用不着担心以后组织会清算我的不忠。因为组织并不要我坦白什么,也没要我宣誓效忠,比
如参加了A 组织就不能参加B 组织。我想我是AB组织唯一的交集,两组织可能从来也没碰到
过这种问题,我对他们来说也许算是新情况新问题。事实上后来我发现我又错了,在我自以
为靠上了两座大山的同时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承担义务。向两个组织
缴纳两份的费用是免不了的,开展活动时两份的打杂是逃不掉的。而且象我这种小脚色实在
是可有可无,组织里的领导似乎更希望多发展一些女生,尤其是漂亮女生。那些漂亮女生甚
至可以是三四个组织的交集。


  四班上男女生比例大约2 :1 左右。我极为认真地把班上每个女生从脸蛋
到身材到气质研判了一番,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总体都还过得去,但也没有可圈可点之处。
不过审美这种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班上不少男生见到这些女生明显带着喜悦,很有
种好战者大战来临前的兴奋并伴着美国黑人在爵士鼓点下的好动。但在我看来他们若要追这
些女生已经失败了一半,因为成功总是属于那些不动声色的人。


  在摒弃了个人的所有偏见和喜好,本着客观、公正、科学的态度,我们宿舍一致认为,
相对而言菲菲算是这些女孩中最动人的了。


  事实上我和菲菲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缘份的,因为开学的第一堂课我就和菲菲坐到了一
起。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为了既可听课又可观赏窗外的风景,我占了一个教室中间的靠窗
位置,由于内急我又离开了这个位置,等到回来,菲菲已坐在我的位置上了。我只好和菲菲
同桌,不过我也愿意和她一起坐。


  仔细想起来我已经有三年没和女生同桌了,最近的一次是在初三。那时处在发育的边缘,
对女生既爱却偏要装做不屑。于是我就通过划三八线制造事端的方式来达到我既可和女生吵
嘴说话又有效地维护了自己气节的目的。一次上政治课当我非常仔细地丈量完课桌的宽度,
郑重地在课桌中间划下了表面上神圣不可侵犯其实很希望被侵犯的三八线后,我发现班主任
在走廊上透过窗户诡秘地看着我,结果当然是下课后我被叫到了教研室。


  班主任问:“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我说:“知道。”


  “知道了为什么要做?”


  “想和她划清界线。”


  “你们是敌我矛盾吗?”


  “不是。”


  “不是为什么要划。”


  “不知道为什么。”


  “这节课上教的都会吗?”


  “都会。”


  “为什么无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的掘墓人?”


  我非常迷惘地摇了摇头。我觉得这种行径不可取,好端端地把人打倒就行了,还要赶尽
杀绝挖人家的墓干什么?


  “记得当时我对你们说过什么吗?”


  “老师说话太多是哪一句?”


  “有关对付你们的办法。”


  “不记得。”


  “我说过对付你们洋办法没有土办法倒是有的。”


  这下我打了个哆嗦。我想土办法就意味着更野蛮。班主任显然对我的反应感到满意,他
把脖子转了个来回,然后从容不迫地从抽屉中拿出饼干让我站着看他吃到打饱嗝。其时正当
午饭时间,从此我把“饥肠辘辘看吃饼”与“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并列为人
生之最惨。


  五我和菲菲坐在一起的这堂课上的是《大学语文》。而《大学语文》中的
开篇就是《诗经》中的男欢女爱。一个中年男教师走了进来。他头已半秃,面如阳光没有折
射到那面的缺月。他扫视了全班,然后把目光停留在我们这对全班唯一的男女同桌上。我感
到他的目光有些惊异。我想他可能认为我很利害,刚报到没几天就和菲菲好上了,但我知道
自己并不利害,不过是碰巧而已。


  他开始谈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爱情做为人生的一部分更是如此。他时不时地用暧昧的
目光注视着我和菲菲,我被他的目光搞得有点心烦意乱,我觉得要是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教
师这么看我是很乐意接受的。但他显然不是。我开始胡思乱想,我想他的脸色这么阴暗会不
会昨晚和师母吵架没睡好?他谈到爱情不如意时这么有感触会不会他的婚姻不幸福?我甚至
想到会不会他吃我的醋了?


  老师开始朗读《氓》这篇古诗,朗诵期间还是不停看我和菲菲。当读到“士之耽兮犹可
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时他加重了语气,仿佛这句是全诗的高潮。但他很快又感到仅仅
靠加重语气还不足以表达他的思想,于是索性放下书本,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菲菲一眼,接
着又很轻蔑地瞟了我一眼,然后解释说:“这句讲的是男的要从爱里解脱出来是很容易的,
而女孩子身陷情网要解脱就难了。所以女同学在恋爱上千万要慎重!”我偷偷地看了一眼菲
菲,我发现她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饶有兴致又若有所思地朝着老师点头。一时间我
觉得菲菲很成熟,有种成熟女人的神秘与衿持,特别是我的眼睛碰到菲菲的胸脯时,我觉得
她真是熟透了。


  六同乡会开始组织活动了。一式两份的篝火晚会还好时间不同,要不我真
是分身无术。晚会是在学校后面江边的沙滩上。几十个人围着一个大篝火,每个人的脸都被
火映得好象喝醉了酒。新生是免不了一人一个节目的。轮到我时我清唱了一首极为狂放的《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我唱得声嘶力竭每到高处险些要背过气去。但卖力并不讨好,好象
没有一个女同乡因此而陶醉。待到组织里的一些头面人物上场时,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背着把
吉它,只见他们轻抚琴弦,象说好似的尽拣些诸如《在水一方》《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等等情意绵绵的歌来唱。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很会煽情造势。远处青山默立,近处江水舒缓,
沙白如雪。吉它悠悠,他们典雅如情圣。很明显我的狂吼与他们形成巨大的反差,我就象一
匹着急的野狼。待看到那些女同乡,特别是稍有姿色者红扑扑的脸闪着激动的光,甚至看他
们的眼神都有些迷乱时我懊恼得不得了。


  吸取了这次晚会的教训在参加另一个同乡会时我学乖了。我唱了一首绵得乱七八糟的《
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当我自以为是地唱完,我发现掌声并不比火里劈里叭啦的裂木声
紧凑多少。等到组织里的那些老手上场,他们又是清一色的吉它,而且好象和我做对似的一
改那个同乡会婉约派作风,把吉它敲得咚咚乱响,唱的全是粗暴狂野,铁马冰河。而且他们
唱得和周围的环境好象也很般配,嘶哑的嗓音在空旷中回荡,连平缓的江水也在吉它的敲击
下变得大浪淘沙起来。很显然和他们相比我显得阳刚极为不足。待看到那些女同乡非常崇拜
地看着他们时我心情坏透了。我终于明白我所有的失败就在于没有一把吉它,没有吉它的清
唱简直就象一个没有脸蛋没有身材还没有情调的女人。


  为了泡妞,我咬咬牙拿出一个月的伙食费买了把吉它,并交了培训费,然后开始疯狂地
练习。一个月后我已经基本上可以在落日时分对着满天的红霞在宿舍的走廊上弹唱了,那一
刻我真有庖丁杀完牛后的志得意满。


  七总有些事会把我和菲菲扯到一起。一场大风从我们宿舍的楼上吹下来几
条女式内裤,有一条比较精致纤细的挂在我们窗外的晾衣绳上,其余几条继续向下飞舞。菲
菲就住在我的楼上,我想这条漂亮的内裤会不会是她的?我把裤子拿进来放在宿舍中间的桌
子上,我们宿舍八人一起坐在床沿对着这条内裤发呆,破破明显有点喘着粗气。


  这条内裤确实很容易让人意淫,因为它不仅做工精巧有花边而且还有些透明。我们开始
面红耳刺甚至赌咒发誓这条内裤有可能是楼上哪个女生的。我的直觉真准,过了一会儿菲菲
有点不好意思地出现在宿舍的门口。


  宿舍七人的眼睛一起朝我射来。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是让我把内裤给菲菲拿去。他
们让我拿去的原因我想一是因为我猜得准,尽管破破和我是同一观点,但我和菲菲不管怎么
说还有一课情,再说内裤也是我从晾衣绳上拿进来的,而且我也觉得我有拿过去的义务。


  我把内裤用两个指头轻巧巧地拈起向菲菲走去,在几步路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两个指头夹
得真不是地方,我竟然夹的也就是说如果这条内裤菲菲穿在身上是大腿之间的那个部位。我
还没来得及换部位已经到了菲菲的面前。我把内裤朝菲菲摆了摆,用低沉且极富磁性的声音
问:“你的?”菲菲涨红了脸,非常不好意思地接过内裤低下头如蚊子般嗯了一声。我想菲
菲一定看到了我两个指头夹的部位,正是这样才让她越发地不好意思,但她好象也没有不高
兴,我觉得她还有些喜欢。


  看着菲菲羞答答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了徐志摩的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是一朵
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但一想用这句诗来比喻现在的菲菲好象又不妥,因为徐志摩写的
那个女孩一定不是来找徐志摩要内裤的,因一条内裤而想到这么雅的一句诗确实象花下晾裤
那么煞风景。


  但是晚上我还是为这条内裤失眠了,好象整个宿舍都为这条内裤失眠了,那天晚上床板
的响声此起彼伏。我觉得因为这条内裤我有点喜欢上菲菲了。不过菲菲并没有因为内裤事件
对我特别的好,除了学校发的饭票她吃不完送了我几斤外就没有进一步的表示了。而我对菲
菲的喜欢也更多的是停留在内裤,而且对内裤想了几晚后想象力也枯竭了。再到后来也就真
把它看成只是穿在里面的裤子了。


  八我们宿舍第一个失恋的是宫沉。宫沉不声不吭,但不声不吭的人做出来
的事情往往有惊天动地的效果。他居然有胆量去喜欢一个毕业班的女孩。我们总算明白他经
常愁容满面地斜倚在床边一副闺中怨妇的模样全是因为这个女孩,从我见到他的第一天起他
就在想这个女孩了。


  我们都觉得他的爱有点悬,但新生都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我们极力地鼓励宫沉上
. 宫沉说她可能有男朋友。


  我们说爱不分先后。


  宫沉说他与她比年龄小了些。


  我们说有爱不在年高。


  宫沉在我们的鼓动下也不由地振奋了起来,居然在食堂里没头没脑地把那女孩拦下要约
她晚上见面。我们在一边看着都觉得宫沉因紧张而显得有些凶,那女孩白了宫沉一眼走了。


  于是宫沉失恋了,我们也都明白那个白眼对刚出道的宫沉的确是太残酷了。我们非常诚
恳地向宫沉检讨了我们的错误,我们认为我们违背了知已知彼的孙子兵法,只是一味地鼓动
而没有认真地策划。但我们也委婉地帮宫沉总结了教训。第一,他的求约地点不对,不应该
选在食堂,而应是更浪漫的地方,比如图书馆、学校的池塘边。第二,他求约的时间不对,
不该选在女孩肚子饿,没有心情的时候,俗话说饱暖才能思淫欲。第三,他不应该因紧张而
显得那么凶,哪怕是紧张地手足无措也让那女孩觉得起码还比较纯情。第四,他不应该没和
我们商量冒冒失失地擅自约人,应该发挥集体的智慧设定一个最佳的求约情节。


  宫沉好几天都没从这场失恋中摆脱出来,变本加厉地斜倚在床边。我曾几次想劝宫沉是
不是试着移情到菲菲身上,我这个想法主要是受到学习经济学中替代品时的启发。如A物品
涨价时,大家就会去寻找效用类似于A物品的便宜的B物品。我觉得那女孩和菲菲在神情上
颇有类似之处,菲菲可以成为替代品。但几次话到嘴边又忍住不说,我仔细地权衡了一下对
菲菲的感情,好象还没有淡薄到可以大方地把她推荐给别人的地步,而且凭我的判断,宫沉
泡菲菲败率在90% 以上。既然如此,还是不要把菲菲推荐给宫沉的好。


  从宫沉这次惨痛的失败中我们得出一个教训,以至这个教训竟成了我们宿舍铁的纪律,
那就是:打死也不要向高年纪的女生求爱,必败无疑倒不说,自取其辱会让你的自信心大受
打击。事实上后来罗杰就吸取了宫沉的前车之鉴,把对一个我们系三年级胖女生的爱给活生
生地扼杀在萌芽状态。

关键词:第一经典

作者:雪太冷

《《等爱上钩》没上传好,抱歉!!下面有些摘录,望笑纳....[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雪太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