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谁是谁的红颜知己

发表日期:2008-05-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夜色撩人,缠绵着永无止尽的轮回,碎念着关于情愫的低吟。
她眼睛像猫,倔强的大步走,不理人。
紫藤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城市的上空仍旧飘荡着她寂寞的叹息。
时间跟人类在进行着相互强奸。而她则成为了强奸后狼狈的颓败场面。
她说寂寞是可耻的。
悲伤的音符划不断城市寂寥的苍茫,起起伏伏之间带着落寞的美,孤独行走,不需要理由。
白天与黑夜不停的在奔跑着,她的孤独停留不前。
她说孤独是美丽的。
曾几何时,伫立于窗前看云淡风清,然后碎碎念着空悲切。
寂寞是可耻的,她却挣扎于其中麻木的等待着解脱。
孤独是美丽的,她才可以蜷缩着身子在喘息里自欺。
花开了,却败了。暧昧上演了,又开始离别了。人还在,情变迁。
你看,她笑的越来越妖娆了。
你听,她华丽转身时的轻叹。
如果灵魂深处有着一处狰狞的伤疤,谁来点起歌舞升平?
生命在轮回中有些情被打入万劫不复,谁会微笑观摩潮起潮落?

前生的断情肠,换来今世的回眸笑。
相遇频繁的城市的角落里上演,相视一笑,或漠然转身。
那千百万年前的相许相守,抵不上千百万年后的相拥。
缘份在城市上空如耀眼的烟花,美丽只是瞬间,却还有人眷恋。
所谓的缘起缘落都只是黯然惆怅时的华丽转身,无奈中透着凄凉。
站在阳光的隧道里任其注入轮回的痕迹,匆忙而不失沉重。
悲伤只是一种曲调,古人早就刻骨铭心的演绎过,带着凄美的手势。
伤感只是一种姿势,后者纷纷无病呻吟的歌颂中,舞着传奇的色彩。
红绿灯,马路口,擦身而过。驻步,回首,四目相对。
仿佛是上辈子未完结的情愫要在此生继续,所以有了邂逅。
那么,今生,谁来写剧本?何人做导演?谁来分配角色?
惊喜的笑在嘴角被牵动着,碎念着怦然心动的美好蓝图。
邂逅成为了空虚都市里华丽的假象,他们在此时相信了上帝的存在。
而次次的相遇与相视,真的就是邂逅在无声中的浮动吗?
自欺,泛着绝裂的美。
神话是存在的,存在于人的思维里。
缘分是存在的,存在于人的神经里。
邂逅是存在的,存在于人的潜意识里。
他们相识了,在茫茫人海中微笑着回眸。
有故事即将上演,虽然他们都在排斥。
生活给了他们很多不确定,所以他们才要试着去确定。

脚步声错乱,舞曲仍旧在继续,踩错了音符,荒芜了一季花期。
他们都是都市里寂寞的人。
他,温和,有妻子。
她,温柔,小女孩。
缘分是镶着金边的冰,高贵而卑微。
轻拈花粉挥洒在相拥的间隙里,有伤感微微泛开,虚幻的如若飘渺。
尘间的爱是不是一定要累积前生的精华?
间断的尘缘里空灵的浮动着悸动,强烈的如插入掌心的针。
血,白色。如心跳的波动,不规律。
喝茶,聊天。他们交换着彼此的时间,心甘情愿的空闲或繁忙。
音乐会,演唱会。他们并排的坐着,仿佛是等待丘比特到来前的神圣守望。
酒吧,KTV。他们在喧闹中完成了心与心之间的交流。
他看她,像一个孩子。
她看他,像一个父辈。
一个人的时候,他们会想起与对方在一起的时光,美丽而匆忙。
落寞在嘴角扬起,原本寂寞的两个人更加寂寞了。
寂寞是毒,放纵则成为了毒素一个人安静的看书,脑中浮现他温和的笑。把书合上,微笑着幻想。
他一个人细缀着咖啡,耳旁盘旋她清脆的笑。苦涩咖啡,夹杂着甜蜜。
花开是有期限的,只要用心就行。
两条线渐行渐逝,渴望相交就好。
繁华落尽,谁会成为谁的谁?
落花流水,谁会试着守望谁?

相视的时间长了,就会想着相拥。
胃疼,她蹲在街角拨打了他的电话,痛苦在脸上浮现着。
他疼惜的看着她,像是看一只受伤的猫。
热水,呵护,心疼,自责。
他拥她入怀,看她苍白的脸上有着一抹绯红。
时间在他们的拥抱里流动着,墙角的花看到了他们的心事,羞涩的打着蜷儿。
该发生的事情,不管如何的回避,都会发生。
不该发生的事情,不管如何的争取,都不会发生。
这就是宿命,逃避不了的。
她眼角有泪滑落,因为他给的温暖。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他拥她在怀,仿佛是拥有着全世界的美好。
阳光细碎的散落在阳台上,他喂她吃粥,小心翼翼的样子惹她幸福暗涌。
幸福很简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举动,抑或,一个拥抱。

深夜,他仍在她的家里,未离开。
相拥,拥吻。一切都在情不自禁里进行。 压抑变成了冲动的突破口,内心的渴望被无限的放大着,疯狂的思念被鬼魅的夜色吞噬。
至真至情。
静谧的黑色里他们肆意的索取与迎合,这是魔鬼出没的时候。
他解开她的衣扣,她欲迎还休。
她黑色的内衣在他的指间脱落,白皙的身体在他眼前,充满着邪恶的气氛。
他的手掌在她身上游走着,温存而粗狂。
她的灵魂在他身下牵引着,温柔而罪恶。
纠缠,永无止尽。
缠绵,穿透夜色。

他轻吻她的额头,她温柔的对他笑。
赤裸的两个人在相视中微笑着,昨夜的激情散去后,仿佛一切都变了。
沉默,房间里寂静的吓人。
他微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
一切都发生了,她身上有他的吻痕,清晰的证明着昨夜的疯狂。
绚烂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脸上,倦意被小心的收藏着。
谁的青春里有过客经过?
谁的青春里允许过客经过?
谁的青春里与过客携手路过?
事情的发生就印证着有结果要出现,谁又该倔强前行?
她轻声的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他说:以何种身份?
妻子。 你还小,我们不可能。
情人。
你太单纯,我于心不忍。
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
她的眼角有泪,绝裂的滑过脖颈的吻痕。
他也无能为力。她懂。
她也只能如此。他想。

红颜知己?
就是那种在激情褪却后,渐渐遗忘的那种知己。
就是那种在相视微笑后,选择放弃的那种知己。
就是那种想守望想相拥,却又无能为力的知己。
就是那种拥抱日渐无力,却只任心灵苦苦挣扎。
她认为。
陌生,空前的陌生。
寂寞,又回到了先前的样子。曾有过的光鲜的色彩也不见了。
躲进自己给自己的心牢里,看自己是王,也是仆。
孤独总在失望后不请自来。曾经的美好也慢慢回归。
他说,我会好好对你。
她摇头,说她不需要了。
伤心欲绝断情肠。
似情非爱终是空。
爱一个人就要跟他在一起吗?
的。如果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人,还应该坚持这份爱吗?
不要。绝望的爱比什么都可怕。
当一个人濒临绝望的时候,她只有死,死是一种解脱。
所以,她放手。因为她不能绝望。
花如期的开了,王子如期的来了,温存如期的有了,而她也如期的离开了。
他茫然的寻找她的足迹,去过的地方,没有去过的地方。
她独自一人到不同的城市漂流,熟悉的,陌生的。

后来。
他想,如果她愿意,他会带着她远走天涯。
她想,她果他愿意,她会跟着他不离不弃。

只是。
他曾说过,你只能是我的红颜知己。
也曾说过,谁会投降只做红颜知己。

终于。
他说,原来,她并不是我的红颜知己。
她说,原来,谁也不是谁的红颜知己。

他吻她的脖颈,她嗓子里发出欲望的低吟。

关键词:/rurl2

作者:゛天ゞ╄佑☆

《谁是谁的红颜知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ゞ╄佑☆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