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六十八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洋找了个地方,洗去脸上的灰尘后,就在离货车不远的一个隐蔽的角落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他便醒了来,然后斜靠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如天空寻找猎物的饥饿的秃鹰的般,凌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货车。

没过多久,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从宾馆里走了出来,然后大摇大摆的向那辆货车走去。当他们走到货车跟前,发现车厢的门被打了开来,车锁残缺的静静的躺在地面上时,两人不禁大吃一惊,惊骇莫名的向车厢内张望,然后不知所措的将目光转向了四周。

“你们是在找我吗?”

金洋双手交叉着搭在胸前,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但笑容却冷的足以让人体内流动的热血凝固成冰,双目里流露出嘲弄的光芒。他说话的声音极其轻柔,,像温柔的柳絮,但却让人禁不住全身颤抖。他边说边缓慢的向车厢旁的两人走去,仿佛在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样。

张毛脸色瞬时变得惨白,目光惊恐的望着向自己悠闲的走来的金洋,脸上夹杂着恐惧和羞愧之色。张毛的哥哥的喉咙发出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咕咕的响声,眼珠瞪得极大,充满了惊骇之色,脸上虽然也充满了恐惧,但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不能置信的呆望着金洋,望着那张充满诡异而阴冷笑容的英俊的脸,一股寒气从他脚底冒起,渐渐蔓延至他的全身,深入骨髓。

“怎么,才一个晚上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不一会的时间,金洋就已经走到离张毛他们仅五步之遥的位置。张毛的哥哥不亏是在外面混了几年的人物,虽然他对金洋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并从车厢里逃了出来感到不解和惊恐,但是他已经从最初的深深的震骇中清醒了过来。他怒吼了一声,迅速掏出了手枪,刚准备开枪射击,突然他的眼前闪过了一道人影,接着,“砰”的一声,夹杂着一声凄惨的吼声,大汉的腹部挨了极重的一脚。他的身体向后倒去,手中的枪也失火向空中开了一枪。周围几个散步小跑的路人,被突然发生的暴力事件,吓的惊骇的向远处避去。

那年轻人,是鬼魅吗?竟然有那么快的速度。。。。。。

向远处避去的路人心里惊讶的想着。这也正是张毛和张毛的哥哥此时心里的想法——明明还有五步多远的距离,怎么金洋突然就到了自己的跟前呢?人怎么会有那样的速度?

不仅他们,金洋自己的心里也有丝疑惑,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速度什么时候竟然变的这么快,差点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刚才如果不是他反应灵敏,迅速踢出了一脚,恐怕他已经撞到了张毛哥哥的身上。

他的头脑中只是闪过了一个念头,接着身体便像阵风似的飘了过去,快的连他自己一时也无法适应。

自从圣光突破了自己身体的限制以后,自己的身体好像正在逐渐的发生变化,他不清楚这种变化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但至少现在感觉还不错。

金洋收敛起杂乱的心神,脸上仍然挂着那丝他自认为很冷酷的笑容,望也没望呆立于一旁,不知在想什么的张毛,缓步走到红衣大汉的跟前,一脚踢飞了他刚才掉落在地上的手枪,然后将脚踏在大汉的脸上,缓慢而沉重的转动起来。

大汉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他一只手抚在小腹之上,另一只手想用力将自己撑起来,但却使不出丝毫力气。鲜红而刺眼的血从他的嘴角里缓缓流出,金洋踏在他脸上的脚微微移了开来,然后轻轻抬起,“砰”的一声,对着他的脸狠狠的踹去。大汉又是一声惨呼,几颗碎牙从他嘴里飞了出来。

“饶了我哥哥吧!”

张毛突然凄厉的大叫一声,冲上前来,伏在了他哥哥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着他的哥哥,满脸都是泪水。

望着伏在大汉身上,全身不断颤抖的张毛,金洋的脚迟迟的踹不出去。最后,他暗叹了一口气,收回了再次抬起的脚。自己的心终究还是太软。

金洋脸上的寒冰逐渐开始溶化,紧握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异变突生!

被张毛挡住身体的大汉突然从张毛的身体下滚出,接着一跃而起,手里多了一把砍刀,神色可怖的举刀向金洋砍去。一切都在眨眼间发生。

金洋本是毫无防备,当大汉的刀砍过来之际,仿佛条件反射般,金洋的身体自动闪了开去,接着,一记重脚狠狠的踹向大汉的胸口,大汉的身体直直的向后飞去。

一股怒气从金洋的心底冲起,金洋的脸上覆盖了一层阴冷之极的寒气,他的两手紧紧的凝成了一块椭圆行的铁块,跨过张毛,缓缓的向还没从地上爬起的大汉逼近。

这次大汉真的是彻底崩溃了,冷汗从他额头上大量的冒出,夹杂着腥红的鲜血缓慢的向下淌去。他惊恐莫名的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犹如死神般的金洋,已经隐隐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一连串尖锐的警笛声从远处隐隐传来,不一会,声音越来越大,眨眼间便到了耳边。金洋转头向后望了一眼,只见两辆警车已经在路旁停了下来,接着,几名警察从车内冲去,对着金洋喊道:“不许动,立即将手放到脑后!”

金洋暗叹了一口气,他本想慢慢的对张毛哥哥施展一会心理压力,在他意志完全崩溃以后再狠狠的摧残摧残他的肉体,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到了,看来自己的计划是实现不了了。

金洋转过身去,对着几名刚刚从警车中下来,面容神色极其紧张谨慎,手中握着枪的警察微微一笑,露出了自己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那些警察还没有反应过来,感觉一道人影犹如一股风般从他们的眼皮底下闪过,接着,眼前便只剩下一个十几岁,满脸恐惧的少年和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着,脸上粘满血的红衣大汉。虽然还是大白天,刚刚升起的太阳将温暖的阳光大把大把的撒在他们身上,但他们却感到脚底升起了一股寒气,迅速遍布全身,渗入颤抖着的骨髓之中。他们互相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深深的惊骇和恐惧。刚才不是他们的幻觉!

金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一间饭店,要了碗面,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先前的不愉快早就从他脑中一扫而空了。金洋本就不是一个喜欢记仇的人,仇恨最容易让人失去理智,也会让人失去快乐,金洋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他心里的乌云不仅已经消散,而且还变得非常兴奋。他已经爱上了风一样的速度,那种感觉就像他以前做梦时,在空中飞时一样。他没有想到圣光的一次出体竟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好处,不仅听觉大为听高,而且速度也远远超出了常人的极限,他现在究竟能跑多快,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只感到自己跑起来时,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眼前的一幕幕画面全是一闪而过,极其模糊。不过目前,他还有些不太适应。

扔下那些警察,在街上飞速跑起来时,因为速度太快,他撞倒了好几个人,他自己也被撞得头晕眼花。最后,他是撞到了一颗大树上,才停了下来的。他感觉自己仿佛成了漫画中的闪电侠。

一股从未有过的兴奋从金洋的心底冒出,迅速遍布他的全身。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激动的颤抖了起来。拥有这样的速度,只要自己以后能够好好练练,也许真的能像漫画里的闪电侠一样八面威风,到那时,全世界的美女将任由自己挑选,全世界的人都将以自己为偶像。那时,自己想要什么便会有什么,美女,还有美酒,哈哈。

嘴里含着面条的金洋扑哧大笑了一声,几根长长的白色面条一下子从他的鼻子里冒了出来。周围正安静的进食的客人突然被金洋那声嚣张的笑声惊动了,不约而同的将眼睛转向笑声的来源处。映入他们眼中是一张充满漫画色彩的滑稽画面,一个长相英俊的小伙子满脸涨的透红,正掩面将几根面条从鼻子里向外拉,但无奈那面条实在太长,拉了半天,才将那乌白的面条从鼻孔里完全拉出。

饭店里的几位女士本是强忍着笑意,俏脸涨的透红,但不知是哪个缺少家教的小孩一不小心,扑哧一声带头笑出了声,那声本是毫无恶意的笑仿佛在饭店里丢下了一颗笑弹,瞬时,本来安静之极的饭店一下子仿佛炸开了锅。男人,女人,再加上小孩,一起笑了起来。有人掩面而笑,有人哈哈大笑,还有的人则干脆跳起来,用手捂着肚子,夸张的大声狂笑,直笑的眼泪直冒,笑的死去活来。

天啊,你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平时最注重形象,最爱耍酷的金洋今天终于丢了个天大的洋相,他终于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了。

逃命似的离开了饭店,在撞到一颗大树后,已经抓狂了的金洋终于停了下来,他那发热的大脑在经过与大树的第二次亲密接触后,逐渐降温,恢复了清醒。

刚才离开饭店时,饭店的老板好像叫了我一声,金洋摸着头上冒起的大包,脑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了,他吃面忘记付钱了!难怪老板在后面叫的那么凄惨,哈哈,金洋裂开嘴笑了起来,谁叫你家的面条那么长,害得老子扯了半天才从鼻子里全部扯出来,哼,叫老子出洋相,老子就让你损失一碗面,哈哈。

金洋越想越得意,心情再次好了起来。

不过自己的确该好好得学习控制一下身形和速度了,不然老是这样撞树,总有一天会撞出问题的。

金洋边走边想着,一时忘记了自己要去做什么。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感觉有些累了,便在街口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欢欢现在应该还是安全的。欢欢自己也说过,红花堂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听她的话的,至于那些少数人,应该也捣不出什么乱来,红花堂与黑狼帮的融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张毛的哥哥再大的胆子,恐怕也不敢再回A县了。现在唯一让金洋担心便是黑狼的内鬼,究竟谁才是内鬼呢?昨天早上就知道了黄欢欢加入了黑狼的并没有几个人。

金洋心里暗暗盘算了一下,内鬼只可能是陈建伟,洪天,或者张明。这三人中最惹人怀疑的是洪天,那胖子表明看起来莽撞,其实心机很重。而陈建伟也很可疑,他昨天早上提出让黄欢欢留在四海帮做卧底,很可能是在演戏。张明看起来很憨厚老实,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昨天他听见黄欢欢的名字后,似乎并不知道黄欢欢这个人。不过也很难说,谁知道他的憨厚是不是装出来的?毕竟,这三个人都是从外地来的,都有可能是徐辉派来的内鬼。

金洋思来想去,越来越分辨不清,最后,他索性不再去想了。

先打个电话回去,问问情况,报个平安吧,也免的黄欢欢和皮条担心自己。心里想着,金洋找了家有电话的店铺,然后拨起皮条留给自己的手机号码。

“喂?”

“皮条,我是金洋!”

“啊,金哥!金哥,你现在在哪?你还好吗?”

“我现在在B县,你不要担心我,我现在很好。你有没有看见欢欢?”

“你在B县?啊,黄欢欢刚刚回去召集人手去了。她昨天就来找我了,说你被徐辉派来的人抓走了。她还大哭了一场呢。我们昨天晚上商量了很久,决定今天正式向徐辉宣战要人,哈哈,没想到金哥你没事了。金哥,你是怎么从他们的那里逃出来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我回去后再讲。你通知一下欢欢,就说我已经没事了,叫她不要莽撞行事。你们先把红花堂和黑狼帮之间的融和问题搞定,我过段时间再回来。哦,还有件事要告诉你,黑狼帮有内鬼,可能是陈建伟,洪天,张明三人中的一个。你好好注意一下他们三人,把内鬼揪出来,不过不要搞错了人。”

“内鬼?!好,我一定把他揪出来!”

“嗯,就这样了,有事时我再打电话给你!”

“好的,金哥,你在外面一定要小心啊!”

“嘿,放心吧,再见!”

挂了电话后,金洋安心了不少,欢欢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幸亏自己打了个电话回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想到皮条和欢欢为了自己,准备与徐辉火拼,金洋的心底涌起了股难言的温馨感觉。

他决定暂时不回去了,A县现在也不需要他,那些琐事黄欢欢和皮条应该能够办好。

他决定去见柳云,凭张毛的哥哥说的那些话和他自己以前对柳云这个人的感觉,柳云不会是一个甘于永远被压在徐辉下面的人,他向徐辉妥协,是因为他势力单薄,无法与徐辉抗衡,他对自己的兄弟也特别讲义气,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私利,可以牺牲任何人的心狠手辣之辈。

但现在不同了,他,金洋回来了,如果柳云目光远大,志气未灭的话,应该会与自己合作。如果有了柳云的加盟,自己与徐辉鹿死谁手,还真是个未知数呢!

当然,以他现在的身手和神鬼没测的飞刀,以及还没有完全掌握的鬼魅般的速度,只要知道了徐辉身处何处,他单身去干掉徐辉,然后安全逃脱也并不是件难事。但是现在,他并不仅仅是想复仇了,他肩上背负着黑狼帮帮主的重担,他要让黑狼帮成为一个超级大帮,他要让家乡的兄弟以后都有口饭吃!他不仅要吞并徐辉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还要完成徐辉所没有完成的,成为一代霸主的大业。

金洋的嘴角掀起了一股深沉的笑容,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突然,他感到一点凉凉的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他伸手一摸,毅然是一把黑色的,粘稠状的,带着一股异味的鸟屎。

“他妈的!就算老子是在做梦,你这只死鸟也不要把屎拉到老子脖子上,刺激老子啊!”

金洋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暴跳如雷的冲着头顶,在树枝上戏耍的小鸟大声怒声吼道。小鸟们吃了一惊,唧唧喳喳的飞散了开去。

街头上又上演了一幕滑稽的闹剧。

夜幕渐渐降临,很快,月亮也从黑色的云幕下悄悄的露出了半张脸。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六十八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