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王子原创小说《色影师》第三章 肚子痛头痛(二)

发表日期:2008-01-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二)
“是电话号码。”娅娅朝我坏坏的笑。
不是第一次客人给我留电话了。我想每个做多年的摄影师都会有此经历。连卡卡西都炫耀过呢。
“笑什么啊?与顾客搞好关系这是陈董交给我们的啊!”
“那我要不要告诉,陈董和静儿你这个月和几个顾客搞好关系了呢?”娅娅瞪着大眼。
这丫头什么都知道。好好好。乖!明天请你吃早饭。
“记得要罗森的优优咖啡,xx的面包。Xx的巧克力。”
这丫头还真难伺候。“胖死你!”
“管得着?反正都有人要了。”
“懂什么你?男人哪有靠得住的?做女人要时刻准备着。”
“我对象又不是搞摄影的。”
“搞!搞摄影怎么了?我、、”哎!女人啊!无语了都。
能怪我?拍个人体而已吗?我又没对他怎样?
这和职业又有什么关系?自古男人就把江山美人的挂嘴边。那是没那能力。有条件有能力还不都一样?给他脸你看他上不上炕?

一个人走在黑下来的城市中,显得有些无聊。却又不想回家。
打开手机电话本一堆的电话号码,却没一个想打的。
突然想到今天那裸女。刚要按下键盘。
“嘀!嘀!”妈地。吓一跳。一短信。
“王八蛋!”晕!天天的。
“后妈!吉祥!”给她发过去。
天天---“恩。乖!我试试麦。看你说话算不算?”晕!这无聊的女人。
“岂敢!欢迎经常试麦.”----王子
天天---“乖!此条免回。”神经!还坏我好事。打电话的兴致都没了。
长长的淮海中路人来人往车来车往,而我的心里空空的,还有条虫子在一口一口在咬像要吃空我整个人似的。
使劲吞口烟,呛死你这条死虫子。
“咳咳!”咳嗽两声
妈的!该死的雨说来就来。赶快跑到旁边的好乐迪。正好也躲躲雨。
“先生,您好!几位?”一金丝框四眼文质彬彬的问我。
“小包!”妈的!一个人不能唱歌啊!
地下一靠楼梯的小房间坐下了。
很喜欢一个人唱歌,一个人看电影。那样会很好的享受音乐和电影。
但不喜欢一个人睡觉。呵呵。
他娘的!好久没吼吼了。一口气按了N首歌。
欢乐的,悲伤的,撕心裂肺的一首接一首。
哈————舒服!
咦!这首是我最喜欢的《离歌》。
“嗯!嗯!”喝口绿茶,清清嗓子。
“一开--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的看清—强悍的是命运---原来、、”
“先生!打搅下!我们这里10点以后每小时120元。”
又是那四眼田鸡。
“那又怎样?”瞪着他。
“不好意思,打扰的。”关门闪人了。
妈的贱人!唱得正爽呢。
切歌,重放。
“一开--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的看清—强悍的是命运---原来、、”
“咚!”门又开了。
操!要骂人了我。
一黑头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我。“亲爱的!别走!”
妈的!以为见鬼了呢!还会说话啊!
最讨厌醉醺醺的女孩了。赶快拨开她。
靠!还朝我流口水。
“呕-----”
晕!是吐了!
“喂!小姐!喂!”没用,这丫头醉得估计连她娘都不认识了!
一看就失恋了。靠!谈什么恋爱啊!这年头,动什么也别动感情啊。
她趴一边不动了。
赶快按呼叫键叫人吧。
“咚!咚!咚!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那四眼进来了
“这小姐。怎么不看下。就进来了!给我整出去!”
“不是您朋友吗?”
“嗯……亲爱的!”这丫头还真会插话。
“对不起,私事,恐怕帮不了您!”四眼用邪邪的眼睛瞟了下那醉妞,用鄙视的目光又暼了下我。闪人了
我靠你个死四眼。呦!肚子又痛了。唱歌的兴致是全没有了啊。
按呼叫键。
“先生,您……”
“结账!”没等四眼啰嗦完,我没好气的说。
“请您稍等!”刚迈出门口
“请把您的朋友也一起带走。”四眼回头嘱咐我。
“好好好!把她扔大街上冻死的了!”我没好气儿。
这个醉女怎他妈沉。背着她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口,大厅里所有的服务生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
操!那四眼肯定说了我不少坏话。
我停了下,提了下醉女的屁股。
真他妈倒霉。这家好乐迪再也不来了。
刚出门口,风萧萧兮,雨萧萧。打了个寒颤。
真冷!哎!怎么说也冬天了阿。
怎么处理这妞呢?回头瞟了她眼。靠!睡得还挺香,还流口水呢?
“喂!喂!醒醒。你家住哪?”
“嗯……亲爱的!……”
郁闷!她还亲爱的呢。就不会说点别的?看来中毒太深。
弄回家?
不行!脏了八鸡,还得收拾。我和她又不熟。阿伟也会和我对命。
对了!就那了。
“阿姨!给我开间房。”
“又来了啊。”
“什么叫又来了啊!我经常来吗?”
“不是经常。是常常。一楼满了,到2楼吧。205 !”
“什么?倒霉!肚子又痛了!”这楼梯超难爬得又窄又陡的。
这家旅馆离公司不远的。当年初来上海,没找到房子和工作。就住着1个多月。房价相对来说,很便宜的。后来有时过夜也来这里。所以和阿姨也混熟了。不过也一直不知道阿姨姓什么。阿姨人挺好,刚来时受了她不少照顾。
“你这小子,又带女孩子来。每次都不一样。看这女孩子醉成什么样子了!”阿姨边开房门便跟我唠叨。
“阿姨!你误会我了。这是我检的。”
“越说越离谱了。哎!现在的年轻人啊!”阿姨摇摇头,走了。
靠!吐得我一身都是。脱掉外套。
这时才看仔细这醉女,长得蛮标致,长长的直发,园园的脸蛋。眼角还有湿湿的泪痕。
嘟!嘟!嘟!
晕!这么晚了谁的电话阿!
“喂!”
“王子哥哥。555555”
“怎么了?静儿?”
“佳佳好惨啊。腿现在还一瘸一拐的呢。刚才做梦它死了。55555”
“那它死了没?”
“没呢!睡我旁边呢!你想它死啊!わるい人だ!哼!”静儿不哭了。
哄这种小女孩就不能用一般方法。你越是让她不哭她会越闹。
“别总和佳佳睡一起。它是公的。”
“你管!要不你和我睡一起。我就把佳佳赶下去。呵呵!”
看吧。她又笑了。
“你还太小,等你到20岁再说吧。”
“哼!不和你说了。”
“那好我挂了!”
“干吗!那着急。你在忙什么?”
“忙着脱衣服呢!”
“切……死ぬ!”
“靠!总给我整鸟语。好了我忙着呢!”挂了。

刚揭开这醉女第二个扣子。妈地!我真他妈高手,边打电话都能边接衣服。都成习惯了。一有女人躺在床上,就想着脱衣服。禽兽!
“呵呵!”突然笑笑了。
想起阿磊那天说的话。“老大!你猜男人干什么最快?”
“脱衣服最快呗!”阿哲抢着说。
“错!是脱女人衣服最快。”阿磊色色的笑。
“呵呵!”又笑了笑,这俩兔崽子,真他妈的有才。
赶快给她扣子扣好。
“阿姨!”
“来了!怎么了?”
“帮我把她衣服脱了呗?吐得一身。再给洗洗。还有我这件。嘿嘿!”边把我的外套拿给阿姨边笑。
“臭小子!吃错药了啊!自己不会脱啊!”
“阿姨。我和她还真就不认识。在好乐迪检的呀。”
“好好好!拿你没办法。”

“阿姨。这是房钱,还有洗衣服的钱。我衣服明天下班后来拿。押金她明天退房时就都给她吧。改天我和她要。”
“你不是不认识她吗?”
“嘿嘿!所以借支笔、纸用呗!”
姓名王子电话 158xxx 住宿费xxx 洗衣费xxxx(包括一件被你吐得一塌糊涂的我的外套)事情详情懒得写,酒醒后给我打电话。
“谢谢阿姨。我走了噢!”
“小心点!哎!”阿姨还在摇头,他肯定想不通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怎么了?都TMD为情所困呗!就这点感情上的鸡吧破事儿。
经过我家楼下新疆肉串摊。
“老板!给我来串儿爱情拿回家喂狗!”我大声叫着,这郁闷的一天啊!爽!
那新疆人看我一眼笑了笑。用正宗的新疆普通话大叫:“一块两毛五!”

作者:王子

《王子原创小说《色影师》第三章 肚子痛头痛(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