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难忘额尔古纳河边的国防小路:祖国边境自驾游系列一精华

发表日期:2008-05-25 摄影器材: 景区:呼伦贝尔市 点击数: 投票数:

 

   2007年的金秋,我和几个摄友决定自驾车去室韦和莫尔道嘎采风。在行前设计线路时,我们放弃了常规的从额尔古纳镇向北经恩和去室韦的一条大道,而是选择了一条从黑山头镇向北沿着边境的国防小路前往室韦的非常规路线。之所以如此选择一是因为这条路一路都将与蒙古族的母亲河:额尔古纳河相伴,风光秀丽;二是这条路就是中俄边境上的一条国防小路,在过去的年代,那里可是反苏修的第一线,我们这等平常人根本不可能过去,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有机会实现心中驾车走遍祖国边境线心愿的机会,怎能错过。

在额尔古纳吃完午饭,我们驾车沿省道向西,一路上除了偶尔能超过几辆挂着RUSSIA车牌的老毛子的车,就只有我们这一辆单车了。到达黑山头镇加油站,经询问得知,沿省道再向西是黑山头口岸,要去室韦就得在镇西头拐上一条向北的沙石路。

上了沙石路不久,便看到了一座钢制国防战备桥,桥下流淌的是最终汇入额尔古纳河的根河,弯弯曲曲的根河,在阳光的照耀下,在河边灌木的掩映下闪闪发光;根河两岸是一片广阔的湿地,间或有小群的牛羊在湿地间的灌木丛中悠闲地吃草游荡……

越野车在沙石路上一路狂飙,车后拉起一条长长的烟尘,这里的世界是如此的安静,唯有轮胎急速碾过车下的沙石发出的哗哗声。转过一道山包,远远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部队的营房,营房前一位全付武装的年轻列兵在站岗,我们在他身前放慢了车速,并向这位年轻的共和国卫士敬礼致意,年轻列兵那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立正放行。我凝视着反光镜中渐渐消失的那笔直的身影,眼角忽然有些湿润,或许我们一行人,是他当兵一年来所见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外人呢。

过了五卡,很快就望见了蒙古族的母亲河:额尔古纳河。停车河边,同伴们都下到了河边,而我则奋力爬上了路边的一座小山包,回身望去,眼前的景色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只见额尔古纳河如一条亮丽的绸带般在广袤的草原上飘来飘去,甩出几个非常漂亮的S弯,弯中的河水静静地流淌如一面明镜般映照着蓝天白去。草原上,金色的牧草一望无际;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与金色的草原在天际相接;蓝天白云之下,阳光灿烂之中,色彩斑斓、光影交融,天地合一,如此大美,恐怕只有在内蒙古才能得见啊。

然而,河边那一道刺眼的铁丝网,让我们回到了现实,这里是真正的国境线啊,河对岸便是那让我们又恨又爱的俄罗斯,望着对岸那广袤无人的土地,心中顿生感慨:那里曾是我们的家园啊……

我们一行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边境线上,如此真切的近距离看到异国的土地,如此踏实地站在祖国的边防第一线上,一切都是那么神秘和令人兴奋,我们纷纷于铁丝网前拍照留念,我还冒险攀上了铁丝网,这一举动恰被同伴抓拍了下来,并威胁要将我企图叛国的证据公之于众。恰好此时,一群大花牛从铁丝网外悠闲地踱过,我象是捞到救命稻草一样,指着牛群强辩道:那是咱中国的牛,我要是算叛国,那它们早就是叛国牛了。一席强辩引来同伴的哄笑,笑我人和牛比,好差劲,此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最后一通好说歹说,总算是答应先不公开,以观后效。好险,不然就真得落下人“叛国者”的恶名。

上车继续前行,一路上就见不到一个人,路是越来越难开,到后来就根本没有人工铺设的路了,纯粹就是靠汽车拖拉机自行在草地上轧出来的,车载的GPS早就没了作用;天色已渐暗,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也没个人可以问路,万一天黑了,一不留神开到对面去,可就真成了叛国者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关键时候,对面驶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上坐着几位手持钢枪的亲人解放军,也顾不上他们象看外星人一样看我们的异样目光,问路要紧。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是沿边境线巡逻后准备回营房。其中一位戴着副眼镜的少尉军官告诉我们,沿着他们车后的这条山路一直开就能到室韦,路上没有岔道,并嘱咐我们早点上路,要是天黑了,路就不好开了。

千恩万谢,谢过咱亲人解放军后,我们驶上了那条山路,这条山路实际上也是一直是沿着额尔古纳河行进,山地和丘陵都是向着河谷倾斜的;一路上,山峦起伏,山坡上布满了白桦林,与前面走过的一马平川的草原风光和蜿蜒曲折的河谷风光已是大不相同,让我们大饱眼福。

驶上一道山梁,眼前出现一处山谷,额尔古纳河在这里拐成了一个异常漂亮的月牙弯,但见河岸宽阔,水平如镜,两岸树影婆娑;恰这时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将山坡上的白桦林镶上了一道金边,而随着暮色渐浓,一切隐于一片苍茫之中,远山如黛,晚霞的最后一抹残红,布于天边,而眼前的额尔古纳河如同天上掉落人间的一弯新月,在暮色中尽显别样的迷人身姿……我们纷纷下车,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下这人间难得一见的美景。

不经意间出现的美景使我们忘记了时间和前面路途的艰险,我们忘情地拍着,直到天色全黑,我们才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此时我们已经完全被夜色包围了,只见天幕低垂,四野壁合,漆黑一团,不见一丝光亮,在旷野的夜色中,我们车灯的那一点光亮真是微不足道,但就是如此,我们也只能凭着这一点光亮在黑暗中缓慢前行,山路之上,稍不留神,我们的车就可能会滑到路边的沟壑之中,那可就惨了。

遇到爬坡,因为山路陡峭,前方灯光照射范围之外的路仿佛就黑糊糊地压在头顶上,无形中让人感到十分的压抑和恐怖。我和副驾驶虽然都是多年自驾的老手,但在这样的夜色中开这样的路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我和他努力瞪大两双眼睛,一个负责观察前方道路的路面情况,一个负责观察判断道路的宽度。这个时候考验我们的已经不只是驾车技术,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质了。我两眼紧盯前方,双手紧握方向盘,两脚谨慎地调配着油门、离合器和刹车,我能明显地感到我的手心和后背都在呼呼地往外冒着冷汗。北京JEEP的引擎在低声咆哮着,车下的钢板随着山路的起伏嘎吱嘎吱地叫着,我们就这样以每小时5公里的时速在山路上缓缓地行进。

猛然间,前方的黑暗中一对亮晶晶的光亮向着我的车头扑面而来,难道是对向来车?惊吓之中,我下意识的一脚刹车死死地踩了下去,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尖叫声,车狠狠地向前一冲停了下来。待那对光亮进入车灯的范围,才发现原来是头牛,刚才的光亮就是牛眼对车灯的反光。原来是一场虚惊,我也长长地出了口气,车上的其他人免不得对我这个“四只眼”又是一番取笑。

见到牛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说明离有人的地方不远了,我顾不上同伴的取笑,重新点火挂档,开车前行。正如我的估计,车行不远,前方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片灯火,到村庄了。

载着一车人的欢呼,北京JEEP轻快地冲进了村庄,灯光照处,室韦两个大字在车头一闪而过,我们的目的地终于胜利到啦。

关键词:自驾游行摄

作者:柴文

《难忘额尔古纳河边的国防小路:祖国边境自驾游系列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柴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