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震中失去20亲人 七尺男儿废墟上叩拜儿子

发表日期:2008-05-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王洪发,北川民政局局长,包括儿子在内的20位亲人被地震夺去生命。昨(24)日上午8点,王洪发正在北川中学的物资发放点忙碌,这位身高1.75米、长相英武的中年男人,一脸倦意。他说,悲伤都在心里,现在只能继续着作为一个党员、一个干部、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叩拜》   闪回:2008年5月14日黄昏。那是王洪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一天的抢险救援工作结束时,独自回到儿子罗宇航遇难的废墟上。暮色中的北川,废墟顶上的碎石仍有热气。顺着大姨姐家住宅楼因地震形成的山包往上爬,王洪发心里的痛与累,越来越深,双腿逐渐发软。在他42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想过称自己为“帅哥”的16岁儿子,就这样离去。   泪眼婆娑中,王洪发来回地走,他根本不知道儿子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只能来回地走,一声声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宇航!宇航!”这个声音嘶哑的中年男人,希望奇迹能出现。然而,没有奇迹!王洪发跪了下来,磕下头去,一位父亲,在儿子遇难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叩拜!   他吼   你背不背得回去嘛?   昨日上午8时许,记者抵达北川中学,比前一日跟王洪发预约采访的时间提前了近一个小时。打电话给王洪发,他说在分配物资,没时间接受采访,记者问他所在地点时,他挂断了电话。   在北川抗震指挥部,有人告诉记者王洪发在上面,急急忙忙往上跑,找到了发放物资所在地。工作人员说,王洪发刚刚离开,北川医院的女护士们这样形容:“到下面去看,一个多高多帅的,穿迷彩服的就是。”再度跑到抗震指挥部,在帐篷里找到了王洪发,他不停地分配任务,不断接电话,记者无法插话。一边接电话,王洪发一边往民政局所在的帐篷走过去。半道上,桂溪乡敬老院院长李元贵拦住了他:“敬老院现在还差帐篷。”   抗灾、救援、抢险。5月12日震灾发生后,王洪发的工作就像一根紧绷的弦。5月23日下午,他得到堂侄遇难的消息,到那一刻,他和妻子两家人失去了包括儿子在内的20位亲人。地震发生后,王洪发只是机械地重复着一件事:救人!地震发生至今,王洪发只见过自己的妻子、大哥、二哥、堂侄和一名妻子的兄弟,这是家里为数不多的生还者。幸存亲人彼此间见面,交谈并不多:“我不知道堂侄现在在哪里,反正他活着就行。”   昨日,14岁的龙和平背着背篓,步行两个多小时,从擂鼓镇河道村来到北川中学,准备背些吃食回去。王洪发急了:“你从擂鼓走十七八里到这里来干啥?没车,你背不背得回去嘛?”王洪发不停地“批评”那个孩子:“擂鼓也可以领东西。”与龙和平同来的河道村村民有10来个。站在物资分配警戒线外,王洪发不停地为大家解释,民政局正在登记造册。   既然乡亲们已经来了,王洪发也不想让大家空手而归:“先把中午饭吃了,拿得动的,可以先拿点回去。”   《活着》   闪回:从王洪发家走到位于王家岩山下的民政局,需要10分钟时间。5月12日下午2时15分,他走了一半路程,遇见一个同学,闲聊一阵后向民政局走去,走到县人大附近时,平整的路面突然如巨浪般起伏,拱高的地面直接将他甩到几米开外。“地震!”王洪发刚从地上爬起来,又蹲下去,耳边是山崩地裂时那些轰隆隆的怪响。震动消失,王洪发站了起来,双腿不断地发抖。王洪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他掐自己的手:“感觉到痛了,相信自己还活着。”   他累每天两包半香烟解乏   昨日上午,王洪发走进民政局设在北川中学的帐篷,用一支烟续上刚抽完的另一支烟,显得有些愤怒:“刚才跟领导争起来了,他说要我好好把手底下的人用起来。我还没好好用起来?”   北川民政局位于王家岩下,地震发生后,被掩埋在倾泻而下的山体中。北川民政局在职职工有29名,震灾中有15名遇难身亡,幸存的14人中,有两人骨折。能够帮忙的12名幸存职工,加上原北川民政局长熊廷、副局长刘文安,都在一线抗震救灾。   震灾发生前,王洪发每天是一包烟的烟量;震灾发生后,他一天要抽两包半香烟:“主要是解乏。”抗震救灾,王洪发和同事们睡得极少:“这两天好些了,每天可以睡上四五个钟头。”这四五个小时,王洪发不断被电话吵醒,迷糊间到天色微明,再次投入战斗。   王洪发说,北川各职能部门幸存的同志都和他一样,连续10余天在一线奋战。再苦、再累、再伤心,王洪发没有怨言,但当有人责备他视如亲   人、视如兄弟姐妹的下属时,他有些愤怒了:“我真的有点扛不住了。你看人家熊志艳(北川民政局工作人员),家里亲人死了10多个,儿子没了,老公没了,腿受了伤还没好完,在抢险救灾中从来没有退缩过,我还没有好好利用现存的力量?”帐篷里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埋下头,继续做着手里的工作,只是帐篷里的呼吸声变得浊重。   《良心》   闪回:5月12日,回县政府的路上,王洪发遇上了幸存的北川县长经大忠。经大忠正在组织幸存干部救灾,王洪发加入了这支队伍。和所有现场救灾的人一样,他泪流满面在县城里跑来跑去地救人,“那时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能,出自良心。”经过县民政局,办公楼已消失不见,只有半匹垮下的王家山。当时王洪发的判断,整个民政局至少在山体下十几米的地方。县委办主任马云和副主任邓勇同时被压在一个废墟的水泥板内。邓勇说,当时我们使劲喊,县委组织部的王良波听见了我们呼救。王良波迅速找到在附近的王洪发,王察看后马上找来几个当地武警一起前来营救。王洪发等人硬是用几根钢筋在水泥板凿开了一个大洞,马邓二人被成功营救出来。   他痛妻子至今没有原谅我   地震发生后,王洪发没有离开过北川县城和北川中学,抗震救灾的一线,随时可以看到他的身影。王洪发内心十分焦灼:“妻子至今没有原谅我,估计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后,亲戚间来往会很少。”   地震发生时,王洪发在电力公司工作的妻子已调往桂溪所,幸免于难。到昨日为止,他与妻子见面的时间只有几分钟,通过一次电话。他知道,妻子会因为儿子而恨自己,王洪发的岳父家是大家族,20位亲人辞世,王洪发根本没时间去探望。   王洪发身后是北川中学教学楼的废墟,说起儿子,他眼里有了泪光。他调整情绪,深深地呼吸:“在北川中学,看到那些高中生的尸体抬出来,每从我眼前走过一个,我的心就会痛一下。”儿子,是北川中学高一的学生,当日因病假未来学校:“如果他没生病来了学校,估计也逃不过。”妻子娘家,从妻子那一代开始已经没有男丁,儿子是同辈人中唯一的男子,因此,儿子随了妻姓。灾难之后,为寻找儿子,妻子娘家活着的人几乎都来了,只有王洪发在别处救援。   《责备》   闪回:5月12日下午5时许,王洪发按领导分工,再次走入北川县城救援。在距离儿子所在楼房两三百米的地方,他望了一眼说:“完了,人死了。”5月13日,王洪发从县城往北川中学赶,走到县城口遇上妻子。两个人同时问了一句:“看到宇航没?”两个人同时摇头,失声痛哭。大哭过后,王洪发对妻子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甩开大步,王洪发赶到北川中学继续救援。   5月14日,王洪发接到妻子的电话:“就算是养只鸡死了,你也要怄两天嘛。儿子不在了,你连他死的地方都不去看一眼,太狠心了。”电话这头,王洪发说不出话。从那天以后,王洪发再也没有接到过妻子的电话,他也不清楚妻子究竟在哪里。他只是,继续着作为一个党员、一个干部、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直到5月18日夜里,接到大哥的电话,大哥越安慰他就越伤心,到最后,痛快淋漓地大哭了一场。   他说   要对得起死去的人   王洪发很忙,在北川中学操场边短暂的采访中,他不断接到电话。转身,他向坡下冲去;停住,他回头对着我们大声嚷嚷:“不要报道我个人,这里每个人都跟我一样,还有比我更优秀的。”王洪发希望媒体可以多为北川呼吁,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自己要更努力地重建家园,只有这样才对得起那些死去的人。”   记者手记   灾难见人心 遍地是英雄   采访王洪发,不是件容易的事,约好的时间随时都在变更。记者没办法相信他答应的时间,只能跟在他身后,见缝插针地提问。跟在王洪发身后,他不停地在说话,不是在分配工作,就是在接电话。随时还要接待前来咨询、解决问题的各乡镇干部和受灾群众。走在路上,王洪发握紧拳头,不断地在捶打自己的腰背。他只有42岁,却有人说,他已憔悴得如同60岁。王洪发无所谓,他把一条擦汗已擦得看不出颜色的毛巾搭在肩上:“哪怕我80岁,活下来了,扭得动我都要做事情。”   像王洪发一样的英雄,在北川随处可见。我们相信,在汶川、青川、都江堰、彭州、崇州……在四川每一个有灾情的地方,都随处可见。有的英雄,可能在灾后重建之后,我们都不知道他来自何方,姓甚名谁,但正如王洪发所说,英雄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能、出自良心。在大灾大难面前,方显大仁大义。(党青 吴楚瞳 郑其)

作者:POCO贝利

《震中失去20亲人 七尺男儿废墟上叩拜儿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POCO贝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