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七十九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洋随着阴山参观了一下各个卧室,果然如阴山所说,六间卧室里有只有一间里面放有一些男人用品和一些男人的衣服,其他五间里面摆满了女人的化妆品和女人衣服。那些衣服都极其暴露性感,而且都是透明的,如果穿在下面大厅里正熟睡的那几个女人身上,恐怕即使是阳痿的男人也会瞬间勃起。

在卧室旁边还有一个很大的浴室,浴室里有五个小包厢和一个能够容纳下七,八个人的大浴缸。估计这个浴缸就是那个叫丁老大的光头与下面五个女人一起戏耍的地方,金洋心里暗想。他一看见浴室,不由的就感到了身上的汗水与衣服粘在了一起,极其的不舒服。他去那间男人卧室选了一套干净的内衣和一套黑色的休闲装后,进入浴室的一个小包厢中,好好的洗了个澡,小包厢里充满了女人身上的体香。

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后,金洋感觉惬意极了。阴山呆望着金洋,喃喃念道:“难怪女人看见你后会那么疯狂,现在我看见你后,也开始心生嫉妒了。”在初看见金洋时,阴山只是觉得金洋带着面具的样子看起来很舒服,非常顺眼。现在,当金洋换上了一套高档的衣服后,他身上所流露出的那股高雅而吸引人的气质,让阴山的心底也升起了一丝嫉妒。

金洋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心里却感觉很得意。他转头望向楼下。看见楼下沙发上地王晓和地毯上那些裸体女人后,突然想到如果王晓此时醒了过来,看见眼前香艳的场面后,恐怕又会承受不了刺激,再次昏迷过去。他回头对阴山道:“我去把王晓抱上来。”阴山笑着点了点头。

金洋走到楼下,抱起沙发上的王晓。王晓的身体极其柔软,她脸上的泪水己经干涸,留下了几道不是很明显的泪痕,看起来楚楚动人,让人不禁心生怜爱。金洋小心地把她放在了一间卧室的床上。

随后,金洋感觉也有些困了,他与阴山打了个招呼后。便去另一间女人卧室,呼呼大睡起来。阴山仍然坐在二楼的走廊上,闭着眼睛修炼。夜幕渐渐降临了。迷迷糊糊中,金洋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自己脸上轻柔的滑动着,他伸手一拥,抱住了一个充满香气的柔躯。那柔躯顺势一滑。便倒在了床上,与金洋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一声动听地娇嘤传入金洋的耳中。股股带着香味的热气轻轻的扑在金洋的脸上。湿湿的,痒痒地。金洋睁开双眼,只见一副美丽的脸庞几乎快要碰到自己的鼻子,一双大而迷人地眼睛正痴痴的望着自己,长长的眼睫毛正轻轻的抖动着,小巧动人的樱桃小嘴此时半张着,股股热气正是从那诱人的小嘴里呼出的。

看见金洋醒了过来,美丽的女人也没有丝毫地羞涩之色。她的娇躯紧紧的贴在金洋的身上,丝毫没有从金洋的身上起来的意思,即使金洋抱着她的手早己经松了开来。

金洋认了出来,眼前的这个美丽女人就是与自己做爱时最疯狂,拥有一张动人的瓜子脸和一对让金洋几乎窒息的豪乳的荡女。金洋感到她胸前的那两团软肉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身上,令他心底又升起了最原始的欲望。

“美女,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移开一下?'金洋微微眯起迷人的眼睛,带着动人弧线的嘴角轻轻向上翘起,露出了一个令任何女人都会陶醉的动人笑容,温柔的道。

金洋身上的女人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痴迷之色,接着娇嗔了金洋一眼,依依不舍的从金洋身上爬了起来。起身时,她的小手还故意碰了一下金洋的宝根,发现金洋的那里己经有了反应时,她咯咯娇声笑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无尽的荡意。

金洋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他翻身坐了起来。他才刚刚坐稳,瓜子美女又顺势坐入了金洋的怀中。

金洋也不再客气,一手拥着她的柔肩,另一只大手在她高耸在胸前的那对软肉上搓捏了起来。不一会,瓜子美女就急速喘气呻吟起来,娇躯扭动个不停。望着她眼中不断喷出的性欲的火花,金洋也不禁心神荡漾起来。他突然想到既然这个瓜子美女已经醒了,其他的几个女人应该也起来了,现在应该了解一下情况,不是做那事的时候。想着,他的手渐渐的停了下来,只是轻轻的压在瓜子美女的胸上。

瓜子美女的呻吟声也缓缓停了下来,虽然她的脸上仍然充满了红晕,眼中的欲火也没有褪去,但她娇躯的扭动己经没有了刚才那样激烈,让金洋勉强可以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你叫什么名字?'金洋抬手抚摸起瓜子美女那滚烫的脸庞,柔声问道。

瓜子美女伸出小巧柔嫩的香舌,在金洋的手指上轻轻的添了一下,喘息着道:“奴,奴家叫小,小美。'奴家?金洋一愣,这好像是古代女人对自己的称呼吧,一个现代女性怎么还这样说话?

“你是丁老大的什么人?”微愣之后,金洋又温柔的问道,他的手指也停止了对小美的挑逗。

“丁老大?”小美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了金洋所说的人是谁。她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怨恨的光芒,光芒中还夹杂着深深的惧意。虽然那目光只是轻轻闪过,但也没能逃过金洋细微的观察。她没有回答金洋的话,而是反问道:“你,你认识他吗?他现在在哪?'望着小美那故作镇静的神色,金洋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还不是很清晰。他轻轻握住小美的嫩手。柔声道:“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己经死了,尸体就在外面。”说话时,金洋地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小美,他虽然感到小美对丁老大的怨恨,但是他还不能确定她与丁老大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毕竟。这里是丁老大的地盘,出现在这里的女人与丁老大也一定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金洋地一只手握着小美的手,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背部,只要怀里的这个女人稍有异动,金洋将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女人擒下。小美的眼中先是露出愕然的神色,随即便射出惊喜之色,她那单纯地头脑丝毫没有怀疑金洋是否在诈她。她的娇躯颤抖了起来,激动的问道:“他,他真的死了?他是怎么死的?'小美的每一个神色都毫无遗漏地落入了金洋的眼中,金洋几乎敢确定,这个女人的喜悦是发自内心地,她此时的惊喜不可能是装出来的。因为金洋感觉她的体温也因为极度的兴奋而迅速升高了,一个人即使可以控制自己的表情,但却绝对控制不了自己体温的变化。

金洋放心了大半。他虽然不知道这里的女人与丁老大地关系,但是看情形,眼前的这个美女是极度憎恨丁老大的,而且,这个女人除了淫荡外,还非常单纯,没有什么心机。

“他的确是死了。他是被我和外面的那个老人杀死的。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在这里?'金洋的手沿着她的背部滑到她的脖子上,然后轻轻的抚摸起她那犹如丝绸般柔顺的长发。

小美欢呼了一声。她突然伸手抱住金洋,昂起头来,热情的在金洋的嘴唇上吻了下去,她那灵巧的香舌滑入了金洋的嘴里,与金洋的舌头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过了好一会,她的小樱唇才与金洋的嘴唇分开,两人都急速的喘息起来。

“他是个残忍的暴君,我们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是被他从别处绑架来的。他把我们关在这套大房里,将我们当成他玩乐的工具。谁如果敢反抗他,他就用极其残忍的方法将她杀死,我曾亲眼看见一个不遵从他意愿的姐妹被他活活的剥下了全身的皮。那情景太可怕了,当时,那个被剥了皮的姐妹还没有立即死去。”说着,她似是又回忆起了那天恐沛的画面,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娇躯颤抖了一下。

金洋拍着她的香肩,柔声道:“宝贝,别怕,一切都过去了。慢慢讲,不要怕。'过了一会,小美的情绪逐渐平。息了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道:“我们每个人在被刚刚抓来时,都才十五岁左右,什么都不懂。他专门叫一个老女人来训练我们,教会我们取悦于男人的方法。我在这里己经呆了七年了,是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外面的那些姐妹也在这里呆了四,五年。当时我们有二十多个姐妹,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五人了。我们五人是最受他宠爱的女人,因为我们最懂得讨得他的欢心。但是我们都恨死他了。'说着,她的一双惹人怜爱的美目深深的望向金洋,哀求道:“你能不能带我们离开这里?现在他死了,他的那些手下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只要你带我们走,我们五个姐妹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说着,她抓起金洋的手,放在自己柔嫩的乳房上,道:“我们的身体也都是属子你的,你想怎么对待我们都可以,求求你带我们离开。”她满脸都是乞求之色,就算是铁心男人看见此时她的表情,也会心软的。

金洋感受着她那柔软的乳房上传来的阵阵温热,望着她那幅动人的神色,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蠢蠢欲动的欲望,柔声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带着你们离开的。到时你们也不用服侍我,我会将你们送回家的。”虽然金洋心里也极想让这五个美女留在自己身边,服侍自己,但是想起黄欢欢她们,还是打消了那个诱人的想法。

小美欢呼了一声,再次紧紧的抱住了金洋的脖子,在金洋脸上深深的吻了一下,道:“外面的那些姐妹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兴奋的疯掉的。”

金洋几乎快要被抱得窒息了。他心里苦笑了一下,将小美抱了起来,问道:“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也是个与丁老大一样地暴君吗?'小美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金洋的脸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会,然后道:“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和他一样呢?'金洋感到有些好笑,他故意沉下脸。道:“很多长得好看的人,其实内心都很坏,甚至比丁老大还坏。'小美沉默了下来,眼睛紧望着金洋,过了一会,她垂头低声道:“如果你和丁老大一样,我们也心甘情愿地服侍你。至少你长的比他好看,我们心里都很喜欢你。”

望着她那幅可怜的样子,金洋哈哈笑了起来,他拍了一下小美的臀部,道:“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们的。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任何委届。'小美终于明白了刚才金洋是在故意戏耍自己,她脸上泛起娇媚兴奋的光芒,将头深深地埋入了金洋的怀中。

金洋将手移向小美的臀部。将她向上托起,然后用手轻轻的移起小美光滑的尖下巴,冲着她眨动着眼睛,柔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醒的,有没有看见外面地那个老头?'小美的两条性感的大腿紧紧地夹着金洋的腰,甜美的笑道:“才醒不久,你真厉害,我们还没有见过你这样强壮的男人。那个老头还坐在外面。挺可怕的,我们都不敢上去和他说话。看见你在这间房里睡觉,我便留在这里服侍你。剩下的姐妹在大厅里等着丁老大,我们刚开始还以为你们是他的客人。”

金洋在她那丰满的臀部轻捏了一下,奇怪地问道:“你们以为我们是丁老大的客人,为什么还敢强奸我呢?难道你们不怕丁老大生气吗?'小美先是娇嗔了金洋一眼,然后咯咯娇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她才停下来道:“强奸?你可真会用词。其实,我们除了要侍侯丁老大外,还有个任务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来这里的每个客人。只要是进入这个厅里的客人,我们都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他。”她稍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你们刚进来时,我们以为你们是客人,但是又不敢肯定,因为平时有客人来时,丁老大都会提前通知我们。后来,看见你长得那么帅,嘻嘻,我们姐妹都真心想和你做那事,而且,我们都害怕等会会被安排侍侯那个看起来有些恐饰的老头,所以,我们才争着……”说着,她白了金洋一眼,轻声道:“没想到被你说成了强奸。嘻嘻,不过以后如果你一个人在路上走,了的确可能会引来一群女人强奸你,谁要你长得那么迷人!'说着,小美又忍不住在金洋迷人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与金洋相处了一会,她发现金洋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说话也不由的少了很多顾忌,大胆了很多。

金洋顿时心神荡漾起来,他心里也更加同情这里的女人了,他没有想到这些女人竟然还被用来接客,难怪自己刚刚摘下墨镜,她们就围了上来,刚开始他还以为这些女人都是非常开放,受不到自己的诱惑呢。这时,金洋想起了隔壁床上的的王晓,便轻声问道:“隔壁房间床上的那个女人醒了吗?'小美轻笑着摇了摇头,她用手在金洋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小声问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吗?'金洋拍了一下小美的屁股,道:“不是的。好了,我们出去看看吧。”小美娇嘤一声,依依不舍的从金洋怀里滑到地上。她又吻了一下金洋后,咯咯娇笑着移了开去,拉开了门。

“我先下去把好消。息告诉我的姐妹们。”小美触到金洋耳边小声说了句,待金洋含笑点头后,她便欢快的向楼下奔去。阴山仍然闭着眼睛端坐在走廊上。

金洋轻轻走到阴山身边,他本想拍一下阴山的肩膀,但他突然想起了上次的教训,抬起的手又缩了回去。

“老哥!”金洋干咳了一声,唤道。

阴山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转头望向金洋,脸上露出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你醒啦。嘿,是不是被饿醒的?'金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干笑道:“没想到老哥这么了解我。呵,我们走时,能不能将下面那五个女人也一起带走?'阴山眼中露出疑问之色。金洋随即将小关告诉自己地那些事重新说了一遍。

阴山怪笑了起来,他站起身来,拍了拍金洋的肩,道:“贤弟的艳福真是不浅啊。那几个女人经过专门调教。床上功夫一定不错吧,如果你喜欢,那就将她们带上吧。以后在床上,嘿嘿……”

“王晓怎么现在还没有醒?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呢?”金洋怕阴山又会说出什么龌龊的话来,他在阴山答应带上那些女人后,感激的笑了一下后,便连忙转移了话题。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估计也快醒了。”阴山淡淡的道。这时,五个身材火辣地美女欢快的走上楼来,每个人的脸上都覆盖着兴奋的光芒,显然,小美已经把金洋的话告诉了其他几个女人。当她们走过来后,似是很害怕阴山。不敢靠得太近。金洋与阴山对视了一眼,阴山苦笑着摇了下头,金洋则安慰似的拍了下阴山的肩后。向五个美女走去。

金洋刚刚走上前,五个美女便立即围了上来,她们身上依然是那幅暴露地的装扮,胸前呼之欲出的肉球不停的抖动着,小美散发着热气的娇躯几乎贴到了金洋的身上。

金洋伸手将小美拥在了怀里,在她地小脸蛋上吻了一下后,抬头望向其他几个脸上充满嫉妒的美女,笑着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一听到金洋的问话。那几个女人又兴奋了起来。“我叫小萍!”一名长着苹果脸地可爱女人冲着金洋调皮的眨了下眼睛。

“我叫小雅!”一个极像古代美女,拥有一张动人的鹅蛋脸的女人对着金洋羞涩的道。

“我叫小果!”小雅旁边的一个身材略微娇小,但特别惹人怜爱,笑起来脸上便露出个可爱的小酒窝的小女人好奇地望着金洋,金洋估计她的年龄是五人里最小的一个。

“我叫小月!”最后一名也同样长着一副瓜子脸的女孩冲着金洋伸了下嫣红的小舌尖。她的脸很小,而眼睛却非常大,很像卡通里的美少女,既调皮可爱,又美丽动人。

金洋的目光在她们散发着魔鬼般诱惑力的娇躯上逐一滑过,心里惊叹造物主的神奇,竟然能创造出如此动人而气质各异的美女,同时,他也庆幸自己的艳福实在是厚。

“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们,带着你们离开这里的。”金洋望着她们微笑道。

女孩们再次兴奋起来,她们立即靠拢上来,满脸都是感激之色。“谢谢主人!”几个女孩异口同声的娇声道。

“你们叫我什么?”金洋张开自己的双臂,将五个女人全部抱住了,愕然的问道。

小美眨下了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轻轻的抖动着,她咯咯娇笑道:“主人啊,你以后就是我们的主人了。刚才我们在下面都决定好了,以后就跟着主人您了,永远伺候您,做您的奴婢。”

金洋讶声道:“做我的奴婢?'“是呀,我们都甘愿做您的奴婢,服侍您。”小月嘻嘻笑道。其他的人也都连连附和,兴奋的。点头赞同小月的话。

“你们不需要这样做的。只要我们离开了这里,我会将你们送回家的。”金洋虽然很想收了这几个美丽的奴婢,但是一想起柳云,黄欢欢这些女人,便立即取消那个诱人的念头。

“主人,你不喜欢我们吗?”小雅低声问道,眼中的神采渐渐黯淡了下去,似是受到了什么委屈。

金洋感到头都要大了起来,他连忙解释道:“我非常喜欢你们。但是,你们离家这么久了,你们的家人亲戚朋友一定非常担心想念你们,难道你们不想家吗?”

金洋的话音落后,年龄最小的小果眼中闪过了一道惆怅之色,脸色渐渐迷茫起来,她刚开始来时的确很想念自己的父母和朋友,但经过在这里受到洗脑般的教育,过了几年没有思想,没有自由,只能阿谈奉承,竭尽全能讨好男人的奴役生活后,她也渐渐麻木了起来,对以前地很多事和人都淡忘了。其他的几个女人都和她一样。有人甚至忘记了自己以前的名字和自己的父母是谁,她们现在的名字也都是由丁老大重新取的,她们现在除了会讨好男人外,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忘记了过去。也从没有想过未来。由于小果来这里地时间最短,她还记得一些事情,虽然很模糊,但是一经金洋提起,她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惆怅之感,一些破碎的记忆也渐渐浮现了出来。

其他的几人的脸上也都是闪过了一道迷茫之色。

“父母?朋友?”小美喃喃念道,“离家那么多年了。我连自己曾经住在哪里也记不清了,有谁还会记得我呢?即使我再见到我的父母和朋友,恐怕他们也不会认识我了。而且,”她转头望向金洋,轻声道:“我现在感觉他们好陌生,我好害怕见到他们。主人,不要扔下我,好吗?'望着小美那可怜地眼神。金洋的心渐渐软了下来,他的目光在几个女人的脸上逐一扫过,心想她们离家那么多年了,而且这些年来几乎与世隔绝,每天想的都是怎样取悦于男人,讨男人的欢心,如果一下子进入了社会,恐怕她们也不会适应。甚至会走上邪道,被一些坏人利用,如果那样,自然就是害了她们了。

思索着,金洋叹了口气,他暗下了个决定,决定暂时听从她们自己地意见,至于以后怎么去面对柳云,黄欢欢她们,他也,懒得再去想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能考虑太多。

“好吧,如果以后你们谁想回家,我会亲自把她送回去。不想回家的,愿意跟着我就跟着我吧,我一定会努力让你们快乐幸福的。不过你们以后就不要叫我主人了,叫金哥就行了。”

金洋环视各人,轻柔地道。

“谢谢主,嘻,金哥!”小美再次甜美的笑了起来,她紧紧的抱住了金洋,抬头在金洋的脸上香了一口。其他的几个女人也都重新兴奋活跃起来,欢呼着要效仿小美,翘起小嘴向金洋的脸上亲来,一时把金洋搞的手慌脚乱,狼狈不堪。阴山在旁边看得嘿嘿直笑,冰冷的心竟然也升起了股温暖地感觉。

正当众人都开心的笑起来的时候,旁边卧室的里面突然传出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金洋立即转头顺声望去,发现声音是从王晓睡觉的房里传出来的,他面露喜色,在怀里那些撒娇的女人的屁股上各自拍了一下,道:“好了,你们先安静一下。我要去卧室看看”

五个女人立即乖顺的离开了金洋的怀抱。金洋转头向身后的阴山使了个眼色,阴山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两人便向卧室走去。

打开门后,金洋看见王晓正从地上慌张的爬了下来,一双失去神采的眼睛拼命的眨动着,脸上充满了惊恐。

金洋轻轻走上前去,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柔一些,“不要怕,来,先坐回床上去。”边说着,金洋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王晓的小手。王晓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任由金洋抓着自己的手,并随着金洋的搀扶坐回了床上。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在床上坐稳后,王晓声音里略带颤抖的问道。

“我叫金河,是阴山前辈的徒弟,我们现在还在岛上,很安全,你不要害怕。”

金洋本想随便编个假名,但他突然想起如果王晓听见外面的女人叫自己金哥,那她便会发现自己在骗她,于是他便保留着自己的姓,将洋改成了河。

“金河?”王晓喃喃念了一遍,虽然她感觉眼前这个人的声音极像金洋,但由于她的眼睛看不见,就只是心里怀疑,不敢肯定,而且,她也知道,金洋不可能在此时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其他的人呢?他们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只到现在,王晓还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看见突然冒起一道红光,接着自己的眼睛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们都死了,被那个叫丁老大的手下用枪打死了。不过丁老大他们也全被我的师父解决了。那道红光是我师父发出的,你放心吧。我地师父可以把你的眼睛治好。”金洋半真半假的道,有些事情他并不想让王晓知道。

“我的眼睛可以治好?真的吗?我的眼睛真地还可以治好吗?'王晓一下子被金洋的最后一句话吸引住了,急促的问道,满脸都是激动之色,手也紧紧的抓住了金洋的胳膊。

“是的,你先放松点。我让师父现在就帮你治眼睛。”金洋任由王晓抓着自己,轻柔的道。

王晓深深地呼吸了几下,抓着金洋胳膊的手也松了开来。

金洋轻轻的让了开去,道:“我师父过来了,你坐好不要乱动,否则会影响他施术的。”

王晓乖顺的点了点头,激动的情绪渐渐平。息了下来。

金洋向阴山使了个眼色。阴山走上前来,他在王晓地面前停了下来。望着眼前这个动人的小处女,阴山的心也怦怦乱跳了起来,处女对他地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美丽的处女。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处女是金洋喜欢的。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与金洋闹的不愉快,金洋的圣光之血对他的诱惑力绝不是一个处女所能比的。

阴山暗自收敛自己脑中地邪念,伸出了自己的骷髅手。食指与拇指合成了一个圆圈,他嘴里喃喃的念了一段奇怪的音符,他的骷髅手突然发出了一道淡淡的白光,阴山将被白光包围着的骷髅手移到王晓的眼前,从她失去神采的眼前轻轻的滑过,他手中的白光反复受到吸引力一般,进入了王晓的眼中。

阴山收回手,退了开来。低声道:“好了。'当白光融入王晓的眼中之后,王晓的眼睛仿佛被洗过了一般,渐渐的亮了起来,并逐渐恢复了神采。

金洋走到王晓的身前,弯下腰望着王晓的眼睛,关心的问道:“怎么样,看见东西了吗?'王晓先是呆了一呆,过了一会,她才喃喃的低语道:“你长得好漂亮。”话一出口,她的脸立即红了,她从未对一个男人说过这样的话,而且,她对那些长得帅的男人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她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而且还是在两个不太熟悉的男人的面前。刚才她几乎是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脱口而出的。毕竟,带着面具的金洋,完美的可以让任何人心动。

不一会,她脸上的红晕逐渐褪去,神色也恢复了冷漠,“谢谢你!”她微低着头,不敢再去看金洋,并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金洋潇洒的笑了笑,道:“你应该谢的是我的师父。'王晓抬头望向阴山,首次对阴山露出了感激的神色,轻声道:“谢谢前辈。”

阴山没有说话,仍然是那幅冷漠深沉的样子,微微的点了下头。“你会开游艇吗?”看王晓的情绪己经恢复了正常,金洋轻声问道。王晓点了点头,她又忍不住望了金洋一眼,芳心再次怦怦乱跳了起来。眼前的那张脸实在是太完美了,她从未想过世上会有这样完美的脸,即使是世间最刻薄的雕刻家,也无法从这张脸上找出一丝的缺点。她首次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好感,但仅仅是好感,还谈不上喜欢,那是任何人看见美好的事物时,都会产生的一种感觉。

金洋兴奋的道:“太好了,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王晓望着金洋那幅兴高采烈的样子,疑惑的问道:“担心什么?'“担心回不去了啊。”金洋放下了心来,道:“我们要离开这个岛,必须坐游艇离开,而我和我师父都不会开游艇。”

金洋的话一下子提醒了王晓,她望向金洋,轻声问道,“徐辉也死了吗?'金洋点了点头。王晓的脸上划过一道落寂之色,目光也惆怅了起来,过了一会,她轻叹了口气。

金洋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冒起了一股怒火。他强制压下这股负面情绪,淡淡的问道:“你好像很伤心?'王晓茫然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她又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不懂的。”

金洋心里的怒火更甚,但他又毫无发作的理由,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王晓听见金洋地冷哼。一下子回过神来,她疑惑的望向金洋,讶声问道:“你怎么了?'金洋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口他连忙尴尬的笑了一下,掩饰道:“没什么,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而己。'王晓仍然疑惑的望着金洋,但也没有再追问下去。金洋暗松了口气。徐辉死了。王晓伤不伤心关自己屁事?金洋暗暗安慰着自己。但是不知为何,无论他怎么安慰自己,心里的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就是无法散去。“嗯,你地眼睛也好了,外面有些人要介绍给你认识一下!'说着,金洋转身向门口走去,不再去看王晓。王晓也随之站起身来。打开门后。金洋向外面正焦急等待的五个美丽女孩招了招手。那些女孩们一看见金洋,便立即兴奋的靠了过来。她们兴高采烈的跟在金洋后面,走进屋里。

王晓此时刚刚站起来,她先是听见了一些唧唧喳喳的女人声音,心里正奇怪着,突然看见金洋身后的那些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美少女,她一下子呆住了。她从未同时看见过这么多美丽地女人,而且每个人都拥有真正魔鬼般的身材。都穿得那么暴露,相比之下,她心里竟然升起了股自卑感。虽然论容貌,她不比这些女人差,甚至还在她们之上,但是若论身材,她就远远不及了。即使是这些女人里面体形最娇小的女孩,身材也比她要好的多。这些女人的身材恐怕就是上帝看见了。也会忍不住发出惊叹。最让王晓不能忍受的是,金洋身后地女人仿佛是在故意卖弄风骚般,仅仅只戴着乳罩,穿着丁字裤。望着那一抖一抖的豪乳,王晓心中极其不舒服,她感到那些巨型乳房好像正在嘲笑自己。

“这是我的朋友,名叫王晓!'走到王晓地身边后,金洋停了下来,他转身望着身后的性感女人们,手指向王晓介绍道。

那些女人也都很惊讶王晓的美貌,她们先是呆望了王晓一会,然后突然讶声呼道:“姐姐好漂亮啊!'听见她们由衷的赞美,王晓刚才的不舒服之感散去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了罕见的笑容,她望着这些女孩。点了点头,神情己不似刚才那般冷漠。金洋又逐一将五个女孩介绍了一遍,每当金洋介绍完一个女孩时,那个女孩就会冲着王晓甜美的笑道:“姐姐好!”王晓对这几个女孩的印象也逐渐有了改观,只不过,女孩们暴露地穿着还是令她有些不自在。金洋将王晓那尴尬的表情收入眼中,心里暗暗好笑。其实他早就想到这些女孩大胆的穿着会令王晓感到难堪,因为王晓毕竟还是个处女,对于很多事还无法接受,身体发育也并没有完善,金洋是故意想用这些女孩来挑逗起王晓尘封的欲望。

由子女孩们的嘴巴很甜,特别会哄人开心,很快,她们与王晓就混熟了,成为了朋友。当王晓问及她们为什么穿那么少的衣服时,她们反而瞪大眼睛反问王晓,屋里又不冷,穿那么多衣服干嘛?而且别人都喜欢看她们穿的少的样子。王晓又问道,谁喜欢看你们穿的少的样子?她们的眼睛齐望着金洋,道,以前来这里的客人都喜欢她们穿的少少的,金哥好像也喜欢看。她们说话时,金洋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小美的那对挺拔高耸的豪乳,嘴边挂着长长的口水。王晓狠狠的瞪了金洋一眼,强烈催促女孩们去加衣服,女孩们无奈,只好十分不情意的回到各自卧室寻找衣服。

当五个女孩穿着刚刚加上的衣服回到王晓的身边时,王晓感到头都痛了起来。这些女孩们加在身上的衣服竟然都是透明的,那种朦胧的诱惑更加会勾起男人犯罪的欲望,只要看看此时金洋一脸淫荡的笑容和他那犹如瀑布般的口水便可知道这些女孩此时的诱惑力有多高。

王晓又亲自带着她们重新去换衣服,最后,当王晓观看完她们所有的衣服后,不得不妥协了,因为这些女孩的衣服全部都是透明的。除了那些透明的轻纱外,就是一些形态各异的乳罩和内裤。

这时,夜已经很深了,大家都有了倦意。王晓与那些女孩们洗完澡后,便睡觉去了。王晓与小美睡在一起。金洋则睡在那唯一的一间男人卧室里,阴山闭眼坐在金洋旁边修炼。

深夜时,外面传来几声野狼的叫声。阴山本是紧闭着的眼睛猛的睁了开来,黑暗中仿佛划过了一道电芒,接着,卧室的门悄无声息的被股阴风吹了开来,一道黑影闪过,门又自动关上了。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七十九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