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海哈拉湖探险(二)精华

发表日期:2008-05-26 摄影器材: 景区:门源 海西 陆河 天峻 念青唐古拉冰川 塔城地区 点击数: 投票数:
      本拙作已发表在国家级顶级户外杂志《户外探险》2008年第五期上,故接上篇继续连载。另外,上一篇《甘青新大穿越》业已在2008年《大众汽车·摩托车版》杂志上连载完毕(3、4、5期)。 

杂志-压缩


 
    接上篇
    

    在此匆忙吃了午饭继续前进。出发不远,变为沙石路面。按照计划今日的宿营地是290公里外的苏里乡。中间还需翻越非常艰难的二个达坂:险峻的托勒山二只哈拉达坂和托勒南山的五个山达坂。下午5点半攀上二只哈拉达坂垭口,山大沟深,快到垭口时,积雪融化带着泥沙朝下流淌,道路险峻而且泥泞。全用1档爬,老赵车落在最后,滑倒一次。GPS显示海拨4298m,里程表205公里。站在垭口,举目张望,V字形的山谷中,九曲回肠般的下山公路在山腰盘旋,远处积雪的托勒南山连绵不断。从二旦哈尔山口下山时,路面粗砺且不平,广明带的行囊多,担心车的后避震受损,车速上不来。我在前面只能暗自着急。


    行前的423日是个星期日,我们到玉门进行了探险前的演练。当晚从玉门返回时,在行进到一段被划坏了十几米长的柏油面的路段时,老赵在前面,当时速度是90公里/小时,因为是深夜,猛烈的颠簸,使老赵的劲豹车灯熄灭,前后轮圈颠扁。我紧跟其后,也被颠了一下,幸好没事。去年8月,我的两个摩友冒险去哈拉湖探险,途中其中一位骑劲飚SRV200的摩托车,中央后避震下端连板被颠坏,致使探险计划夭折。鉴于此,他们可能还心有余悸吧。


10祁连山二只哈拉垭口


下山后在粗粝不平的沙石路上,我带头前行,方向变为朝东,接近牧场时见到美丽的风景:


    夕阳映照,两山间宽阔的河谷地带,长满干枯的黄草,托勒河在其间缓缓流淌着。远处是连绵不断积雪的托勒南山,近处三头成年牦牛领着七八头刚出生不久的小牛犊在吃草,天地间是如此的静穆。蓝天白云,牦牛河流,雪山草地,构成一幅动人的高原牧场风景画。




11托勒牧场



    晚7时抵达托勒牧场,GPS显示海拨3363m,里程表242km。有一条长约23百米的土路街。一群牧民围拢我们,问去哈拉湖的路,一位头戴白帽的东乡族做牛羊皮毛生意的小贩说他去过三次。我很高兴,我们有意请他作向导,来到他租住的平房,院内一条大藏獒朝我们狂吠不止,门口一个大铁丝笼里关着两只呱呱鸡。


呱呱鸡是这里的叫法,其学名为鹧鸪,上背至尾羽灰橄榄色,体长约尺。常栖息于裸露的岩坡、干燥的山谷间,多居住在乱石堆或岩洞中,也叫石鸡。常10余只在一起活动,边食边叫。飞翔快,但持续时间短。


进门后是一个套间屋,外屋中间生着火炉,靠墙是土炕,简陋的家具。他媳妇给我们沏好了粗茶,广明一喝说“怎么是咸的?”在青海西北部的蒙古族和回族地区,喝茶有一种放盐的习俗,为何要放盐?他们有句顺口溜:“茶无盐减一半,人无钱鬼一般。”


他叫马福绳,老家在西宁,做牛羊和皮毛的买卖,生意不太好。他用粉笔在地上画着去哈拉湖的路,不标东西南北方向,看的我眼花缭乱。随后领我们到他亲戚开的小旅馆食宿。他亲戚马保元家有七口人,马保元29岁,在门源镇政府工作。父亲已去世,母亲55岁,平时他媳妇和马保元母亲住。有三个已出嫁到祁连县城的姐姐和一个妹妹,大姐马晓萍,36岁,家在祁连县城,大姐夫在国土资源局工作;二姐马晓英,家在祁连八宝镇,二姐夫开煤矿;三姐马晓青,32岁,家在祁连县城,三姐夫在计生委工作。小妹马晓花,26岁,妹夫在牧场气象站工作,月薪1780元。她们做的晚饭是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羊肉面片。吃完饭,马福绳谈起向导费用,他有两二冲程铃木摩托车。我问:


“把我们领到哈拉湖你看要多少钱?”我想也就100元左右。


他沉思一会说:“带你们走80公里路,最少得350元。”


我想又不带到终点只是一半路程,就说:“300元。”他摇头不同意。最后因价格问题,结果没谈成。其实他要的真不多,这是后来我们的真切体验,当时却认为他是在耍滑头。


托勒牧场是我们前往目的地的最后一个汽油补给站,吃完晚饭,我们到一个正规加油站。回想这240公里基本全是山路,4辆摩托车爬山的油耗是:铃木王油耗:2.26/100km;劲飚油耗:2.90/100km;劲豹油耗:2.86/100kmGSX油耗:2.55/100km。我的车油耗最小,广明车油耗大是因他带的东西多,本身车排量也大222cc。夜色里我们加满各自的摩托车油箱,又在三条用汽车内胎改装的储油袋里分别注入汽油8.22升,7.69升和10.26升,共计26.17升,若全部加满能加80余公升。


我和老赵住外屋,四辆摩托车也推进屋里。忘了将储备油内胎取下,夜里汽油和橡胶的混合气味熏得我俩睡不踏实,开窗稍好一点。他俩住另一间屋,没熏着,广明觉得有些气喘,掏出西洋参片吃了。还说:“我现在全靠它顶着呢。”


430吃早饭,吃的是羊肉胡萝卜包子和稀饭。8点半出发,清澈的托勒河分为许多河叉,深约半尺,我们依次涉过。它是黑河的最大支流,源于青海祁连山区纳嘎尔当沼泽地。经托勒山与托勒南山之间的宽广谷地,汇30多条支流,过镜铁山出祁连山,进入河西走廊。流经嘉峪关、酒泉和金塔绿洲,在鼎新入黑河,全长360公里,年泾流总量6.53亿m3。靠山区降水冰雪融水补给,是嘉峪关、酒泉、金塔城乡生活和工农业用水的主要水源。


在河对岸边,有一顶帐篷,出来一位很年轻的牧人,有个年轻的女人探了探头,我想可能是他妻子。我问去五个山的路,是否好走。他望南边一指,说:“好走。”


艰难驶过布满拳头般大的石头的一片干河滩后,入五个山垭口地带,进山27km处,路窄而险峻,不时有冰雪阻路,边缘湿滑泥泞,老赵侧滑一次,小马二次。上午10点半,翻越到垭口,GPS显示海拔4347m。在等老赵上来的时候,我看见胖乎乎的高原鼠兔,探头探脑地窜来窜去,发出吱吱的叫声。


12祁连山五个山

高原鼠兔没有尾巴,习性如鼠,形似免,故名鼠兔,因它善于鸣叫,又称它为鸣声鼠,我看到它们憨态可掬的样子,也有些喜欢。它们最爱吃优良牧草的芽、叶;茎、花、种子及根。


五个山垭口竖立着一杆经幡,向南眺,积雪的疏勒南山遥遥在望。在此留影后下山。上午11:10分抵达苏里乡。GPS显示海拔3690m,里程表46km(牧场算起)。



13五个山垭口


在一栋平房前,墙上钉有标牌:青海省天峻县苏里乡政府。几栋平房稀稀拉拉地坐落于疏勒河的北岸,岸边还有一顶帐篷,有几位牧民在悠闲地喝茶。几百米宽的疏勒河滩不见河流,估计疏勒河在靠南岸处的山脚下流淌。


这里是去往哈拉湖食宿的最后一站,我说在此吃午饭,小马说“吃饭不久,不饿”没同意。广明和老赵没表态。我作为领队在这关键时刻没有坚持,后来证明是一个很大的失误。


向一位戴茶色眼镜的中年喇嘛问路,他指着河对面的白色山峰说:“看!那就是团结峰,翻过山,那边就是哈拉湖,没路,你们过不去。”喇嘛是牧民中的文化人,会说汉话。顺着他的指向,我看到紧挨在一起,左高右低摩肩耸立白雪皑皑的两大尖峰,在她的左边还有一座山峰,看见神山我顿生敬意,是它在守卫着圣湖,不让凡人打扰。直线距离是50公里,要见到湖须要绕行200多公里。


14苏里乡高与喇嘛


                                  15祁连山主峰团结峰 

    我又问:“去哈拉湖怎么走?路好走吗?”
他指者岸边大致向东蜿蜒的一条较窄的沙石土路说:“顺着路走。好走。”接着他又数起手指来了。“要过几座小桥……一道桥二道桥三道桥……”
与他告别,顺着简易天——苏沙石路向东南方向挺进,河岸边藏原羚三五成群慢跑着,很醒目的是臀部的两团白毛,姿态优美,不时停下来注视我们。它别名白屁股黄羊,哺乳纲,偶蹄目,牛科,原羚属。栖息于高原、高山草甸和高中山草原、草坡荒坡,尤喜水源充足的山谷地带。喜群居生活,通常35只成群,冬季结成20只左右,以各种草为食,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6苏里乡


                                 17苏天土路
 
起伏颠簸的路面,把我携带的储备汽油内胎颠掉了我都没发觉,幸亏后面小马拾起捆到自己车上。我们等老赵时,他从后面赶上来却啪的一声连人带车摔倒了!老赵也是久经考验的旅行者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我想这一路他因车的问题一直落在后面,我作为领队太注重此次探险的意义,却对他关切不够。就是因为可能老赵也受了些惊吧,导致技术变形。老赵说:
    “我的前避震一颠就到底了,不敢跑太快。”
检查老赵的车,前轮转动特不灵活,不知道出发前一周里老赵车是如何保养的。从嘉峪关出发晚了一个多小时,就是因为老赵在修理部修车的缘故。简单处理了一下老赵的车,继续前行。
广明和老赵怕颠,广明跟着老赵下路绕行草地,结果广明车陷在一片沼泽里,动弹不得。生气地把头盔摔在地上,结果镜片破裂。我在前面等了近半个小时,还不见他俩。无奈我和老赵返回,取下行囊重新绑好才上路,又延误半个多小时。
一路上不时要跨过小桥,这都是架在从山沟流入疏勒河支流上的小桥。怪不得喇嘛数不过来,何止几座,约有几十座这样的小桥。下午2点半向南翻越到疏勒南山垭口,GPS显示海拔4194m,里程表112公里(牧场算起)。
下午3点多,驶上疏勒河上源——苏里切河大桥。GPS显示海拔3860m,里程表142公里。遇一辆老式城市猎人牌北京吉普,他们从西宁出发。问其中一位去哈拉湖的路,他展开一幅标示内部使用的地图,我看到这种1:50万的地图才是探险用地图,上面标着疏勒河上源叫苏里切河。我们拿的是1:150万的地图,根本无法和他的比,许多地理要素都是模糊的,他们是去另一个地方探险,所指的地方,在桥的东北约100公里远的一个河谷。后悔没和他留下联系地址,那张地图以后是可以复印给我的。
桥长约百余米,站在大桥上,我拍了两张照片。河岸两边冰约一尺厚,中间较为清澈的河水以中等流速流向西北方,河水约半米深,河宽50米左右,加上两岸的冰,我估计水大的时候,河宽在100余米。属内陆河,古名籍端水、冥水。源于托勒南山与疏勒南山之间的疏勒脑,全长580公里,该河史前曾注入罗布泊。年泾流量8.39亿立方米,今尾闾已退缩到安西县西湖一带。
18疏勒河上源苏里切河


19苏里切河

这条河一直流向敦煌以西,消失在沙漠里。看到冻冰我心绷紧了,哈拉湖湖面海拔近4100米,会不会是冰雪呢?
(未完待续)


关键词:青海哈拉湖探险

作者:南千

《青海哈拉湖探险(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