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月碎片 之 四姑娘山——经历大地震

发表日期:2008-05-28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点击数: 投票数:

一直想去四姑娘山。
说不出四姑娘山美在哪里,只是觉得那必定是个吸引人的地方。
于是,川西行的第一站,就是四姑娘山的双桥沟和长坪沟。

然而,四姑娘山之所以令我毕生难忘,不是她的美景,却是——512汶川大地震!

5月12日,游览四姑娘山的第二天,在日隆镇的客店里,一早醒来,拉开窗帘,阳光普照,心情豁然开朗。
大家兴致高昂地挺进长坪沟,即使与马夫谈不拢租马的价钱,徒步进沟也毫不在意。

从沟口坐景区的中巴车到喇嘛寺,要下车交纳防火押金。
走栈道进沟,到二道坪,不知不觉进入了马道。一批又一批挂着铃铛的马队从我们身边经过,途中与一马夫谈好了价钱,租了两匹马。就这样或骑或走,在森林、流水、草原构筑成的大自然中穿行,这里的空气真好~~

从喇嘛寺到羊岗子,走了将近五个小时。
在上干海子,我坚持下马徒步。为了赶上马队的速度,我几乎一直在埋头赶路,已顾不上欣赏沿途的风光了。即便如此,我也一直处于队伍的最后。健健不时地回头看看我,等我一下。手机在这里一直是没有信号的。

终于,跨过牧民的牧栏进入羊岗子,我已是气喘吁吁。
大家看来都很兴奋,在这片雪山环绕的天然牧场,有的在疯狂“谋杀”着内存;有的或坐或躺在草地上,悠然自得;更有一队人马干脆在小溪边扎起帐篷,喝起了啤酒和二锅头!
缓过气后,我在小溪边找了块干净的草地躺下,眯眼看着对岸的牛羊慢悠悠地啃着青草,一切都那么舒服、惬意,有谁料想得到,即将到来的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

下午的1:50,我们决定返回。这时离开的只有我们四人,加上随行的一个马夫。
马夫是个当地的女藏民,一个人赶着自家养的两匹马,分别由我跟竹竹骑着。
从羊岗子到两河口,都是下坡的土石路,不太好走。坐在马背上,感觉还真有点刺激。我的马跟在后头一直不怎么情愿走,马夫给了我一根细树枝,说马要不听话就抽抽它的屁屁。我可不敢呀,万一把它给惹急了,那可是脱缰的野马,我怎么控制得了呢?~~

过了两河口,地势较为平缓。左边是一片树林,右边有一条小溪。我的马被赶到了前头,马夫在后面时不时地抽它一鞭子,弄得我总是着急地制止她。

忽然之间,大地莫名地剧烈晃动起来!如漂浮在浪尖上的小船,上下左右摇晃。右边的山体同时轰隆隆作响,抬眼所见忽红忽白,冒起阵阵烟雾~~~山洪爆发?雪崩?~~~各种可能性在心中紊绕,心慌意乱之中,马匹惊惶失措地原地打转。马儿脚下的土路,眼看着一划而过裂开了几道口子……回头看竹竹,她已在马夫的帮助下下了马。马夫牵着那马,左右摇摆着,也是不知所以然。看来她是不可能顾及到我了,再不下马,这地会裂开吗?来不及犹豫,我一个翻身便跃下了马。大地持续震动,不远处一块滚圆的大石从林间坡地滚了下来,触目惊心,旁边的小溪霎时变黄,泥水向上翻腾着……是地震!!!

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有紧张地握着彼此的手,蹲在路边,眼看着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一切。马夫在一旁“咕噜噜”的叫着,不知是安抚马儿还是什么(据她后来说,小时候大人教她地震时要学山猫叫,地震怕猫)……当时的脑子里已没有什么思考能力了,一切都是徒然,只有等待……那是举世皆知的时刻——5月12日下午2:28!

不知过了多久,震动慢慢平息,不时还伴有微微的震感。悬着的心稍稍平复了一些,却还是惊惶不定。没想两位男同胞竟还掏出了相机,拍下了刚才山体震动的一幕~~~为了缓和情绪,竟还说要合影留念~~什么人啊?~~我的脸色当时一定是苍白的吧?好像还对着镜头笑了……

大家认为此地不宜久留,须尽快出沟才稳当。走了一段路,再次上马,但马儿似乎被这样的场面吓傻了,一有风吹草动,便神经质地不听使唤。马也不敢再骑了,唯有快速向沟口方向疾走。途中也遇到一些当地的藏民,大家结伴而行。他们相互间大声地说着话,说是活了一辈子还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形,说笑之间,掩饰着内心的极度不安。

4:45,我们终于到达栈道的入口——喇嘛寺。沿途陆续看到当地的一些武警和藏民进山找人了,见到我们都急切地询问沟里人员的情况。在没有通讯的情况下,外界的反应算是迅速了,松了一口气,坐在景区中巴车上,等待着沟里下一拔游客出来。这才知道,这并非只是发生在四姑娘山的地震,最中心的震区在汶川、都江堰一带,我们昨日经过的地方……而且还即将会有余震……心又提了起来,我们正处于一触即发的地带!

好一段时间不见有人从沟里出来,景区工作人员决定先送我们这一拔人出景区大门。一路上不少藏民搭上便车,从他们谈话中陆续了解到当地的一些情况,好多藏民的房屋倒塌了,有一上车的女藏民甚至因为从震动中的房子上跳下来扭伤了脚……

在景区大门,见到了焦急等待我们的张司机,他立马载着我们回到了日隆镇。镇上也是一片惨败,两边店铺玻璃很多震碎了……由于没有任何的消息来源,手机全线没信号,我们茫然地找到了一个门庭开阔看起来相对安全的酒店停车场停下,商量着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酒店内有免费长途座机电话,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救星一样,大家都焦急地打电话向家里报平安。没想全国各地这么快就知道了,爸爸告诉我说是7.8级的地震,报道得可真快,势态严重啊~~没有多说,大家都等着打电话,匆忙说了几句便把电话挂了。

大家都不敢在这镇上呆了。尽管这一路出去都是山路,一切不可预计,走到哪算哪吧,余震据说是在晚上九点左右,呆在这个震区实在想象不到还会发生什么事……健健在镇上小卖部补充了些干粮,6点左右,我们离开日隆镇。
沿途山路上有很多滑坡的石头、土堆,一边行车,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山体的状况。
一路往前赶。

7点左右,路过小金。
镇上的居民都跑到大街、广场上来了,而镇上一些广场处也已经有了抗灾物资筹集捐赠的举动。
车子开到镇外,起风了~~山石稍有滑落的迹象~~有如惊弓之鸟,司机赶紧一调头,又回到了镇上。
意见有点分歧了。
此地距丹巴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天色近黄昏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继续往前,将在看不清山体的情况下在山边行驶……走,还是不走,我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几个司机一合计,最后还是决定结伴上路,离开这地方越远越好。
张司机心里也是堵得慌,他一直担心着成都家里的情况,一直没能联系上家人。
再出镇区,路上堵车了,须等待前方道路的清理疏通。
手机这时候却有了信号,于是短信、电话铃声此起彼落……在外头的亲友们显得比我们还焦虑、担忧……
路上信号时有时无,但起码短信基本上能发得出去,但成都的通讯就一直繁忙,张司机的手机一直没响,拔家人的手机打不通,家里的电话打通无人接听……我们一直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终于,我们在9:20到达丹巴。大家在一饭馆坐下,立马围着电视看新闻,根本没有胃口吃东西。

在旁边的宾馆开了房间,人人都不敢安心住下。
一有风吹草动,大家都急着往外跑。
最后,健健、竹竹先行离开了宾馆,跑车上去了。
接着我们也搬着行李撤离。几个人把车子开到一开阔的货车停车场呆了一宿。

这一夜,仿佛很长很长。
车窗外的雨晰晰呖呖下个不停,一夜无眠……




 



 



 






 






关键词:四姑娘山五月碎片

作者:kit

《五月碎片 之 四姑娘山——经历大地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it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