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八十三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当两人都从性爱中得到了满足之后,黑女乖顺的躺在金洋的怀里,小手轻轻的放在金洋的胸口。金洋则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黑女的爱抚,手放在她的胸口上。他们躺在一层犹如棉花般柔软的光芒上,那是黑女临时幻化出来的床。

金洋感觉这个几百岁的女巫仙犹如一个饥渴的小女孩,心智都非常单纯。

“你叫什么名字?”过了一会,金洋轻声问道,他想起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黑女在金洋的胸口轻轻的吹了口气,柔声道:“师父以前叫我婷婷,你以后也叫我婷婷吧。你呢?'“我叫金洋。”金洋的手从她胸口缓缓向下滑去,最后在她那光滑而平坦的小腹处停了下来,轻声道。

“金洋,嘻嘻,婷婷记住了。”婷婷的娇躯扭动了一下,伸手在金洋的脸上抚摸着,柔声问道:“洋,你为什么戴着巫族的面具呢?'金洋知道她早就看出自己脸上的奥秘了,也没有吃惊,他淡淡的道:“为了不让我的仇家认出我来。'婷婷微吃了一惊,愕然道:“你还有仇家?他们在哪,让婷婷去教训他们吧。哼,竟然敢得罪我的宝贝。”说着,她翘起了小嘴。

金洋笑道:“他们在离这个岛很远的地方,你怎么教训他们?'婷婷眼珠快速转动了一圈,娇声道:“以后我一直跟在你地身边。当然会有机会遇见他们啦”

金洋心里一喜,讶声问道:“你准备和我一起离开这个岛?'以后如果有这个神通广大的婷婷跟在自己身边,那自己岂不是万事无忧了?金洋心中暗喜。

婷婷兴奋的点头道:“是啊,以后我要一直跟在你的身边,每天要不停的和你性交,嘻嘻。性交的感觉真美好。”刚刚尝到性爱地甜头的她决定永远的赖在金洋的身边,对于她这样的生命体,本是早就没有了性欲的,但金洋体内的欲望之光却能激起她地性欲,只有与金洋在一起,她才能恢复欲望,金洋现在对她而言。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金洋却吃了一惊,如果婷婷以后真的要每天不停的和自己做爱,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做爱的机器啦?自己虽然好色,但也不想每天不停的做那事啊。性虽然是金洋生活里很重要的部分,但并不是他唯一地生活。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那么多美女等着他。他可不想被这个女巫仙整天霸占着。他脑筋急转,劝说道:“你与我走了以后,你的这些族人这么办呢?没有了你的保护。他们时刻都会有危险地。现在海上交通很方便,可能你刚刚走,就又有外人来到这个岛上。那时,你的族人可就危险啦。现在的武器不是你的族人可以抵挡的。”

婷婷也沉默了下去,金洋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最近几年来,经常会有外人来这个岛,有很多人都带着很厉害的武器。如果不是她,她地族人早就灭绝了。尽管有她的保护,每年她的族人的数量还是在急剧减少。只要她一离开,用不了多久,她的族人可能真的会从世界上永远的消失。

她陷入了两难境界,一时心里极其矛盾,不知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她抬头望着金洋,神色犹豫的轻声道:“那,那你留下来好吗?'金洋一时感到哭笑不得,他轻拍了一下婷婷的臀部,道:“可是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朋友等着我回去呢。”看着她那幅极度失望的样子,金洋突然觉得她其实也挺可怜的,他犹豫了一会,轻声道:“这样吧,以后我会经常来这个岛上看你。”

婷婷的秀目亮了起来,深深的望着金洋的双眼,道:“你说话可要算数哦。我要你每隔一个月就来看我一次。”

金洋哄她道:“好的,那我就一个月来看你一次。”对子这个迷人的女巫仙,他心里也是有些不舍。

婷婷兴奋的拥住了金洋的脖子,在金洋的脸上吻了一口,充满喜悦的道:“这可是你说的哦。以后如果一个月后你没有过来,那我就离开岛去找你,天天缠着你,不让你和别的女人性交。”婷婷恶狠狠的道,她也知道金洋一定还有很多女人,所以不想让自己天天霸占他。不过她也不在意,如果金洋真的能够一个月来看她一次,她也满足了,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望着她眼中狡黔的光芒,金洋感觉自己好像中了圈套,惹上了一个永远也甩不掉的麻烦。

婷婷的小手又轻轻的握住了金洋的分身,小嘴触到金洋的耳边,柔情似水般的道:“洋,我们再来一次吧!'金洋愕然的望着婷婷那饥渴的眼睛,首次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而婷婷的丰满的大腿己经再次缠住了金洋的腰……

待云收雨歇之后,金洋再也不敢让婷婷的娇躯缩在自己怀里了,他坚持站起身来,要婷婷给他一套衣服。他知道婷婷现在也只是暂时满足,过不了多久,她又会向自己提出要求的。她如今是巫仙,可以随时从阳光里吸取能量,但他却还是人,即使身体被圣光改造过,但如果这样一直不停的做下去,他也是吃不消的。婷婷幽怨的望了金洋一眼,小手轻轻一挥,一套休闲衣服便犹如变戏法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穿好衣服后,金洋想去看看王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便向婷婷提出了要求。婷婷很爽快的便答应了,她让金洋伸出手来,当金洋把手递给她后,一股热流再次流进金洋的掌心,金洋感到眼前红光一闪。耳边传过一片呼呼地风声,身体仿佛飘了起来。当他视觉再次恢复时,他发现自己与婷婷一起,漂浮在红色屋盖房子的上空,那红色房顶和刚才一样,再次散发出耀眼的红光。笼罩住了整个广场。

场子里有一大群人,紧紧的围着六个女人。金洋定神一看,那六个女人正是王晓和小美她们。此时,王晓正凶狠的望着围着她们的人,并时时伸脚向那些人踢去,那些人也不还手,只是将王晓她们包围着。不让她们离去。地面上躺着十几个人,正在痛苦地呻吟着,显然是被王晓踢伤的。由于他们不还手,王晓就算在凶狠,也无法硬着心肠再继续对包围她们的人行凶。双方一时成了僵持局面。

婷婷转头望向金洋,意味深长的道:“那个女人还挺厉害的嘛,刚刚醒来了便开始发凶了。'金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知道一定是王晓她们被救醒后,由于双方的语言不通,她误会了对方地好意。当她想离开时,那些人又不让她们离开,导致误会加深了,演变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金洋焦急的道:“我们快下去了。”他怕双方的冲突会越来越大。婷婷含笑点了。点头,握着金洋的手,缓缓的飘入了场中。在他们刚出现在空中时。屋顶所散发出的红光,早己经引起了广场里地人的注意。看见圣女与一个男人漂浮在屋项的上空,场中地岛民都吓的连忙跪拜在地,头伏在地面上。王晓和五个女孩则目瞪口呆的望着从空中缓缓降落的金洋与婷婷。

婷婷挥了挥手,笼罩着广场的红光立即消散了。她安详的望着六个对自己虎视耽耽的女人,淡淡的笑着,也不说话。

“金哥!”看清从空中落下地确是自己的白马王子后,五个女孩欢呼一声,扑入了金洋的怀中。王晓尴尬的望着金洋,神色仍然很冷漠,但精神却到了崩溃的边缘。她犹如坠入了迷雾一般,根本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眼前发生的奇事让她这个唯物主义者几乎要精神崩溃了,她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都是一场误会,大家没事就好。”金洋在每个女孩的柔肩上轻轻拍了拍,柔声安慰道。他抬头望向王晓,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他知道王晓也一定受尽了委届,不想过于冷落她。

王晓冷漠的表情渐渐融和了,其实,突然看见了金洋,她心里也非常兴奋。她现在对金洋有种很大的依赖。她很想扑入金洋的怀里,大声哭一场,只是她无法放下面子,一直以来,凡是遇到她的男人,无不把她当成天仙般捧在天上,她从未见过像金洋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男人。她轻轻点了点头,低声答道:“没事。她是谁?”她的目光移向了婷婷。她心中对婷婷特别畏惧,也非常好奇。此时婷婷全身仍然是一丝不挂,如果不是因为婷婷是从空中落下来的,王晓又会认为她是金洋拐骗来的花痴少女。“她是这个岛上的圣女。”金洋简单的介绍道。

“圣女?”王晓呆了一呆,感觉极其怪异,想到这个女人刚才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她心里升起了一丝敬畏。

金洋也不想解释太多。他转头对婷婷道:“你有办法送我们回去吗?'婷婷眼中露出不舍之色,轻声道:“你们这么快就要走了吗?'金洋将手搭在她的肩上,柔声道:“我还有很多事要赶回去处理,我不是答应过你吗,每个月我都会来看你一次的。”

婷婷微微低下了头,犹豫了一会,才轻声道:“好吧。'她抬起头来,望着金洋柔声问道:“你们是驾驶着工具来的吗?'金洋点了点头。

婷婷略微思索了一会,又轻声问道:“你们谁驾驶着那个工具?'金洋将目光移向王晓,道:“是她。”

婷婷转头望向王晓,脸上露出了个和善的笑容,柔声道:“如果我带着你去高空观看一下,你能找到回去的路线吗?'王晓先是眼中闪过一道惊疑之色,然后点了点头,自信的道:“当然可以。”

婷婷温柔地笑道:“那就好办了。过来,把你的手给我!'王晓迟疑了一会,眼中闪过一道犹豫之色,但还是上前将手递给了婷婷。婷婷轻轻抓她的小手,柔声安慰道:“放松点,不要紧张。”接着。她握着王晓的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一道光影闪过,婷婷与王晓突然向上缓缓升起,随后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高空,不一会,两人地身影便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了。

五个女孩呆呆的张大着嘴,望着空中。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太神奇了,太神奇了!'金洋也是愕然的望向高空,婷婷的本领实在是太高强了,现在金洋开始担心如果自己在一个月后没来这里看她,那她真的可能会去寻找自己。不一会,空中渐渐出现一个黑点。婷婷与王晓地身影又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在众人的敬畏的目光中,她们缓缓的降落在了广场里,王晓的脸色极其苍白。

“你没事吧?”金洋上前关心地问道。王晓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她的心仍在砰砰乱跳着,她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真的在做梦。

“洋,你过来一下。”婷婷温柔地目光落在金洋的身上,柔声道。金洋疑惑的走到她身边,婷婷拉起金洋的手,走到广场的一边,低声道:“我现在把召唤圣光的咒语告诉你,你记好了。”金洋先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她轻轻的念出了一段奇怪的音符。“你念一遍。”婷婷柔声道。金洋学着念了一遍,他感觉挺容易就记住了。念完之后,他感觉体内没什么反应,便疑惑地望着婷婷。

婷婷点头赞道:“你学到很快。你要牢牢记住这句咒语。真正召唤圣光时,你不能用嘴来念。'“不能用嘴?那用什么?”金洋奇怪的问道。

“用心!”婷婷脸上露出微笑,柔声道:“你现在试一下,先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在心里念出那句咒语。'金洋点了点头,轻轻的闭上眼睛,然后深深的吸口气后,在心里将刚才那句咒语念了一遍,刚刚念完,一股柔和温暖的气体从他心中冒了出来,并轻轻流遍了他的全身,金洋感觉这次圣光犹如温柔的情人,它在自己的体内轻柔的抚摸着,并渐渐渗入自己的血液之中,他感觉全身每个细胞都舒服极了,心里再也没有以往圣光出现时随之产生的暴决的情绪。

金洋缓缓的睁开双眼,心里一片安详。

婷婷也感应到了他体内的变化,她微微笑道:“圣光与你血液融和后,会消耗它的能量,过一段时间,你必须将它召唤回去,让它补充所消耗的能量,你要记住,它也是生命,任何生命都必须要能量来维持,否则,便会死亡。它的能量便是来源于你。”稍微顿了一下,她接着道:“我现在再教你把它招呼回去的咒语,你记好了。”说完,她又轻轻吐出一串奇怪的音符,金洋默默记住了。

“你试一次。仍然和刚才一样,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在心中念出咒语。”婷婷轻声道。

金洋再次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在心中将婷婷念的那段咒语念了一遍。圣光立即便有了反应,它仍然很温柔的从金洋血液中退了出来,并向金洋的心脏位置汇集,最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金洋将眼睛睁了口来,兴奋的道:“真的很有效。”

婷婷含笑点了点头,道:“好了,你要好好的记住那两句咒语,还要记住,在召唤之前,必须要闭眼吸气。任何生命体都必须靠能量来维持活力,无论是所谓的神魔还是圣光,千万不要让圣光耗尽了能量。”

金洋点了点头,他感激的望着婷婷,知道她的出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让自己明白了很多事情。

“好了,你该过去了,那些女孩们都在焦急的等你呢。”婷婷瞥了一眼正在远处好奇的望着这边的女孩们,柔声道,声音中竟隐隐含有一丝醋意。金洋也听出了她那怪怪的语气,不由心中苦笑:原来神仙也是会吃醋的啊。金洋与女孩们都上了游艇以后。婷婷站在岸边,深深地望着金洋,眼中夹杂着复杂莫名的感情,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也飘上游艇,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洋,保重,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婷婷娇美的声音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金洋点了点头,并轻轻挥手告别,他心中对这个巫仙也是极为不舍。王晓坐在驾驶位上,却迟迟不发动马达,她神色犹豫的望了望金洋。一副欲言又止地样子。金洋觉得奇怪,问道:“怎么还不开船,还有什么问题吗?'王晓轻声道:“我怕游艇里的油不够用。'金洋闻言也面露难色。婷婷走上前来,柔声问道:“怎么了?'金洋苦着脸道:“游艇里的油可能不够用了。'“油?”婷婷目露疑色,随即轻声道:“前不久,也有人乘坐你们这样的工具来到这里。那些人都被我的族人杀死了。不过我把他们乘坐的工具转移到了岛上的一个空地,他们地工具里也许有你们需要的东西。'金洋大喜,道:“那太好了。那里面一定有剩余的油的。”

随后,金洋,王晓与婷婷去了那片空地,那里有好几架游艇,里面的油还剩余不少。金洋取了一些,灌满他们的游艇后,大家又都坐回了艇里。这次五个女孩都要与金洋坐在一起,金洋无奈。只好让小果与小雅坐在自己地大腿上,其她三个女孩则挤在他的身边。

一阵轰隆声响起,游艇激起高高的浪花,犹如离弦地箭,飞驰而出。婷婷呆呆的立在岸边,犹如一座雕塑,目送金洋远去。

“那位姐姐是仙女吗?'待岛边婷婷的身影渐渐消失后,小果紧紧抱着金洋的胳膊,昂起俏脸,娇声问道。

金洋心里还在留恋婷婷那令人销魂的柔体,闻言轻叹了口气,道:“可以说是吧。'得到了肯定的答应,印证了心里的猜测,女孩们的眼中都流露出无限向往之色,小果满脸都是羡慕地神情:“世界上真的有仙女啊?我竟然遇见了仙女耶,啊,她真是太美了,看来衣服果然是多余的,人家仙女都不穿衣服,我们以后也不要穿了。'其他女孩们都纷纷点头赞同。

金洋被这些傻女孩弄的头都痛起来了,他忙劝说道:“人家是仙女啊,当然不会穿世俗的东西,而且,仙女是不会生病的,但你们就不同了。咦,小果,你的头不痛了吗?

小果摇头道:“不痛了。昨晚很痛,醒后就好了。”她也觉得金洋说的挺有道理。

金洋放下心来,暗想那麻药竟然还有治疗风寒的作用,看来真的是祸福难测啊。

“我也好想让那位神仙姐姐带着我飞啊,王姐姐,在空中飞翔的感觉是不是非常美妙?'小雅也插了一句,她羡慕的望着前面的王晓,娇声问道。王晓没有回答,她微微点了点头,刚才的感觉,她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这次她长了不少见识,知道这世界上,任何传说都可能是真的。她本是不信鬼神之说的,如今她的信念己经彻底的改变了。

女孩们都开始幻想在空中飞翔的感觉,金洋的耳边暂时清静了下来。几个小时之后,游艇安全的到达了目的地。待游艇停稳后,金洋率先跳了下来,然后将几个女孩抱了下来。海滩上有不少游客,突然看见几个绝色美女,那些男性们人人都呆住了。金洋由子没有戴墨镜和帽子,他那完美的相貌也暴露在了沙滩上女性们的眼前,瞬间,本极其平静安详的沙滩犹如丢下了一颗炸弹,轰的乱了起来。人人都争先恐后的去看帅哥美女。金洋大呼头痛,簇拥着女孩们狼狈的逃窜而去,最后,他们在路边拦下了一辆的士,才算摆脱了色狼色女们的纠缠。那辆的士平时最多一次只载四个人的,但司机突然看见这么多的绝世美女,大脑立即迷糊了起来,恍恍忽忽的便让他们上了车。王晓与司机坐在前面,金洋则和五个女孩挤在后排,毫无疑问,金洋的大腿上又承担了两个女孩的重量。

车开动了一会,司机才记起问他们去哪,金洋顺口道去Y市。司机先是迷糊地点了点头,随即大吃一惊,丫市离这里有好几个小时的路程,他还未跑过这么远的路,不过只要乘客付得起钱,他倒也乐意跑一次。能够与这么多美女相处几个小时。实在是男人的福气。

王晓疑惑的转过头来,望向金洋问道:“你住在丫市吗?'金洋摇头道:“不是,我去那救个人。”

“救人?”王晓奇怪的问道:“救谁?你地朋友吗?'金洋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的一个朋友。”现在他仍然很苦恼,虽然他如今可以随意的控制圣光了,但并不代表他可以无法无天。公开与政府作对了。如果把政府惹火了,一个炸弹过来,自己仍然会被炸成碎片,连骨头也不剩下。自己并不是神仙,即使是神仙,恐怕也不是万能的。他现在明白了,神仙也只是拥有与人类不同的生命形态,多了些人类所没有的能力而已。而且,他们过得也并不一定比人类好,虽然多了些能力,他们也丧失了一些能力。他们也会死,说不定一个威力强大地炸弹就可以要他们的命,电影里的那些无所不能的神仙只不过是人类虚构出来的罢了。

金洋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了。

“你的朋友怎么了?”王晓仍然好奇地问道,她很少看见金洋叹气。突然看见金洋一副垂头丧气模样,她心里竟然有些关心他了。

女孩们看见金洋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也都紧张的望着他。金洋看见大家都瞪着自己,知道自己失态了,便努力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他只不过是被人陷害,进了监狱。'王晓目光闪动了一下,道:“那你准备怎么救他?'金洋摇头道:“还没想好。”随即他又苦笑道:“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去劫狱,哈!'当他说出劫狱二字时,司机和王晓都吃了一惊,但随即金洋大笑了起来,他们明白金洋只不过是说地气话,司机也跟着笑道:“我有个兄弟也关在号子里,你劫狱时也叫上我,我陪你去,哈哈。'王晓眉头皱了起来,淡淡的道:“如果你的朋友真的是被人陷害的,政府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

金洋摇头苦笑道:“希望吧。唉,如果我能够认识丫市的一个大宫,那就好办多了。”他突然想到了陈灵的父亲陈贵,陈贵是A县地县长,或许他认识丫市白道上的人,如果他肯帮忙,皮条就有希望了。只是他会不会愿意呢,自己和她女儿现在毕竟还只是刚刚开始,交往还不是很深,陈贵是否愿意为了自己去求丫市的那些人,还是个未知数。金洋刚刚亮起的眼睛又渐渐黯淡了下去。

王晓沉默了一会,轻声问道:“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是因为什么入狱的。”

“他叫,”金洋几乎脱口就将“皮条”二字说了出来,他突然想到现在王晓这丫头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他摆了摆手,道:“算了,说了也没用,不说了。”

王晓似乎很热心的样子,催促道:“你说啊,或许我可以帮你,把他救出来呢。'金洋脑中灵光一闪,想到王晓好像身份也不简单,也许她真的有办法救出皮条,而且她曾经还答应过自己,只要自己暂时不找徐辉的麻烦,到时她便会救出皮条,想到这里,金洋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起来,他和王晓也算是患难之交了,如果她有能力救出皮条,就一定会救他出来的。金洋准备戏弄一下王晓,他故意叹气道:“他叫皮条。'“皮条?”王晓眼中闪过一道惊疑之色,显然大吃了一惊,沉默了一会,她轻声问道:“那你认识金洋吗?”她始终觉得金洋和眼前这个色猪有一定的关系,而且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相像了。

金洋故意吃惊的问道:“我听皮条提起过他,但没见过他。皮条说我的声音和他的很像,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认识他吗?'王晓轻轻点了点头,对于金洋的话,她还有些疑惑,如果这头色猪和皮条是朋友的话,应该知道皮条与徐辉之间是水火不相容的,那他为什么还陪徐辉去买货?她沉思了一会,轻声道:“你们的声音是很像,几乎是一摸一样。而且,你们的身材也几乎一样。'金洋轻“哦”了一声,突然不怀好意的笑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金洋的啊,不然为什么还注意人家的身材?'王晓的俏脸抹上了一层红晕,她娇填道:“我喜不喜欢他,关你什么事?”说完,她别过头去,不再理金洋,心却砰砰乱跳个不停。她也不明白自己对金洋的感觉。第一次在酒吧遇见金洋时,金洋便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那时她心里对金洋只是气恼,所以后来她才故意报复他,把他整得很惨。但之后,她心里对金洋的气便全消了。当她得知金洋的父亲死后,她心里特别同情金洋,觉得自己以前做的太过分了。上次偶然在路上遇见金洋之后,她的脑中竟然会时时闪现出金洋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金洋身上似乎有什么特别吸引自己的东西,让自己情不自禁的想接近他。而现在与这头色猪在一起,她也有那种想接近这头色猪的欲望。

一向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她,竟然同时对两个男人产生了感觉,她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最让她想不通的是,身边的这头色猪除了有一副好看的脸蛋外,几乎一无是处,而且龌龊之极,自己怎么会对这种人产生感觉呢?她自然不会知道那是由于欲望之光的作用,不仅是她,即使是妖魔神怪,只要是雌性动物,都会情不自禁的被金洋所吸引。

金洋看她的反应,也微吃了一惊,他没想到王晓竟然真的会对以前的自己产生感情。

唉,看来情圣的魅力真的是无法抵挡啊。金洋感叹道。“唉,没想到你己经有了心上人,看来我是没有希望了。”金洋故意叹了口气,装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女孩们连忙安慰道:“金哥,你还有我们啊,我们都喜欢你。”说着,女孩们又纷纷翘起小嘴向金洋脸上吻来。“我又没说我喜欢他!”王晓气鼓鼓的道,边说边将头转了过来,恰巧看见了群芳争吻的刺激画面,她暗骂了句一群花痴,又气鼓鼓的将头转了回去,身后传来金洋哈哈的笑声。司机羡慕的几乎想重新投胎做人,希望下辈子也是个帅哥。

“你说你不喜欢他,是不是暗示我还有机会?'与女孩们亲热完后,金洋望着前面还在生气的王晓,故意调侃道。王晓本不想理他,谁知又不由自主的说了句:“随便你怎么想。”说完后,她的心又砰砰乱跳起来,幸亏她说话时没有回头,不然她那粉红的脸便会落入金洋的眼中,又少不了被金洋调侃几句。

金洋没想到高傲的王晓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的话里明显己经承认了她对自己有意思,以王晓那比薄膜还要薄的脸皮,能对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己经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了,如果是别的男人这样调侃她,她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她也对自己的反应暗暗心惊。

金洋干笑了两声,龌龊的道:“既然你随便让我想,那我就开始乱想哦,嘿,其实我一直都在幻想着亲亲你的小嘴。你有没有和男人,嘿,那个过?'王晓看金洋越说越不像话,心中暗恼,赌气不再跟金洋说话。

金洋看王晓像块木头一样,也觉得无趣,便开始和怀里的女孩亲热起来,他身边的女孩也紧紧的依偎着金洋,金洋不时的在她们的胸口上摸上一把,女孩们都咯咯娇笑个不停。

天啊,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头下流无耻龌龊的色猪?王晓心中悲呼道。过了一会,金洋想起皮条的事还没搞定,便艰苦的将嘴与小果的香唇分开,喘息着问道:“你有办法救出皮条吗?'王晓虽然下定决心暂时不再理金洋,但还是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

金洋大喜,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他开始毫无顾忌的与女孩们大吻起来。

一路上金洋惬意舒服极了,而最难受的,恐怕就是正遭受着欲火的折磨,心猿意马的司机了。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八十三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