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穿越库木塔格

发表日期:2008-05-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穿越库木塔格 之一

【凡高/FANGAO】 于2003.01.12 加贴在 登山探险 <-- 点这里可以返回     刷新本页
穿越库木塔格

领 队: 宋玉江
队 员: 孙 润 (辽宁)
牛 勇,吴卫疆 (新疆化肥厂)
林 博 (新疆人民广播电台, 节目主持人)
凡 高 共6人, 均为男性。
在2002年的最后一天里, 决定随宋玉江等人去穿越位于吐鲁番、鄯善之间的库木塔格沙漠,库木塔格是维吾尔语“沙山”之意,这片沙漠东西长62公里、南北最宽处40公里,总面积达1880平方公里,是新疆第三大沙漠, 也是世界上唯一与城市相连的沙漠,为中国第四批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
2003年元月1日9时, 由南郊客运站出发,至吐鲁番换车,下午2点左右到达鄯善,受到鄯善县委马书记等人的热烈欢迎,虽然是假日, 但还是集结了鄯善县旅游、宣传等个有关部门政要开了一个专题会议, 会上, 马书记将此次穿越活动的意义概括如下:
1。这是人类首次徒步穿越库木塔格沙漠,因此意义绝对不同凡响
2。目前正是鄯善最寒冷的季节,气温在-20℃以下,这对本次穿越活动全体队员都是一个极为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3。 库木塔格沙漠自有气象记载以来从未下过雪,但近日却出现了几十年未遇的大雪天气,积雪厚度接近20厘米。大雪覆盖沙漠的自然奇观在其他地方是很难看到的。
会后,派车将我们一行6人送到迪坎儿村,19:30左右,越过了最后一道坎儿井,与马书记等人告别, 因为天色已晚,我们就在离迪坎儿村800米处的沙山上扎营。村边住着一位叫作阿不都的维吾尔族小伙子,看着我们六个人天黑了还要往沙漠里走, 就很好奇的凑过来和我们聊天,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就非常热情的帮我们拣柴、点篝火,并向我们介绍了沙漠的情况,并答应第二天一早帮我们租辆车进沙漠,一起简单吃了点干粮,送走了阿不都,之后林博通过海事卫星电话作了一个小时的节目。到了12点多,我们就睡觉了,刚躺下不久,就听到外面又有脚步声,原来是热情好客的阿不都担心柴火太少,我们受冻,往返1公里多的路程,从家里抱了两大块煤来给我们生火,此举令大家都很感动,请他到帐篷里坐了一会,因为刚刚做过饭,他看到帐内热气腾腾的,才放心的离去。
宋玉江带孙润、牛勇,吴卫疆住大帐,我和林博住我的225小帐,我们这里没有点火, 而且这天营地选在一个小高地上,风特别大,所以冷的要命,一晚上几乎没睡, 天亮以后,气温回升,才迷糊了一小会。
2日早晨,大约11点多,我被阿不都的吆喝声吵醒了,他带着儿子--一个四、五岁的小巴朗,抱着自家产的哈密瓜,葡萄干又来看望我们来了,但也给我们带来了坏消息,原来打算载我们进沙漠的拖拉机发动不起来了,要我们耐心等候。我们等到了将近两点, 那台“铁牛”始终是头“死牛”,万般无奈的阿不都只好找来一台三轮农用车,载着我们六个人和六个大背包缓缓向东驶去。
这是一条清末时偷运鸦片的路线,说是路,实际上只是一些车辙印而已,东行约17km,到达N42D31’37', E 90D04’08',此处基本位于鄯善县城以南42KM,这和从迪卡尔到鄯善的距离基本上差不多,之所以要选择这里作为我们徒步穿越的起点有两个原因: 一是这里更接近沙漠腹地, 2是根据地图等高线分布来看,由迪卡尔至鄯善的路线基本与山体的走向垂直,而从这里出发,相对要轻松一些。2号下午15:30,我们从这里正式出发,开始了人类首次的库木塔格沙漠穿越。
这里不到7点,太阳就落山了,之后气温骤降,走到22点多,就有人喊走不动了,于是就在N42D34’12',E89D54’24'建立C1营地,当天行程约10Km,这里据鄯善30km,方位角是N20E。
吸取了昨天的经验,C1营地四面环山,基本没有风,因此睡得很香。。。。
3号的清晨, 9点多钟, 大家就陆续起床了,但是因为天气特别冷,约在-25℃以下,所有的食品和水都冻得坚如磐石,我们六个人只带了两个炉头,两个锅,所以, 即使是为了满足大家吃饱肚子,每人喝几口热水这样的最低要求,也要浪费大量的时间,虽然大家每天起的都不晚,可总要等到2点之后才能出发,吃饭吃成了马拉松,上顿还没吃饱,就已经到了该吃下顿的时间了。
按原计划, 3号因该走20km, 4号留下10km, 可以走的很从容,但实际只走了不到15km,之所以没有完成任务, 和我有直接关系。主要是因为我和大家在方向上有分歧,我在按照指南针的指示向北略偏东的方向走,却发现其他队员在宋玉江的带领下着了魔似的向正东方向行走,我想他们可能是一时没注意看GPS,也就没怎么在意,继续向北走,然而1个小时以后,太阳已经落山,我和其他队员已经完全失散,使我陷入两难境地,去找他们吧, 路途实在遥远,自己走自己的吧,我背着一顶帐篷,让他们5个人挤另外一个帐篷,大家就只能坐一晚上了,休息不好,会严重影响第二天的行程,而且,两套炉具和锅,我背了一套,还有大约1/3燃料、食品都在我这里,另外如果找不到队友, 不但会造成其他队友资源上的匮乏,也会加重心理上的负担,所以,无奈之中只好设法追赶其它队员。
在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也无法断定具体位置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徒步在茫茫沙海中寻找失散的队友,可不是件轻松的事,用最快的速度向东狂奔了大约一个小时,仍然没见到踪影,此时已经是日落时分,大漠里的夕阳看上去雄浑而又博大,颜色也极为浓重,我坐在一个小沙包上,虔诚地望着火球般地落日,看上去感觉有些血腥和肃穆。的确是这样,在这万里无垠的沙漠中,对一个穿越者来说,任何一个哪怕是很微小的错误,都可能是致命的,潜在的威胁随时都在觊觎着人类的挑衅,如果再继续向东走,至少还要100公里以上地路程才能到达哈密,但这显然不是我的体力和装备所能达到的,而且,宋玉江也是新疆登山探险界的老手,即使是GPS出现了问题,他也会根据太阳和星星判定方向而修正自己的失误,最终走向正确的方向。因此, 我决定停止向东追赶队员,改为向东北方向快速挺进。这样的好处是一旦队友们找到正确的方向(正北),我们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汇合,或者是找到对方的足迹。
日落之后, 沙漠里很快就将陷入一片黑暗,而且目前正值农历月亏,天黑之后再找队友的难度就会更大,必须抓紧时间快速与队友汇合,背着将近20公斤的装备用几乎是小跑的速度向N45E方向行进。因为我们带的矿泉水在严寒之下都变成的冰块,所以口渴的时候,只好吃雪。库木塔格的雪地倒是别有一番特色:由于气候的寒冷, 库木塔格的积雪仍然保持着它们当初作为雪花从空中飘落时身材,象硬币般大小的冰晶花在沙中婷婷玉立,在阳光的映射下奕奕生辉, 让人觉得,她们不是从天下落下,而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植物一样。
我身高体胖,水分、食物消耗都比别人大一些,夏季在户外徒步, 如果水源充分的话,一天最多可以喝掉14瓶水,可现在,雪花虽然漂亮, 但是中看不中用,吃了不少, 肚子里感到胃寒,但嗓子依然渴的冒烟。突然想起来, 背包里还装了一瓶酒,酒精的凝点在零下30℃以下, 应该还没有结冰! 这酒是我自己用去博格达在4000米采到的雪莲和精河枸杞用高梁酒泡制而成,掏出来一看, 果然,金灿灿的基本还是液态,泯上一小口,冰凉的液体从咽喉流入食道、肠胃,留下一路清凉的最终沁入心脾,再猛喝上一大口,连脊髓都觉得一阵清爽,我喝过不少中外名酒,现场直播、失去记忆。。。什么事都经历过,但是从来没有觉得喝酒会有这么爽的感觉,就这样边走边喝,边喝边走,竟有点晃悠悠、晕乎乎的感觉,坐下来歇歇,万籁俱寂中,身体里血液流淌的声音居然变得有如河水之潺潺,心跳也如同战鼓般擂响,眼前如电影般地浮现出昔日金戈沉沙铁马嘶鸣地场面。





。。。。。。
以上是5年前的帖子, 但是, 5年了,下半部分还是没有写出来。。。。。。我够懒的。。而且一向虎头蛇尾。。

现在介绍一下后面的情况吧: 犹豫对路线有些分歧, 最后一天走散了,我自己一个人倒了鄯善的宾馆, 洗完澡他们5个才回来,马书记设宴款待,活动圆满结束。

中间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小插曲:
由于气温低至-28C,我们高山炉的汽罐由于温度太低,出气很少,所以烧水的火特别小, 宋玉江就将一个待用的汽罐放在另一个点燃的火炉上加热,后来由于调试卫星电话, 就把这事忘了,直到一声巨响,汽罐在我们六个人中间爆炸,炉具, 汽罐将帐篷顶被扯烂,飞到了帐外20多米的地方,居然把我的帽子也挂了出去,, 还好大家都平安无事,当时6个人挤在一个225帐篷理做饭,密度已达极限,但是所有的爆炸物碎片,全都落在人体的间隙处,真是老天有眼,唯一的损失是卫星电话外壳被炸掉了大约2厘米直径的一块工程塑料,那东西感觉比人的脑袋结实的多了。。。。

作者:凡高

《穿越库木塔格》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凡高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