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间

发表日期:2008-05-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十四
“北女,北女。听到我了吗?”
“你是谁,这又是哪里?”
“北女,你不是说要来取回放在这里的东西吗?”
“我是北女?”
“或者不是吧,只是有她的味道。”
“这是哪里?”
“这是我居住的地方,也是囚禁我的地方。”
“囚禁?你在哪里?”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我就是这个地方。”
“我不明白呢。”
“不难明白的,比如你在水里那水就是我。”
“我在你的身体里?”
“身体?那不过是对你们才有意义的存在。那也是囚禁你们的地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的是你的身体还是你?”
“有区别吗?”
“你的身体在那沉睡,这里的你与身体无关。”
“可我还是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呢。”
“如果你不认为自己能看到自然就不会看到了。”
“好奇怪的话呢。”
“你也很奇怪,从没听北女说起过你。”
“北女和我认识?”
“我不知道,不过你既然有她的味道自然是和她有关系的。”
“可有都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人呢。”
“不记得不代表不认识。你叫什么?既然你不是北女。”
“沁月,你呢?”
“叫我囚徒吧。我都不记得自己有过怎样的名字了。”
“你为什么把我拉到你这里呢?”
“看到故人,一时有些高兴。尽管你还不是她,却也总算是件值得我高兴的事情。”
“你总是不高兴吗?”
“你总是高兴吗?沁月。”
“也不是呢,可会有很多时候很高兴。”
“那是因为有人陪伴吧,如果沁月只是一个人也会有很多时候觉得高兴?”
“不会呢。”
“沁月也曾一个人很久?”
“好象是很久的,在遇到猪之前总是一个人呢。不过那时候也总是很高兴。”
“一个人也总是很高兴?”
“是啊,一个人就不能很高兴了吗?”
“只是很难做到吧,孤独让人寂寞,寂寞让人想到许多困扰。”
“你在这里有多久了呢?”
“记不得了,时间是很奇怪的东西。有时觉得很久有时又觉得不过是那么一瞬间吧。”
“不明白呢。”
“沁月看看曾经的自己到现在的模样用了多久就会明白。这是很奇怪的感觉。”
“感觉该是很久可又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久呢。是这样吗?”
“差不多是了。你是要去哪里?”
“可以告诉你真话吗?”
“那假话是要怎么说?”
“假话要简单很多呢,你要听这个?”
“那都说下吧,感觉会比较有趣。”
“假的只是去东面而已,真的呢是要找龙门。猪都不让和别人说真话的。”
“龙门?”
“恩。”
“是那越过后化龙的东西?”
“是呢。”
“哦,这个好象我也听过。不过真的有龙门?”
“不知道。是有的吧。”
“找到又做什么?你想化龙?”
“恩。”
“龙有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呢,只是总是会想。”
“和北女倒是一样。”
“北女也是想要化龙?”
“不,她想的是怎样摆脱龙的身体。”
“为什么呢?”
“这可是个很老的故事了,我都已经记不那么清楚了。”
“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以后再说吧,你要醒了。”
“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到你这里呢?”
“你不用来,我会找你的。”
“真的?”
“真的。”
鱼睁开眼,看到熟悉的景象,猪正看着外面景物变换。那矮小背影仿佛有某些东西搀杂其中。鱼看不出,只是不喜欢这样的情绪浮现心头。她回想着刚刚的梦境,那叫囚徒的人说还会找自己呢,想到这里她笑起来。细小愉快声音。
“鱼做了什么样的好梦呢?”
“是很奇怪的梦呢,猪。你听过囚徒吗?”
“囚徒?被囚禁的人?”
“恩,我就梦到个囚徒呢。”
“梦到?在哪里的?”
“不知道是哪呢,他说我在他的身体里又说身体只对我们有意义呢。”
“恩,是很奇怪的梦。”
“猪。”
“恩?”
“他还叫我北女呢,可北女是谁呢?”
“和鱼无关的人吧,不用多想的鱼。”
“可是听到那名字很害怕。”
“害怕?”
“恩,好象自己会没有一样。猪,我会一下就消失了吗?”
“不会。鱼怎么会一下就消失。”
“恩。囚徒还说有个北女的故事呢。可我听不到就醒了。”
“恩,来看下外面的风景吧鱼。这可是很美的景色呢。”
“是吗?”
鱼走到猪身边看向外面,是一簇簇人立的巨大花树绵延在他们周围。地面上是纯白色彩的小草,开着紫色花朵。鱼被这景色吸引,不自觉地握着猪的手,那梦中一切在瞬间消失不见。想到这一路走来,鱼又有了那奇怪图书的感觉。时间仿佛是过了很久却又没有所想的那么久。
“猪,你有觉得时间过得很久了吗?”
“恩?”
“就是我们走到这里明明是过很久的吧,可是想想又发现没有那么久呢。好象只是才睡了一觉。”
“鱼还在梦中吧。”
“没呢,我可很清醒呢猪。”
“那就像人曾说的,恍惚如梦吧。”
“恩。猪我还想练习那术术呢。”
“可是会很耗费心神的,鱼要多休息下才再练习吧。”
“不要呢。”
“那只练习一次。”
“恩。”
鱼认真回想每一个步骤,然后静下心,感觉着自己的术力。渐渐察觉到有股温暖的力量在身体里游走,然后按着木扣所教的方法一点点把那力量聚集到自己的手掌。光华显现,一朵有着生动色彩的鲜花就如此呈现在他们面前。在那花朵之上渐渐有轮苍白月亮显现,这才是月影花开的完整模样。鱼再无法支持完成这幻术。一切消散。
“累吗?”
“有一些呢,可还是好开心。”
“鱼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呢。”
“猪。”
“恩?”
“你说我们是困在身体里了吗?”
“什么?”
“我梦到的囚徒说我们也像他一样被困在身体里呢。”
“不听他乱说。”
“恩。可是他怎么会那么认为呢?”
“可能是无法离开才渐渐那样觉得。”
“恩。又想休息了呢。”
“那再去休息会吧。”
“恩,猪。”
猪看着鱼渐渐又睡去的面庞,皱起眉头。铬镍钢鱼所说的话语自己也曾听过一样。
“我被困在这身体中,失去自由。”
“北女?”
“那囚徒该是要找我的吧。”
“恩。可你刚说的那句话好熟悉。”
“你也曾听过?”
“是听过的吧。只是记不起。”
“你可是有很多事没和鱼说起过。”
“她不必知道。”
“你觉得这样是对她好?”
“至少不会再让她多一些烦恼。”
“那却也是让她离你远了吧?”
“这不重要。你还好吧?”
“还算好吧,只是总觉得有些疲惫。也许又要像以前那样睡去了。”
“对不起。”
“你也没做错什么,睡去对我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北女。”
“又想说什么?”
“你该去见下鱼见到的囚徒才对。”
“为什么?”
“他该是你很久的朋友吧,能这样认出你来。”
“这样认出我来?”
“只是看到鱼就知道和你是有联系。”
“这是你说的。”
“鱼刚说的你都也知道的吧。”
“怎么?”
“你有没有觉得熟悉?”
“熟悉?对什么?”
“对那囚徒。”
“我想不起自己曾认识这样的人。”
“北女知道鱼梦到的地方是哪吗?”
“不知道,你又知道?”
“塔露初阳,该是在那七个太阳之中的一个吧。”
“为什么?”
“只是隐约知道该是这样,难道北女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
“奇怪鱼怎么会有那样的梦。”
“不觉得。”
“哦?”
“你的鱼可不是你见到的那么脆弱的。”
“北女想说什么?”
“鱼有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
“只是她还不知道要怎么使用。”
“是指让她放出幻术的力量?”
“不是。”
“那是什么?”
“是让她梦到那里的力量。”
“北女是说预知的力量?”
“那不是预知,那力量很奇怪。我不能具体明白,让我害怕。”
“我都察觉不到那力量。”
“那是来自她身体外的力量你自然察觉不到。”
“或者是来自那囚徒吧。”
“希望是吧。”
“北女,你还是去见下那囚徒吧。”
“为什么?”
“那或者对你有所帮助。”
“那个关于我的故事?”
“你也想知道的吧。”
“我早就不去想那些东西了。”
“恩?”
“过去是什么样子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可是……”
“可是什么呢?我们一定要让自己与过去的自己有所关联吗?”
“不是,但总是要让自己知道是怎样到了现在吧?”
“然后呢?”
“然后?”
“然后让自己顺着自己的过去?”
“我不知道。”
“我不想被自己不记得的过去支配。”
“北女也要知道自己的过去吧,或早或晚总是会知道的。也许其中有重要的事情。”
“你想我记得龙门的事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不要再说了。”
“你又何必这么早就害怕。”
“你又知道?”
“算是请求吧,去见下那囚徒。”
“我要怎么去见他?”
“你想要去见自然就有办法去见的。”
“你真那样想?”
“哪样?”
“只是想我知道自己的过去?”
“是。”
“那就想办法吧,我累了。”
“恩。”
“你不觉得这身体真的将你囚禁了吗?我去睡了。”
“也许这样才是自由吧。”
猪看着外面美丽景色,在心中说着。只是又渐渐觉得有些不对。不能仔细回想。仿佛有些东西存放在久远的记忆中自己不能看得清切。但其中纷乱景象却又隐约闪现。
“很奇怪吧?”
“你是谁?”
“我是你想见到的人。”
“囚徒?”
“你觉得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自由吗?”
“我不知道。”
“也许你是对的。”
“我是对的?”
“这身体不是让我们不自由而是给我们自由。”
“我不明白。”
“有了身体才能感受这自由吧。”
“你找我做什么?”
“不是我找你,是你找到了我。”
“你不是要找北女吗?”
“北女?我不必找她。”
“为什么?”
“她总会出现在我面前,我所要做的不过是等待。所以我从来不会去找什么。”
“那你等到了什么呢?”
“等到许多事,现在等到了你。”
“等到了我?”
“你会明白的,那个沁月的身体很虚弱是有人把她的力量抽取去了吧?”
“是。”
“不过猪啊你该是想让她复原的吧?”
“你知道方法?”
“这就是你找到我的原因,那么你想知道吗?”
“我需要拿什么去交换?”
“你什么都不用拿,只要告诉我这身体如何让你自由。”
“我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这身体怎样让我自由。”
“希望你说的是真话。”
“囚徒,你还是继续等吧。或许你会等到给你自由的人,但一定不是我。”
“那要看我是不是有能力让你不再自由了。”
“算是威胁?”
“不,是商量。”
“那等让我不自由的时候再来商量吧。”
“我想不会很久的。再见吧。”
猪双眼中黑白光芒交替,有如星空明灭闪现。那光芒中有让人惊惧的力量。
“原来你也同我一样,被困在自己的身体中啊。”
那声音渐渐沉寂下去,猪闭上眼看到曾经在人间面前的自己。忽然察觉到莫名的情绪。仿佛伤感,仿佛怀念。然后看到那时的鱼,久久注视那小小身影,一脸恍惚神情。
关键词:人间

作者:莲落青冥

《人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