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再见了,我的天使[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再见了,我的天使

(一)

记得那是在去年深秋的一个夜里,我应朋友的要求,送一个女孩回家。那个女孩很健谈,一路上她不停的和我争论,还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教育我。当时,我暗暗好笑,“现在的小女生,什么都不懂,还教育我?!”但是,不曾想就是她向我平静的生活里投入了一块巨石,打碎了我的自信,甚至于我一直信奉的人生观也被她动摇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当我坐在离家几百公里的地方迎接新年和它的副产品时,电话那头传来朋友们兴奋快乐的笑声,“你知道吗?!***和*** 已经勾搭上了,气氛很好哎!!”“真的,看不出来啊,***平时一本正经的,现在也搞大了啊!”我在电话这头为他们高兴,同时也有些为自己惋惜,没能看到好戏上演。而女主角就是那个教育我的小女生。
好戏的男主角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合伙开了一家小店,作为被老板欺负8小时以后的一种调剂。小店的生意不太好,仅仅是勉强维持,离我们当时寄希望于它能成为我们日后事业起点的目标甚远。好在,小店并不怎么叫人操心,我们请了一个工人在白天的时候帮我们照看一下,下班后就由自己打理。因此小店的功能有所增加,成了朋友聚会的场所。于是,我和她的接触就慢慢的多了起来。有时候,我们几乎每天都能见面,渐渐的我和她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不太喜欢和女孩谈论自己的我,在她的面前变的无拘无束,不介意的敞开自己的内心。同时也看的出她很寂寞,有时对他显出深深的无奈,我慢慢的看见了她骄傲的外表下那个虚弱的女孩。男主角很忙,忙着工作约会,还要常常出差,于是女主角有点无聊,也有点无奈。而我除了工作,在生活上是孑然一身,时间很多,便常常和女主角通电话,有时候是她打来,有时候是我挂给她。电话里我们的话题总是男主角的点点滴滴,看的出她的信心不足,但是她需要了解,有时也需要发泄。正是这样,我便成了他们的传声筒。
“喂!兄弟你怎么搞的啊,小姐又不高兴了啊,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啊,快去解决一下吧!”
“哎呀,别这么小心眼啊,我和他十几年的交情,我最了解他了,你别想太多啊!”
… …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象街道里的阿姨妈妈,成天为了他们的鸡毛蒜皮操心,但我一直以为一切都会好的,我也会如预期的那样当上他们的伴郎,在他们的婚礼上拉着新郎的衣领高声大叫“这小子不会喝酒的啊,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交了钱的,趁着这机会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啊!!!”于是,我还是常和她通电话,甚至带她去我上课的夜校一起听课,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我对这一切的解释是因为他男主角太忙了,我以哥哥自居,带着寂寞的妹妹去散散心,也是帮他的忙。我会把每次的谈话内容,和见面的时间都尽可能的告诉他。我有点天真的认为这样做他会感激我的。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事情的发展偏离了我预期的轨道。那天她休息,到我的办公室来看我。我告诉她我晚上有约会,不能象往常一样请她吃饭了。她很懂事的说了声好的就走了。我呢,就得意洋洋去赴约了。几天后,我和她又有了一起共进晚餐的机会,我们去了一家我们都挺喜欢的饭店,我告诉她那天我去约会就是在这里吃的晚饭,她忽然有点幽怨的看着我问“是不是这个位子啊?”
“怎么了?当然不是啦”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向后指,“是那里啊,今天已经有人坐掉了啊!”
说完我正准备接着喝我的红茶,她的目光在我的眼前闪过,我的心猛的一动,急忙抬起头,可是这次我什么也没看见。
“干嘛,问这个?不会是吃醋了吧?哈哈”我竭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说到
“臭美!”她对的我问题嗤之以鼻
“还好没什么,多心了,”我暗暗的对自己说,“可自己怎么了,好象偷食的猫,真可笑”
现在想起来,如果在这时我及时的离开淡出,也许事情不会继续发展下去,但是我没有。也许那时候我已经跨了出去,而且并不想收回。

(二)

一个星期后的一个下午,我正懒洋洋的坐在办公桌前,为了喝水还是喝可乐的无聊问题困扰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里是**公司,你好!”
“喂,是我啊,是你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幸福的女声
“啊,好久不见啊,怎么今天有空想我啊!”
“我结婚了,你来不来啊?”
“好啊,时间,地点,我一定要来的”老同学的婚礼是一定要去的,不仅仅是婚礼,也是同学的聚会,毕业后大学的兄弟姐妹各自分飞,很久不见了,这次机会很难得的
“不过,我有个要求啊?”
“说,什么要求啊,赴汤蹈火不要叫我啊!”
“没什么,就是要带个女孩啊!”
“为什么?而且我也没有女朋友啊!”
“我不管,我也不信,你以前的绰号叫‘公子’啊!”
“真的没有啊,不骗你的”
“就算帮个忙啊,主桌上的人不够啊,就算我求你好不好?”
面对女孩子的要求,我总是很难拒绝,“好吧,我试试,不过不能保证啊!”
“那就说好了啊!”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都嫁人了还一点没变,”我不由的笑了
挂上了电话,我振奋精神用力的想能带谁去,可是周围的女孩实在不多,选择的余地很小。有的女孩,我对她有意思,但她对我没感觉,不可能,有的女孩,她对我有想法,我对她没意思,不能带,会有后顾之忧的。想着想着,想到了她,也许她可以啊,人漂亮,又懂事,我们之间应该不会有什么误解吧,再说就算借来用用,大学同学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就这么定了,我抓起电话,在一阵嘟嘟声之后传来了她的声音
“Hello”
“是我”
“你啊!什么事?”
“没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紧张“我有个同学要结婚,主桌上缺人,要我带个女孩去凑数。”
“和我有关系?”她的声音有点迷惑。但我想她是知道我的意思的。
“可不可以,借你用一下?”我嬉皮笑脸的问
“好啊,我最喜欢参加婚礼了,很多人,很热闹的!”
“那就说好了啊!”
挂了电话,我忽然有点担心,我的兄弟会不会不高兴啊。于是又拿起电话
“哦,忘了,应该和你的领导请示一下啊”
“不用了吧?”声音有点犹豫“他会吃醋的。”
“真的?”我的头大了。“那就算了吧!”
“不过,没关系的。他不知道不就好了?”
抓着电话的手不知为什么有点出汗“可是……”我嗫喏着,“再说吧,我再问问我同学吧。”
然后是一段沉默
“再说吧,等我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再见!”
第二天,我拨通了我同学的电话,她不在。坐在桌前,我有点后悔,如果不打那个电话也许事情会好办一点。现在想回头怕被人认为心虚,至少我自己知道我心虚了;带她去又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有点怪怪的。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两天,直到那个周末,我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你和同学说的怎么样了,到底带不带我去啊?”
“这个…这个…,我没联系上她啊!”很无力的解释
“你是根本没和她联系吧?嘻嘻,你想带我去的啊!”
“没有,没有”,我有点慌乱“真的没联系上,你等我再试试好吗?”
“好--的”她把好字拖的很长,我不由的感到一阵晕眩,真是的她太聪明了。
“要不我和他说一下?”
“不是说了吗,他会吃醋的啊,不过我随你的便。”
“那… …”一向能言善辩的我又一次无话可说了。
“你自己做决定吧,我先挂了啊!”
“啊… …”
“我真的挺想去的啊,你想好了告诉我结果啊!”
我突然对自己的做法有了怀疑,我真的仅仅是借她的时间用一下?记得有一次和她两个人去逛街,她问我:“朋友和女人对你来说哪个更重要?”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是朋友啦!俗话说‘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啊!”虽然这么说的不太好听,有贬低女同胞的意思,但我的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这次我的做法好象很对不起兄弟啊?何况她还是兄弟的老婆。
其实,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去向新娘请示了,因为4个小时之后,她的结婚盛典就要开始了。
“好吧,不用想了,去就去呗!”我尽量轻松的回答她,就象对小孩子一样。
“好啊,那就说好了,不要赖啊!”
“好的,再见”
“再见”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往红包里加了200元钱。“好吧,自做孽钱倒霉。”我不由的自嘲,希望以此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但愿她不要想岔了才好。”

(三)


婚礼的气氛很好,每个桌子都发出杯盘撞击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并没有被分配到主桌上。她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扯着我的衣袖,侧着头仔细端详着桌子上的菜和桌子旁的人
“今天,你很漂亮!”
“谢谢啊!”
“好象有点抢了新娘的风头啊!”
“什么啊!别瞎说。”
“真的啊!”有人接口。我的虚荣心被狠狠的满足了一下。
“想吃什么?”我不禁柔声问道。
“这个…、那个…,哦,还有…. ,我都没吃过呢!”
“哦!等一下。”
我扬起脸对着正在夹菜和准备夹菜的兄弟姐妹们说道:“喂,喂喂,你,快一点又不是没有吃过;你,你老婆又不是不会自己夹大庭广众的献什么殷勤;还有你,放开你的手不要抓着盘子不放!”在一阵混乱之后,我得到了桌子的控制权。当我把她想吃的东西一样样放在她的盘子里时候,她轻轻的说:“你真好。”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脸有点红:“没什么啦,应该的,难得带你出来,总不能让你饿着回去吧!”
其实在这之前整整两年的时间里没有女孩对我说过这句话,这时候的感受也许是不能表达了。我有点得意可更有点慌乱,因为曾经和我说过这句话的女孩已经远远的离开了我的视线,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否有更多的其他含义。
也许是我的一相情愿吧,可是我怎么会有这种希望呢?“朋友妻不可欺”这是我的人生原则之一,我想我不能破坏它。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感到做人的难处,更不幸的是我还是个男人。小时候,常看《卡耐鸡》之类的书,被那里面的处世原则所倾倒并不自觉的以此为榜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才知道那里面所谓的成功之道是多么的脆弱,在现实中多么的经不起推敲。
终于,盛大混乱还有点俗气的婚宴结束了。
有个兄弟提议:“好久不见,大家就到我家去聚聚,顺便再复习一下功课?”
“好啊!!”提议得到了一致的欢迎。毕业后,很少有机会打麻将,打牌了。
“一起去吗?”我问她。
“好啊,我还怕你不带我去呢!”她眉开眼笑的。
“哈哈,我还怕你不给面子呢!”我笑的很“坦荡”。
我们的车开的很慢,当我们到达的时候,他们的战场上已经是硝烟弥漫了,只有女生的牌局还在等着我们。于是,我理所当然的成了旁观者。在我们这个女人权倾天下的城市里,太太小姐的活动是至高无上的,男人是在人手不够的时候才有资格才在桌面上露一小脸。她一边摸牌一边得意洋洋告诉我她的牌打的不错,我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以前在学校里,我的牌技被公认为是天王级的,常代表我们系出去切磋技艺。
“喂,你快过来帮我看看这牌该怎么打。”旁边的女孩突然叫我
我忙不迭的把脑袋凑过去,终于有人还记得我这个高手。在我的指导下,那个女孩理所当然的大获全胜。
“算了,我不打了。这牌太臭了,你来吧!”她停下手中的牌拽拽我的衣袖嗔道。
我一看有了发挥的机会急忙爬上凳子,“哈哈哈”狂笑两声天王出山了。她默默的坐在我的身边用一种淡淡的眼光看着我出牌、摸牌。我能感到她的呼吸,轻轻的甜甜的,象早春的薄雾,让我的感觉很有点迷离。在送她回家的路上,我还在因为刚才的精彩场面自我陶醉。而她坐在我的旁边侧着头看着窗外的街灯飞速流过。车上的气氛有点沉默。
'她和你的关系很好?'
'谁?'这突然的问题,使我一楞。
'那个叫你帮她看牌的女孩。'她的语气酸酸的。
'这...'我吃了一惊,'她是我大学时的女友,不过已经过去了,她也有了自己的生活要结婚了,.....'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的。'
她的口气又变的淡淡的,就象刚才的看我打牌时的眼神。而我的慌乱却越来越明显,我知道我一直在回避的一切被慢慢的揭开了。终于她的家到了,我默默的把她送到门口。看着她走进大门,我有点不知所措。
'喂!'
'怎么?'
'没什么,早点睡。'我说到。
大门在她的身后轻轻的阖上,当锁舌'叮'的一声撞在门橼上的时候,我的心里却听到了一声巨响。
20分钟之后,我迷惘的坐在自己的桌前。电话毫不留情的响了起来,是她。
'睡了吗 ?'
'没有,等一下再睡。'
'对不起,刚才有点失态。'
'没什么啊,你一直都很好啊!'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 ...',她在沉吟着。
'对不起,也许今天叫你去是我的错吧!'
'我真的很想去的。'电话那头她笑的有点勉强。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想让你去的。'
'我和他不会有结果的。'
这句话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在这个时候从的她的嘴里听到,我还是很吃惊。
'别开玩笑,你们很配的。'
'他还有别的女孩。'
'你知道了。'
'是的。'
'可是他很喜欢你的,给他一点时间,我想他会做好的。'
'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别这么说',我急忙打断她。
'真的,我真的有我的难处,也许以后你会知道的。'后来我的确知道了,而且知道的太晚了。
'小笨笨,你还小哪里来的难处啊!做自己想做的不是很好吗?'
'你真的对我很好。'
'怎么了,叔叔我是很好的啊!'我的口气疲软无力,我知道我骗不了自己,我爱上她了。
'你要真是我的叔叔就简单了'她口气中的哀怨连傻瓜都能听出来。
'我不知道...'
'你很了解我,从来没有人象你这么了解我。'她的话里透出坚定的意念。
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粗心大意的我,对她的感受会如此强烈。我们彼此之间默契好象是天生的,第一次见到她我就有种熟悉的感觉。聊天,逛街都是这么的自然,不用牵手便知道她思想的脉动。而我在她面前是如此的透明,我的伪装,谎言显得不堪一击,她对我的了解好象也是与生俱来的。
'你也是。'我无法否认。
她沉默了一会,我能够想到她抿住嘴唇的样子。
'早点睡吧!'我感到有点冷,我真的迷失了。
'好的,再见!'
'再见。'
又一次道别,但没有人挂电话。我听见电话那头轻轻的音乐声,唱的是'SAID I LOVE YOU ,BUT I LIED'
'明天你有空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怎么?'
'想和你谈谈。'
'好的。'
'再见。'
躺在床上,我转过身看着窗外微曦的夜空。明天谈什么?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准则受到了空前的挑战。也许应该结束了,朋友和女孩的选择是这么的难。我不想对不起我的朋友,但是我已经这么做了,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如何我注定要愧对他了。对于那女孩,她一定了解我的想法,就象我知道她的想法一样,但是我不敢直面这样的感情。我一直信奉爱情只是婚姻的借口。人生大同,什么生命的唯一一半,只是为了戏剧性效果,为了煽情,为了票房需要所搞的把戏。每个人的一半都不是唯一的,欲豁难填,谁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有限,很多时候会有人孤身一人,无人陪伴,但换一个环境往往就会目不暇接,无暇选择。但是对于她我却没有把握,我不能肯定我的理论也能适用在她身上。
如果没有他,也许我会的吧。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翻了个身,闭上了双眼。
(三)
一夜未睡的我,点起了一支烟。餐厅的环境很好,音乐悠悠扬扬,一个低沉的女声在低吟浅唱,桌边的灯光照射在鲜花上幻化出如水晶般的光芒。
'我没有迟到吧?'她翩然而至。
看的出她精心的打扮过,淡淡的唇红,长长的纱裙令人不能逼视。
'没有,是我早到了。'
'要和我谈什么啊?'她笑嘻嘻的把脸凑近我,在我的身边坐下。
'没什么',这句话好象变成了我的口头禅,每次心虚的时候都用上:'就是随便聊聊,请你吃顿饭。'
'哦--'她意味深长的看看我。
'点菜!'我向自己下了命令,拿起菜单遮住自己的眼睛。
'你知道的'我躲在菜单后面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觉得你们应该继续下去,我说过要做
你们的伴郎的。'明显的辞不达意,思维混乱。
'什么?'她抬起头停止了数花瓣。
'没什么,我希望你们好好的处下去,不要这样。'
'我们怎么样了!?'她有点生气了,'为什么你老是要管我的闲事啊!?'
是啊,我真的希望我只是在管闲事。为什么我骗不了你呢?为什么我的心会痛呢?你真的了解我吗?
'不说这个,我们吃饭!'我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又点起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在氤氲烟雾中我感到我的灵魂背叛了我的原则。
'我们不要见面了好吗?'我艰难的说。
'为什么?'
'我怕他不高兴,我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我感到她注视着我,但我没有勇气面对。
'你真的这么想?'
'不要问了,我是这么想的。'
'... ...'她叹了口气,那缕气息,轻轻柔柔的抽在我的心上,我知道我做不到。
我转过头去看见她的嘴角微微上翘,眼睛里似乎有一层雾气。那是一种我所陌生的笑容,是那么无奈,那么动人。
'你过来一点。'她轻轻的说,却是命令的口气。我不由的向她靠近一点,忽然她凑上来飞快的给了我一个吻。
防线彻底的坍塌了,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她拿起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的双腿象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迈不开,但是我知道我的灵魂已经跟她走了。

(四)
时针已经指向1:00。而我却睡意全无,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忽然OICQ上有人敲门。是她,也许我也在等她吧。
'还在聊天?'
'没有'我回答。
'哦,我想看看有没有信,正好看到你在。'她的图标笑嘻嘻的看着我。
'哈哈,真巧!'
'刚才他来我这里了,我叫他来的。'
'?'
'我和他分手了。'图标还在傻呼呼的笑,好象在嘲笑我。
我找不到合适的字句回答。
'我们还是打电话吧!'我提议。
'好吧!'
我下了线,喝了一口水。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爱她,我已经知道了,她呢?我不敢想。她的出现是这么突然,我的爱是这么胆怯。
'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在电话这头。
'因为我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她在电话那头。
'你真的考虑好了?'
'是的。也许我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填补空虚。'
'填补空虚?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们有感情的啊!'
'你不要说了,我自己知道。你是最了解我的,你也是知道的。'是的我知道,我看出来了。也许不是空虚,她的生活是不空虚的,有很多男孩追她,但是是别的什么我却没有答案。
'记不记得你去度假时,给我打电话的情景?'她岔开了话题。
'记得。'
'你向我形容的大海,我永远不会忘记。记得你站在海边说:'海在夜里是最美的。当你站住夜幕中的大海边,海水浸过肌肤。四周除了海浪敲击岩石的声音只有万籁寂静;海面上除了浪花在星光下泛着白色只有一片黑暗。让人感到的是大海那吞噬一切的力量,唯一可以和大海媲美的只有星空。海上的星空是纯洁透明的。仰望,看到的是满天的星星漫过苍穹,不知道到底是黑色的夜空镶嵌着闪烁的星星还是闪烁的星星里点缀着黑色,站在这样的大海边是可以洗净心灵的。''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我想把话题接回去。
'我在电话那头听得见大海在你脚边汹涌澎湃。'她没有搭理我的话,继续在说,'我从来没见过真正的大海,以前很多人向我形容过大海,可是只有你让我下定决心要去你去过的地方,看一看你说的大海。'
'是的,那真的是很美,那种美是很难形容的'
'但是你的形容已经足够了。'
我知道那天我是真的被大海感动了,那个时候我觉得需要有人分享我的感觉,但为什么是她?是的,在那样的星空下,牵着心爱的女孩的手,走在海边听海的声音感受海风的清新是我向往的。
'我能感到你的心。'她说,口气还是淡淡的。
我也感到了,电话那头你的心事。我希望牵你的手走在海边,看海水冲去我们的足迹,听海浪从我们脚边滚过的声音,让海风将你的发丝拂在我的脸上。
'我承认我很喜欢你。'我鼓起所有的勇气,我无法再骗自己,我的内心已经无法抵抗了。
'我知道。'她的声音是这么的轻柔,'听你亲口说出来真好,虽然我早就感到了,但还是让我很震撼。'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能喜欢上你呢?'我想。
电话里是长长的沉默,我们都在想自己的心事。
'我要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好的,我们一起睡吧!'我开了个玩笑。
'好啊!不正经。'她笑了,很开心的样子。

(五)
整整一个星期,我都在失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变得让我琢磨不定。我的感情已经不受我控制。我怕失去我的朋友,更怕失去她。'爱上不该爱的人',是对这一切的解释吗?
我们还常常打电话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到了周末,我突然记起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心血来潮,冲出去买了一大捧百合,叫人仔仔细细的包好用快递送到她的公司。
'Have a nice day!'一接起电话就听到她兴奋的声音。
'Happy birthday!'我也快乐的回应。
'谢谢啊,我真的太高兴了,下班我请你吃饭好吗?'
'没问题,有饭不吃是没道理的。'
几个小时后,她抱着百合站在我的面前。花丛后面的她的脸庞是这么的美,我不由的呆了。
'走啦!'她亲密的挽住我的胳膊。
我的脸不禁有点发热,可以感觉到周围人们羡慕的目光。我仿佛找到初恋时第一次牵女孩手,那种脸红心跳的幸福。'不管了,我要真正的爱她了'我暗暗的发誓。
吃完饭,送她到家门口。她邀请我进去坐坐,虽然常常送她,但我还是第一次走进这扇大门。
'你先等一下,我整理一下你再进来好吗?'
走进她的房间,弥漫着女孩特有的气息。房间不大但很整洁,我们肩并肩坐在沙发上。
'听音乐好吗?'她好象看出了我的拘束。
'好的。'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我注意到桌上有一个相架倒伏在那里。
'我叫你来是有事对你说。'当音乐响起时她说道,'明天,我要走了。'
'去哪里?'
'北京',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去出差?'
'不是。'
'去旅游?'
'也不是。'
我忽然发现她的眼睛有点湿,'怎么了?'我有点紧张。
'我去结婚。'她的声音发颤但很坚定'我决定了。'
她的话象重锤猛击在我的胸口,我忽然想起在认识她的那天,听他说过她有男友。但那个人从来不曾出现,我已经完全忘了这件事。'和谁?'我感到呼吸困难。
'你不认识的,他在别的城市,甚至不在我们这个国家。本来我以为不会和他有结果的,他对我很好,我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和一个没有共同文化背景的人相处是这么的难。于是,我一直在寻找,希望有人能给我勇气,给我一个离开的理由。'
她停了一下,'先是他,我以为他可以给我勇气,但他让我失望了。'
我无言以对。
'我一直在等,等一个给我勇气的人,能够扶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嫁给我吧',但是他没有出现。我相信你是可以娶我的人,可是... ...'
我知道了,我是可以娶你的人。我知道了,你正是我要娶的人。我再也不能克制自己,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可以娶你!'我用尽全力,
她把头轻轻的埋在我的怀里,'太晚了,我已经决定了,你再也不用为难了。好在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是吗?'
'现在开始,我想还来得及。'我的口气惶恐,仿佛一个溺水的人。
'无法改变了,他对我很好,或者说他很爱我,没有我他会疯的。嫁一个爱我的人不是很好吗?'她仰起头看着我,这种目光让我无法回应。
'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我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句话。
'就当是赌一次吧!'我几乎在哀求了。
'不行了,你的牌很好,但是别人的牌已经出完了。'
我仿佛失去了意识。是啊,我让她等的太久了,我的牌很好,但是我再也没机会出了。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答案。我爱她,我早就知道,但那点微不足道的原则让我不敢面对。在她的眼里我是一个胆小鬼,一个连自己都不敢承认的人,又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一个女孩把自己的幸福托付给这样的一个人呢?
'我很累了,明天早上还要赶飞机。'
'真的无法挽回?'
'不要说了,真的。'

(六)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的。不自觉的抓起电话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明天我去送你。'
她没有说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我还是决定去送她。
当我按响她的门铃,她的脸上没有吃惊,她知道我会来的。看着她整理行李,我默默的点起一支烟。桌上的那只相架已被扶起,一个西方人正在幸福的吻她。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就是他将占有她的将来,但我并没有妒忌我有的只是后悔。
'走吧!'她说。
我帮她提着箱子走下楼梯。清晨的阳光有点刺目让我睁不开眼。不知什么时候,我牵住了她的手,伤感不可避免的淹没了我。大海边的牵手变的象童话那样美丽,却又遥不可及。在车上她紧紧的依偎着我,这一切好象都很自然,但来的太晚了。我尽量不去看她,我怕看到她那无奈怨怼的眼神。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在享受这最后的温情。
机场到了,我的爱也到了尽头。在入口处我抱住她,想说什么,但我什么也说不出。
'这种感觉好象很熟悉。'忽然她在我的耳边说。
眼泪再也忍不住,我伏在她的肩上哭了。很久很久,我们没有说话,只有我的眼泪滑落她的肩膀。只有她的双臂紧紧的抱住我。
机场的广播响起:'请乘坐MU5431次航班飞往北京的乘客从6号登机口登机。'
'不要走好吗?'我无力哀求。
'如果我改变主意,我会来找你的。'她说
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太伤心,给我一点幻想,一切都太晚了。目送她消失在安检的那头,看着她投向一个我无法抗争的事实,我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爱,在机场大厅短短的这一个小时我们真正的相爱了,但只有一个小时没有更多!
她来的那么突然让我琢磨不定,走的那么仓促让我追悔莫及。她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但却没有给我时间让我去爱她!
再见了,我的天使,永别了,我的爱!
关键词:再见了我的天使

作者:David

《再见了,我的天使[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David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