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生如夏花Ⅳ·白木槿

发表日期:2008-05-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0

很多年后,我还会从深夜中醒来,想起我和她的故事。

我会在这样一个时候,停下我的笔,去追寻她的模样。我不记得她的样子。我再未见过她。可我想念她。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们都老去,青春成为赞歌,年少是梦,还带着半睡半醒的模糊且朦胧的笑颜,回忆我们所走过的那一段时光。

嘈杂又安静。

那时木槿遍篱墙,朝开暮落,她从花丛中向我走来,笑若迷梦。

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她已离去。

我忘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这不重要。我便记得我们留下的那一笔,用的是朱砂大红,劲透薄宣。

李义山曾有《槿花》诗曰:

风露凄凄秋景繁,

可怜冗落在朝昏。

未央宫里三千女,

但保红颜莫保恩。

我便只记得她的红颜,朝开暮落的灿烂。那些悲恸的、哀怨的、分明的,全不要看见。

最恨相爱时,相逢晚。爱得再深也是休。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便差一刻,便差一步,身心都成历史。

于是我在木槿花落的时刻,拾起零碎一地的心情,写我们曾爱曾恨的故事。感谢你能看我朝花夕拾般的文字,感谢你能寂静而寥落,感谢你能开、你能落。

有些结,只有少年时才能解。

1

我已经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

我只记得那日的午后,阳光慵懒而闲适,带着热度,透过薄衫。

那时候篱墙上的白木槿开得正灿,茫茫一片,她就这样向我走来,带着暧昧不明的微笑。我忘了我是怎样与她相识,忘了我是怎样与她相知,忘了我是怎样与她相爱,忘了我是怎样与她相离。我只记得我们如何相逢。

轻风卷起枝叶,哗哗的响着。那声响一直存在我的记忆中,不曾淡去。

有时候我从梦中醒来,还记得她那时的容颜。以及连成一片的声响。那是记忆中最深刻的印象,没有带上日后因爱因忧因愁而生的怅然。只有这声音还是那么淡然,那么清脆,丝毫没有瑕疵。

或许我会记得她,正是因为这宁静的氛围。我所爱所追寻的氛围。

很多事情,当你带上用心的感觉,就都变了。

爱一个人爱过了七分,如何不痛。

才恨相逢时,她已是别人的。苦苦相知一场,相守一时,都成嫁衣。

但那时的我还都不知。只要看她的容颜,便好过愁闷的夏日,那一场多情的雨。

要是你也记得,便同我一齐回忆。

这是我们都曾有过的故事。

2

那片白木槿开在校园的后山。

很少有人知道。只有孤独的人才会找寻。静静的呆在花下,天空浮云稀薄,听得见鸟鸣,又哪里有飞鸟的痕迹。

我痴痴的在那花下等着重逢。很多人便是这样,以为缘分到了,苦守着便有结果。

日复一日,花下还是我,从不曾多出一个她。人潮来来去去,没有一个身影为花驻足,没有一个身影为我停留。她消失在茫茫人海。

后来即便我不再等她,还是爱坐在这木槿花下。白日时,它静静的开了。后来它又静静的落了。如雪的花瓣轻轻的落至了我的额头,微痒的感觉让人想起年少时的爱恋,心头起了不必要的波澜。

我会在这花下坐上一整夜,我看过它暮落,便还要看它朝开。可见我很贪。只是我总是在不经意间错过。恍一抬头,天是白的,花也是白的。满眼都是白。我怎么知道它是何时开起。我怎么知道它是如何开起。

很多年后,我会想:爱情是什么时候种下的。爱情又是怎么样萌芽的。我没有想通。

但那个时候我还未如此想过。我只想她是谁,她何时出现。木槿花花开花落,我等她日复一日。

那时候,我是一个少年,我在等一个人。

3

再次相遇是什么时候,我也忘了。

我便记得,那时午后的阳光歹毒而且怨恨,刺透了短衫,汗涔涔的让人难过。她就这样挽着他的手走来。迎面走来。我迎面心痛。

时光如流水冲刷一切,卵石无棱。伤痛也要花上些许时间,才能磨去最明显的痕迹。卵石还是卵石,伤痛还是伤痛。时光磨去了一些,但它们不曾变过。

我重复着在那条路上来回,好像一个疯子。路人的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我不愿理会。我就这样来回走着,一遍又一遍体会那时的感觉。伤痛一次又一次上演,我把心伤成残废,忽然就忘了痛是什么样的。

然后我笑了。

越发的好像疯子。

偏偏这时我才在乎起路人的指点。高喊一声,我做出来了,再羞惭的却假装兴高采烈的逃开。

很多年后,当你上了这个大学,听说曾有一个疯子,在校园的湖边踱步百回,然后欢天喜地的回去解题,那便是我。

但那不是最真实的我。

我是为了爱情烦恼,不是为了学业烦恼。

年少时的我们,也只会为了爱情恼怒。

再大些,便都没有什么了。

4

有时候,人好端端的,便会对着大雨感叹。

那感叹很矫情。

那个我很矫情。

我的确忘了我是怎么认识她的。但我记得那日的午后,大雨瓢泼,有一个女子打着花伞,碎花的连衣裙,琳琅又清淡。

她对我说,你怎么还是一个人。

我说,等到了,就不是一个。

然后她为我挡去那片雨水。花伞下小小的一片天地,潮湿却带着暖意。弥漫开来。这个世界还是蒙蒙的一片。内心的窃喜总希望这雨越下越大,总不要停。

那雨当真下得更大了。

我们躲到了教学楼后的角落,摊着脚在阶梯上摆出舒服的姿势。她撑起下巴,手肘搭在腿上。我们一同看落雨,就像在看木槿花,纷纷扬扬,落满了这样大的世界。

这雨这么还不停呀。

她说这话的时候,天色已经阴沉。平日校园里人潮涌动的小路变得空阔。间隙时,有人冒雨跑过,眼角偷偷瞥过,就匆匆逃走,像是在看一对偷欢的情侣。

我伸了个懒腰,说,这雨不是说停就停的,要等。

5

后来的她总是敲着我的脑袋说,等等等等,你就知道等,所以你才这样老去。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安静的看着她脸上调皮的神色。

有时候,安静的看一个人是件很美妙的事情。你看得久了,那些凶狠的表情都变得嗫嚅。我就这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久了以后,她便移开了目光,鼓着嘴说不好玩。

不好玩不好玩。

她说。

你就像根木头似的。

我没有理会。轻轻探出手去,抚了抚她冰凉的长发。

她愣了一下,然后将身子靠进我的怀中。她要与我说话。轻声慢语。暧昧的气息悄然而至。我想到木槿花落在额头时的感觉,那种微痒而欲罢不能的感觉。

她说,你可以等我多久?

这样的话我听了多次。每一次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爱情从来不是有谁能说得算的事情。我若给你誓言,将来反悔,便又怨我欺你。

可这不是她要的回答。

所以后来她还是走了。

她说,你连小小的允诺都给不起,我还要期盼你什么。

但此刻她趴在我的怀中,木槿花被雨水打落,白色的花瓣上滚动着晶莹的水珠。我没有说话,她也没有。

似乎我们都在等。

在等对方那一刻的开口。

这一等,便等到了分离。

6

很多年以后,我才发现,那个我惟独没有骗过的人,早就伴着夕阳西下时的余辉,留给我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然而那时候我还在等。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等她。但我的确在等。

那漫长等待时风吹散了我的头发,吹空了我的身体,我只剩下一个没有血肉的姿势,定格在回忆中某个角落。尘埃落下,轻轻的落在了我的额头。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倏忽而至。那千千万万年在等待中都不曾变过的身影就这样轰然倒塌了。

这时候我才踏上了旅程。

可惜我的身边早没有了她。

她从来便不属于我。

她是那个男人的恋侣。

她是那个曾经问过我可以等多久的人。

她是那个曾经攘着我的脖子摸着我的耳垂的人,她说,你若放了,只是因为你的情用得浅。

她是那个曾经让我日日夜夜思念,让我在木槿花下苦候,让我从此每当雨季,都要伤怀欲哭的女子。

可我是她的什么。

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7

后来我再去寻那木槿花,却未寻得。

好似它从未开过。

那时候我便有些惆怅。我记得爱情分明来过,可当我回首,她又不在了。到底是梦是醒,我都记不清了。只是那段常常一人去看花开的岁月,还为人记得。

等到再做文章时,人都不是那个人了,心情还是碎得满地。拾起来,隐约还能看见年少的身影。

比似红颜多命薄,休怨朝开暮落。

那时的她也像记忆中的白木槿,惹人怜爱,终是害人哀婉。

她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也记不清了。

只记得她走后,空荡荡的房间,好像没住过另一个人。

其实她究竟有没有住过,我至今想不明白。你说她住过,我寻遍了这几许的空间,也未寻到她留过的痕迹。可是你说她未来过,我却在看到这几十坪的空阔时,难过得像葬去繁花。

木槿花,谢了又谢,开了又开。人们来来去去,再不会停留了。

谁会记得生命里曾经绽放过那样灿烂而美丽的花朵。那一刻又喜又忧的神情谁又记得明晰。等再感怀,花都不在了,红颜去了,只剩伤痕,葬做花肥。

于是那一年夏季的那一场雨,打碎的不再是那丛丛白花。

我们都成了支离破碎的人。

我们还是要爱。

8

那个花下听风的习惯,我保持了多年。

我总以为那个时刻让人心安。好像多年的忙乱都烟消云散。那一刻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白木槿开得正好,我看得出神。

风还是像多年以前那样吹着,吹得枝叶哗哗作响。这声音即便在无风的时候,我闭上眼,也还是会响起。于是我陶醉在那微风扑面时的感慨中,又仿佛她轻轻向我走来。

你还是一个人吗?

看木槿花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

惟独一次,惟独只有一次,那一次便有你。

可惜那时候我们还不相识。我只是遇见了你。然后一直等待。

我在等待着那个打着花伞,穿着碎花连裙的少女,轻柔踱步。她走到我的面前,歪着头看我,带着暧昧不明的微笑。她问我,你还是一个人吗?

这一幕多年以来都不曾变过。

我还是会期待有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刻,问出我心底这样一句话。

谁都好,谁也好。只是不要再让我自问,不要再让我每每梦中醒来,都要流着泪喃喃自语。

你还是一个人吗。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我读得多了,就真的难过了。

9

有没有人想过,花为什么要开。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句话会突然冒出脑海。

或许这便是当年她留与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她的问题我总是无法回答。

花开得那样好,花开得那样美,可从没有人想过花为何要开。开与谁看。又为何朝开暮落。

生命总是这样。诞生了。为什么要诞生。为什么会诞生。我没有想过花为什么会开,但我去爱了。为什么爱我不知道,可这不能阻止我去爱。

于是木槿还是木槿。它不是夜舒荷,它开在白昼,它没有望月舒荷的宁静。

它的宁静那样苍白。

她对我说,你连小小的允诺都给不起,我还要期盼你什么。将来要谁陪我来看花。如果那时候你都忘了我,这花开花谢,与我还有什么相干。

原来如此。

原来这花开花谢,要不得缘由,要得只是与谁相干。

看花的人都不在了,也难怪我遍寻不得。

是我自己不要忘记,其实一切早都离去。

10

故事的最后,我依然未能寻得白木槿。

其实我有没有看过花开,这都不重要。

她都已经不在了,我还留着这情做什么。

关键词:连载小说生如夏花

作者:Neville

《生如夏花Ⅳ·白木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Nevill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