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海哈拉湖探险(三)精华

发表日期:2008-05-30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20哈拉湖探险路线地图 

   
(接上篇)
    继续前进,涉过许多苏里切河的支流,我们着急地寻找去哈拉湖的岔道。越过一个山岗后,在一片开阔地带,水流改变了流向,原先水流都流向北或西北,逆着我们前进的流向,此处的水流却是流向东南是顺着我们前进的方向。从地图看,这条去哈拉湖的便道与我们走的天一苏路,很象一个弹弓叉。

太阳西斜,时间在飞速流逝……我们已深入无人区150余公里。此时也有些饿了,我们每人吃了一个苹果。根据罗盘的指向,我让广明摊开地图摆正方向。我拿出卫星定位仪,GPS显示我们所处的位置:东经98°16′,北纬38°15′,海拔4093m。得知距离弹弓叉分叉的地方还有20余公里。
小马隐约看见南边约10余公里的山上有一块浅色的裸露岩石,他说:“看那里有人在采矿!”他年轻视力好,我戴近视镜看不太清楚,正好向他们打听。我一马当先,跑到山前,哪里有人?可能是地震后,从山旁边震下了一块岩体,露出浅色的山岩,让人以为有人开矿。顺着山脚下布哈河上源——阳康曲又行进了几公里,空无一人,河滩边有许多黑色耗牛在吃草。这时候,天空变色,风起云涌,河水好象也浑浊起来。下起了小雨雪。那情景真是:
        孤身荒野无家,牦牛流水山崖
        寒风雪下,探险人在天涯
    返回时,半山腰看见唯一的一顶帐篷,旁边停着一辆摩托车,还有两只藏獒。喊了几声后,从帐篷里钻出一个30多岁,长头发黑脸的男人。问路直摇头,语言不通,拿出地图,他也看不懂,无法交流。广明拿出香烟请他吸,他摇摇头,从口袋里套出自己的香烟来抽。他的出现,使我惊奇,我们以为自己在勇敢地探险,在他却是牧民平常的牧场生活!藏族牧民的这种耐高寒缺氧不怕阴冷潮湿的体质,实在让人吃惊,更让人敬佩的是他们那种忍耐孤独寂寞的精神。此时的这位孤独牧民,使我想起柳宗元《江雪》诗中的那位头戴蓑笠独钓寒江的老者。

 广明说:“就在他旁边搭帐篷吧。”
    我找路口急切,没有搭理广明,就又继续回返找路。事后证明这又是一个很大的失误:如果此时此地搭建帐篷,一来可了解牧民生活,二来这是在合适的时候和合适的地点做合适的事。作为领队为何在这关键时刻会心慌意乱呢?事后我分析得到了答案:经历和经验不足!200310月,我虽然率队举行了“甘青新大穿越”摩托车活动,途中在无人区没有搭帐篷的经历。可见野外经验是何等重要。
   此刻我们已涉过3条大河的上源:北大河上源——托勒河、疏勒河上源——苏里切河、布哈河上源——阳康曲。往返约20余公里后,终于找到了去哈拉湖的叉路,此时已是下午6点。我们顶着夕阳前进,哪里是道路,准确说是车辙印。这片开阔山谷其实是古湖盆,表面沉积了很细的松软黄土和粉沙,不时要涉过不太宽也不深的小河。由于地形复杂回转余地很小,况且我的新车转向角度小于我被盗的老铃木王,还不太适应,加之带的行囊重,停车拐弯时摩托车无奈地放倒过两次。
   

行进中随时有藏原羚奔驰而过,跑一阵停下向我们张望。它们少的有35只,多的有10余只。看见两只天鹅,不远处有一只棕黄色的狐狸匆忙跑过。突然发现附近山坡上有一只灰黄色的狼,拖着粗长的尾巴踱步,神情诡异,对面山坡上又有一只狼,它们在遥相呼应?准备对付我们?

我们加大油门前进,起东南风了,4辆摩托车卷起的黄土,犹如4条黄龙,被风吹起洒向我们。在我们前进的右面不远,出现了覆盖着冰雪的措隆喀小湖,我心蹦的更紧了······

在不满卵石的一片河漫滩停车时,小马脸色发白,眼露恐惧。他不停地说:“听人劝吃饱饭,听人劝吃饱饭,听人劝吃饱饭……”。听着他有些颤抖的声音,更加搅乱了我本来就有些迷乱的心。

这时候已傍晚7点半,浓云遮住了即将落山的太阳,又涉过许多道水,翻过一道低缓的山坡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哈拉湖。但大失所望,只见白茫茫的一片,哪里是我们心目中蓝天白云下碧波荡漾,水鸟上下翻飞的美好景色!我们还特地带来充气船,测绳和温度计,准备测量湖的深度和水温。我忘了在4200米的高山地带,这个时节是不会解冻的 。
    此时天色已黑,已无法拍摄。我们筋疲力尽,又冷又饿,已无心扎帐篷,稍做停留后,踏上返回的路途。风小了,在天一苏路岔路口,我们停车,拿出水和食物匆忙地填一下早已空空的肚子。我说在此扎帐篷,明天再去看一下,他们三人沉默不语,决定回返。我们还在无人区,此地距离最近的村庄是天峻县阳康乡约70公里。老赵和小马不想扎帐篷,随后决定走夜路奔阳康。
   

扎帐篷一定要在日落前进行,烧水做饭可以晚一点。人在荒山野外,天色将晚还不知道在哪儿住宿时,心里就没底。这也是今后探险的一个教训。

路是沙石路,一路冒着小雨雪挺进,可谓凄风苦雨,寒冷逼人,饥渴难耐又疲劳困顿。不知啥时候才能到阳康乡。真象别人说的:我们是在遭罪啊。但想到我们是全国首次骑摩托车到达过哈拉湖的人,自豪感油然而生。想到每一次活动回来后,能保持几个月的激情状态,想到我图片夹中又增添了新的摄影作品,想到我坐在电脑旁敲击着我的文字资料,想到我经历了也体验了,吃这点苦算不得什么。
    四周的山岭黑黑的象洞穴一般,远远望去前方好像有灯光闪烁,使我看到希望,联想起家的温暖。眼看就要到了却怎么也没有路通向灯光处,走了几条道都不通,心里着急,我在掉头拐弯时,摩托车倾倒,我独自竭尽全力扶起。到达阳康已是午夜12点,GPS显示海拔3652米,里程表385公里。一百多米长的一条街上,两边是破旧的平房。大部分是汽车修理店。
    在甘肃临夏人开的小饭馆里,边烤火暖身边吃了碗面,累得不想说话。雨还在下着,来了几个藏族小伙子进屋说要买我们的车。当广明说他的车2万元时,他们才出去。围着摩托车左看右看,指指点点闹的我们很紧张。
    一名回族小伙,听说我们去了哈拉湖,他显得很吃惊,说:“哈拉湖中有一种磨得很光滑有条纹的石头非常值钱,有人在湖里捡到一个这样的石头,在西宁卖了一万多元。”还有一位藏族小伙,说去年有辆去哈拉湖的越野车,让他带的路,回来挣了700元。我问:“他们去哈拉湖干啥?”他做个象拍照又象测量的姿势。他神秘而又好奇地探问我:“谁是老板?到哈拉湖干什么?是不是探宝?”隔壁屋里给我们生起了煤火,我们实在太累,不想说话。他才悻悻地离去。凌晨1点多,吃饭的人少了老板才允许我们把摩托车推进店里。这里是从木里煤矿拉煤的司机和路人歇脚之处,床铺黑乎乎的。我和高广明拿出自己带的睡袋,钻进去睡了。老赵和衣躺在床上,小马此次探险没有露营装备,将自己携带得棉被盖在身上。我和广明的杜邦丝的睡袋保暖性很好,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是51日,在吃早饭时,我总结说:“此次探险很不理想,其原因首先不占天时,我们所在的企业一直没有实行年休假制度。5月前后正是青海冰雪消融季节,到处是水,哈拉湖因海拔太高反而没化;其次不占地利,线路没选择对,也不熟悉,向导要价忒高,爬山涉水实在太艰难;再次不占人和,老赵车爬山没劲,总落在后面,平路又跑不起来,小马第一次加入我们的队伍,他年龄最小,没有骑摩托车长途旅行和穿越的经历,分配的后勤角色自己没定准,配合不够默契。再说GSX150是新产品,刚磨了几百公里就随我们探险,显然有些冒险。临行前我嘱咐他带羽绒服,他没有带,冻得一直穿雨衣挡寒。”广明随后补充了一些话。他俩保持沉默。起床后开始绑扎行囊,我心想计划三年的哈拉湖探险活动就此结束,心里很不是滋味。
    商量回返的线路,我决定继续向南,走天峻到乌兰─德令哈─大柴旦─敦煌线,一来可以去青海湖西岸的鸟岛观光,二来路上还可以考察德令哈托素湖南岸的所谓外星人遗迹,今天看完鸟岛回天峻住宿,明天必须赶到大柴旦住宿,后天住宿敦煌。这样一来,就打乱了原定计划,算今天还剩四天,时间显的很紧张,为减轻负担,我们将携带的瓶装水倒掉,将内胎里的汽油加入摩托车油箱,都还没有加满。小马的GSX150油箱是14升,没有加储备油,跑长途无忧无虑。
    装储备汽油的内胎取下油嘴后送给了饭馆老板。如果想沿湖岸考察,再做饭烧水用汽油,不到阳康储备油就带少了,在路线不明的时候,储备油应多带,这是今后探险的一个教训。
    阳康到天峻有70公里,正在修路,昨晚这里下了很大的雨雪,我们路过的山峦都是白雪覆盖。接近快尔玛乡时,有十几公里便道需要在潮湿的草地通过。几个藏民拦住了我和广明,他们借口说要检查有无偷猎的物品,其实是对我们感兴趣,满足好奇心。我观察到年龄较大的藏族牧民穿袒露右臂的藏袍,两个年轻的都穿夹克。相同的是他们都带样式各异的帽子。我取出相机,给他们拍照,有一位戴口罩,年龄20多岁的妇女,在拍照时使劲往下拉她的羊皮藏袍,露出里面的红夹克。旁边她婆婆指一指对面山坡上的房子,又做出喝酥油茶的姿势。我很想去她家作客,喝杯酥油茶,老赵和小马在前面已无踪影,我们只能作罢,多么遗憾!
   

21快尔玛乡牧民


22花青草



23作者与花青草合影

24高与牧民

    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在《荒原的召唤》里说:“蒙古人迷恋干旱贫瘠的沙漠,害怕潮湿甚于害怕其它一切不适,而居住在与蒙古人相邻但气候迥然不同的土地上的唐古特人(指生活在青海湖周围的藏族),生活习惯与蒙古人完全不同。唐古特人向往气候潮湿,群山环抱,水草丰美的生活,他们痛恨和害怕沙漠就像仇恨一个不共戴天的死敌一样。”他在100多年以前的描述,基本是对的,因为我观察大体是这样的。关于这一点,我在2001年的《中蒙边境行》(详见2006年《大众汽车·摩托车版》第10、11期)里有过描述。
    中午12点抵达天峻县城,GSP显示海拔3407米。县城约7千人,有4条街道,比较干净。各自给摩托车加满汽油。在县政府门口照相时,小马不愿照,对我说:
    “我父亲来电话说我了。要是不跟你们出来,我还能多卖几辆摩托车呢!”

我默然不语。心想:他的见识仅为旅游级,哪里经历过这样艰苦的探险,心理上很不适应。我和他以前素昧平生,是广明先与他认识后又介绍我认识的。接触一段时间后觉得人还行,木讷少言。其实人在平和的时候都会把自己不好一面的隐藏起来,但在关键时刻必然会暴露,还其本来面目。
   

25赵在天峻城

    我们吃完饭于下午1时向鸟岛进发。宽阔平整的柏油路,我的车速约100公里/小时,广明第一,我第二,小马和老赵落在后面。
26作者去鸟岛

27高去鸟岛
 

    行驶103公里抵达了鸟岛,青海湖鸟岛我在这之前已来过二次。一次因工作人员下班而错失良机。一次因季节已过,鸟已不多。现在正值“5·1”,游人很多。有人说来这里旅游是贵族式旅游,因地处偏远,必须有汽车,看着停车场里停放的各种高档越野车和轿车,还有那些身穿冲锋衣、脚上登山鞋的靓女帅哥们,我觉得此话不假。
    我又来到了青海湖,她还是那样湛蓝和澄明。水连天天连水,看不到哪里是边际。夕阳映照下,远处是模糊的海心山,看着碧蓝的湖面,我的心平和了,疲劳渐渐消失。我在这里感到自足,再不受到任何压迫。

我回忆起2002年的“5·1”,我、广明和老赵骑摩托去黄河源,因家父突然病逝,迫使我们中断旅行往回返。从共和翻越青海南山,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攀上垭口,远望青海湖,无际的蔚蓝色显出宏伟的气势,她展现的博大与永恒,给我很大的安慰并抚平了我的创伤,使我渐渐从悲痛中走出。

鸟岛是由布哈和冲积成的一个小半岛,伸入青海湖约20公里。布哈河全长300多公里,是青海湖最大的一条入湖河流,占全部入湖水量的60%。布哈河也是青海湖裸鲤产卵的主要河道。鱼多以它为食的鸟儿们在此安家自然合乎情理。

28布哈河

(未完待续)

关键词:青海哈拉湖探险

作者:南千

《青海哈拉湖探险(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