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动物摄影获奖佳作欣赏[65P][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动物摄影获奖佳作欣赏

  

  痛快的泥巴浴/作者:本-奥斯本(英国)

  “这个水洼位于博茨瓦纳的丘比国家公园,我共在这里蹲守了3周。这只大象是第一个来水洼喝水的动物,当时它可是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泥巴浴。在它玩兴正浓的时候,我及时按下了快门,无论是从质感还是色彩来说,这都是我拍摄过的最完美的照片之一。”

  

  松鼠猴的幸福时光/作者:帕特里克-康宁(英国)

  “去年,父母带着我到哥斯达黎加度假,这里的猴子经常从我们住的别墅周围的树上摘果子吃。一天,3只松鼠猴爬到了阳台的围栏上,它们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因此我有充足的时间拍摄它们打闹的照片。”

  

  星椋鸟爱洗澡/作者:本斯-马特(匈牙利)

  “这个水池是我特意挖的,黄昏的时候,星椋鸟出现了,为了在附近的麻雀发现前洗完喷浴,它们的洗澡速度还真够快的。当时,我就藏在事先挖好的洞里,镜头刚好与它们的视线平行。” 

  

  爱美的雀鹰/作者:本斯-马特(匈牙利)

  “如果看见你在动,鸟会马上飞走,因为它们把你当成了危险分子,所以你不能调整或改变焦距。拍摄时我利用了藏身地前面的一个‘单面镜’(水池)。这只雀鹰花了1个小时打扮自己,偶尔还会向前探出身子喝水,它显然不知道我就在附近。”

  

  与闪电共舞/作者:本斯-马特(匈牙利)

  “由于打雷,我的三脚架抖个不停,但内心却十分兴奋,能够在闪电时拍到鸟的照片是非常幸运的。虽然天空电闪雷鸣,但湖面上的猎鸟和海鸥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随着闪电的离去和大雨的降临,它们仍要为自己的夜晚做准备。”

  

  飞扑而下的猫头鹰/作者:本斯-马特(匈牙利)

  “芬兰的很多地方都是野生动物的家园,我和朋友花了8天时间寻找不同种类的猫头鹰,在这些与世隔绝的地方,很少有动物对人类产生恐惧心理。冬天的时候,猫头鹰由于饥饿也会在白天活动。拍摄时,这只猫头鹰几乎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当时,它从空中飞扑下来,捕杀藏在雪地下面的啮齿动物。”

  

  莺妈妈与杜鹃宝宝/作者:本斯-马特(匈牙利)

  “我站在没胸的水中,看着一对黑眉苇莺拼命地往小杜鹃嘴里喂吃的,它们还认为这是自己的孩子呢。这只幸福的杜鹃宝宝个头不小,而且也很贪婪,虽然每隔10分钟左右就能享受一顿美餐,但它还是叫个不停。”

  

  苍鹭打劫/作者:本斯-马特(匈牙利)

  “冬天的时候,由于食物紧缺,苍鹭常常为了填饱肚子大打出手,照片中那只可怜的小苍鹭是一个捕鱼能手,但每次抓到鱼的时候都会被另一只苍鹭抢走。”

  

  鼠藏“洞”中(Vole at the hole)/作者:丹尼- C-格林(英国)

  我在英国德贝郡一条荒废运河边拍照水鼠有两年的历史了。因运河易被水淹,每当预报暴雨来临,地方部门提前打开水闸降低水面,如果当时没有下雨,那些排水管便裸露在外,这些水鼠便就地休息,也让我成功抓拍了鼠藏“洞”中的镜头。

  

  捕鱼高手(The master-fisher)/作者:乔迪-巴斯-卡萨斯(西班牙)

  这张照片花了我一番心思,我把一个大玻璃缸放进池塘,把照相机倒置放在玻璃缸下面,再连到我的笔记本上,等待苍鹭在池中捕鱼。苍鹭是人们熟悉的河畔食肉动物,是最大的欧洲鹭,它们会静静地站立水边等待猎物――鱼、青蛙和小哺乳动物。

  

  白鼬三明治(Stoat sandwich)/作者:阿里-特弗(芬兰)

  当我听到白鼬吃光了我朋友桌下的面包屑,于是我心生一计,打算用面包做诱饵观察白鼬,很快,白鼬便摸清了门道,它速度奇快,为了这个镜头我付出了20片面包,白鼬是熟练的“强盗”。擅长爬树抓鸟和松鼠,夏天为巧克力棕色,冬天变成白色。

  

  琥珀画眉(Amber thrush)/作者:安德鲁-维尔姆斯雷(英国)

  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市,两只画眉选择在交通灯上安家落户,产下的四只小鸟已羽翼丰满,槲鸫类似歌鸫,前身有斑纹,分布在英国、欧洲和亚洲部分地区,是一类好斗的鸟。以蠕虫、鼻涕虫、昆虫和浆果为食。巢穴大而整洁,筑在高树树杈上。

  

  盘旋的蜂鸟(Hovering hummers)/作者:Yuichi Takasaka (日本)

  春天我在加拿大自己的花园中放置了几个糖水瓶,希望蜂鸟回来,照片看起来相当和谐,雄鸟最先到达,两周后雌鸟到达,如果孵出小鸟后,我得每天5次添加糖水。蜂鸟只有8厘米长,但是,它能吃善飞。一般栖息公海和林边。

  

  城市乌鸦(Urban rook)/作者:乔纳斯-萨尔蒙森(瑞典)

  穿过德国Greifswald小镇,拍摄天空或者树梢的鸦群,突然,我注意到了一堵不寻常的“墙”,架起相机的时候,一只秃鼻乌鸦飞走了。照片象征秃鼻乌鸦和城市其他乌鸦的生活状态,与小嘴乌鸦不同,它们的喙上方有块皮肤无毛,因蚯蚓和昆虫为食。

  

  鸽子几何图(Cable doves)/作者:马克-索摩伊(匈牙利)

  走在日内瓦莱曼湖畔,我看到了栖在高架电缆上鸽子形成的几何图形。在我寻找最佳拍摄角度的时候,突然几只鸟仓皇飞走。我赶紧抓拍了这个城市环境中抽象的动物图像,除了南极洲,鸽子无处不在,鸽子有300多种,10种已是世界上最濒危的动物之一。

  

  燕子(Swallow in the frame)/作者:斯蒂芬-珀维勒斯(英国)

  每年夏天,我的车库就会筑起燕子巢,去年我决定拍摄显示它们速度和敏捷性的照片。有趣的是燕子或者它们的儿女来年仍会回来在同一个地方筑巢。燕子是优秀的飞行家,长翅膀和流线型身体让它们行动格外敏捷,燕子以长途迁徙闻名。

  

  呼吸(Breath taking)/作者:保罗-尼克伦(加拿大)

  利用回声定位来导航的独角鲸可以在冰面下游很长一段路。鲸是哺乳动物,所以需要象我们一样呼吸空气。它们浮出水面,吸几口气然后回到水下吃鱼。独角鲸的名字可能源自古斯堪的纳维亚语中的一个单词nár,意思是尸体。

  

  自画像(Self portrait)/作者:迈克尔-尼科尔斯(美国)

  水是一种宝贵的日用品。全球水资源仅有3%是淡水。而在这些淡水中,多数是地下水、冰川或冰帽。只有大约1%的淡水供地球66亿人口用。植被和野生动植物也依靠干净的水,但愈演愈烈的干旱和污染已严重威胁到这一宝贵的资源。

  

  鹰与短暂的暴风雨(Hawk and passing storm)/作者:谢恩-拉克尔(美国)

  这只翅膀宽阔的鹰很难在树林里找到筑巢的地方。但数千只鹰一起从加拿大南部和北美洲迁徙到中美洲和南美洲。它以昆虫和两栖动物为食,也吃鸟类和小型哺乳动物。

  

  沙尘暴中的企鹅(Penguin in a sand storm)/作者:马丁-艾森豪威尔(德国)

  巴布亚企鹅生活在象法克兰德(Falklands)之类的南极洲附近的小岛上。它们拥有白色的头部三角形斑纹。它们不会像有些企鹅那样走很远的路寻找食物,虽然它们在陆地上可能看上去很笨拙,但它们比所有其它企鹅游得快。

  

  结冰问题(Freezing issues)/作者:诺伯特-罗辛(德国)

  北极熊是世界上最大的熊。它们终年生活在北极,以冰原上的小型哺乳动物和鸟类为食,也在冰冷刺骨的水里抓海豹和鲸吃。哈得逊湾的冰在夏季全部融化,那里的熊在岸上等着下雪,没有东西吃。它们需要冰才能生存。

  

  最后的光(Last light)/作者:斯科特-麦金利(美国)

  石山羊生活在阿拉斯加州和美国西北部的高山斜坡上。雪是它们最大的敌人。它们很少滑倒或跌倒,但雪崩会杀死大批石山羊。它们吃从草到针叶树部分的植物,而且易受美洲狮、狼、鹫和大灰熊的攻击。

  

  棕熊(Bear glare)/作者:塞格伊-格斯科夫(俄罗斯)

  在堪察加半岛河流拍摄娃娃鱼照片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一幕让我惊呆了――一只棕熊瞪着我,于是,我强作镇定,成功抓拍这一镜头。棕熊主要出现在美国北部和俄罗斯。棕熊通常会避开人类,但是一旦冒犯了它,它会不遗余力地跟你斗。

  

  野鸭鸟瞰(Mallard's-eye view)/作者:格雷厄姆-伊顿(英国)

  一个寒冷的十月天,我在威尔士北部的 Llyn Padarn 湖中潜水时拍下了这一镜头,这是一种钻水鸭,以昆虫和鱼类为食,英国野鸭可能终年生活在英国,冰岛野鸭和北欧野鸭在英国过冬。雌鸭为棕色,雄鸭头顶金属绿,胸部棕色,颈圈白色。

  

  须鲸之眼(Eye of the minke)/作者:朱根-弗雷尼德(德国)

  我经历了一周的海底探秘,为了不惊扰鲸鱼,我们动作轻微,一只6到8米的小须鲸出现了,盯着我看。小须鲸和世界上最大哺乳动物――蓝鲸属于同一家族,被认为是体型较大的北方小须鲸的亚种,以磷虾和鱼为食。

  

  猕猴瞬间(Macaque moment)/作者:伊恩-纳尔逊(英国)

  它在日本 Jigokudani 国家公园享受着矿泉浴,它时而查看手掌,有时会突然骚动起来,有时甚至会朝着噪音方向忧郁一瞥。猕猴毛皮厚重,尾巴极短,它们会几小时浸泡在火山温泉38-40°C的温水中,和其他猴子一样,它们主要以水果和浆果为食。

  

  夜行者(Night stalker)/作者:安吉尔- M-菲特(西班牙)

  那是一个满月之夜,我潜入阿利坎特市圣胡安水域,寻找头天晚上看到的星鲨,在地中海星鲨很常见,栖息近海,食贝壳和甲壳类,从头到尾摸起来相当光滑,但是和其他鲨鱼一样,覆盖着一层牙齿状凸起的皮,抵制湍流,也有助于它们游得更快。

  

  兀鹫野餐(Griffon picnic)/作者:胡安-纽曼尔-赫南德兹-洛佩兹(西班牙)

  我在塞哥维亚饲喂站安装了一个红外线装置捕捉到了兀鹫抓着食物的肖像。兀鹫是食腐动物,它们头部无毛,很容易被识别出来,它一度是西班牙的濒危动物,因疯牛病过后,传统的倾倒死动物的方法遭到禁止。

  

  猫头鹰(Owl glare)/作者:雷吉斯-卡维格纳克斯(法国)

  渐渐地,我向这些长耳猫头鹰靠近了,它们正在野玫瑰丛中打盹,时而抬头看看,但是并不理会我,后来一只猫头鹰开始盯着我看。和所有猫头鹰一样,长耳猫头鹰视觉和听觉非常好,头部有一嘬羽毛,受到惊吓会立起来,它们喜夜间活动。

  

  巨人(Goliath)/作者:道格拉斯-大卫-塞弗尔特(美国)

  石斑鱼主要以象龙虾之类的甲壳类为食。这种体型庞大的石斑鱼是大西洋中最大的珊瑚鱼类,可达2.5米长、363公斤重。但它的体型并没有阻止它被大肆捕杀,如今,石斑鱼在大西洋中已差不多绝迹。现在,虽然有了佛罗里达州法令的保护,但有这条那么大的石斑鱼依然少见。

  

  大鱼,小鱼(Big fish, little fish)/作者:伦-迪利(英国)

  引水鱼经常成群地游在鲨鱼前面,这样不仅能“狐假虎威”,还能有“残羹剩饭”吃。一条小引水鱼甚至可能会游进鲨鱼的嘴里小口吃它牙齿之间的食物。它们也会在小船前面游,所以叫它“引水鱼”。鲨鱼很少吃这种引水鱼。

  

  红嘴(Red-lips)/作者:帕特里克-韦尔(英国)

  和其它种类的粘鱼一样,这种红嘴粘鱼的头顶上有标志性的凸眼。它表现出很强的地盘性,整天穿梭于珊瑚礁的裂缝中。象梳子一样的牙齿是吃海藻的好工具,而且雄红嘴粘鱼还是出色的父亲。

  

  一头豹形海豹的爱(Love of a leopard seal)/作者:保罗-尼克伦(加拿大)

  除僧海豹之外,真正的海豹(不是毛皮海豹或海狮)住在离热带很远的地方,主要在极地。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它们没有受到人类活动的威胁。不过,土著居民为了得到毛皮杀死了部分海豹,而且一些商业狩猎活动仍在继续。猎杀海豹是否道德备受争议。

  

  盛宴(Giant feast)/作者:费利佩-巴里奥(西班牙)

  鲸鲨是地球上最大的鱼类。10月至次年1月,红海中离吉布提不远的塔基奥拉湾(Gulf of Tadjourah) 是鲸鲨聚集的地方。虽然体型巨大,但它们是滤食高手,吞进水然后滤出浮游生物、海藻、磷虾、小乌贼或鱼。

  

  牙齿暴露(Teeth exposure)/作者:保罗-尼克伦(加拿大)

  豹形海豹是南极洲最大的海豹之一,以生性好斗而著称。它们是唯一一种经常吃象鸟和其它海豹之类的热血猎物的海豹。它们能刺穿充气艇,甚至跟随人到冰上。

  

  神秘的独角鲸(The mysterious narwhal)/作者:保罗-尼克伦(加拿大)

  独角鲸长着长长的螺旋状牙齿。当一条雄独角鲸长到1岁左右的时候,它左边的门牙开始呈螺旋状往外长,一直长到3米长。长牙可以用来打架―雌独角鲸则很少―或探测水里的变化。因为它们主要生活在北极水域,人类不能经常见到它们进行研究,所以实际上没人知道。

  

  鱼群聚集(Fish roundup)/作者:亚历克-康纳(英国)

  这种黑鳍礁鲨相对较小,不到两米长。它所有的鳍都有黑色或深棕色顶端。它生活在印度洋-太平洋中的浅水地区。它是一种飞快的食肉动物,主要以珊瑚鱼为食,还有黄貂鱼和象螃蟹之类的甲壳类。它的鳍是做鱼翅汤的上选材料,但也正是这个市场使得全球鲨鱼数量锐减。

  

  大白鲨(Great white torpedo)/作者:阿莫斯-纳可姆(美国)

  为了拍摄一张完美的大白鲨的照片,美国摄影师阿莫斯-纳可姆在大白鲨出没的南非Seal岛的“Ring of Death”海域等待2年,终于捕捉到地球上最凶猛动物的狰狞表情。鲨鱼是大海中最凶险的食肉动物,但是,死于蜜蜂、大象和鳄鱼名下的人比鲨鱼多。

  

  海洋滑翔者(Ocean glider)/作者:玛格里特-菲克斯(英国)

  一个下午,很多飞鱼现身我们船头,蓝色光辉映衬着天鹅绒般的海面,飞鱼靠拍打尾鳍飞行,依靠身体两侧胸鳍滑行,看到敌人便回到水面逃走,天敌有金枪鱼和旗鱼,所有海域中约有50种飞鱼,它们以浮游生物、小鱼和虾为食。

  

  青蛙避难所(Frog refuge)/作者:艾恩斯-拉布尼基-罗伯茨(英国)

  一个冬天的早晨,我在加州内华达山脉温泉池附近一个空排水管里发现了这些蜷缩着的美国小牛蛙,排水管和池中的热气救了这6只蛙,美国牛蛙产于北美洲,呈绿色和棕色,靠皮肤呼吸,但有肺,有时,它们还是桌上的美味佳肴。

  

  鲭鱼鱼群(Mackerel in synchrony)/作者:贝拉-纳斯菲(匈牙利)

  在红海一个小海域看到这个庞大鱼群,张着上百只嘴,游动整齐有序,这场宏伟的群鱼盛宴上演了三天。一旦发现不妙,它们会闭上嘴巴,改变方向,飞驰而去,鲭鱼种类众多,如国王鲭鱼和印度鲭鱼,常出现在公海里,肉质鲜美肥厚。

  

  一顿美餐(A meal of a worm)作者:/大卫-玛特兰德(英国)

  在孩子学校的池塘我拍了一年,我注意到了青蛙吃蚯蚓的一幕,我认为这一镜头捕捉了青蛙的特性。欧洲青蛙常是棕色,但也有绿色甚至橙色,分布在潮湿地区和沼泽地带,用长舌头吞下昆虫,蝌蚪以海藻、水草和池塘低的死动物为食。

  

  蝴蝶花束(Bouquet of butterflies)/作者:菲利普-图圣特(比利时)

  傍晚的蝴蝶极为迷人,在法国洛林白垩土草地上的一根栖木上看到了这一幕,支起三角架,借着夜晚柔和的光线,我拍到了自己称之为“蝴蝶花束”的美景,“白垩山蓝”蝴蝶雌雄各不相同:雄蝴蝶呈天蓝色,雌蝴蝶为巧克力棕。

  

  正在捕猎的豺/作者:约翰・布特哈(南非)

  在非洲、中东、欧洲东南和亚洲南部分布着3种豺。它们属于食肉动物,喜欢群体捕猎。它们是一群身手敏捷的“猎人”,能捉到小鸟和刚出生的羚羊等哺乳动物。

  

  飞行的食鱼蝙蝠/作者:克里斯蒂安・齐格尔(德国)

  蝙蝠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能真正飞行的哺乳动物,它们特别擅长在黑暗中飞行。食鱼蝙蝠利用回声定位能力发现水中的鱼,然后把脚伸到水中刺穿猎物,并能在飞行中吃东西。这种蝙蝠可将捕获物储存在具有伸缩性的颊囊中,以便继续捕猎。

  

  疾驶的斑马/作者:阿努比・沙赫(英国)

  斑马与马和驴一样,同属于马科动物。非洲东部的草原上有很多群斑马点缀其间。这些斑马群通常是由一只雄性和几只雌性组成。雌斑马负责找水源。如果其中一个成员发现危险,它们会群起而攻之。

  

  海岛猫鼬精彩瞬间/作者:山姆・库姆敦(南非)

  海岛猫鼬属于猫鼬属,是一种非常警觉的动物,它们总是时刻留意周围环境的变化。这种动物喜欢群居,会教授后代捕捉猎物的本领。它们主要以昆虫为生,但是也吃卵、蜥蜴和啮齿动物。

  

  王者之光/作者:克里斯多贝尔・瑟拉诺・贝勒兹(西班牙)

  狮子大多在夜间捕食,它们白天也会潜伏在水源处,伺机捕捉前来饮水的动物。狮子主要以有蹄动物为食,偶尔也会吃点别的。作者拍摄这个作品时,水塘对岸的狮子盯着他,黑暗中几道骇人的光极具威慑力。

  

  山狗怒吼/作者:凯西・艾格(美国)

  山狗居住在北美洲和中美洲。它们从不挑食,从水果到绵羊和小鸟,它们能找到什么就吃什么,甚至连家庭垃圾也不放过。因此,它们遭到人类的严重**。

  

  玩耍的南非狐幼仔/作者:赫尔穆特・尼布尔(南非)

  狐狸分布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南非狐生活在非洲南部的空旷地带。狐狸的猎捕方法机智灵活,因此这个种群发展的很好。狐狸属食肉目犬科,每年繁殖一次。它们经常在洞穴或岩石缝隙中生育后代。

  

  雪鸮(Snowy owl stoop)/作者:路易斯・玛丽・布鲁(法国)

  冬季,雪鸮的食物旅鼠的数量大减,雪�只好离开加拿大北部荒凉的北极冻原,飞到南方的魁北克省去觅食。雪�是世界上生活在最北部的猫头鹰。它们虽然在树上栖息,却把巢建在地面上的凹陷处。

  

  勇敢的环嘴鸥(Frozen frenzy)/作者:柯里斯汀・米克雷(加拿大)

  环嘴鸥是一种常见的鸥, 因嘴巴上的黑环而容易辨认。曾经,人们为了得到它们的羽毛和鸟冠而大量捕杀它们,不过现在它们的数量已经恢复。这种海鸟跟其他海鸥一样,喜欢在海洋和湖边寻找鱼、蚯蚓、昆虫和小啮齿动物。它们在繁殖时喜欢数百只聚集在一起。

  

  雄松鸡大战(Battling blackcocks)/作者:大卫・迪比林(英国)

  松鸡的生活一般比较隐秘,但是雄性黑松鸡在春节会更加频繁的出现。拂晓时分,30多只雄松鸡聚在一起,努力展示自己,希望给观战的雌性留下好印象。现在,因为栖息地被农场和种植园占用,它们的数量正在迅速下降。

  

  起伏的企鹅/作者:大卫・迪比林(英国)

  南极洲有5种企鹅,阿德利企鹅是体型最小的一种。冬季的大部分时间它们都在海里觅食。它们经常产2枚蛋,这些蛋很容易遭受贼鸥等鸟类的攻击,不过通常会有一个留下来。它们的幼鸟一旦被孵化出来,将是所有企鹅中生长速度最快的。

  

  黍�之歌/作者:加斯顿・比维特里(意大利)

  春天,黍�的歌声开始响起。雄性黍�最喜欢站在起绒草植物上唱歌,它们用歌声将更多雌性吸引到它们的领地内。现在,可能是因为全年性农业和使用杀虫剂等原因,导致昆虫数量锐减,最终引起黍�总数不断下降。

  

  颌带企鹅滑行/作者:克里斯・高梅萨尔(英国)

  颌带企鹅得名的原因是它们的下巴下面有一条黑线。它们喜欢成群结队生活和繁殖。它们在水中寻找食物的时候,会从一块冰上跳到另一块冰上,这个时候,它们要不断提防食肉动物豹形海豹的袭击,还必须时刻警惕蛋和刚孚出的幼年企鹅被海鸟偷袭。

  

  黄足鹞迁徙(Flight of the yellowlegs)/作者:乔治・德卡普(美国)

  事实上,这种外表优雅的涉水鸟是一种长途迁徙的候鸟。夏季,它们在北美洲北部度过,冬季,它们迁往南美洲南部。每年秋天,那些离群的黄足鹞就从大西洋飞往欧洲,在那里度过冬天。它们喜欢在潜水中捕食小鱼和甲壳类。

  

  琢冰者/作者:玛丽亚・斯顿泽尔(美国)

  颌带企鹅是非常出色的运动员,它们能爬上最陡峭的斜坡,把鞋底钉一样的嘴巴插进冰里。南桑威奇群岛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颌带企鹅群。夏季,来到扎沃多夫斯基岛的颌带企鹅会立刻交配,这样它们就能在冬天到来之前把幼企鹅抚养长大。它们用磷虾和明虾喂养后代。

  

  飞机穿越(The jet trail)/作者:克萨巴·卡莱(匈牙利)

  一个夏夜,卡莱在后院架起照相机,准备拍摄一些月球照片。这时非常巧合的事情发生了,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恰好从悬挂在天空中的月亮的正面穿过,组成了一幅“飞机穿越”的奇景。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可能只是百万分之一。

  

  极地冰融(Polar meltdown)/作者:阿恩·纳维拉(挪威)

  由于全球变暖,极地冰正在融化,在冰层上觅食的北极熊的数量也因此正逐渐减少。1996年,极地的冰雪融化速度是每年100立方公里。10年后这里的冰雪融化速度增长了一倍。这种情况将给北极熊、海象及其他海洋生物造成严重后果。

  

  自然人性(The nature of humans)/作者:安吉尔·斯科特(肯尼亚)

  皇企鹅的体重和绵羊一样,它是世界上最大的企鹅。为了取暖,它们经常挤成一堆。它们在南极漫长而漆黑的冬季繁殖后代,雄性负责孵化,但是它们并不筑巢,而是将蛋放在脚上,用腹部温暖多皱的皮肤包裹住蛋。

  

  信天翁的末日(Last of the albatrosses)/作者:安迪·罗瑟(英国)

  目前,世界上的22种信天翁中有19种已经濒临灭绝,导致它们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捕鱼业。捕鱼船撒到海里的多余诱饵虽然为它们提供了大量食物,但是死在渔业设置的捕鱼设备中的信天翁更多。

  

  战绩显赫的猎手(The trophy hunter)/作者:罗伊·托弗(美国)

  非洲豺狗喜欢群居,通常是7或8只成年豺狗在一起捕猎、迁移、休息和繁殖后代。豺狗能在几分钟内吃掉一只小公岩羚。以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的豺狗非常多。但是,最近几年由于人类破坏、栖息地减少和狂犬病等疾病影响,豺狗的数量正在急剧下降。

  

  天生潜水通气管(Rajan snorkelling)/作者:杰夫·约奴维(美国)

  亚洲象可以利用自己的鼻子在水下畅游,但是它的鼻子不仅仅只用来呼吸。象鼻可以用来摄食、饮水、交流感情,甚至是防卫。大象还可以用鼻子卷起棍棒挠痒。由于栖息地不断减少,它们的数量正在不断下降。

  

  偶遇长须鲸(Passing fin)/作者:维德·休斯(澳大利亚)

  长须鲸利用鲸须板从水中过滤小鱼和甲壳类等食物。每条大海中几乎都有它们的身影,但是由于人类捕杀和其他原因,它们已经濒临灭绝。这种鲸夏季迁往极地聚食场,冬季游到更加温暖的地方繁殖后代。

关键词:摄影佳作

作者:cityboysxj

《动物摄影获奖佳作欣赏[65P][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cityboysxj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