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勾引男人的女人是真女人[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勾引,似乎在人们的印象中从来就不是个正经词语,仿佛勾引就是勾搭,就是奸夫淫妇所为,就是狂蜂浪蝶所行,而这又为社会习俗及广大民众所鄙视和不屑。

    不得不承认,人总是存在偏见并受传统观念影响,其实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喜欢被异性勾引,当然若是被传统、道德、习俗,文化的价值观所牵引,那所谓的正当的交往就会视作吸引,而非勾引。因此,社会上的男男女女更喜欢吸引异性或被异性吸引,断不会拿勾引当美事而宣扬告之。

    中国的文化总是那么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说一个男人或女人有吸引力,那个被夸的男人或女人会乐陶陶美滋滋晕乎乎。反之,有人说男人或女人,尤其是说女人很会勾引,想必那个女人肯定会厉声痛斥,施以粉拳,不打得你皮开肉绽,也骂得你遍体鳞伤。

    其实,依林言同志所见,倒觉得一个女人被别人称为“勾引”,倒是一件幸事,字面上可能有点刺耳,可至少这是对女人的最高褒奖和肯定。别以为什么狗P“充满吸引力”或“富有魅力”是夸奖女人的话语,以为女人会美的要死,心花怒放,实际上一个女人若被人夸作“很会勾引人”那才是对女人的最大最佳肯定和认同。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女人绝不会在口头上予以承认和接受,甚至会表现的正气凛然,拒不接受,但骨子里却对这句话非常非常受用。

    这年头,什么都可以装,可装的最凶的就是女人。林言同志曾写下《中国女人的十大恶俗》一文作过盘点,不是装清纯,就是装矜持,不是装淑女,就是装成熟,不是装小资,就是装贤惠,不是装浪漫,就是装大方,不是装有趣,就是装个性。明明一个臭鱼烂虾,明明一个斯文败类,明明一个庸俗市侩,明明一个半斤八两,却摆起一副唬人的架势,端作一副正经的姿态,打肿脸充胖子死撑着,不仅搞得别人莫名其妙,不明就里,自己也累的要命,装的苦不堪言,装的腰酸背痛,如同一只被人弃之的可怜虫,可恶可憎,恶心恶俗,人见人恨,臭气熏天。

    男人喜欢和欣赏什么样的女人?或者说,何种女人最值得男人会去爱?说到底就是一个真女人。反之,亦然。而勾引男人的女人,却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值得男人呵护的好女人。

    勾引男人的女人有爱心。愈勾引愈爱你,愈勾引愈疼你。一个女人的爱心表现有多种多样,可勾引男人也是一种得体的方式。勾引是为什么?如果是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势,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或利益,我们完全可以摒弃它,可以视其为粪土。但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勾引男人何尝不是一种有爱心的表达方式呢?就算勾引了,又有什么关系和问题呢?为了一个喜欢或深爱的男人,再大的勾引也是值得的,你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要考虑拉不拉开脸面,爱不爱是你所喜欢的那个男人的事情,而勾不勾引就是你的事了。

    勾引男人的女人有激情。愈勾引愈心动,愈勾引愈美丽。充满激情的女人总是惹来男人关注的目光。一个死气沉沉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勾引男人呢?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死鱼一般的女人呢?大家想一想,一个性感妖媚的女人为什么容易招男人的喜欢和流连?难道仅仅是漂亮的脸蛋和迷人的腰身吗?你说对了,正是因为这些女人浑身上下充满着无比的活力,释放着无限的激情。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这种女人会勾引男人,而男人也甘心情愿被她所勾引。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不勾引或不会勾引男人的女人是个失败的女人。

    勾引男人的女人有头脑。愈勾引愈性情,愈勾引愈聪明。女人往往以为男人喜欢被动的女人,假如自己过于主动会觉得掉价或不被男人看重,所以就开始装矜持了,这其实是个莫大的误解。很多女人不明白,男人为什么爱去风月场所?为什么爱听小姐的嘘寒问暖?为什么爱享受小姐的甜言蜜语?据林言同志了解和观察,除却其他因素外,男人主要还是喜欢小姐们的热情和主动——勾引。尽管自家老婆可能也是出类拔萃,也是女中豪杰,脸蛋身段样样好,学历修养条条棒,家境出身个个强,可对比人家小姐的勾引——对男人而言——那些统统不在话下,统统抛之九宵云外。至此,林言同志可以大胆断言,有头脑的女人不一定会勾引男人,但勾引男人的女人一定有头脑。

    勾引男人的女人有作为。愈勾引愈动情,愈勾引愈成功。一个有作为有事业有抱负的女人,她最懂得如何勾引男人。看看我们周围的那些混得风生水起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勾引男人的个中好手?哪一个不是深受男人喜爱的女人?如果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女人,那成功的女人背后有一群男人。试想,她靠什么成功?凭什么她才能成功?勾引男人才是她成功的基石,至于什么能力和财力还在其次。在此,林言同志并非鼓动女人去出卖色相或靠献身,来换取什么利益或好处,而是要懂得男人是需要被勾引的,男人也是喜欢被勾引的。

关键词:不懂爱别装懂爱

作者:Forever love

《勾引男人的女人是真女人[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Forever lov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