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无处话凄凉——《一枝梅》第四集简评[转载]

发表日期:2008-06-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cee6b387568b193ec75cc362




      《一枝梅》第四话通集看下来,我心里堵着的都是这句话,甚至除了这句话,我再说不出别的来,但是,在看的过程中,神经末梢被剧中的细节一次次地牵动,眼泪一次次地滑落,所以我还是想记录,记录《一枝梅》编剧演员与观众在剧中走过的一次次沧桑。


同父异母的两兄弟,因为一个纨绔子弟一时的好玩与恶毒,便把自己的性命搭进了角斗场。一直到勇儿与时厚决斗的前半段时间之前,勇儿依然是那副市井混混的滑稽模样,并不是什么为父上战场的意气慷慨,他与时厚不同,时厚平日里身上就散发着一种高贵与忧郁并存的气质,而勇儿就像是一个纯真无忧的贫寒孩子,不得不被逼走上了绝路。


(这点是就目前来说)时厚是一种悲壮,韩信受胯下之辱般的英雄隐忍,勇儿是一种凄凉,生命被贵族当畜生草芥般玩弄,自尊被践踏到尘埃里去的卑贱。


时厚殴打着毫无还击之力的对方,嘶吼着说求求你投降吧,他救父心切,他不想杀死无辜。而勇儿也用最后一点力气哭喊着,你干脆杀了我,如果我投降,我父亲的手就保不住了。他们的母亲跪在角斗场外哭得心寒心碎,你们不要打,不要打。


一次次的搏击,倒下,流血,兄弟相残,而前尘过往幻影般在勇儿的脑海中穿插闪现,昨天今日,亦都是那么苍凉巨大的惨痛。


沉凉的配乐扯出了我的泪,咸得发涩。勇儿满脸的血,像只疯狂无助的负伤的小兽,这一刻我忘了是准基在演他。沙漏里的朱砂流淌下来,血泪一般,刮得人的眼睛一阵阵地伤,一阵阵地痛。


勇儿恢复记忆后,在梅花树下抽光生命般地痛哭失声,尘封了十三年不堪回首的往事,不经意地回望一眼,竟是洪水决堤般的凄厉与残忍,生生地将人席卷吞噬,抛进悲伤宿命的漩涡。


而那梅花,那曾经是他最爱的梅花,为何还是摇曳得如此安静和唯美,仿佛十三年前的那一切,它们都不曾看见。


宅子有人进来,勇儿惊惶狼狈地爬走,躲在一棵大的梅花树后,一身的伤,一身邋遢卑贱的脏,硬是压也压不住的啜泣,只能用手接住再拼命地往肚子里塞。


人换星移,只有梅花依旧。恩彩望着漫天飘飞的美,走到勇儿身后,他们之间只隔着一躯树干,但那年两小无猜,一起坐在梅花树上的光阴,已是隔在前世般的遥远。


寒夜有风吹过,落花人影,无处话凄凉。

2941df4e9f19f51db3de050f
关键词:李俊基一枝梅

作者:羊头

《无处话凄凉——《一枝梅》第四集简评[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羊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