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昙花一现,只为韦驮

发表日期:2008-06-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昙花一现,只为韦驮



世人常用“昙花一现”来比喻瞬间即逝的美好事物,一句“只可惜是昙花一现”便包含了多少的遗憾与同情。殊不知:“昙花一现”的背后还有一句“只为韦驮”。
这里有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传说……
相传昙花在三千年前是一位花神。年年四季,她都很自由地绽放。花开得很美、很灿烂,洁白的花瓣如玉纯洁。脉脉含情的她居然爱上了每天为她锄草、浇水的小伙子——韦驮。
憨厚的韦驮,终于日久生情,对昙花立下了爱的宣言:永结连理枝。一对有情人就这样地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然而好景不长,玉帝知道了这件事后,怒发冲冠、大发雷霆,决意要拆散这对鸳鸯。于是把昙花贬为一生只开一次,而且瞬间便凋零。韦驮被引渡后,入空门。修炼成了佛教护法天神。他,终于忘却了昙花。
可是,痴情的昙花却忘不了自己的心上人。于是,她选在韦驮清晨上山为佛祖采露水时开放,希望韦驮能记起她来。然而,春来秋去,花开花谢,至始至终,韦驮也没有想起昙花来。
听了这个故事,我不能不动容。我觉得这是一折彻头彻尾的爱情悲剧。他们――
没有“梁祝式”的化蝶双飞;
没有“孔雀东南飞”里的死后合葬,坟上树枝相同,鸟儿相鸣的场面;
更没有“牛郎织女的七夕鹊桥相会”。
惟独有的,只是一方的全然的忘却,这是神圣的爱的世界里,最大的不幸与隐痛。
曾经的刻骨铭心犹如一道青烟随风飘逝,不留半点的印迹。爱的激越在佛祖的坐垫下凝固成心如止水的庄严与静穆了;而无法了望的一方,则将爱的无悔守望成了永恒的期待。每一次灿烂的开放,总是令人心碎的无言凋谢。 春去春来了千百年,花开花谢了千百次,我不知道痴情的昙花是否早已绝望,不再奢望韦驮想起她?而只为了能够见上心上人一面,一生就一次,一次若能见着便已足够了。
昙花的执着,不得不令人敬佩。然而,在令人钦佩的同时,却也无法让人不心疼她如此无望的守望。
梁祝二人身虽亡,却化为双碟,还是一对戏水鸳鸯。
迢迢牵牛星,佼佼河汉女。七夕乃得一会。
黛玉虽死,却还有宝玉为她遁入空门。
……
他们虽悲,却都因为有了爱的存在而让人欣慰有了期待的勇气。而昙花呢?她是无望的,韦驮不但没有了爱,更忘了她是谁?!
也许,更确切地说:作为小伙子的韦驮,早已不存在了;每天站在昙花面前采露水的人,已是佛祖下的尊者了。
昙花总是期望韦驮想起她。其实希冀的是:尊者变回小伙子。这是何等的痴心妄想。犹如《楞严经》里说的:
“如存不在,若尽不尽,如是一类,名非想非非想出。”
古往今来,只有听说过:人乘鹤西去,羽化成仙。何曾听说过“仙人”、“佛人”弃鹤成人;而且,只为“情”! 所以说:昙花的“悲”,是个彻底的。她一直守望的其实只是一个“爱的记忆”。而这个记忆,却又因作为天神的韦驮时时在眼前摇晃,而破碎。
失去了爱,却连梦也难以做下去,这实在残忍。
或许,有人会说:这全是玉帝惹的祸;
或者说:韦驮是个负心郎。
众多云云皆属云云。

云无心以出岫,
鸟倦飞而知还。
景翳翳以将入,
抚孤松而盘桓。

然而,在这个爱情故事里,是没有对和错的。因为:
昙花守候的是爱的无悔;
韦驮遵守的是佛的戒律;
玉帝维护的是法的威严。
…….
昙花一现,只为韦驮。
何其心酸,何其无奈!

作者:老爹

《昙花一现,只为韦驮》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爹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