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漂流欲室》

发表日期:2008-07-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看过几部金基德的电影,开始渐渐明白他一惯作风的宗旨了,表现非主流人群的生活,使用较为沉默的手法来塑造他们的言行,最终博得大家的同情甚至认同,让大家反思自己目前的生活是否是真的幸福,或者真象电影上那样的人物那样的生活方式也是真的永恒呢!

  一片安静的湖泊,虽然我更希望那是一片海,但没有礁石没有浪花,只有丛状的芦苇和缭绕的雾气,剧中反复出现的那片似真似幻的境相真如同梦中,中国写意山水画的效果又被他学了去,一边恨一边嫉妒导演横溢的才华。

  除了芦苇丛,还零星浮着一间间的小屋,远远近近,蓝色、黄色、绿色,女人靠出租这些鸟笼般的屋子过活。都是一些来消遣的男人,钓完鱼就和情人在这间巴掌大的地方局促的做爱,那些没有情人的可怜虫们只好招妓,占够了便宜仍毫不情愿的掏出钱来扔在水中。女人一言不发的憎恨的望着他们的丑态,转眼便水鬼一样的报复。独自一个女人,又习惯了在胯下讨生活,风里来雨里去的,性格倔强而坚韧。

  男人是逃犯,到这里来避难,或者是真的反省。一个人带着一只鸟和一把枪,某日他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女人的鱼钩划过他的手掌,枪应声而落。鱼线嗖然收入水中,两人第一次交锋。

  女人给男人的小鸟喂食,男人有一双灵巧的手,一根铁丝弯成一个荡秋千的人,那个人就是女人,女人把他的礼物放在窗前。

  单身的男人,面对着美丽而丰满的女人,在大雨滂沱中无法自抑的暴发,先是拥吻,而后男人把女人压下身下,动作狂野而放肆。女人努力挣扎,扇了男人一掌后,光着被扒光的上身愤然离开。做惯了皮肉生意的人并非就是行尸走肉,可以一声不吭的任凭那些“食客”们胡胡搅蛮缠。但对于喜欢的男人,身体是要再三慎重的,谁能保证你不是另一个“食客”?

  不知因为爱还是试探,女人主动为男人招妓,终究还是喜欢,所以嫉妨的一直站在窗前凝望着湖上漂的那个黄色屋子,里面有男人和另一位女人。
 
  男人安静的弯着铁丝,这次做的是一辆小小的自行车,妓女在一旁看着,就那样轻松的爱上了他。

  无可避免的,警察终于来搜查,男人大概为了减刑而自残。四五根大鱼钩随着线吞进咽喉里,尔后倒拉,鲜血满地。女人将他藏身水中躲过追捕,上岸后的男人只能奄奄一息的半张着嘴,稍一动静又是鲜血四溅。女人狠狠心用木棍支在他在口中,用钳子一根根将梗住的硬刺剔出来。知道他痛到不行,遂解开他的裤带,骑上腰胯便开始温柔而舒缓的爱的运动,金基德剧中的女人常常在放荡的背景下神圣而让人感动。

  至此并没有出现相亲相爱的终结,男人和女人的故事还在继续。因为另一个女人三番五次的来访,女人的嫉妒心开始膨胀,直至将那个为爱痴狂的妓女捆在屋中方才释然。本打算锁她一夜,灭灭她的爱火便作罢的,哪想到她半夜不慎蠕动着坠落水中。女人第二天看着她漂在水中,全身经不住颤抖。女人不过是因为嫉妒,而妓女也不过是因为爱男人。

  第二个死的是妓女的经济人,来找妓女,最终被杀,主谋仍是女人,金基德剧中的女人放弃的太多,承受的太多,没有理由不因此伟大。

  当发现尸体被打捞上来,女人收起了固定黄色小屋的锚,卸下了船上的引擎装在小屋上,两人重又云淡风清的躺回屋子里,“漂流欲室”到此处方才才真正成形。

  几乎肯定了此处是剧终了,正待叉了播放器走人,却又看着男人从水中浮出身来,拨开芦苇丛一头钻入就再不出来。

  镜头由近及远,芦苇丛逐渐缩小,直至完全座落在女人的私处。小木船灌满水,女人全裸着置身其中,安静的合着眼睛,死了或是入梦了。

  不敢说完全吻合作者原意,我想大约又是颂赞女人的无私包容,女人甘愿将自己的身体作为男人的漂流欲室,主题从开始的俗屋转到两人共同的漂流屋,最终落点在人体这一完美、安全且高尚的“漂流欲室”。

  

关键词:漂流欲室

作者:apollojane

《《漂流欲室》》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pollojan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