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间

发表日期:2008-07-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二十
“叶子,还有件事。”
“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声音。”
“声音?”
“是。声音。”
“木扣是说她?”
“我说的是沁月。”
“可是她还不懂得吧。”
“所以才要叶子帮忙。”
“我?我怕是帮不上什么。”
“那要看叶子是不是想要帮了。”
“好吧,木扣请说。”
“有人很想见叶子一面,叶子现在算是答应了吧?”
“谁会想见我?”
“王子。”
“他又是谁?”
“鬼魅之音王子,叶子知道了?”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不过木扣认为我能站用简单就让他说出鬼魅之音的秘密?而且让她学会。”
“你不必知道,你只要带着她一起去就好。”
“就这么简单?”
“王子身边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叶子可要多看着些沁月。”
“能有什么?木扣是说他的那些从妾?”
“人才不会那么让我担心。王子此时在塔露之家。所以叶子要明天清晨之后先行过去。这样才有尽可能多一些的时间让我们把演出做完。”
“他们来了。”
“下面我们就是要他们答应呢,叶子去和沁月说吧。”
“这可比木扣要面对的简单许多。”
“是吗?”
两人微笑起来,鱼站在车下向叶子示意。猪径自走了上来。与叶子擦身走过,在她耳边轻轻叹息一声。叶子忽然明白自己将要说的其实他已经知道。那么自己所要去说服的就只有那向着自己展开明媚笑脸的沁月了。看来木扣是比自己要了解他们。她笑得更加愉快,许久没有这样的自由了,也许久没有这样被人给占了先机。她走到鱼的面前,转身望向身后,看到木扣嘴角隐隐狡黠神情。
“沁月那么主动把叶子叫走是想你问什么?”
“那么你那么轻易把叶子送下去又是为了她向沁月说什么呢?”
“是我先问的。”
“沁月不过是想知道清楚些关于木扣的梦。”
“什么梦?”
“龙门的梦。”
“那可不一定想的起来。”
“木扣尽力想吧,想不起来也没关系。”
“那她不是很失望?”
“失望的事总会很多,这一个也算不上是能让她失望的事情。”
“那你就不想知道?”
“不是那么想。不过木扣想起来自然还是知道的好。”
“那么如果我说其实我没梦过什么龙门呢?”
“那就是没梦过。”
“我梦的只是一个声音。”
“声音?”
“没一个有瞳月血脉的人在将要觉醒时候都会听到那样的话。”
“什么话?”
“那就请你带我再在我的脚步里走过吧。”
“就是这个?”
“不同声音说会有不同效果,问月如果亲自听到就不会这样说了。”
“木扣是说情绪?”
“是。那声音很熟悉却又从没有听过。”
“那是声音的主人?”
“我认为是。”
“为什么叫龙门?”
“问月看来龙门是什么呢?”
“梦想之处?”
“我更喜欢说是寄托之处。”
“那就是木扣?”
“问月真认为龙门九象能够被找到吗?”
“是我们能被找到。”
“恩?”
“他们会找到我们的,并将指引我们到达那里。”
“那里?”
“也是我的寄托之处吧。”
“那又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也许那从来都不是一个地方,像任何故事一样,不过是一个时间。”
“问月是说结束?”
“是。木扣要和我说什么呢?”
“十年也许并不一定只是商会。”
“那是要?”
“问月看过歌舞吗?”
“没有。”
“那问月想看吗?”
“这取决于舞的是谁唱的又是谁。”
“如果是我们呢?”
“那一定要让那些看的人看不到你们才好。”
“我和叶子在构想一个演出。只是少了个声音。”
“所以要她?”
“不止需要她,还有你。”
“我?我能帮上什么?”
“问月该知道幻化之术吧。”
“要我布景?”
“是,要问月把最好的景象为我们做出来。”
“那要表演的是什么样的景象?”
“午夜星辰。”
“是怎样的构想呢?”
“还不知道。”
“这要木扣去想。”
“是我们。”
“山火呢?”
“他想去塔露了,明天早上叶子也要带着沁月先去塔露。”
“就她们两个?”
“问月不舍得?”
“只是担心。”
“我会让影子跟着他们的。”
“她们要去见谁?”
“见能让沁月唱歌的人。”
“那一定要去才是。”
“你不该反对下?”
“这也是她所希望的事,我又怎么可以反对。”
“沁月都不知道自己是多么幸福吧。”
“什么?”
“问月觉得什么是幸福呢?”
“这个问题似乎有人问过。”
“哦?那人是怎么问的?”
“让我看着她问我觉不觉得幸福。”
“问月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幸福,所以即使幸福在我面前我也一样不知道。”
“那现在问月觉得呢?”
“我不讨厌这样的感觉,或者有一些留恋。”
“是吗?”
“木扣怎么忽然问到这个?”
“想到一些事情,觉得有趣。”
“是什么事?”
“想知道?”
“看来木扣是不会说了。”
“不是不说,是不知道怎么去说。”
“有什么区别?”
“我很想问月知道,却又不能让自己做到。”
“我知道了。”
“真的?”
“有些东西是不能用言语清晰表达。”
“恩。”
“那木扣觉得什么是幸福呢?”
“我不知道。”
“像我那样?”
“或者吧,就算幸福在我面前我也是不知道。”
“木扣。”
“恩?”
“听到那风言了吗?”
“在这里听不到才不正常。”
“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
“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说。木扣要怎么去宣传演出呢?”
“这个有哥哥去做,我们只要把节目做好。”
“那开始吧。”
木扣开始把设想中的动作景象一点点描述出来,猪在一边凝神听着。这是鱼在人间的第一次歌唱,他要把这一切尽力做到最好。在不远的下面,鱼同叶子并肩躺在草地之上。两人看着漫天星辰,开心地说话。
“要我唱歌?”
“恩,沁月愿意吗?”
“可是我不会呢。”
“所以我们明天要先他们去塔露,我们要见能交沁月唱很好歌的人。”
“他们不一起吗?”
“他们要考虑其他部分。”
“可是……”
“什么问题呢?沁月。”
“没有呢,只是有些奇怪感觉。”
她看着闪烁的星空,忽然发现自己不愿意这样的与猪分开。这情绪不知道产生在什么时候,尽管又知道不过是短暂。只是自己不愿去承受。
“很快我们就又会在一起的,沁月不用担心。”
“恩。我们要见的是什么样的人呢?我怕我不是那么聪明的。”
“只要沁月想学自然就会学会了,这可是与聪明无关。”
“真的吗?”
“恩,真的。”
“叶子和我说些有趣的事情吧。”
“有趣的事情,让我想想。”
“恩。”
“沁月想听塔露的故事吗?”
“那个城市吗?”
“不,是个人。”
“人?”
“或者是由岭鹿所化的人。”
“那不是妖吗?”
“沁月想听吗?”
“恩,想呢。”
“在听之前想问沁月一个问题。”
“恩?什么问题呢?叶子。”
“沁月觉得什么力量才最强大呢?”
“力量?”
“对,力量。”
“我不知道。”
“那沁月如果能够选择,是会成神还是只是做普通的人呢?”
“那要看选择之后得到的呢。”
“神代表力量,人代表生活。沁月怎么选呢?”
“生活吧。我不需要力量呢。”
“沁月的选择倒是简单。让我们开始这个故事吧。”
“那叶子会选什么呢?”
“什么也不选,为什么要去选呢?”
“不明白。”
“沁月还是听故事吧。”
“恩。我怕会听睡着了。”
“那也没关系。”
叶子看着星空,回想自己曾听过的这个故事。仿佛看到有一张面庞在不远地方静静展开笑容。你是如此值得尊敬的女子,她深吸了口气,静静开口。这声音低低徘徊,有如夜曲婉转。鱼专注聆听。这是一个妖的故事,只是从没有人把她当作是妖。
“叶子在说什么?”
“你想知道?”
“只是好奇,沁月那么专心。”
“叶子可是知道很多有趣的故事的。”
“很好。”
“别打断我思路了,刚说到哪了?”
“说到要有星辰渐落的效果。”
“恩,下面就是要……”
猪一边听着一边偷眼看向远处的鱼,在星辰细微光芒照耀下,那专注面庞或喜悦或悲伤。已然是完整人的模样。也许鱼会比自己更早成为人。猪站用想着,笑了起来。一旁木扣沉浸在自己构想的景象之中,脸上隐约向往神情。
关键词:人间

作者:莲落青冥

《人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