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老友波斯美人的亲身经历——办自由职业人员社保惨变广州一日游![转载]

发表日期:2008-07-04 摄影器材: 索尼 DSC-T10 点击数: 投票数:







去年离职前本来打算办个自由职业人员的社保,但因为赶着去韩国,没时间办。这次回国一心想把这事给办了,没想到被折腾个半死,大热天硬是被迫游了广州一圈,而且一件事也没办下来。


9:30 我从网上找到荔湾区的社保中心在逢源路,咨询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听,想详细了解也不行。于是我今天一大早从陈家祠坐地铁到长寿路,再走去逢源路。还没到社保中心门口,远远就发现那里门庭冷落,大门紧闭。走到大堂门前,旁边竖着一个公告,说因为荔湾区和芳村区合并,所以中心搬到芳村鹤洞去了。都搬了一年多了,政府网上的地址和电话还是旧的!!!


10:30 我看时间尚早,赶到芳村应该还来得及,就连忙坐公交车过去,足足花了1个多小时才到广中码头。因为没有斑马线,只好冒着被车撞死或者被民警抓住罚钱的危险,从立交桥底横穿过去。又前行了几百米,终于找到社保中心,已经是11:30,刚进门工作人员就把门锁上了:“没号啦,关门啦!”我想,上午没号,下午还有,先填表再说。到填表处一问,那人说:“从7月开始,办理自由职业社保的要先去做劳务用工登记!”顺手给我一张有地址电话的纸条(台上有一大叠)。我一看,登记的地方在周门南路20号,离芳村十万八千里,离我家倒只有3站路程,而且他们下午2点才办公,于是我坐车先回家。


13:00 下午一点多我又出发了,这次坐电车,35度的高温居然没有空调,车上比车下还热!幸好坐3站就到了。因为我从来没去过周门南路,根本不知道在那里,在车上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周门街,于是下了后我就往那方向走。从那里走了十分钟才拐出周门南路,看到对面的荔湾区图书馆门牌是39号,但两边都找不到下一个门牌号码,这个时候我又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往右拐!结果走了10多分钟,大半条周门南路都走完还没看到门牌,最后终于看到一个:40号!就是说,我走错方向了!我只好迎着头皮,顶着烈日往回走,走过了39号,再向前,咦,怎么路名变成周门街N号和石路基N号了?到底有没有周门南路20号啊???我走啊走啊,差不多走到中山八路口的时候,蓦然发现,那中心就在马路边,离电车站只有100米左右的距离!!!我却花了将近一小时绕了个大圈。


14:00 我到的时候,刚好2点,保安很不情愿地打开大门。我冲到咨询台,服务人员指我上二楼一号窗。上去后,那些工作人员才姗姗地从休息室走出来。一个女人打着哈欠问我办什么业务,我说要做劳务登记,她说:给我身份证和失业就业证。我说:我的档案在人才市场,从来就没办过失业证(当时人才市场的人说办了失业证,国家干部待遇什么的就会被取消,老实说,这个待遇究竟有什么用我一直弄不明白)。那女人说,在不在人才市场都要办失业证。我问:在哪办?她说:街道办事处。哈,街办就在家门口!走了半天,又回到原点!


15:00 到了街道办事处,我跟她们说我要办失业就业证,一个女的说要先办计划生育证,我说我老公是外国人,而其我们持的是美国结婚证。她说没关系,把我老公的护照复印件和结婚证复印件给他们就好。但办这个证要一星期,而且办了之后还要去另一个地方(离街办几百米距离)办失业证。我想,也罢,一星期就一星期吧。等我把所有东西都交齐,回家等消息的时候,那女的忽然来电,说:“你在户口本上的婚姻状况还是未婚,要去光复中路的办证中心改一下才行,改了之后再复印一份给我们。”我晕!


16:00 本来打算打的,结果发现3点半是的士大佬交班高峰,全城的士不载客。只好等公交车。到了办证中心已经4点了,小小的中心里塞了几百号人,我拿到511号,当时才轮到452号。无聊之下拿着手机跟朋友哭诉一番。哭诉完了还是没轮到我。好不容易到我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快下班了吧?那民警一看我的结婚证,就说:这个要翻译了才行,而且你老公的名字要译成中文。我一听,都快哭了:你们这里没有这样的服务吗?他说:我去问问。几分钟后他回来说:你去公证处做个翻译公证吧。而且记得把结婚证复印一份给我们留底。我狂晕!!!


没想到我冒着中暑的危险跑遍广州大街小巷,到头来还是没办成社保,反而多了一堆杂七杂八的证要办。但为了将来退休那一点小钱,我这个小市民除了老老实实地按规矩办事之外,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人会忽然冲进某个地方疯狂砍人了,因为在我一次又一次被人当足球一样踢来踢去的时候,我也有砍人的冲动!!!


回家后,深深不忿,为什么要办个事都这么困难?忽然想起,我自己不是挂靠了人才中心吗?人才中心是可以代办社保的啊,我这大白痴!!!

关键词:社保

作者:蜻蜓上飞猪

《转老友波斯美人的亲身经历——办自由职业人员社保惨变广州一日游![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蜻蜓上飞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