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范跑跑:宏大的理由只是自欺的泡泡[转载]

发表日期:2008-07-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心理学者的文章,里面有好多心理学上面的东西,可以与大家一齐分享的。他叫武志红,是广州日报心理健康专版的编辑,每逢周六都有拒写的文章。


文章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645590100a0hl.html






    大山临盆,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星辰,为之无光。房倒屋坍,烟尘滚滚,天下生灵,死伤无数……最后生下了一只耗子。
    这是拉封丹的一则寓言《大山临盆》,因被已逝的著名文学家王小波引用而广为国人所知。
    把这则寓言故事反过来用,就可以理解最近喧嚣一时的“范跑跑”事件:
    自以为伟岸的大山中突然跑出来一个耗子,大山觉得很没面子,于是闹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试图让人以为这个耗子很不一般,但耗子毕竟还是耗子,无论大山怎么扭动身躯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

 


    在四川灾区的一周时间里,我发现一个规律:越是英雄,越是内疚。
    现在看来,这个道理反过来也大致是成立的:内疚越轻,越不英雄。
    能诠释前一个道理的例子很多,我所知道的最典型的例子是都江堰新建小学学前班的一个老师。大地震发生后,她不顾危险将被吓傻的孩子们一个个地扔到了安全地带,最后她指教的班中没有一个孩子遇难。但这位英雄老师却陷入了巨大的内疚中,她责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把她以前教过的孩子也给救出来。
    能诠释后一个道理的最佳例子则当属“范跑跑”。当时,同为都江堰的一名老师,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范美忠先是以为是小地震,于是对班里的学生们说了一句“别慌”,但当明白这是一场“地动山摇”的大地震后,他极其敏捷地逃了出去,并成为第一个逃到操场安全地带的人。
    范美忠为何能有如此敏捷的反应,他10天后发在天涯论坛上的帖子《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或许透露了秘密,在帖子中,他理直气壮地宣称:“我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
    此外,他还细致地写了当时的情形:
    两个女生跑到操场上后问:“老师你怎么不把我们带出来才走啊?”
    范美忠回答:“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八岁的人了!”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回答。逃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依照范美忠的回答,他好像那一瞬间做了很多思考,不仅考虑了母亲、女儿和自己生命的取舍难题,还考虑了“自由和公正”等伟大的话题。
    这自然是一个后来加上去的辩解,套用心理学的术语,可以说这是合理化的处理。即,做了一件令自己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意识上不愿意忍受这种矛盾,于是就费心费力地用一个看似漂亮的道理来捍卫自己这种做法,令其看上去非常有道理。
    但这个道理,别人很容易觉得不对劲,逃命就逃命吧,你扯什么自由和公正啊。所以,范的这个帖子引起了激烈的争议,而最有名的帖子当属知名网友五岳散人的回帖《自由与道德——从“范跑跑”事件说起》,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事范先生做的不能说是错的,为自己的行为做解释或者心里建设也没问题,但你在这里说出来并且洋洋自得,虽然有言论自由的底线管着很多人手上想抽人的冲动,毕竟是件异常傻逼的事情。”
    五月散人本来对范美忠“一直尊重”,但仍受不了范的合理化处理,写了一篇犀利的文章来拆穿他的小把戏,而其“范跑跑”的戏称也被广为流传,成了这一事件的代名词。
    网友们的攻击引起了范美忠进一步的合理化处理,他后来又在天涯论坛上发表帖子《我为什么写〈那一刻地动山摇〉》,以对自己的行为做辩解:
    你有救助别人的义务,但你没有冒着极大生命危险救助的义务,如果别人这么做了,是他的自愿选择,无所谓高尚!如果你没有这么做,也是你的自由,你没有错!先人后己和牺牲是一种选择,但不是美德!从利害权衡来看,跑出去一个是一个!
    我相信,新建小学的那位老师以及其他众多英雄之所以奋不顾身的救人,是他们的自愿选择,而我有幸认识的几位英雄,也不以高尚自居。但是,作为旁观者说出“无所谓高尚”的话来,就分外刺耳,如果“先人后己和牺牲”都不是“美德”,那么什么是美德呢?难道“利害权衡”是美德?
    所以,范美忠的第二次合理化处理又遭到了新一轮的攻击,而他也随即做了新的合理化应对,到了最近接受我们报社记者徐峰的采访时,其合理化处理又达到了新高峰:
    “我大学是学历史的,我想通过这篇文章提供一个个案研究,你要知道,中国的历史研究向来讲究宏大叙事,却缺乏个案和活生生的有现场感的记载。”
    “我是用头撞墙的思想者,用实践来进行思考,有我自己的独特之处。”
    “当时写此文,也有挑战孝道伦理的意思。”
    这样说起来,地震发生时连滚带爬地逃到安全地带,不仅不是自私,而是伟大的献身了,都可以引用希拉里自传的书名了——《亲历历史》。
    通过这样一个三步走,范美忠将自己逃命的行为不断拔高,先是说这是“自由和公正”,接着暗示“利害权衡”是“美德”,最后则说,他这是“实践来进行思考”。
    貌似一个大山搭建起来了,但这个大山只是个肥皂泡,不管赞成还是反对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山里面藏着一只耗子——懦弱。



    我在灾区听到了大量关于老师的故事,他们多数人的故事可歌可泣,也有少数老师表现出了懦弱。我个人认为,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是英雄。并且,我极度反感当地有关部门的新规定:灾难再发生后,老师必须最后出来。
    这个规定是非常无知且背离人性的。本来,是我要牺牲自己,这是我的意志的选择。但是,现在别人要我牺牲自己,这就成了别人的意志的选择。是人都讨厌别人的逼迫,于是,我可能会故意和这个规定对着干,不再做英雄,以此表示我的意志的独立性。因而,这个逼老师们做自我牺牲的规定反而令老师们远离英雄行为。
    所以,我认为,我们既要向英雄们表达敬意,也要尊重一些人的懦弱。
    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的无意中的共同认识,范美忠也因而一开始并没有遭到自己同事和学生们的攻击。
    但是,范美忠为什么站出来为自己辩解,并用那么多宏大的玩意来为自己的懦弱做合理化处理?
    范美忠自己的两段话或许是答案。在接受徐峰采访时,他表示自己不仅有智力优越感,还有“很强的道德优越感。因为我在遵守道德底线上比很多人都强,比如我从不闯红灯、不乱扔垃圾、不在公共场合抽烟、碰到假币立即撕毁、不接受学生贿赂等。”
    此外,他还自称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教师,不管是在业务上,人格上,还是遵守道德底线上,比如我的知识、思想在中国是最顶尖的。”
    这两段话显示,范美忠是一个非常自恋的人,这是比较不好听的说法,比较好听的说法是,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就我所知,范美忠的一个核心理想是教书育人,这是他为什么作为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却大多数时间一直坚持做中学老师的原因。他渴望通过改变尽可能多的中学生来影响中国的未来,而他的朋友也说过,他是个教育“疯子”。
    并且,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天才,不仅掌握了无数的知识,也有相当难得的独立思考,也因而得到了他的很多学生的崇拜。
    然而,和很多狂热而自恋的理想主义一样,他容不得批评和自我批评。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感觉很难和他沟通,因为他很敏感,很容易把别人关于他的言语当作批评。这种敏感可能是他不断换工作的原因。
    由此,可以想象,一个把教育中学生当作至大理想的人,他可能很难接受自己在学生面前的懦弱表现。逃命是本能性的,但当他的逃命行为受到了本来崇拜他的女学生的质疑后,他开始对逃命行为这一懦弱的小事进行伟大的辩解。但他辩解时引用的理由越伟大,可能说明他越心虚。他说自己“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这句话如此过分地斩钉截铁,那很可能表明,他其实和那些英雄们一样是有内疚的,只是英雄们不能接受这内疚并将其化为自我牺牲的举动,而他不能接受这内疚而围绕着它建造了一座合理化的大山。
    每个人都有两面性,范美忠的理想主义不能掩盖他那一瞬间的懦弱,他那一瞬间的懦弱也不能否认他的理想主义精神。
    2007年,“周老虎”事件成为最热门的网络事件,今年,“范跑跑”事件有望成为网络上的第一热点。但我想,我们之所以举国上下都在争论这两件其实很小也没有实质危害的事情,是因为我们只能争论这样的事情,其他太多事情我们不能争论。

关键词:日记

作者:kathy

《范跑跑:宏大的理由只是自欺的泡泡[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ath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