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麻将桌上的中国人[转载]

发表日期:2008-07-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麻将似乎发明于清末民初,但不出数十年,其势已大大盖过了象棋和围棋。好象只要有四个以上中国人的地方,就能找到麻将,以至于胡适搬到了美国,他的太太江冬秀还常常和其他太太们一起打麻将,听夏志清说,胡适那时没有办公室,根本无法工作。胡适是个随和人,听说在台北临死前不久还在托人买房子,因为在教师宿舍打麻将影响学校学习。这大概是真的,因为我在现代作家里,只见到胡适对国民沉迷于麻将提出过呼吁,他还认真计算过全国人民用于麻将的时间,想是太太的麻将癖是他的心头之痛吧,他又不愿违拗太太。

西方人演戏归演戏,生活归生活,但中国人却能合二为一门综合艺术。麻将就是这种综合艺术的一个反映,在麻将桌上,最重要的不是聪明到能算出多少步,而是根据不同情况灵活适应采取相应对策,比如说根据牌型和桌面上已打出的牌制定对策,能成大牌则成大牌,不能成大牌则成小牌,不能成小牌则阻止别人成牌,比如察言观色以判断别人手中的牌。做人的弱点也会带来损失,比如性贪者过于追求大牌反连小牌也成不了,胆小者不敢成大牌只是广种薄收,优柔寡断者因举棋不定而错失良机。这些道理似乎很简单,但运用起来全要靠机缘和天份了。

说到机缘和天份,这大概是中国人做人方面的两大因素,也是麻将方面的两大因素吧。机缘其实就是运气,天份就是性格,亦即那种左右逢源的本领的领悟能力。中国人是乐观的,既然决定麻将输赢的因素有两个,也就给了中国人一个选择的空间,他赢了都是因为技术出色,他输了都是因为运气不好——他总是对的。哪怕麻将桌上的常败将军,也可以大谈他的成大牌经历,自我感觉良好。

西方人的桥牌讲求协作配合,公平竞争,中国人的麻将则要求盯着上家,防着下家,各自为政,但在某一方在做极大的牌时,另三家又可暂时联合起来。中国的人际关系在西方人看来简直是一团乱麻,但中国人自有分寸,他们从小就在进行着这方面的训练,他们一生都在做着这些事,对很多人来说这可能是唯一的长处。每个人都有需要的牌在别人手上,每个人手上又都有别人需要的牌,这说明中国人的命运多多少少掌握在别人手上,而每个中国人又多多少少握着别人的命运,所以命运为另一些人掌握也就不觉得很要紧了,乐观的中国人总能在掌握别人命运的过程中得到乐趣,哪怕那些人只是妇孺。西方人的平等是指每个人---最强大的和最弱小的都有同样的机会,中国人的平等是指每个人都有他控制的对象。君控制臣,臣控制更小的臣,官控制民,民控制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熬成婆之后就可以控制媳妇。司机可以暂时左右一下乘客的命运,医生可以怠慢一下病人,售票员可以暂停售票,甚至要饭的还可以在看不顺眼的地方吐上一口痰。赵太爷可以打王胡,王胡可以打阿Q,而阿Q还可以欺负小尼姑---乐观的中国人总能找到自己的乐趣。

所以从没听说过西方人喜好麻将的。老实说我也极不喜欢这种游戏,我觉得如果我赢了不过是碰巧,如果我输了也怪不得技术差,无论输赢,我都有给命运戏弄之感。所以如果我必须玩游戏的话,我宁愿下围棋和象棋。下围棋和象棋时,高手比低手有绝对的优势,聪明人比不聪明人有绝对优势,赢得光明磊落,输得明明白白,技术的进步是可以显而易见的。不过因为亲戚熟人十有八九乐于此道,他们到了一起很自然地就会开起了麻将,春节时候更是岂可一日无此君的。所以虽然一向怕人推说病,避俗诡逃禅,对于麻将桌是能逃则逃,能避则避,还是有几次迫于情面观战了好久。虽然从未实战过一盘,但观战几次,也渐渐悟出一些道理。唐虞揖让三杯酒,汤武征伐一局棋,可谓虽小道,其义大焉,中国人如此喜好麻将,实在不是一件偶然的事。

关键词:心得

作者:爱在西元前

《麻将桌上的中国人[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在西元前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