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载两篇刘墉和刘轩的文章

发表日期:2008-07-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从小学开始,就知道刘墉,开始喜欢他的文章。他的文章充满感情,也让我早早地对世界,对人,对物,有了自己独到的看法。换句话说,就是世界观由于他的文章而启发。
到初中,疯狂地购买收藏他的书,每天闲暇时间就是捧着他的书,一遍一遍地看,每看一遍都有新感觉,有新的体会。
到高中,突然觉得他的文章很滥情,写的东西不是情就是爱的,煽情但不实际。
大学,无意中又一次地拿起他的书,却有了更深的感官。也许是经历过一些事,对他写的东西深有感触。也有可能是因为对社会,对人,有了更深的认识,深有体会。
现在,他也开了博客,把他自己和儿子的文章放到网上,供网友阅读。
我转载了两篇感触很深的文章,摘录如下。

情到深处总是伤(将刊登于东西名人杂志7月号)
刘墉作品

母亲小时候「缠足」,虽然没几年就「解放了」,但是骨头早已定型,脚趾折向脚底,走路一颠一颠的。来美之后,空气干,加上年岁大了,皮硬,那「折」的地方总是皲裂流血。
常见她用热水泡脚之后,一边上药,哎哟哎哟地叫疼,一边骂我姥姥:「都是我妈害的,害我一辈子,小时候逼着给我缠脚,我哭、反抗,她还狠狠打我。可又一边打一边哭,说我是身上疼,她是心上疼。又说她不是害我,是爱我;怕我脚大,将来嫁不出去。她是爱我,但我恨她!」
朋友老年得子,贺周岁,看他太太捧着娃娃放下去、抱起来,左亲亲、右亲亲,还对着娃娃的脖子噗噗地又吸又咬。
「瞧妳,真是疼死了!」我说。
「当然疼死了!足足疼了一天一夜,就因为『疼死了』,所以『疼死了』!」她笑道,又继续作成咬的样子:「真想把他一口又吞回肚子。」正说呢,那娃娃居然举起小手「啪」一巴掌,打在她脸上,看来不轻,她还笑。啪!又一巴掌,她笑得更大声了。
「不痛吗?」我问。
「疼!可疼呢!这小鬼的力量可大了!怪不得当时赖着不出来……」
一位学生家长带女儿来找我谘商,说她是辛苦的单亲妈妈,为女儿作了多大的牺牲。省吃俭用,除了送女儿在外面补习,还把学校老师请到家里。可是孩子非但不用功,还当着老师打瞌睡。「这孩子真是让我伤心、痛心极了,我真后悔当初没听我姐姐的话,把她拿掉!」
我又叫她女儿单独进来谈,发现小丫头什么都懂,也知道妈妈爱她,只是正逢叛逆期,就是不愿听话。「我妈妈说她气极了,会离家出走,她光会说,走啊!她怎么不走?」小丫头还对我骂她妈妈:「她说她后悔生我,好哇!我去死!行不行?」
我尽力开导了一番,但很难有把握,因为发现那妈妈爱得太多,而且爱得不是方法,所以隔了两个月又打电话去关怀。
妈妈接的电话,不断道谢,说孩子回来之后好多了,尤其近一个月,大概知道学测到了眼前,躲也躲不掉,每天用功到深夜,甚至熬到天亮,睡眠不足,成了「熊猫眼」。「唉!」她叹口气:「我现在不伤心了,换成担心;我以前是心痛,现在是心疼……」
二月初,儿子特别赶回纽约过旧历年,待了不过十天,又急着飞回台湾。
晚餐时,老岳父说「这孙子变了不少,一年不见,进步多了。」还对我补一句:「你因为常在台湾,跟他一块儿,不一定感觉。」
我说我也有感觉,毕竟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到清明,他会主动说要去爷爷坟上扫墓。我在台湾的时候,他常会送些好吃的东西给我。尤其当我有一次急诊,他赶来,追着医生问东问西,连护士都说我有个孝顺儿子。
当天晚上睡不着,我想:大概因为儿子大了,不再叛逆,也可能由于不久前我出版《超越自己》的二十年纪念版,要他为每篇文章写感言,使他不得不把整本书再看一遍。重温往事,许多画面重新浮现,让他感受我当年的苦心。加上我老了,使他不但爱我,甚至怜我了。
只是想到这儿,我又有些伤心,想如果跟儿子这么近,有一天我死,不知他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死,是人生的大痛。当我死的时候,会一边大痛,一边心疼。心疼我的儿女、我的妻。
伤、痛、疼、爱,是世间最大的矛盾──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为了爱孩子,可能不得不打孩子。只是,伤孩子,也伤自己。
哪个疼,不因为伤?哪个生育的疼,不带血、不成伤?
哪个爱不是痛?不痛怎么疼爱?不爱怎么心疼?
轻轻的搔是痒,重重的搔是痛;轻轻的拍是安慰,重重的拍是处罚;轻轻的爱是温馨,重重的爱是情伤……
如果有一种机器,能够透视人心。每个光鲜亮丽的衣衫和丰腴壮阔的胸膛后面,一定都有颗伤痕累累的心。有刀痕、有鞭痕、有索炼的疤痕……。而且爱得愈多的人,伤得愈深,因为最重的伤害总来自最心爱的人。
情到深处总是伤!



伤到深处总是情(将刊登于东西名人杂志7月号)
刘轩作品

读了老爸的文章﹐觉得他说得很对﹐情到深处总是伤﹐似乎一点也没错。但是老爸提的例子是亲情﹐我则认为感情世界有过之而无不及。
像是我认识的一个女生﹐18岁那年搬到台北﹐19岁谈恋爱﹐20岁分手﹐等到情伤终于痊愈﹐整个人仿佛憔悴了十载﹐就是因为爱得太深﹐分手时还曾寻短。
她现在用刺青修饰了割腕的伤疤﹐两道荆棘的图腾盘在手上﹐被她戏称为「爱情的手铐」。「当年爱到无法自拔﹐意识到他要离开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想用这种方式把他『闩住』。最后救护车来了﹐他还是没回来。」
她之前把心挖空了﹐剩下的洞太大了﹐疮疤太深了﹐一时填不满而使她对一切格外冷漠。奇怪的是﹐那曾受过伤的样子似乎使她对男生更具吸引力。这个朋友目前有好几个交往对象﹐而且每个都被她吃得死死的。这算是一种变相报应吗﹖
「我只能说﹐有些人喜欢占下风。」她淡淡一挥﹕「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还乐在其中﹐就像我当年一样。」
我还有个男生朋友﹐到了大学才谈初恋。异性的青睐使他受宠若惊﹐把对方当成恩人﹐恨不得把她摆在圣坛上崇拜。但这并非没得到好报﹐反而因为他对女友过度的配合而被嫌「没主见」。
寒假到了﹐女孩子跟他说﹕「我们分开一阵子﹐暂时不要联络﹐开学后再从头开始。」男生被放逐到情场边疆﹐夜夜孤枕难眠﹐还跑去沙石场打粗工﹐把自己搞到精疲力竭﹐终于熬过了假期﹐回到学校﹐才发现女生的「从头开始」﹐意思是「从陌生人开始」。
某一晚﹐女生忽然打来﹐说是想听他拉小提琴。他兴采烈烈地跑上宿舍楼顶与她碰面﹐在月光下却见到两个人影 --- 女生竟然带了个男伴。他还是硬拉完一首曲子﹐冲回房间﹐把琴砸烂。
「这样受伤一次﹐就够了﹗」他说。
但同时他也承认﹐当年的那种揪心之痛﹐苦中竟然有点回甘。
西班牙有句俚语﹕哪里有爱﹐哪里就有痛。以务实的角度去看﹐谈恋爱还真不符合经济效益﹐但我们依旧像飞蛾扑火﹐因为那是大自然的程序﹐有「痛」必然有「快」。最新的MRI机器的扫描也发现脑部掌管pleasure和pain的部位根本就是隔门邻居﹐而且当实验对象想到「爱」的时候﹐「痛」和「快」两个部位竟然都有反应。
意大利科学家最近也发表了一个研究﹐发现年轻人在刚坠入爱河的前半年﹐血清素竟然比平常少了高达40%。血清素是我们脑部的「天然百忧解」﹐怎么谈恋爱反而会减少﹖学者自嘲地说﹐也许这跟意大利人谈恋爱的方式有关吧﹗
无论如何﹐有爱必有痛﹐这是广大接受的事实。回想我自己的感情史﹐有些记忆特别鲜明﹐许多都是不开心的﹐但这些画面与快乐时光并排﹐又显得很美。沙士比亚说﹕「爱是一片叹息的烟雾」﹐就此形容﹐当我们把烟雾拨开之后﹐又会看到什么呢﹖伤痕累累的心﹐和幸福的微笑﹐也许是同一个硬币的两个面。伤到深处﹐还是有情﹗
关键词:刘墉

作者:假面公主

《转载两篇刘墉和刘轩的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假面公主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