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睡不着

发表日期:2008-07-06 摄影器材: 松下 DMC-FX30 点击数: 投票数:


首先先转篇文章,因为它沟起我的回忆。
哪天模仿它的文体,写自己的故事。模仿我最擅长了。


从窗外看去 只剩下孤单的末班车 再远一点是华农的宿舍 一个人在家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哎 大家还是看文章吧


猴子自行车
作者:祁又一
很难说我有多喜欢猴子,这种动物又脏又喜欢龇牙咧嘴的,每次去动物园最不爱去的就是猴山。先说自行车。

我从小就骑自行车,一直喜欢骑。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被爸爸逼着骑车骑到姥姥家,位移的两端是安华桥至南礼士路。路途大约是12、3公里,小时候骑的是那种儿童玩具车(当然,两个轮子的),中间要在德胜门桥或者西直门桥休息一次,毕竟还小,才六岁而已,12、3公里骑下来真的会觉得累,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汽车和红绿灯。二年级的时候好像还和爸爸一起骑车去过颐和园、圆明园,到了里面走路玩儿上一大圈,然后再骑车回家,回家的路上觉得红军长征也无非如此。

人小时候总觉得世界特别大,周围的一切都特别大,小时候摸过一次真的手枪,觉得那么沉的东西,我两个手举着都费劲,电视里的大人们怎么一个个把手枪玩儿的那么挥洒自如呢?当时偷偷在心里产生了疑惑,觉得自己以后恐怕成为不了我爸爸那样的特级射手了(我爸爸在东北建设兵团插队的时候是特级射手),成为不了特级射手,在当时的我想来就是成为不了男子汉。后来大了就知道了,人都要长大的,长大以后这世界上的一切就都中规中矩恰到好处了,高度、重量、体积、距离……一切都很服帖。

小时候那辆玩具自行车骑了很久,好像是一直骑到小学快毕业了才丢。许多年后,北京开始有人玩儿小轮车,见到之后很吃惊——我考,原来我当年骑的那辆蓝色玩具车是照着小轮车的样子做的,可见当年设计自行车的专业人士很领先潮流,至少十年前这个设计自行车的人就已经见过小轮车是什么东西了。

有一天早晨去上学的时候,发现蓝色的小车子丢了,我爸爸很生气,骂骂咧咧地说贼很不要脸,孩子还要去上学。我心里倒是有些暗自欣喜,因为这个骑了5、6年的儿童款的车子丢掉之后,爸妈就不得不给我买一个成人化一点儿的自行车了,至少会是个26凤凰什么的。后来给买了个什么车子忘记了,从那辆小轮车之后,我们家所在的小区再也见不到好车了,有个看着稍微新一点儿的车出现,肯定会在一个月之内被偷走,有传闻说我们这个小区里有个住户就是贼……反正由于贼的存在,一直到我大学毕业都再也没骑着过新车。

后来有一辆自行车我印象挺深的,上大学的时候骑的一辆山地车,那会儿不怎么回家,车放在学校没那么容易丢。我骑着这辆车往返于北锣鼓巷和北师大,那时候是和我女友两个人住在北锣鼓巷。她是重庆人,重庆人都不会骑自行车,挺长一段时间我都用那辆车带着她往返于学校和我们的小窝之间,直到后来她自己学会了骑车。那辆山地车不错,那时候的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腰酸背疼腿抽筋,骑起来风驰电掣。一个人骑车的时候都是拿随身听放in park和软饼干听,一路狂奔精力过剩,把pogo的力量都用到了猛蹬脚蹬子上。

几年之后我和当时的女友分手了,大学差不多也没什么课了。正好那时候我爸妈在西边买了房子,安华桥的两居室空了出来,我就一个人搬回安华桥住。这辆山地车没多久就丢在小区楼下了,什么时候丢的忘记了,总之是丢了。

×

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一个哥们儿安慰我说:“我知道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只要闭上眼睛大喊‘KT我爱你’三次,她就会出现的。”

别逗了,太像日剧了。

“那我管不了你了,我先走了,88~”

滚吧,88。

我那个哥们儿拐弯回家去了,我继续向前骑。走到一个红绿灯停下来,偷偷的闭上眼睛念叨“KT我爱你”三次,期间途经身边几个骑车人,我睁开眼睛一个一个看过去,KT没有出现。我想是不是我喊的声音不够大呢?就稍微提高了一点儿音量又喊了三遍,走过路过的有拿我当神经病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路过的几个人正用看猴的目光看着我,好像在说:这孩子是在演电视剧吗,可是怎么没见到摄像机呢?

我左顾右盼了一会儿,KT还是没有出现,她平时回家也会骑车路过此处的。她放学以后去哪儿了呢?以后应该在学校门口等她才对。真像日剧啊,我想,你看这红彤彤的街道,我刚才还莫名其妙地大喊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今年学校里的篮球联赛我又打不上主力了,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三年了,我一次主力也没打上过;回家还有好多作业要做,其中肯定有一部分是写不完的;过两天还有摸底测验,如果这学期我的成绩还进入不了年级前100名,重点大学怕是就有点儿玄了……我多希望睁开眼睛的时候KT看着我说,都绿灯了,你不过马路在这儿干吗呢?

“我等你呢啊。”

×

自行车曾经是我唯一的代步工具,去哪儿都骑车去,那会儿力气很多,风驰电掣地骑到南城去也不觉得累。

后来工作了以后就只坐出租车了,出门就上车,下车就进屋。工作第一年的冬天发现北京的冬天其实也没那么冷,以前因为要骑自行车,冬天要戴很厚的手套,穿很厚的羽绒服,戴很厚的帽子,系很厚的围脖,那年冬天之后就再也不需要了。

骑自行车这种事儿,只有天气好的时候才是享受。尤其是那种春秋两季下小雨的时候,空气里湿乎乎的,又像雨又像雾,雨点蒙在脸上像做面膜一样凉嗖嗖,要不是路面上的积水泛起阵阵涟漪,根本就没有任何正在下雨的确切证据。空气中一股甜味儿迎面扑来,而KT就像一朵掐得出水来的桃花瓣。

×

我摘下轰隆轰隆响着的耳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嗨,KT!

啊,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是考到北师大去了吗,我回家啊——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买两本书。

你怎么不骑自行车?

车早坏了,回家都改坐公共汽车了。

哦,这样啊……那我带你一段儿吧。

KT笑了起来,很高兴地说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再说……没几步就到家了。

没关系,我带你一段儿吧,来吧,没事儿的。

我也没事儿,真的不用了。(语气有点儿硬)

哦,那好吧……大学生活怎么样?(语气有点儿颓)

挺好的,你呢?

也挺好的。

谈话戛然而止的瞬间,有只猴子呼啸着从天上飞了过去。我们和路人一起抬头看了一会儿在天上飞的猴子。

我说那好吧,我先走了,88~

88。

我戴上轰隆轰隆响的耳机继续往前骑,拐过第一个十字路口就停了下来,摘了耳机,按停了轰隆轰隆的in park。我想回去再和她说说话,但是说什么好呢?我低着头,拿手指敲车把敲了半天,最后想出一个可以说的——“你看公共汽车多挤啊,我还是带你走一段儿吧。”

不错,这个借口不错。我一路逆行往回走,但是KT已经不在车站了。那她会不会见到了我往回走去找她呢?她会不会在马甸桥或者科技馆站等着我呢?

我沿着三环一路奔过去,马甸桥没有,科技馆也没有,木偶剧院站还是没有。我又往KT的家骑,没听linkin park依然骑得飞快。我已经盘算好了,我要告诉她,我那里有一辆自行车很久没人用了,我可以给那辆车上点儿油打上气,车胎需要补的话我也可以找我们那个小区门口的修车师傅修好,把那辆自行车借给你用吧。你总是拒绝我,这次别再说不了好吗,把那辆自行车拿走吧。

我终于在她家门口那条小巷的入口处见到了KT,她怀里抱着刚才从我们头顶呼啸而过的猴子。

我放慢了速度骑过去,无论怎么慢,自行车总是比步行要快些。我不得不越来越接近KT了,那只猴子趴在她肩头看了我一眼,我忽然想起来,此时此刻见到她,我该怎么解释一直跟着她这个事儿呢?这不行,太令人尴尬了,太尴尬了。

当我距KT只剩下 一米距离的时候,KT走进了自家小区的院子,我从她身旁骑了过去。我想她应该没发现我。

猴子使劲地叫了起来,我一边往前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那只猴子正在KT怀里呲牙咧嘴地冲着我叫唤。KT也看到了我。我挤出点儿笑容和KT打了个招呼,她笑了笑,挥了挥手(功用大概介于表示友好和说88之间),然后就安抚着猴子回家了。讨厌的猴子肯定是讨厌我,我甚至都能听到它趴在KT怀里尖叫着进楼门、上楼梯,好像我的跟踪行为很令它愤怒,妈的,你一个猴子瞎操心我们人类的事情干吗!

×

后来我大概又骑了一个多月的自行车,然后大学没毕业就找到工作了,然后就是一直打车。冬天消失了,一年四季的棱角都被出租车里的空调磨平了。真不错,貌似会成为一出彻头彻尾的喜剧。

自行车这东西只有天气好的时候骑才是享受,太冷或者太热的时候骑车都不舒服。有人或许会问,既然你喜欢坐车,为什么不自己买一辆小汽车开呢?朋友们,回答很简单,我没那么多钱,而且分期付款这东西总体说来就是资本主义的枷锁。所以呢,还是打车来得舒坦。

88自行车。

至于猴子——你去死吧。




关键词:记录

作者:小丁同学

《睡不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丁同学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