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间

发表日期:2008-07-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二十一
是月散流光如雪,是风逐长空似乐
是花开在梦中等待,是谁人在耳边低语徘徊
只愿心无邪,只愿心无邪
是沙聚无声为爱,是鱼潜沧水自得
是叶落在深渊仰望,是谁人在心中低语徘徊
只愿思无邪,只愿思无邪
是黑夜温暖梦境,是晨曦迎来冰冷
是阳光坠落世间,是谁人在眼前低语徘徊
只愿心无邪,只愿心无邪
是思念穿过曾经,是悲伤弥漫希望
是幸福消逝无声,是谁人在记忆低语徘徊
只愿思无邪,只愿思无邪
                         ————选自《只愿心无邪,只愿思无邪》
“她背叛了她的族人?”
“沁月觉得那是背叛?”
“可是,她就任他们被那些人囚禁屠杀吗?”
“她能做什么?”
“不知道呢,只是却也不能只是在一边看着吧。”
“如果只是看着她也就不会死了。”
“她去救了他们?”
“她没救任何人。”
“恩?”
“沁月慢慢听我说吧。”
鱼看着星辰,渐渐想睡去,只是恍惚中有悲伤感觉。
“早些休息吧,明天见。”
“我回青鸟了,明天见。”
猪漫步在这树林中,不想就此回去,内心仿佛受到召唤,这感觉一点点强烈起来。那是自己如此熟悉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离所要的结果又近了一步。这是他倾尽全力才得来的一个结果尽管不过才是开始。
“问月,你可知自己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霞落?”
“除了我谁还会这么有时间来和你说话。”
“要和我说什么呢?”
“东周与西川相比我更喜欢西川多一些呢,不过说到风情倒是东周要有趣些。”
“风情?”
“是啊,风情。这才是值得我们好好体会的东西。那会让旅途变的有趣很多。问月是不是要听一下呢?”
“听什么呢?听到又不是见到。”
“有所了解才能回避,将来如果遇到也不会因为不知而犯下错误。”
“我们将要遇到什么这样的事情吗?”
“知道多一些总是没有坏处,或许能帮问月更好明白这个世界。”
“霞落请说吧。”
“这才是好孩子吗,在塔露此时当权的是铁血王轻候。他这人一生少有遗憾,除了独子无妻。塔露人居杂乱,却也因这样相对自由包容。这里从来都是武力至上的地域。公正不过是附属。而轻候执掌塔露已有三十年,这些年中把塔露管理得井然有序并完成历代城主从未做到的事情,他让塔录成为独立的城邦。是与其他九国同等的存在。但也因此被嫉恨。塔露是人类世界与兽族最亲近的城市,这里是个庞大的交流中心。也许以后会被青鸟城取代,但在数年中它仍旧是多数人的第一选择。现在可是非常时期。问月到达塔露怕会遇到很多平时难得见到的人呢。”
“轻候?他同轻承?”
“那正是他的独子,问月见过了?”
“算是见过吧。”
“那问月可要把握机会,轻承是很好的助手。”
“我不需要。”
“我说的可不是对你。”
“那是?”
“轻承自幼可是同那公主一切修行的。虽然他并未认出公主。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呢?”
“争取到塔露对以后可是很有帮助的。”
“是前辈让你这样说吗?”
“他才不会让我说,他可是很希望问月自己能看到。”
“看到?”
“看到自己要的是什么要的未来。”
“我看不到。”
“他自己都看不到的东西问月怎么可能看到。哎,话就说到这里,我先去休息了。”
“恩。”
“真又是新的开始了。”
猪躺在草丛中,试图构想出一个轮廓,却总不能。那被打扰的亲切召唤又一点点在内心浮现。他却只能压制这感觉。现在还不是见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要给予的都放在那里。此时的他只能等待她来见自己,那时的她是无关自己独自成长的模样。那是自己的变数。决定着自己抵达的未来模样。这人间之路也就是才开始一样,塔露。他低低念着不禁有些期待。那是世间繁华的所在。是自己曾梦想的地方。
“很期待?”
“有一些。她呢?”
“她已经听着故事睡了。”
“感觉好些吗?”
“都是一样吧,只是在这树林中觉得舒服很多。”
“舒服?”
“这里有自己熟悉的味道。”
“那这里是不是也和龙有关过?”
“也许吧,不过有也是有限吧。”
“恩,那倒也是。这里既然是作为妖的领土存在。只是奇怪。”
“奇怪?”
“塔露怎么会放任他们的存在。”
“是你把人类同妖的关系想得过于简单。他们为什么就一定要是对立?”
“可是……”
“就如同龙族同人一样,人既然是摆脱龙族控制才能自幼那又为什么同金龙一族共存呢?”
“这样说来人类世界是很有趣了。”
“难得你会觉得有趣。”
“我想那才是我该成为的样子呢,北女。”
“什么样子?”
“你所曾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不被情感掌控的人。”
“你要成为那些人?那她呢?”
“如果真有龙门而我们又真能找到,那时的她也一定不会记得此时的我。”
“你又知道?”
“不,我只是希望如果自己能有所能力做到,至少要让她记得另一个自己。”
“记得你人类样子?”
“是。”
“这有什么区别,那还不是你。”
“至少这有一个可能。她会心有疑惑。”
“你要种下你们相认的种子吧。”
“也算是这样的意思吧。或许当你想起曾经的时候我就不必这样做了。”
“那些曾经对你可能没任何帮助。”
“我要的是你曾在的世界,这样我才能有所了解自己要到的是怎样的地方。”
“她唱歌很好听。”
“鱼吗?”
“你没听过她在梦中唱的歌吧。”
“我怎么能听到。”
“真是个遗憾。”
“你故意这样说?”
“我只是说个事实,用不多久你也该能真实听到她的歌了。”
“北女。”
“怎么?”
“她们先行去塔露的话我不放心。”
“和我说有用?”
“不过再知道叶子和轻承的关系后我倒是更担心了。”
“担心什么?”
“轻承给我不舒服的感觉。”
“你害怕他?”
“是。”
“是你想太多。”
“我越来越不明白世事掌控在怎样的力量中,他们的修行给他们的又是怎样的观念是非。让我困惑,我开始害怕了。”
“那可以放弃。”
“又怎么可以。”
“她对你真这么重要?”
“不。”
“那为什么不可以?”
“那是她最初的愿望。”
“你不是说她对你不是那么重要?”
“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
“是眷恋吧我想。”
“你的人类情感衍生几种了呢?”
“不知道。”
“你越来越像人了。”
“什么?”
“你已经越来越像我所记得的那些人了。”
“你不是不记得?”
“只是隐约。他们也都像你一样,思前念后,踌躇不决。”
“思前念后。可是很不错呢。”
“让我很厌烦。”
“那不说了。”
“不说我更厌烦。”
“那要怎样呢?”
“说故事我听吧。”
“我都不知道有什么故事可说。”
“说你的小时候了。你不会忽然就成为现在的样子了吧?”
“不是都告诉你了。”
“除了那些。”
“除了那些,我自己也都不记得还有什么了。”
“你不想说就算了吧。”
“那好吧,我想一下。”
“可要想快些,我怕会睡着。”
“睡着那我就不用说了。”
“我做梦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说我小时候的一个梦吧。”
“能让你记得的梦一定很重要吧?”
“我梦到一座城市在烈火中,而我就是那火。”
“后面呢?”
“要给我时间想。”
“已经给了。”
……
北女学着躺在草丛上,在这让她熟悉的氛围中真的有睡意涌来。这感觉是如此遥远。只是仿佛自己曾经如此经历过一样。她甚至知道猪要说的下一句是什么。这感觉恍然而至。她神情一紧从那恍然感觉中醒来。却忽然发现身边的猪已经睡去,嘴边有细微笑容。只是看上去是苦涩。她忽然有些懊恼,自己错过的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那对你一定是很可怕的记忆吧,你这猪。总把所有事情藏于内心。就是她你也不让靠近。可是为什么你又要和我说。”
她笑着笑着就渐渐流出泪来。这泪水一流出来就化为晶莹圆润泪水,赫然是龙珠模样。只是那龙珠初现就消失在空气之中。她并未察觉到,疲倦袭来渐渐睡去。
“这样才对呢。”
猪满意得睁开眼。北女已经消失不见。他只是觉得奇怪那龙珠是幻觉还是真实。如果是真实,那北女的龙力是不是正在恢复呢?他渐渐不能明白。
“主人醒了。”
“月影,别再这样叫了。很不舒服。”
“主人再不舒服我们也要这样叫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主人名龙神。”
“那又是什么?”
“就像月影,金乌一样。是主人的名字呢。”
“金乌为什么他总不回应我?”
“主人不必担心,主人才醒不久,他可能无法察觉到主人的召唤吧。”
“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做才能做到你们所说的把龙门营造起来。”
“主人要慢慢熟悉自己的身体力量,营造龙门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
“月影,你陪我去看看龙门现在的模样吧。”
“是,主人。”
“金乌。”
“在。”
“把你所知的人类世界想仔细吧,我需要知道。”
在这被猪刻意留下的地方,他所种下的种子已经发芽。尽管这成长过程还漫长。但已经展现出了不同的力量。这是变数。就像他出现鱼的身边一样。即使被注定依旧需要努力。
“月影,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龙门?”
“月影不知道。”
“可是很想去见他呢。月影你明白吗?”
“主人不用想这些。你们终究是要见到的。”
“可是要等待,是吗?月影。”
“是。”
月影低下头,不敢与面前女子相对。另一个孤独人影浮现面前,她看他们的寂寞色彩,让自己讨厌。却又向往。

关键词:人间

作者:莲落青冥

《人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