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端阳行摄桃源洞---3

发表日期:2008-07-07 摄影器材: 尼康 D200 车型:北京现代 1.6 GL MT 景区:湖南 田心 株洲 株洲 花溪 点击数: 投票数:


行摄

行摄

行摄

行摄

行摄

行摄
8号是端午,醉卧桃花溪欢歌笑语中的我,在吱吱呀呀楼板声中睁开了腥松睡眼,懒懒地爬出帐篷,有先洗漱完的已香香甜甜地吃开了广告人从家里带来的粽子。看看时候不早,我便手忙脚乱地收拾洗漱。

早餐仍是在老万家吃的,稀饭锅我去时早已见底,端了一碗大大的,面上卧着一个煎得金黄鸡蛋米粉美美吃完,便随大部队沿桃花溪向东坑瀑布一路逆行而去,这时候太阳也金灿灿地出来了,心想,还说是有大暴雨,根本是骗人的,心想天气预报完全成了天气乱报。




出了老万家,顺着桃花溪一路上行,虽是游道,但路两旁草木森森,那些稀疏粗大的乔木与密集矮小的灌木相安无事地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他们各各春荣秋萎地繁衍生息。而那些看似柔弱不堪的滕蔓却缠缠绵绵在那些大树上,生生死死不愿分开,有些几乎与树木融为了一体。



出了老万家,顺着桃花溪一路上行,虽是游道,但路两旁草木森森,那些稀疏粗大的乔木与密集矮小的灌木相安无事地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他们各各春荣秋萎地繁衍生息。而那些看似柔弱不堪的滕蔓却缠缠绵绵在那些大树上,生生死死不愿分开,有些几乎与树木融为了一体。

桃花溪的水甚是美丽,落差大的地方似雪如玉,落差小的地方则如冰似娟。这样的景色让人如痴似醉,然而轰轰隆隆的水声又使我们不得不用高八度的嗓音说话。

就这样一路拍一路走,汗水与欢乐同行。当大滴的水珠落到我的相机上时,我以为是自己的汗水,可想想不对,我记得才用衣袖擦过额角的,再说天已是阴阴的了,莫不是下雨了?我正想着,雨开始密集起来。忙忙地把摄影包内的一次性雨衣拿出套在身上,才发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脱离了与大部队,于是,收好相机一心赶路,走到田心里时,雨暂时停了。只是大部队已休整完毕竟,正准备向东坑瀑布行进。好在我这两年东奔西走,体力已比大部分人都好,再加上没背装备,身上只不过一个摄影包。因此,即使没休息,也觉得很轻松。于是,便随同大家一起行进。



从田心里出来不久,路便越来越难走,到后来几乎没路可走了,那所谓的路大约是有玩户外的来过吧?有红漆的箭头指引着前进的方向,遇峭壁悬崖的地方,便有一根中间打结的尼龙绳拉在上下两树之间。这样的路,对很少爬山的对友无疑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但对我来说,虽然也是一种挑战,但更是一种喜爱,我几乎是以欣喜的心情在走,所以,我拒绝了前后伸出的手臂,不过,机子却仍是不敢再拿。现在只好用地主拍的片子来让大家看一看当时路的险要了。呵呵。



这一回,独行者与山东老高,车舞飞扬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护花使者。一路上,独行者与老高两人一前一后地把大家一个一个接过险境,车舞飞扬则背上背着自己的D300,小竹炮,24-70,三角架,另外还帮湘江岸边姐姐背着三角架,一路上又为大家寻找整理着木棒当手杖。



我们就那么手脚并用一路前行,当听到隆隆水声时,瀑布仍深藏不露,象一个调皮的孩子与我们捉着迷藏。我们循声寻去,终见隐隐有断断续续的白练在对面山上飞舞。但想要更进一步看清,则还要下一个7-80度的大坡,见此情景,有几人终究还是放弃前行,但我却是不会也不愿意的。于是,一路跌撞着,扶着小树藤蔓,拉着路绳一步一滑地下至半山。



在半山的巨石前,瀑布仿佛就在眼前。那巨石下就是万丈悬崖。我小心奕奕地下到石上,脚下一滑,我慌得忙来了个屁股墩,这才停止下滑。原来,少有人来的巨石,经年在瀑布的水雾侵淫下,虽看上去光光滑滑,其实已长出了厚厚滑滑地水苔,脚踩在上面,下滑是难免的了。更要命的是,在巨石上竟然看不到瀑布的正面全貌,要想把瀑布尽收眼底,却还得再沿石壁走到另一绝壁上,而有过一惊的我,这时已不敢再次造次,这时,女强人,一直无声无息的忘忧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穿着她的半高跟鞋稳稳地站在对面峭壁上,对着瀑布拍摄了,我只好在这边羡慕地拍她。广告人终是忍不住也爬了过去,只是据他说,他回来时滑下去几步,还好停住了,要不我们可得到悬崖下去找人。

经此历险,虽然很多人累极,但却很开心。这样的难度在POCO还是第一次,有了这样的经历,大家的兴致好象更高了。除了恐高的蓉儿回来的路上还心有余悸地呼怕之外,我与庄周梦蝶倒是遇到知音一路高呼刺激,独行者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我们三便边走边拍,说说笑笑,到我们到达田心里时,大家早已吃得正香了.

从田心里出来,大家好象没了摄兴,我却是极爱桃源洞的山水,很想拍些花花草草,虫虫蝶蝶,于是寻寻觅觅,不觉得间,一个人又远远地拉地了最后。在这深山独行,突然之间,我感到害怕,想要是毒蛇突至怎么办,又想山鬼来了怎么办?越想越怕,也顾不得再去看路边的花草虫蝶,一路狂奔,直到追上大部队。

那一夜,大家都累极,没有泡茶聊天,大家洗洗便早早地钻进了帐篷。当第二天我从梦中醒来时,外面正在下着磅砣大雨。按原计划是要再去拍珠帘瀑布的,这样的大雨,只得放弃拍摄而启程回返。



回来时,原本是坐车舞飞扬的车,因麻烦冰檄凌转道株洲,而换上了冰激凌的车,而得以在路上拍到荷花。可在悠县皇图岭吃中餐时,可可来叫我,说她车上有朋友要回株洲,让我别转来转去,坐她的车算了。显然,她还不知道我找到了人送。不过,这样可以不再麻烦冰檄凌,况且自上次在铁山见了可可,原本就相识恨晚,便辞谢了冰激凌,又换到了可可车上。一路上,车外风浓雨浓,车内我们谈笑风生,只不过一晃眼株洲就到了。




关键词:怡然行摄

作者:怡然

《端阳行摄桃源洞---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怡然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