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另一种声音

发表日期:2008-07-08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1990年后,好像形势要求我们必须服从统一的声音了,可能当时有人就为了抬杠,说我不同意,这就是他的职责.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如果这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那肯定是不正常的,病态的.” -----方力钧


 



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他的主题基本上都是关于当下人的生存状态的,用作品反映自己的观念,放映当下的社会状态,呼唤时代的精神.实际上它最急需当下解决的是与公众的理解与交流.


正直此时举国沉痛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一众艺术家们有否为当下身处的社会付出些什么?


    因参加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后被喻为熊猫人的前卫艺术家赵半狄以,试图通过输出文化产品,标榜道德标准,在中国灾区捞金的人为理由,抵制好来坞电影<功夫熊猫>.相关文章在网络博客上 (20世纪末网际网络新科技的开发与发展,快速蔓延成全球性的计算机文化(Cyberculture),使得多元文化以惊人的速度在网络界上杂交. 博客作为一种非凡的网络出版和发表文章的方式,倡导思想的交流和共享,充分利用网络互动、更新即时的特点) 发表后引起一阵网友群起声讨,甚至是以对人不对事的角度大幅度谴责,以非就此事件的理由批判,民族奋青低劣炒作方式爱国奋青极端无耻以艺术家自居的文盲脑残缺等等的甚至是极尽恶劣侮辱仿佛熊猫人此次的行为到了罪该万死的程度.在赵半狄的博客上,自”抵制功夫熊猫”事件以来的每篇文章都有一千以上的评论,笔者耐心地浏览了20多页,这几百段留言的篇幅里,对赵半狄表示支持的不足10……其中一位名为正常的中国人的网友在评论里写到: 博主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啊?不要给中国人丢人了行吗???四川灾区已经过去1个多月了,难道全世界都停止前进的脚步为四川默哀嘛?你还算什么艺术家?简直是给中国人丢脸,还要告人家?唉,这就是中国,为有你这样的同类感到耻辱!


让人深思的是,在此事件里,这些大量篇幅的批判性评论的意义是什么?真的愤怒到了必须进行最恶毒辱骂的地步?在以'代表灾区人民说话'为由进行大规模批判的网民们都亲身了解过灾情的实况,设身处地地了解过他们的感受? 一旦杀戮被赋予正义性,那么茹毛饮血的狂欢就将在“最现代”的情境中展开(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余杰).


功夫是中国武术的代名词,功夫和熊猫,两样彻头彻尾都是标准中国特色的东西,相加起来,却成了舶来的标准美国货. 反过来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美国人能拍出来,中国人不能?缺少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中国创意产业到现在都举步维艰的根本原因。举例来说不管是哪个中国人,谁会把熊猫阿宝的爹弄成一只鸭子?但美国人就能。《北京日报》的一篇文章问得很典型:为什么我们熟视无睹的素材经过荷里活的组装,便成为炙手可热的文化产品?我们很快乐,我们很焦虑。如果没有这件被称为狭隘的民族主义的事件发生,<功夫熊猫>上映后应该正如当年弄得不伦不类却纯粹取自中国的故事美国卡通片<花木兰>一样,国民只有一边掏腰包让美国人赚自己的钱,一边还乐得屁颠屁颠的!


另一方面如果熊猫人就此应大众声音而就此为止就是正道?”艺术家要有勇气以他的艺术面对人类的集体命运的现实”------ 一个艺术家,以他所专长的“艺术”的方式,来书写他(们)当下所在的生存方式、文化状态、生活样貌;这个行为背后的意义,就已经隐含着对于时代的反映,甚至是对于当时具有同一性的主流价值、权力系统的提问与质疑;这或许正是“当代艺术”的界域里,“艺术”所存在最重要的价值与功能之一。但是,一个时代里,通常只有极少数的艺术家能够先见、敏锐而准确地掌握到这个落点,并且有勇气这么做,进而发展成同一时代人必须跟随,并且影响下一代人的生活与创作。对于这次事件,有部分艺术家,评论家认为:”赵半狄确实是在做行为艺术艺术总是存在于我们认为不是艺术的地方,后现代艺术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反讽;白话说,就是用恶搞的方式,展出一个行为真实的意义.艺术往往要做到极端,把一个行为夸张到极端,迫使你不得不去思考这个行为的意义(叶匡政<你们上赵半狄德当了>),在面对大规模声讨CNN辱华,抵制家乐福,封杀沙朗斯通的以爱国名义出发的抵制活动的社会环境,无疑成了艺术家们构思下一个作品的灵感,此时熊猫人站出来,以这样近乎荒唐的行为方式制造的这次事件,将群众的因民族自尊而生的愤怒推向更极致-------人人都知道一个傻子在抵制美国大熊猫,人人奋起尔攻之.他与熊猫十几年相依为伴,终于造就了这个只有他能够完成的行为艺术.在给我们再次愤怒抵制机会的同时,其实也是向我们提出问题,到了这样的状态下是否能意识到在这次抵制行动中的大部分抵制者还是少了一种宽容之心,确实可能有一种弱者心态.这一连串把我们的民族自尊愤怒推向极致的事件,对我们提出一个迫使我们去思考的问题,面对此类事件我们只能跟随主流的声音愤怒地抵制?还是同一片呼声中独立自身,把自尊面前隐藏的文化自卑感的强烈愤怒转化为使自己与国家强大的动力?


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行为艺术有他存在的合理,但我们无法从中理解和辨析赵抵制<功夫熊猫>的真正想法与思考,因为大部分行为艺术者在创作作品后都会选择沉默.可能他是在反抗一种文化工业,也可能他是在针对某些别的事情,但无论他的这次抵制行为究竟为何,真实的是,它都引发了我们对好莱坞文化与中国文化,文化工业与文化输出等方面,是否意识到自身的弱者心态与文化自卑感的思考.


事实上,所有的事物都必须经历更多的事件, 甚至达到激发起更多的副作用的地步,最终等待时间来检验之后,我们才能看清事情的本质,到那一刻我们才可以断然地说,赵半狄到底是一个以近乎荒唐的方式对社会营造一个在社会主流面前抽离的自省机会的艺术家,还是只是一个爱炒作,以艺术名义给国人丢脸的傻子呢?


在和平年代的激进爱国者和偶像的粉丝是没有区别的,但他们还不能选择偶像,所以势必更加疯狂(韩寒<爱国更爱面子>). 大规模抵制活动的过程里,应对群众的全是家乐福的中国员工,中国防暴警察与中国媒体的报道,无可否认结果是被声讨的目标道歉了,表面上的目的达到了.事实上损失最大只有我国政府,面对国外舆论压力的同时还要为国民的爱国行动耗费精力.暂时不去追究这些以爱国名义的煽动者是否有别有用心的嫌疑,就自身来说,我们对待社会问题的思维,是否只能单一地跟随统一的方向呢?


与此同时,作家韩寒由于发表了对CNN辱华事件,沙朗斯通报应论, 家乐福涉嫌资助达赖等事件分析,结果又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不少以爱国者名义对其进行旷日持久的口诛笔伐,很多在网上痛骂的人,他们的措辞之激烈,表现之激动,始终把自己站在替死难者的一边,声称是自己才是有道德的,所谓爱国,就必须无条件的爱它,否则就是最恶劣的一种道德败坏.甚至把这些涉嫌侮辱民族自尊的事情和八国联军入侵,英法联军入侵或者当年的抗日战争相提并论,有些用语简直让人感到文革再度驾临.


外国人过来抽你一个耳光,你也无动于衷,不还手,来显示自己很大度?你不是一个中国人,是中国人就应该抵制家乐福。爱国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优秀品质和优良传统。在这万众一心的时刻,你假装清醒,说风凉话,给爱国志士浇冷水,和民意相违背,你这样的话居然都能发表,看来中国的言论还是太自由了,应该封杀你……”韩寒对此等以爱国青年自称的留言作了回应:”如果再让你再选择一次自己出生地地方,如果你还选择生在这个国家,那这才是真正的爱国和优秀品质.我们的人一方面呼吁国家放开言论,一方面有人反对自己就希望国家封杀掉他,国家在进步,你逼它退步。小心百转千回,害人害己。


    在数不清的代表地震死去的同胞声讨的声音中,是否有着挟持无法说话的无辜生命去展露和表演自己的道德,一点也没有看谁不顺眼就带着自己的目的、假装联名要求封杀谁的嫌疑呢?我们可否曾经,在这一大片愤怒声中,看到大家享受着借着崇高的名义置人于死地的快感呢?


最近我们天天喊爱国,什么是爱国?QQ头像换成中国心图案? 把自己在MSN的姓名变成LOVE CHINA?还是无休止的签名运动?各种各样以爱国命题的游行聚会?骂闾丘,说韩寒,因为他们看起来不像站在我们的一方,于是我们以热爱民族的名义对其批判?这一刻不禁想问,会不会我们也变成一种人,今天骂美国霸权,抵制这抗拒那,明天依旧在大使馆门口等候签证绿卡,目光坚定,来不得半点怀疑犹豫?


我们需要不同的声音,不一定正确,但确实是另一种观点和角度,不可否认,这有助于我们思考.


韩寒在<我们应该更友善>里以纸本媒体的国内与香港翻译版本相互对照,对特约评论员们把莎朗斯通的话又根据自己的需要重新编排-----这一现象的分析中总结出的几个问题。再次引发我们,在面对国民谴责熊猫人抵制<功夫熊猫>,抵制涉嫌资助达赖的家乐福,全世界华人愤慨于CNN主持人卡弗蒂的辱华言论,封杀沙朗斯通,批判发表了能引起减弱国民愤怒情绪文章的韩寒称其为汉奸卖国者……等等煽动或参与大规模全民批判活动之前,是否能注意一下同时存在着的另一种,少数的,即使不正确的,但却能引发我们去思考的声音:



    我们为什么不能感化这些人呢?



    我们为什么不试图让他们更加了解中国呢?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将他们彻底的推向对立面呢?



    莎朗斯通真的到了罪该万死的地步?



    你真的愤怒到了必须进行最恶毒辱骂的地步?



    你觉得骂她是为了自己痛快还是真的心中想起了受灾的人民才气愤不已?



    为什么我们的愤怒看着有点像狂欢呢?



    为什么全中国几乎所有的纸本传媒中都没有莎朗斯通后面的话?是因为后面的那些话会削弱暴怒的人民的愤怒么?



    如果人民没那么愤怒,是不是就不够精彩呢?



    是不是文章里提及一下对地震的悲痛,对灾民的同情,你就在道德上无敌了,可以随意编辑你不待见的人的话来煽动人?



这难道就叫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民族大义”?



作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是虚怀若谷。我们要强大,就要逐渐学会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然后加以改进。这就要坦然容许和接受不同意见和声音,哪怕是敌人的声音。事实上改革开放30年就是这样做的。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就是对以前政策和做法的改进,包含对以前失误的承认,这说明中国正在努力改善人权状况。我们既要有正面的国际新闻传播,输出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又要逐渐习惯负面的国际新闻传播,不论是对外国,还是对自己。要讲一点辩证法。评论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事实胜于雄辩。


文革期间,大家都画“红光亮”,只有少数几个艺术家去研究形式主义,以自己的态度向当时的社会说“不”,他们用了一种可能是最微不足道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在那个时代他们就是了不起的人,他们是真人,至少他们选择了逃脱、逃离主流。80年代末由一些艺术家聚到圆明园去了,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本身并不见得有多了不起,但他们选择的立场独立于社会,他们不再为了体制去打拼,他们要求:放了我吧,我自己去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过很穷很潦倒的生活,这是我愿意的,你们不要让我八点钟去上班,这个时期他们这种独立的身份、这种独立性是一个基本的转变。1990年后,好像形势要求他们必须服从统一的声音了,可能当时有人就是为了抬杠,说我不愿意,这就是他的职责。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如果这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那肯定是不正常的病态的。



 如今,最初的这些独立的艺术家,他们最早获得名声运气,使其变成了早期革命者的身份,我们应该承认,社会最好的状态就是百花齐放,有各种各样的声音.





关键词:爱国者的抵制

作者:cony chow

《另一种声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cony chow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