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探访中国下一个大庆 (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来自:中油集团公司网

    这是一个国企做了也只有国企才能做成的事的故事,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中国的“下一个大庆”,这家油田公司已经有了把握,它还掌握了更为重要的改善中国油气供应、甚至影响全球油气生产的秘密武器。

  前言

  假如没有大庆,中国将会怎样?

  这是个类似于假如没有中东,世界将会怎样的问题,会让略微了解中国石油(爱股,行情,资讯)供应形势的人都心惊肉跳。

  假如过去没有发现大庆油田,中国工业、中国经济的历史一定会重写;假如现在没有大庆油田,中国每年要多进口4000多万吨原油,国际油价可能不会等到2008年初就突破每桶100美元。

  据统计,自1959年第一口基准井喷油起,40多年来,大庆累计生产原油19亿多吨,接近全国陆上原油总产量的一半,创造了连续27年稳产5000万吨以上的世界奇迹。大庆对中国工业、中国经济的价值,只能用“巨大”两个字描述,后面还要加上一连串的感叹号。

  当然,这个问题只是假设。2007年,大庆油田生产原油4169.8333万吨,仍然是中国最大的油田。不过,这个数字比2006年减少了4%——从2003年开始,大庆油田第一次产量低于5000万吨,进入了战略性减产的历史阶段。年产量超过5000万吨的大庆已经消失了。

  大庆进入减产阶段后,中国有没有一个能与过去的大庆相当的大油田出现?这是关系到中国石油供应大局的问题。

  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近年来都在不断增加勘探开发投入,归根结底还是要寻找以大庆为代表的东部老油田的战略接替带。这也是关系到每家中国企业经营成本、每个中国人生活成本的大问题。同时,那些经常担心中国大型国企在海外收购油田的西方国家也对此拭目以待。

  但是很遗憾,截至当前答案是没有。

  目前,中国产量排名第二的中国石化(爱股,行情,资讯)属下的胜利油田,2007年生产原油2770.8万吨,仍远低于大庆。而且胜利油田也是已经进入保证稳产阶段的老油田。

  今后若干年,中国会不会出现一个和大庆相当的大油田?答案则是肯定的。很多业内人士都向《国企》杂志指了一个方向——中国石油长庆油田。

  下一个大庆?

  超越大庆,还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再往后,在中国石油的带领下,长庆还有更广阔的国际发展空间

  远观长庆

  乘坐飞机穿越中国西北部的鄂尔多斯(爱股,行情,资讯)盆地,俯瞰地面,绵延千里、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渐渐掠过,一望无垠、沙柳丛生的毛乌素沙漠就出现在眼前。在沟壑与沙漠中,不时会闪现出一带蓝白相间的建筑,那就是长庆油田星罗棋布的油气井。

  长庆油田是隶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油股份公司”)的地区性油田公司,工作区域在鄂尔多斯盆地。

  在这里转战几十年的长庆油田人,对这块土地的感情既深厚又复杂:先是幸运地发现这里丰富的资源,随后又因为勘探开发难度太大而痛苦地徘徊不前,但最终找到了成功开发这块土地的法宝。
 
  背景

  鄂尔多斯盆地面积37万平方公里,北起阴山,南抵秦岭,西起贺兰山、六盘山,东至吕梁山,横跨陕、甘、宁、内蒙古、晋五省区,是中国第二大沉积盆地,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素有“半盆油、满盆气”之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油气“聚宝盆”。最新的统计资料显示,鄂尔多斯盆地石油的总资源量超过80亿吨,已累积探明储量13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有10万亿立方米,已累积探明1.2万亿立方米,并且还有着非常大的勘探开发潜力。然而这样一个油丰气盛的“聚宝盆”却以低渗透著称,开采的难度在世界上罕见。

  20世纪70年代初,2万名复转军人以及来自新疆、玉门、大庆、江汉等油田的8000多名石油大军云集鄂尔多斯盆地,在辽阔广袤的黄土高原上展开了大规模的石油会战。当时,指挥部就设在陕甘交界处的长庆桥镇,“长庆油田”之名由此而来。那以后很多年,长庆油田都只是一个不曾引起外界关注的小油田。

  20世纪80年代,长庆油田原油产量上到百万吨;90年代,原油产量达500万吨以上;2001年以来,长庆油田原油产量连续7年以100万吨以上速度递增,天然气产量每年以10亿至20亿立方米递增,成为中国石油油气储量、产量净增速度最快的油田。

  由慢到快 冲破2000万

  2007年12月20日下午,西安市北郊,长庆油田油气当量突破2000万吨表彰大会正在这里隆重举行。鲜花、彩旗将长庆油田科研综合大楼前的广场装扮一新,100块一人多高的展板由南到北将广场整整绕了一圈,2万只彩球放飞在广场上空。

  “回顾长庆油田的发展,第一个1000万吨用了34年,第二个1000万吨仅用了4年,而下一个1000万吨,我们计划只用两年。”长庆油田公司总经理王道富向国企杂志介绍。长庆油田的故事和大庆油田截然不同,大庆从1960年会战至达到5000万吨产量,只用了17年时间,而长庆从1970年的会战到2000万吨油气当量,已经用去了37年。
 
  历史也许有意让这两大油田错开了生产高峰,从而让中国紧绷的油气神经不至于在高压下断裂。

  已经在长庆油田公司工作了20多年的秦伯平,现在是技术发展处的高级主管,长庆油田的许多大油田的发现他都经历了。他还依稀记得,1978年全国原油产量突破1亿吨时(大庆油田已经第三年产量超过5000万吨),长庆油田产量仅有60万吨,又过了16年,到1994年,原油产量才上升到196万吨。长庆油田第一座低渗透油田——安塞油田实现年产100万吨用了12年,靖安油田用了4年。西峰油田从2003年开始建设,仅用3年时间年产量就达到100万吨。继2003年油气当量突破1000万吨后,仅4年时间就实现翻番,创造了令世人惊叹的“长庆速度”。

  三上董志塬

  “三上董志塬”的故事,浓缩了长庆油田开发速度由慢到快的鲜明对照。

     位于鄂尔多斯盆地西南部,陇东黄土高原腹地的董志塬沉积着世界上最厚的黄土层,被誉为“天下黄土第一坡”。

  1974年长庆人初上董志塬,当时开展的石油大会战,首批探井就部署在这里,也就是后来的西峰油田。那时候,在董志塬上打的一些探井也曾获得了不少含油显示,可是因为油层改造工艺技术跟不上,再加上认识的偏差和客观条件的限制,董志塬的第一次开发没有成功。
 
  20世纪90年代中期长庆油田再上董志塬,同样因为工艺技术不过关,勘探方向不明确,导致了董志塬上的石油勘探二次下马。一个巨大的疑团像迷雾一样开始笼罩在人们的心头:董志塬下面到底有没有石油?陇东到底有没有大油田?此时的长庆油田陷入徘徊不前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时任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的胡文瑞,提出了“三个重新认识”——重新认识鄂尔多斯盆地、重新认识低渗透、重新认识我们自己。在宏观找油理论和三个重新认识的的思想指导下,2001年长庆人第三次挺进董志原。并以“西十七井”的试开采获得成功为重要标志,拉开了西峰油田大规模勘探开发的序幕。

  随后,长庆人又用短短的两年时间,相继在西峰地区5000平方公里范围内,累计拿到探明、控制、预测三级石油储量4.35亿吨,西峰油田成为继安塞、靖安油田之后第三个探明储量超亿吨级整装大油田,中国陆上石油近10年勘探获得的重大发现成果。

  超越大庆不是梦

  作为中国工业的历史丰碑,大庆的地位一直是让众多油田企业仰视的,一字之差的长庆真能赶超大庆吗?毕竟2007年长庆只是实现了2000万吨油气当量。

    长庆油田已经确立了“2010年实现油气当量3000万吨”和2012年鄂尔多斯盆地年产油气当量实现5000万吨的目标。按照目前的形势可能会有更快的进展:2008年预计达到2550万吨,2009年超过3000万吨;年均增长500万吨的速度,预计能够持续到2015年。也就是说,长庆油气产量的峰值可能达到6000万吨。
 
  这只是在最高产量上赶超大庆,还有一个更大的考验是:长庆能否再现大庆27年稳产5000万吨以上的奇迹?对这个问题,长庆油田总经理王道富回答:长庆稳产的时间,肯定不会少于大庆!

  这么乐观的预期,根据是什么?

  王道富说,根据在于长庆已经具备了五个方面的基础。
 
  一是雄厚的储量基础。如今长庆油田已探明石油储量13.2亿吨,形成了安塞之后有靖安,靖安之后有西峰,西峰之后有姬塬,姬塬之后有百豹、合水等储量超亿吨的资源梯队。在天然气方面已探明储量1.19万亿立方米,形成了靖边之后有榆林,榆林之后有乌审旗,乌审旗之后有苏里格,苏里格之后有子洲-清涧,五个储量超千亿立方米的特大天然气田昭示着长期的天然气资源良性接替梯队正在逐步定型。

  二是良好的技术基础。长庆不仅成功开发了0.5毫达西低渗储层,而且0.3毫达西特低渗储层攻关也取得了较好进展,为下一步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三是优秀的队伍基础。长庆有一支吃苦耐劳、敢于拼搏的员工队伍和一个能拿产量、储量的干部群体。

  四是扎实的管理基础。长庆企业完全按照中国石油股份公司的要求,规范化、精细化运作。

  五是先进的文化基础。全体员工把“我为祖国献石油”作为自己最崇高的事业,并正在努力拼搏。

  戴着眼镜、面孔清瘦的王道富,用浓重的四川口音向《国企》轻松地解释他的信心来自哪里。他给人的感觉是:超越大庆,只是长庆一个阶段性目标。再往后,在中国石油的带领下,长庆还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21世纪的全球影响力

  带给长庆更广阔发展空间的,是一整套开发低渗透油气田的技术体系。关于低渗透的技术,后文会作详细的介绍,这里我们先看看这套技术体系的价值。

  人们都知道,在越来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拥有核心技术是最关键的要素。对长庆的技术体系,王道富有一个形象的比方:跨国公司以及国内其他大的油田公司的研究,就像是在苦心研究怎么把近视眼镜做得更精美、更舒适,而长庆则放弃了做眼镜的思路,专心于研究一种手术治疗方式,彻底把近视眼治好。

  他在一次接受电视媒体访谈时的一段话,清楚地展现了长庆的技术在21世纪的远大前景:

  石油这一块,到2010年我国面临的缺口非常大,到2020年,据测算全国成品油消耗要达到4.5亿吨,而我国只能自给2亿吨,60%以上的成品油要从国外进口,这就到了或者说超过了国家的安全警戒线。如果超过安全警戒线,国家就要拿出大量的资源去换取成品油,否则就要受制于人,受制于国际社会,而现在可以明显看到,国外对我们的发展是带有明显戒心的。

  长庆油田形成了开发低渗透油气田的一整套主体技术、特色技术和配套技术体系,应用这项技术能够有效益地开发鄂尔多斯盆地的低渗、特低渗油气田,这对于保障我国能源安全至关重要。利用这项技术,不仅能够把我国现有的宝贵资源开发出来,今后还要走向国际石油市场,为中国的能源供给做贡献。
 
  目前大型跨国石油公司的海外油田都是富矿,他们吃肉都吃不完,还用得着喝汤吗?但是低产油田在海外非常多,他们开采不了,我们可以开采。这项技术是我们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是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

  还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中国石油公司和壳牌公司、道达尔公司合作开发油气田,当时这两家海外著名的大石油公司看不起中国人,要用他们的技术来开发。他们折腾了一两年不行,反过头来找我们,听取我们的建议采用低渗透技术,结果开发得很好。

  在一些国际上的会议和学术界,他们对这套技术很关注。这套技术现在国外并不是特别迫切地需要,但到本世纪中叶就会显示巨大作用,因为到那时,国外的富矿开采得差不多,它必然要开发贫矿,必然要用这套技术。长庆油田地处贫矿区,就这么些资源,啃骨头也要把它啃下来。国外不需要啃骨头,但是到了本世纪中叶,这项技术将会成为世界油气行业的主导技术。

  毫达西的秘密

  0.3毫达西油藏攻关已经取得重要进展,一旦全面成功,就意味着可以实现“屁股下面储量翻番”

  毫达西难题

  鄂尔多斯的油气资源,石油是“三低”——“低渗、低产、低压”,天然气是“四低”——“低渗、低压、低丰度、低产”,其中最具挑战性的是低渗透。

  了解低渗透,又涉及一个神秘的词:毫达西。《国企》在众多对这个词的描述中找到了最通俗、最清楚的一种,是《工人日报》记者总结的:

  自1856年法国工程师达西提出渗透能量损失与渗流速度之间相互关系的“达西定律”之后,“达西”就成为衡量流体(液态或气态)流过多孔固体(如砂岩)快慢程度指标的唯一单位量词;在实际应用中,则更多采用“毫达西”,即千分之一达西。按照国际标准,渗透率小于50个毫达西的油藏为低渗透;而在非均质、低渗透、油质高黏度比较普遍的中国,石油科技工作者进一步细分,把小于10个毫达西的油藏称为特低渗透,把小于1个毫达西的油藏称为超低渗透。
 
  1个毫达西是什么概念?它是指1厘米长岩心,截面面积为1平方厘米、两端压差为1个大气压、流体黏度为1毫帕秒的情况下,流量只有每秒1立方厘米。

  把从长庆油气田地下取来的岩心放在显微镜下,你会惊诧地发现,整个储层如同坚硬致密的花岗岩。如果把中东油藏储层比作高等级公路,那么长庆油藏储层就好比羊肠小道,油藏没有自然产能,开发难度极大。而长庆已探明未动用储量中,特低渗储量占到了85.9%;控制、预测储量中,特低渗储量比例高达98.6%。

  过去,人们戏称这里“井井有油,井井不流”。中石油集团公司总经理蒋洁敏用“难吭的硬骨头”来形容这里的开发难度,而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胡文瑞则把鄂尔多斯盆地比喻为“俊俏的媳妇不贤惠”。

  要从素有“磨刀石”之称的如此致密的含油层中把原油“抠”出来,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级开采难题。

  磨刀石上闹革命

  20世纪90年代初,一家美国公司试图参与开发安塞油田。面对安塞特殊的地质条件,这家美国公司得出的结论是安塞油田根本不具备开发价值。安塞油田的渗透率,只有0.5个毫达西左右。

  面对国外专家不看好的安塞油田,长庆人并没有放弃,在“依靠科技开发安塞油田”的思想指导下,按照“先肥后瘦,先易后难,先评价后方案,先实验后开发;优选井网,优化压裂,优质注水,高效开发;从简、从省、从快,应用新技术”的思路,先后进行了三个开发的可行性研究,开展了三次矿场开发试验,组织了三次技术攻关,攻克了道道难关,克服了重重困难,成功地开发了安塞油田。长庆走出一条经济、高效开发特低渗透油田的新路子,在国内外石油界引起震动,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成功开发的特低渗透油田之一。

  长庆油田第一采油厂副总工程师黄远向《国企》介绍:请看我手里拿的这块岩石,这是我们从一千多米的地层里面取出来的。原油就分布在这看不见的致密的岩石缝隙里面。把原油从这么致密的岩石中举升出来,就主要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主要是通过地面加压,把这块岩石压开,形成裂缝,然后原油从两边流到裂缝里面,再通过举升工艺把它举升到地面。由于它看起来像一块磨刀石,所以安塞油田的开发,我们形象的把它比喻为磨刀石上闹革命。

  长庆人经过反复研究发现,这些低渗透油藏具有天然裂缝发育的特点。因此,如何产生不同于初次裂缝方向的裂缝或沟通闭合的天然裂缝,是提高单井产量、驱油效果及采收率的关键。对于低渗透油藏来说,裂缝是一把双刃剑,有了裂缝就等于有了油气在岩石中的流动通道,但一旦处理不当就会造成水淹。经过多年探索,重复压裂和超前注水技术已成为安塞油田开发、稳产的核心技术。这一技术在安塞油田的成功实施,为中国低渗透油田开发开辟了一条新的技术发展道路。

  “安塞模式”成功之后,在对付低渗透上,长庆油田真正走上了快车道。后来的“靖安模式”、“西峰模式”,以及开发靖边气田、苏里格气田的技术管理模式,无不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屁股下面储量翻番

  2003年开始,长庆油田投入巨大精力进行0.3毫达西油藏攻关,这是对在低渗透油田开发上举世罕见的挑战。目前,这项研究已经取得了长足进展,积累了重要的理论和配套技术。0.3毫达西油藏开发试验区已由陇东长8延伸到陕北长6。

  王道富向《国企》介绍,这个难题一旦获得突破,将使长庆油田的石油储量翻一番,进而为原油产量30年不减奠定雄厚的基础。这是一种与跨国石油巨头不断寻找新的储量截然不同的油田开发思路,即向屁股下面找储量,把原本不能开发的资源化作可开发的资源。0.3毫达西攻关的突破,就意味着“屁股下面储量翻番”。

  为了加快提升超低渗油藏在技术攻关实践过程中的自主创新能力,加快成熟技术成果的集成、转化、推广,2007年9月21日,低渗透油气田研发中心正式揭牌成立,标志着长庆油田公司科技工作已具备了打造国际一流研发机构的基础。

  实现“别人不能开发的油田我们能开发,别人不能赢利的油田我们能赢利”,形成长庆挑战低渗透的核心竞争力,已经成为现实。在王道富看来,长庆油田开发低渗透油田的技术体系,类似于微软的视窗系统、波音的大飞机技术平台,将来会为中国石油供应创造巨大的贡献。
 
  长庆油田开发三种模式

  安塞油田位于陕西省延安地区境内,是国内外罕见的“低渗、低产、低压”的特低渗透油田。从1983年打下安塞油田的第一口探井到油田基本探明,先后经历了6年时间。面对安塞油田这样一个“井井有油,井井不流”的特低渗透油田,美国的专家摇头了,但长庆人没有放弃。他们攻克了道道难关,克服了重重困难,成功地开发了安塞油田,率先走出一条经济、高效开发特低渗透油田的新路子,在石油界引起震动1994年被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现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确立为“安塞模式”。

  靖安油田是长庆油田在陕北地区发现并投入滚动开发的一个百万吨级特低渗透油田,也是目前全国陆上最大的整装特低渗透油田。国外公司曾认为靖安油田没有开采价值,但长庆人的倔强决定了即使这是一块鸡肋也要啃!

  1995年,2亿吨级的靖安油田开始投入开发。1996年靖安油田第一次有8口油井投产靖安油田的成功开发被中石油集团评为“高效开发油气田”,并因此成为长庆的示范油田。由于“特低渗透”和“高效开发”,这相对应的一高一低,在开发过程中,靖安油田形成了以“三高两新”和“三优两先”为内容和特色的“靖安模式”。它代表了上世纪90年代开发低渗油田的最高水平。即使到了今天,靖安油田仍然是长庆油田中产量最高的油田,2006年石油产量为200万吨。

  在安塞油田和靖安油田成功开发的基础上,西峰油田的建设则走的是高起点、高科技的路子。2001年,董志塬中部的“西十七井”试油一举获得日产34.68吨工业原油。

  西峰油田最大的特色就是起点高、建设得好。凡是到过西峰油田的人都会为它的数字化管理、无污染开发、高效益生产和高水平运营而惊叹不已。西峰油田是在新形势、新体制、新机制的环境下建成的,为此,公司领导提出把西峰油田建设成中国陆上低渗透油田现代化管理开发的一面旗帜。在这个思路的引导下,催生了“西峰模式”。

  国企力量

  “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核心价值观,有国企特色的企业文化,推动了长庆在科研、管理、勘探、开发上不断创造奇迹

  好汉坡上好汉多

  一条“之”字形的土路,挂在70度的陡险山坡,如果没有护栏,上去的人只能手足并用——当地人叫它“阎王坡”;一道深幽而狭窄的石涧沟,割裂了山塬,当地人叫它“无人沟”。有人曾这样形容它的险要:上了阎王坡,十人九哆嗦。从下往上看,吓的魂破落。这就是深藏于荒凉大山中的王南作业区王三计量站——如今它已获得“全国青年文明号”的称号,是名扬油田内外的“好汉坡”。

  曾经是好汉坡第一任站长的梁冬介绍:我们的工作性质(要求)必须每天要对它(油井)两次的巡护。遇到下雨天我们就是拿着铁锨拄着,相互搀扶着慢慢地去攀爬。遇到下雪天,就是用铁锨、用扫帚把雪扫干净,然后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再上去巡护。我们做到了365天风雨无阻。
 
  安塞油田的第一个女子站——郭秀铃站,这个站平均每天要计量1600多立方米的原油,处理500多立方米产出水,外输净化原油1200多立方米,承担着近五分之一的原油集输任务。这个由17名女工组成的集体,默默地坚守在海拔1600多米的井站上,已经度过了1800多个日日夜夜。

  郭秀铃说:全站十七名女工平均年龄只有25岁。也许是因为都是石油人的后代,我们每个人都对安塞油田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即使在海拔1600多米的高山上,我们还是能将自己的工作做好。

  好汉坡、郭秀玲站,是长庆油田艰苦作业环境的缩影。在沟壑纵横或者黄沙漫天的环境中建成可望接替大庆的油气田,其实已经成为一种内涵丰富的国企文化现象。而统领这种文化的核心精神,则是一般企业难以企及的。

  2005年长庆油田公司年终总结表彰大会上,王道富指挥与会代表高歌一曲《我为祖国献石油》。当时全体员工自觉起立,齐声高歌,很多人眼里含着泪花。这一幕深深刻在长庆人的脑子里。

  王道富说, “我为祖国献石油”是每一个长庆人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的体现。作为崇高的使命和精神支撑,贯穿于长庆人生命过程的血脉,成为长庆人自觉的文化理念。

  混合基因的企业文化

  在“我为祖国献石油”核心价值观的统领下,长庆油田形成了特殊的企业文化,支撑企业不断创造奇迹。

  首先,是解放军文化,它培育了长庆人令行禁止的强大执行力。从2万多名军人跑步上陇东,拉开长庆大会战的序幕开始,一切行动听指挥的解放军精神,成为长庆文化的精神底蕴。

  其次,陕甘宁革命老区的地域文化培育了长庆人艰苦奋斗的奉献精神。身处大西北经济落后的地缘,面对恶劣艰苦的自然环境,陕甘宁革命老区人民所创造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地域文化也融入了长庆人的血液,使长庆人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负重,特别能奉献的斗志和风貌,始终如一地为推进长庆油田的大发展,为石油工业的不断壮大做出积极贡献。

  第三是石油工业的优良传统,是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大庆精神所代表的“三老四严”、“四个一样、四个不一样”等内涵元素,这成为长庆文化所承载的主要基因。

  中国石油工业优良传统

  “三老四严”:对待革命事业,要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对待工作,要有严格的要求,严密的组织,严肃的态度,严明的纪律。

  “四个一样”:对待革命工作要做到:黑天和白天一样,坏天气和好天气一样,领导不在场和领导在场一个样,没有人检查和有人检查一个样。

  “四个不一样”:素质高低使用不一样、管理好坏待遇不一样、技能强弱岗位不一样、贡献大小薪酬不一样。

  这三种文化融合之后形成了强大的动力,催动长庆不断创造一项又一项的奇迹。

  人文关怀

  在艰苦环境中作业的员工不怕艰苦,却怕缺少人文关怀。长庆在靠科技、考管理赢得核心竞争力的同时,把对员工的关怀做到了极致,这其实也是长庆的一种核心竞争力。

  长庆油田有2万多职工,三分之二是奋战在生产一线的员工,“见个面面容易拉个话话难”,他们终年与荒山为伴、以井站为家。工作的环境单一、艰苦,而且工作地点分散,尤其那些看单井的员工,井上时常就自己一个人,整天面对的是油井、大漠、荒山,有时可能一整天除了风沙走石,除了偶尔飞过的鸟,便是自己映在那的影子。

  于是长庆的井区建设突出“家”的理念。长庆油田近年来致力改善一线员工的生活条件考虑到前线员工洗澡难的问题,给各井区安装了淋浴设施,让前线员工都能洗上热水澡,房间里书桌、衣柜、席梦思床、冰箱、洗衣机、电视、电脑等现代化的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连被子都使四四方方的。

  长庆油田公司还建立了大病扶助基金。每个员工交100元,终身享受基金福利。大至换肾20万元,换肝30万元,最高一年可以保险30万元。这种大病扶助基金正是王道富在基层调研时发现问题后解决的。员工不幸得了大病,常常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甚至将一个家完全拖垮。怎么办?他整合几方面的力量,让工会、赞助基金各出一部分,每个员工个人也出一点,一个带有创举的特别基金就诞生了。实践证明,一年下来花不了多少钱,毕竟重危病者是少数,但是没有这个基金大不一样,它对解决个人困难至关重要。

  经过37年的积累,长庆油田在文化、管理、科技等方面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这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长庆敢于挑战大庆、敢于在今后挑战跨国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而在王道富看来,长庆油田的奇迹,只有象长庆这样的国企才能创造,就像大庆油田的奇迹,只有大庆这样的国企才能创造一样。

    转自:中油集团公司网

  

 

作者:东方之子

《探访中国下一个大庆 (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东方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