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水涡深旋

发表日期:2008-07-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事情总是这样,梦境和现实难舍难分,在自以为醒着时做梦,在梦拖着尾巴一溜烟消失之后惆怅醒来。我以为我醒了,实则不然,不知怎地又睡了过去,直到那可爱的邮差唤醒我的门铃,并且塞给我一个大箱子,那是我前些天订购的书。此时已近中午,来得正及时。

昨日不是一直到四点都没睡着么?二点十分服下第一颗药,无效,脑袋又渐趋混乱,久不运动的四肢百骸疼痛不已,痛感毫不妥协的将屡次滑向睡眠的我拉出来。三点半又服下第二颗,这下好了,感谢阿拉,肉体终于迟缓地进入另一状态中去了。梦中缠绕的自然还是昨日发生的事,但以下所录事情是真实的见闻感受。

下午,我在山里清凉的湖泊里游泳,湖水有些冷,连续的暴雨使湖水变成混浊的黄绿色,当我潜在水下呼气时,一团团的恐惧像一群小鱼儿突然冒出来,啄食着皮肤,从奋力划水的指端开始,依次滑过胳臂、头顶、露出泳衣之外的腰和腿。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划水的声音外,水下安静极了。水隔成两个世界,水面之上一切景物清晰可鉴,水下时而温热时而冰寒,暗和混沌包围着一个未明的前方,潜藏在心中的妖魔也趁机出来干扰。但仔细想来也说不清哪一个更复杂多变,包含更多遽变的因素,因此可以体会到截然不同的界限。水阻止了空气的交换,也许可以使思想略为澄澈一些罢?

这是一个近郊的水库,“山峦”叠起,林木翠绿,阴气沉沉的天幕里透出的蓝色和周围的深浅不一的绿色倒是很映衬,还有一个露出仿欧洲风格红色尖塔的屋顶,高高挑出了田园式的风光。一派郁郁又带些晦涩的媚丽景致,正是我喜欢的,有暴雨前夕的快乐。湖水静静地淌出波光,山那边不时传来轰隆的雷声,CZ问我那边是不是有部队在演练,我说不是,那只不过是滚动的雷声。喏,乌云黑压压的积在那头。

泳池里此时人不多,只是三两个,救生员还是很尽职的在岸边踱步。他有一个颇大的肚腩,所以我胆敢猜想他是仰游的好手,仅是一小会,我便对他失去了兴趣,将目光挪开,重新落在乌云之上众神的宫殿。

我的心跃跃欲试,不在湖内的池中,而在外湖,而外湖一个人也没有,浮标呈现静态。作为唯一一个女性泳客,我不希望因此引来关注的目光,泳技虽不见得多好,但还是足以畅泳在泳池之外的深水湖中,只要那湖水隐约未明的恐惧不再缠着我,其时是我自己在吓自己。那么,这件事我又非做不可。稍做休整之后我纵身向湖水里挺进,决意搅破水流。岸上的目光都投了过来,等我下了深水湖后,之前困绕的那些关注却全都抛掷的远远地了。

在离岸不远的水国,脚不及地的虚浮中,我获得了满足,短暂却势必持久,那是已知所必然产生的自由和快乐,就像鱼儿由藏身之所涌出的欢快泡沫,恐惧和压抑统统都消失不见,湖水甘甜的气息由鼻腔渗入,一直抵达深层更远的所在,我放弃了所有的动作,把自己还算洁白的身躯展开,呈献给自然。

 

2008-07-09  1337

又及:感谢阅读,在此间发布随笔也是一种尝试,但一部分人更乐于调侃末尾的一句,有人把这当成了梦境的描述,或者说关于性的一种意淫,对此我啼笑皆非,如果非要把风景中本来就存在的红色的尖塔当做男性器官,我只能深表遗憾,这大约是激素太盛的缘故致使弃用大脑而改用器官来思考问题的结果。
        这本是一个略有些严肃性的话题,在风景中思考和探索内心的变化。能真正看懂的确是不多,也许是我赘言了。感谢特别关注我的观众,你可以表达观后感,我也可以写自已任何想写的文字,而不管是否脆弱,也不希冀收获同情,不对胃口的可以略去不读,或者干脆不读。我并不要做圣人,沮丧或豁达情绪时有转换,并不以为耻,仅此而已。


关键词:妖言惑众

作者:二小姐

《水涡深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二小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