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怏老表传

发表日期:2008-07-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怏老表是我小姨的儿子,因为跟我哥他们经常在一起玩,且处理一些事情不太果断、坚决,所以被他们谑称为“怏老表”。

怏老表的出生,要追溯到我小姨当年跟我外婆吵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到了偏远的小山村,在那认识了我现在的姨父。在没有经过我外公外婆同意,就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有了我大表姐。之后,我舅他们带人去接她回来,小姨执意不肯,于是就成了定局。之后才开始有了怏老表和一个小时候因为脑膜炎烧坏了脑子的小表妹。

由于比较偏远,交通也不便,虽然很亲,但平时很少往来。他家那个地方真的很远,需要坐五六个小时的汽车之后,转坐渡江轮船,再步行两三个小时才能到,基本上就到了湖北和湖南的交界,但仍属于湖北地界。怏老表十岁生日的时候,我们举家去他家祝贺,那算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见到怏老表。大大的眼睛,头发很短,特别机灵,也比较精神。虽然初识难免有点陌生,但很快能玩到一起是小孩的天性,我们很快就要好了起来。他家当时并没有电视,所以他带着我们那些表兄弟姐妹们步行去一里多地以外的邻居家,看游本昌的《济公传》,用仅有的零花钱买糖给我们吃。

由于地方偏远又比较贫穷,都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那个年纪的我们,仿佛是很迷恋学校的。在家的时候,上小学的我们就经常去中学玩。去了他那,就去了他当时所在的三洲小学还有大表姐所在的三洲中学。他们的学习大抵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怏老表,其时正是他们朱家的希望所在。可惜好景不长。三洲镇地处湖南湖北两省交界处,长江边上,属于洪水多发区。往年就是三年一小涝,五年一大涝,当地的人们世世代代紧紧巴巴地过到了现在。终于98年的时候洪峰全线爆发了,当年江爷爷亲临抗洪前线,指挥苦难的人们救人并自救,安全转移。可是洪峰无情,恣意肆虐。经过湖北省政府,监利县人民政府及三洲镇人民政府论证,一直认为,为了保全其他县市的安全,舍小家为大家,最后决定把三洲这个全县最穷的镇作为泄洪区。投亲靠友,怏老表举家回迁,来到了我外婆所在的毛市镇石码村,在这边安了新家。也许是被这次背井离乡的经历蒙上了阴影,怏老表来了这边之后便无心上学了,加之当时并无人指引,于是就辍学了。在农村就是这样,上学得花钱,对于没钱的家庭来说是个巨大的累赘,还不如早点回家帮忙挣钱养家,一家人都轻松。

举家迁徙之前,十四五岁的怏老表就已经能独挡一面了。他父亲暗弱,母亲本来就比较强势,来了娘家就更是如此了,他倒是有几分像他母亲。当时是派了怏老表过来打探地情,当他大老远骑着自行车来到外婆家时,据说外婆连饭都没有准备给他吃。外婆向来吝啬是我们这些外孙众所周知的。他就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了临镇的我家,我父母正好不在,我就随便给他弄了点吃的,闲聊了会。他说还有事要办,我也没留他。后来,他家就在离外婆家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安下了。

怏老表无心上学,就只得随众去学了门手艺。此后就跟着熟人天南海北地做包子,没了踪影。本来我是挺喜欢去找他和我舅家的表弟一起玩的,大家年龄都差不多,有什么话都能说到一起。记得有一次,大概是我高中的某暑假,由于我爸妈也外出务工,家里就剩下我。暑假无聊,就找他玩去了。他在家平时就捕捕鱼什么的。我大概还不适应,那天跟着他一起去捕鳝鱼,说好了要走田埂,我还穿了长裤和运动鞋。终于碰上了农田之间用来连通水源的沟壑,无法过去,他硬是不让我绕行,把我背了过去。至今想起仍记忆深刻。他没比我大几天,力气却着实比我大不少。那天捕了不少鱼,晚上他亲自下厨美食了一顿。自从他外出打工之后,这样的情感就慢慢地淡了。他有他的生活,我继续读我的书。

等到我高中毕业,他就开始跟我哥他们一起玩了。年轻人混的成分比较多。但他确实是又不能打,又不能说,最后落下个“怏老表”的称号。我大二寒假回来再次见他的时候他就张罗着结婚了。这几年在外面也没有少吃苦,左手食指就断了一截。他那新娘据说是QQ聊天聊回来的,然后母亲比较着急,怕他残疾了媳妇不好找,于是就当即立断给操办了婚事,翌年生了个女儿。我父亲当时给他们家建议谋生之路,小两口带着我小姨和姨父出去务工(此时小表妹早已嫁出到了湖南某地),开个包子铺,小孩也有人带,我觉得这是他们当时最好的谋生之路了。可惜呀,事与愿违,姨父可能是从未出过远门,也没什么文化,怕受人欺负,因而就一直未能成行,后来的情况是小姨和姨父在家种地,他们小两口外出,也没搞出什么名堂来。

过完年,他们再次出去,没多久小姨就神秘失踪了,传说是到外地自由经商去了。我爸倒是挺看好她,年轻的时候合伙做过生意,能掐会算的,相信她在外地也吃不了亏。此后一直杳无音讯,直到去年我舅家儿子结婚,才露了一次面,我没能赶回去,终是没能见着。小姨外出后,怏老表可能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孩子也没人带了,做事也不太积极了,跟老婆估计也没什么深厚的感情基础,闹闹打打了两年多,终于把家庭搞破碎了。听我妹说,后来他又找了个媳妇,不知道什么情况,据说又生了个女儿。姨父本身年龄比较大,近几年个更是不行了,眼睛也看不见了,耳朵也不好使,这个家庭也就这么散了吧。我现在常年在外,就不知道他的后文了,应该还在继续他的包子生涯吧,希望他能把握住自己的轨迹,把这个破败不堪的家庭重整起来。

关键词:老表

作者:婪吝笑孝

《怏老表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婪吝笑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