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来自火星的采访!!!

发表日期:2008-08-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转自近期火星的采访,一些想说的、一些想做的、一些需要解释的,都在这了...

记者:您从99年开始接触cg行业到现在已经10年了,谈谈一路的经历和感受。在前进和成长的路途中您觉得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艰难的?

答:10年了,从影视动画、广告到游戏等几乎和CG相关的行业都曾涉足过,这一路走过来真的很艰辛,和我同期走入CG行业如今还在CG界驰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当年那一批激情澎湃,对CG怀着理想和执著的年轻人们也以个个步入30,生活的经历和时间的变迁改变了很多人,如今还能站在这里畅谈CG理想的人已经凤毛麟角了,要说路途中感受最多的就是那种至始至终都有的“孤独感”,身边同样和你一样怀着坚定的信念,执着的热爱和追求CG的人真的是非常的少,一个人自学CG很辛苦,起步都很艰辛,尤其我们70这一代。

记者:您说一路前行的路上感触最深的是自身对cg创作的一种领悟和转变,不希望流于一般的cg创作,能否具体阐释?

答:CG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一种生产工具,的确作为一种实用艺术它的服务对象是一个产业,但是同时不要忘记他也是一门艺术,在服务市场的同时我们不要忽略它的艺术性、创新性、和观念性现在从事CG的人大多还是跟随市场的大流在模仿、在迎合,在妥协。我以前也是这样,但是慢慢的我发现这样的创作过程其实意义不大,市场固然重要但是提升CG创作的艺术层次,发掘创新我们才能走得更远。

记者:您博客上一段话很有意思:“艺术不要去搞,要玩艺术...这是一种觉悟,一种休养和一种生活方式!”。您觉得艺术要怎样去“玩”才叫潇洒?您觉得自己有玩转吗?

答:很多从事CG工作的人最大的体验就是“累,除了累还是累”,其实搞艺术创作有些时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搞CG如同练武功,是内外兼修的,搞CG不要仅仅只是为了工作,为了学习,为了比拼用一颗纯粹的平常心来热爱它,体会它给你带来的乐趣,不要让它带有什么功利性,也不要当作什么至高的目标去追寻,轻松面对它你反而能做的更好,对于我而言,我正在经历这样的转变期,我觉得这是一种觉悟、一种休养、一种艺术理想和一种生活方式。

记者:您的作品很具视觉冲击力,能透露一下要想使作品达到这种高水准需要在哪些方面努力吗?

答:光与色彩的表现一直是我努力的重点,我觉得色彩是体现视觉效果的首要元素,配合丰富的光线变化就能得到比较突出的画面效果,当然还有纹理细节的表现,我觉得多看一些摄影方面的书可以帮助提高光色的表现技巧,同时多注重观察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不同质感表现也是非常必要的,同时只会画画的人多学一些3d方面的知识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记者:您的每一幅画都像在诉说着一个故事、传达着一种情绪,您觉得如何通过画面把自己的想法和思绪传达出去?

答:我创作一副作品的时候一般不会先想好具体要画一个什么东西,我会随意的勾画一些繁复的线条,然后再在这些造型元素中去寻找他们的逻辑性,组织出新的造型,我不会在意画出来最终是个什么东西,我希望的只是把自己当时的一种内心感受通过一些合适的造型元素给它传达出来而已。

记者:您作品中很多意象有着撕裂、挣扎、残酷,死亡的意味,仿佛来自另外一个国度,您如何界定自己的风格?谈谈自己的构思习惯和技巧?

答:很多人觉得我画的是“黑暗派”的东西,其实不完全是,我不否认作品中包含的黑色元素,事实上我更多的是注重造型上的拓展和创新,在我眼中这些“可怕”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造型元素”而已,用适合的造型来进行心灵和情感的传达,我的作品应该处于黑暗观念和超现实之间吧。我习惯用画面记录心情记录感悟,这可能就是我创作的灵感来源,创作开始时一般都是从乱画开始,不会刻意的塑造什么,画出一些基本形后再考虑如何把它们有机的结合起来。

记者:对于创作者来说,最难的应该是想法和思路,您觉得创作的感觉应该怎样去找寻?

答:我觉得创作其实是一种转化,我可以将生活中的各种东西转化为作品,比如一种心情、一种体验、一种感知、一种情绪,我会把我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用一些造型或是色彩表现出来,我希望用作品说话,用作品思考,当然这不同于商业上的创作模式。多感受和体会生命中的点滴,学会转化自己的情感和思想,这是创作的源泉。

记者:很多人非常欣赏您的作品风格,您怎样界定自己的作品风格?您最为擅长的是什么风格?

答:我觉得我的作品应该属于“观念超现实主义黑暗派”,呵呵,其实风格还是有点有点杂的,我擅长描绘一些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景象。

记者:选一张自己最钟爱的作品谈谈背后的想法和思路

答:说说这幅叫做《天竺未远》的作品吧,这是去印度旅游回来时的一个创作,当时只是记录了一些寺庙佛像的速写和部分照片,回来也只是简单的构思了一下就开始画了,很希望能画出一些“神性”的视觉效果来突出佛教文化的神秘感,画着画着发现画面又平淡又缺乏震撼力,正好那几天在做一些3d方面的特效动画,其中有很多关于流体和粒子的动画效果,索性灵机一动把云雾流动效果加入到了画面当中,既加强了画面的动感,又带来了很好的视觉创意,所以创作的过程是一个很活跃的过程,当你不知道怎么往下走的时候,可以将注意力转向其它的方面,多发掘生活中的亮点,把它们联系结合到一起就能够源源不断创作出很多好的作品了。

记者:您说想让自己作品的生命力持续的时间长一些,不希望变成潮流或是流行海洋中的一滴水!您觉得怎样的作品才能持久、永远震撼人的视觉和灵魂?

答:我经常看到一些大师的创作,比如Zdzislaw Beksinski等,那是在我还没有出生时就诞生的作品了,如今看来也仍然震撼人心,如此具有前卫性和超前思想,像这样深入心灵的作品现今真的很少见。我觉得一副作品除了可以传达“美”以外,其实还可以包含更多的东西,甚至可以溶入一个人的灵魂和思想,真正持久的东西多是与众不同的,富有创新和冒险精神的艺术创作,如果没有创新性和超前性是很难走得很远的,在流行大潮的影响下,很多人都在探索自己的个性之路,我始终认为黑色并且充满幻想的作品相比阳光明媚的东西更加能触及人的眼球和内心世界,不管你的感受是怎么样的,我只希望它能让你为之触动。

记者:国内外有你非常欣赏的艺术家吗?他们会对您产生哪些方面的影响?

答:有啊,象Zdzislaw BeksinskiH.R.Giger都是我的偶像,他们的作品在观念和超前的创造性上都深深影响了我。我非常敬佩他们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独辟蹊径的伟大创作理念,同时也很希望自己能在这样的精神指引下走出自己的路。

记者:现在的CG趋势似乎在向2D3D结合的方向发展,很多高手都喜欢结合3D软件或材质素材来绘制2D的原画,我想知道你对这种趋势的看法、以及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

答:这是个非常好的方法,这也是数字绘画的特点所在,手段多种多样,其实我觉得无所谓,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毕竟我们需要的是最后的画面,关于过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好的方法。

记者:色彩把控是让很多人头痛的问题,能否说说您在色彩把控方面的心得和技巧?

答:色彩把控应该是比较难的一个方面,但是如果是数字绘画的话其实也有很多技巧,比如多临摹照片,用拾色器拾取照片的颜色来练习自己对色彩的理解,慢慢地都会有很大提高的。

记者:您一直致力于高校的动画教育,能否谈谈对中国动画教育的看法?您认为中国动画最缺失的是什么?

答:其实我们现在的动画教育还停留在很基础很落后的层面,高校的教育受到很多方面的限制,尤其是师资的专业性和办学理念的盲目性,还有生源的基础素质问题,严格来讲和目前国内国际市场的要求是完全脱节的,基本上很多学校的动画教育都还只是简单的软件教育和空洞的理论研究,非专业人士教育专业人士,学生素质也是一大问题,扩招以后的弊端及其明显,可造之才少之又少,相比之下反而不如很多培训机构来的专业性更强,我们目前动画教育缺乏的我认为首先是真正专业和有实战经验的师资团队,其次是符合现今市场需求的教育模式和办学理念,最后是一定要有一个专业权威的评价体系。

记者:对您而言,什么样的作品方可谓成功之作?

答:对我来说,一副好的作品在于你给观众留下了很多遐想的空间和深刻的印象,并对你的作品产生一定的思考,无论他是怎样的感受,只需要他感知了你所要传达的思想。我不希望观众看一副作品仅仅只是眼睛上的愉悦或一时的高兴。

记者:能否给新人一些好的建议?

答:对于CG,学会爱上它,对它执着一点,不要轻言放弃;努力跟上它,因为它步伐很快;多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这样可以丰富它的内涵,不要跟着别人的路走,看清楚别人怎么走的然后走自己的路。

关键词:火星

作者:果乐园

《来自火星的采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果乐园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