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千古柔情,红尘一梦

发表日期:2007-01-11 摄影器材: 景区:习水 点击数: 投票数:


 网友贴图
 
 千古柔情,红尘一梦
 
 
    
二十九年,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蔡亦怒,嫁其女。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
 ——《史记·卷三十二》
 
 
    五月,柳丝儿依旧守着它的翠绿,荡涤起万千柔情与季风昵喃。那飘动的条枝似是飞舞的裙裾,翻起裙摆,轻扬。细窄的枝叶漫伸起长长的身子用微微的亲抚,慰贴着行人的脸庞。晨霭升起,一缕缕笼罩垂枝,顷刻,烟柳画桥、晓月堤岸迷醉出朦胧奇幻的仙境,令人眼目清新。
 
 
网友贴图
 
    蔡姬,齐国大王——齐桓公的准夫人,体态娇小玲珑,容颜妩媚艳丽。她细致的眉蛾掖藏娇羞,涂朱抹丹,喷香怀馥,着锦衫,移金莲,在初夏的姹紫嫣红与茵茵芳草中,带着满脸喜色与齐桓公来到碧青湖畔荡舟。这般美妙的景致与天色,她又怎愿错过呢? 
  
  
 
网友贴图
 
    她原本就是蔡国公主,故乡远在北方的边塞,民风骠悍。蔡姬被她爹娘视为掌上明珠,除学会女儿家的女红、书画、琴棋外,她还与家中仆人一道偷偷学划船、游泳。表面上,她是个温柔娴静的小女子,可骨子中却有巾帼不让须眉的男儿气概。父王长年征战沙场,她的血液中大约遗传了她爹的基因:胆大,豪爽。这种刚柔相济的独特个性与宫中那些温文尔雅,纤弱淑静的妃子们形成了鲜明对比。她恰恰成了桓公的至爱。
 
    这日,蔡姬趁着桓公高兴,要桓公陪她在水上欣赏湖色柳景。一叶彩舟,飘荡于湖面,宫女们的嘻笑声此起彼伏,随着悠扬的弦乐,小船在湖上慢慢徐行。湖边的青荷在层层叠叠的团叶上擎举起素白的,淡粉的,桃红的花萼,象是一张张绽开的笑脸恣意怒放。湖水微澜,碧波逐浪。几只白天鹅浮游其间,昂着头,在水中划着红掌,一会儿又把脑袋潜进水中捕找食物,远远望去,花动荷曳,白鹅扶摇,别有生趣。
 
 
网友贴图
 
    皇家苑子,除了守卫是无人能在湖中放舟的。蔡姬赏景倦了,就落坐在桓公身边,头倚靠在桓公肩上,忽然一个浪花打到舟梢,小舟轻轻晃了几下。蔡姬生性爱水,此刻,她突然兴奋起来,站起身子,猛的晃动起小舟,桓公没料到蔡姬会如此这般,慌忙叫她停住,可是蔡姬正玩得高兴,现看到桓公惊慌的样子以为他是故意假装,何况平时也开过不少玩笑。蔡姬心想反正自己会游泳,如舟翻了,人掉入湖中,大不了自己去救济桓公上岸。便没顾桓公的制止声,把舟摇晃得更剧烈了。桓公冷汗涔涔,吓得大声叫骂,蔡姬这才慢慢停下摇晃,委屈得落下泪水来。
 
 
网友贴图
 
    蔡姬以为桓公会象以往任她使小脾气给她擦泪来哄她,没想到桓公竟恨恨地说:“你这般顽皮,没有一点女子柔肠且不知怜惜朕的性命,朕要把你送还娘家反省思过。”说完,叫人把舟摇到湖边,上岸立马备车要人把蔡姬送上了回蔡国的路途。蔡父早于女儿没到家前收到快信,得知齐桓公把女儿“退货”,气得把牙咬的格格响。待女儿回家后,他好言安慰蔡姬,心中寻思着要如何报这奇辱大耻。几个月过去了,桓公并没有来接蔡姬回宫,也没有捎话来问候她。蔡父在家坐立不安,脸面越发挂不住了。他想:自己的女儿是堂堂一国公主,嫁与桓公也算是门当户对。女儿清纯可人,外秀内慧,知书达理,是多少王孙贵族心仪的对象,你一半老头子竟还看不起蔡姬,我蔡公还不乐意把女儿给你桓公呢。怨气之下,他找来相熟的好友,把女儿又许配给另一名门望族的公子,热热闹闹地把蔡姬嫁出去了。
 
 
网友贴图
 
    桓公得知自己的夫人成了别人的妻子,如五雷轰顶。他送蔡姬回家,原本只想治治蔡姬的傲气与小性子,没想到蔡公竟然擅作主张把蔡姬改嫁给了他人。自己并没有写休书要休了蔡姬,相反,在他的三个准夫人中,桓公最喜欢也最挂念的是蔡姬。我一齐国大王,哪能受得这种屈辱?经过与宰相管仲的周密商议,桓公决定调动兵力借口攻打别国去袭击蔡国,以泄心头之恨。
 
 
网友贴图
 
    狼烟滚滚,驹马嘶叫,剑刃相加,战火很快就蔓延到燕、郑、卫、楚等国家。齐桓公以他强大的兵力与实战作风围攻别国城池。同样是大国的楚国君王讥笑桓公出战他国的缘由是:你在北,我在南,风马牛而不相及。言下之意是笑他为了女人而打这场荒唐的战争,只是不敢说穿而已。可是桓公已气极,他顾不得许多了,还是管仲以楚国在已往没进贡制酒的独特原料为强硬作战的理由而堵住楚王的口。在战其他小国时,他轻巧的与蔡国打了一仗,大胜而归。
 
 
网友贴图
 
    以蔡姬摇舟而引发的战争,时过几个月才慢慢结束。蔡姬依然没有返归到齐国,桓公由此平添的相思与耻辱终究没有平息。尽管他后来娶了六位如夫人,加上另外两位夫人,他都没有特意的去宠幸其中的哪一位。蔡姬的美丽,灵秀,大度让桓公一直不能忘怀。夫人们给他生了七个儿子,但他们争权夺位,在桓公病死宫殿六十五天都没有人去给他收尸,以至于尸体腐烂生蛆。
 
 
网友贴图
 
   齐桓公的晚年是凄惨可怜的。曾经的一代枭雄,名振四方。先有鲍叔牙,后有管仲辅佐,成就一方霸业。为情为爱,敢作敢为,不惜剑拔驽张。但他的情爱是建立在占有欲上,他没有把蔡姬请回国来,他为了面子而战,这种爱是狭隘的,胸怀是窄小的。他们的爱成了千古遗憾,在感叹桓公英雄气短之际,也不知这是蔡姬的不幸与幸否?但无故百姓因此而饱受战乱却是齐桓公的大孽。
 
 
网友贴图
 
    历史风云腾起岁月的沉淀,是非曲直,众说纷纭。在为齐桓公与蔡姬这对劳燕双飞的夫妻分离扼腕相叹时,我更为蔡姬抱屈。她只是耍小性子想戏水,可桓公却以君王之态谴送蔡姬到娘家。假如当初桓公只是让蔡姬在宫中“思过”,假如蔡父不那样冲动的把女儿改嫁,那么这场遗憾与战火是大可避免的。也许不能再说也许了,但愿蔡姬重嫁后找到了自己的婚姻幸福。
 
    春去夏来,柳絮早已飘落。女人的爱有时就象杨柳飘拂不定。沉思中,我不禁牵起柳条,想静静倾听它承载的过往与厚重……
 
 
网友贴图


 

作者:那还用说

《千古柔情,红尘一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那还用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