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500元钱的爱情契约

发表日期:2009-03-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作者:月近人 来源:《蓝铃》

    A

  华灯初放的城市街头,我被饥饿纠缠,拖着疲惫蹒跚张望。

  来到青岛这个海滨城市漂浮了两个月,等到钱包干瘪得像失水的萝卜,才恍若知道什么叫慌不择路、饥不择食。我再也不能把自己像斟酌诗中一个词那样安放妥当,只好胡乱地粘贴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在一个五金配件厂做了仓库保管员。所谓的保管员有时还充当着装卸工的角色,加班加点更是寻常事。耗尽了家中的钱财,花费了四年时光才得来的红色“商标”,只因是在民办高校“注的册”,就没能把我摆渡到梦想中的白领丽人的位置。但我知道,我只不过是把自己暂存在这里。

  终于在一个标有“两元馄饨”的小摊前坐下来,便宜实惠快捷让我相中了它。招待我的是一个文雅的男人:“才下班吧?一定累坏了,喜欢吃什么馅的馄饨,”

  我从没有想到,小吃铺会有这样一个脱俗干净的男人,亲切得让人疑心回到家中看到了慈爱的大哥。随便来一碗,我说。他冲着里屋喊:妈,来一碗韭菜馅的。

  我太饿了,风卷残云般一气呵成,连汤都没有放过,然后,起身朝家奔去。那个被称作“家”的地方,是我租来的一块栖息地,偏僻阴暗潮湿。当我想要开门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手提包竟然忘在那个小吃摊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提包里有厂子预支给我的500元钱工资和我花了好几个晚上写好的一篇稿子。

  外面已经开始下雨,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小摊前奔去。远远地看见小屋里还亮着灯光,我长长吁了一口气。

  面对我的询问,小吃铺的男人说,什么,提包,没有,我没有看见。怎么会呢,我急了,明明遗忘在这儿的 大哥,你就还给我吧。

  他涨红了脸,真的没有看见,这儿人来人往的一定是别人顺手牵羊拿走了。绝望的眼泪涌上来,但我仍有不甘,大哥,钱和手机我可以不要,但房门的钥匙求你给我,让我今晚有个安身之所,我带着苦腔哀求他。

  他的母亲也出来了,说他们母子绝对不会干昧良心的事,让我相信他们的清白。

  我哭着冲进雨中,不知该到哪里去,孤寂无助恐慌如雨丝将我团团包裹起来。想起千里之外牵挂我的父母,想想黯淡无光的前程,伏在大树上我忍不住大哭起来。

  雨突然停了,猛抬头,看见他打着伞站在我面前。如果你不介意,今晚就和我母亲将就一晚,明天我找人帮你打开门,还有,钱我也可以借给你。

  冰凉的心一下子被他的话语热了,有温柔的波,在我心里款款涌动。他告诉我,他叫沈少阳,我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记住了这个名字。

  天亮时,我又有了500元钱,当然是沈少阳借的。他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借钱是要有利息的,那就是在我们家吃上200块钱的馄饨。在转身要离开这间屋子的瞬间,我突然问他:不怕我拿了钱,像水一样蒸发了吗?怕,但还是要借,否则良心不安。换了别人会少借些,对你,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沈少阳淡淡地笑笑。我的心被他的一番话打动了,心里认定他是世上难得的好人。

  出于感激和报答,我常常在晚上带着单位的工友光顾沈少阳的小摊。我每吃一碗,他就郑重其事地在白板上画“正”字。天啊,他还当真啊,吃100大碗,还不吃腻烦了。我说,等我有了钱,多还你几个算做利息,一笔勾销算了,何必这样麻烦。怎么可以,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吃100碗馄饨是一点也不能含糊的。我把脚一跺,好个沈少阳,算你狠。
  
    B

  吃着吃着,那馄饨就变了味,像是上了瘾,哪天晚上不吃,便觉得浑身不自在。我想我是中毒了,沈少阳就是那害人的鸦片。我的目光开始在沈少阳身上流连忘返:他的声音,他的笑脸,他的身影,都成了碗里的调味品,他的宽厚,他的温和,他的善良是温润可口的馄饨馅,让我吃得如痴如醉,从嘴巴到心里都是香味。我知道,我喜欢上了这个卖馄饨的男人。

  而他仿佛是爱的绝缘体,从我眼里发出的强烈电磁波,总不能引发感应起电。于他而言,我始终是他的主顾,一个理所应当捧场的顾客。这让我又恨又无奈着,在每个蓄满失落情结的夜晚,我将满腹的心事付诸笔端,期待着有一天在印有我名字的文章里,让他捧读我的心。

  那天下午,快下班时,有一车货物运到了厂里,等卸完货已经九点多钟了。出了厂门,我犹豫着是否到沈少阳那里去填饱肚子,冷不丁,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急急往这儿赶,我大喜过望。沈少阳,我大喊着奔过去。原来他是在乎我的。

  是来接我的,不放心我,对吧,我骄傲地笑着,一种被人牵挂的幸福把我瞬间陶醉了。

  臭美,我是来押着你回去吃那碗馄饨的,我已经预留出来了,你不吃,我会蚀本的。我大失所望,就为这个。

  还能为什么?他诡秘地笑着。一股凉意袭上心头,心里恨恨的,你……告诉你,那馄饨我吃腻了,再也不想吃了。

  我扭头往家跑。我不知道他是不懂风情还是故意不解风情。他追上来,拦住我,今天你一定得告诉我,每晚你都到那个网吧干什么,刚才我到网吧找过你,找不到又到厂里来。好哇!我大叫起来,你监视我?跟踪我?

  我哪里有啊,每晚你离开小摊就直奔网吧,我抬头就看得见,而且你离开网吧的时间也很晚。正在气头上,我不屑告诉他我到网吧打文章向报社投稿的秘密。是的,我去网吧,打游戏、聊天,怎么样,我是你什么人,你管得着吗?

  他怔怔看了我半晌,仿佛从没认识我似的,然后掷地有声:我从来没有想到,你竟是这样一个不知体恤父母的女孩子,糟蹋血汗钱,是的,我是没有权利指责你,可是,你还欠着我的钱,我总该为自己负责吧?!

  看着他愤愤离去的身影,我恼怒地大吼起来:沈少阳!你不是东西,明天,借钱我也要还给你!
  
   C

  钱钱钱,我的软肋。想着想着,忽然就有了大把大把的钱,有朋友寄来的,还有写文章挣的稿费,足足有一千多块,我潇洒地把500元扔在沈少阳面前,然后又摔出500元,要他立马给我端来100碗馄饨还他的利息,最后我又把发表的文章递到他眼前,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是个破落的有个本地户口的小老板,而我好歹也受过四年的高等教育。我就这样看着呆若木鸡的他, 快意地笑着,一直把自己笑醒,才知道是南柯一梦。

  早晨起来便觉得头重脚轻,坚持上了班,到了半晌午,上吐下泻,腹部痛得让我招架不住,旁边的女同事也六神无主,情急之下,我还是想到了沈少阳,让女同事拨了他的手机。

  他来得很快,西装革履,显得帅气英武,这是我认识他两个多月没有见到的模样。不由分说,他扶着我就要打的去医院,我半依在他的怀里,幸福冲淡了病痛。我央求他带我去个小诊所,否则即便去了医院,我也会跑出来。我知道医院的收费远不是我这个打工妹能消受得了的。他拗不过我,把我在一个诊所里安顿好,便要出去,说给我买点吃的。我红了脸,说,把你的手机留给我用一下。

  我本想给我最要好的同学打个电话,让她寄点钱来救急,我不能这样没自尊地再用他的钱。还没来得及打,手机倒先响起来,迟疑了一会,我还是接通了,是个女人的声音 开会了,快轮到你发言了,跑到哪里去了?校长发火了!

  开会,不会吧,你打错了,我说,这是沈少阳的电话。我找的就是沈少阳,你是谁,怎么会拿着他的手机,电话那边的人追问。

  我不知该怎样回答她,匆匆地挂了电话。心乱如麻,耳边却始终轰响着那个女人的声音 开会、发言、校长,沈少阳原来是名教师,那女人焦急万分的样子,又是他的什么人?

  等他回来,我就突然问他,叫你回去开会呢,那女的是你女朋友?他紧张起来:糟了,回头再看你。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从诊所里出来,明晃晃的太阳高挂在天空,离我那么远,需要仰视才能看到,我明白太阳不属于我,该属于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如此想来,我的所谓情有独钟和他的有意漠然视之,似乎都有了答案 他的心早有所属。

  落叶开始空空荡荡地凋零,在我脚下发出轻轻的破碎声。我自是不能再去那个小摊,下班回家也绕道而行,像是为了逃避,我随机地蛰伏在网吧里,孵化我的文字梦想。然而躲闪不及的,我们还是相遇了。他就等在我的家门口,当我深夜从网吧回来。

  为什么避而不见?在我的那间阴冷的小屋里,他的话也潮湿低沉。

  窗外有孤雁哀鸣的苍凉传来,我的心抖了抖, 自卑让我无法说出理由。

  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晚上收摊后,我找遍了周围的网吧。他停下来,怔怔地凝视着我,你瘦了,也憔悴许多。

  忽的,我心里一根最柔软的弦被人重重扯了一下,心痛的无法再压抑,眼泪旋即涌上来,稀里哗啦落下,滴到地上的纸上,透过泪水模糊的双眼,我发现那是我昨晚写有“沈少阳,我爱你”的一张纸。慌乱中我想用双脚踩上遮住那几个字,但还是迟了一步,沈少阳已弯腰拾起来。他呆立了半晌,猛地抓住我的手,傻丫头,其实,我一直喜欢着你,默默地爱着你,难道你一点感觉不到?

  突如其来的兴奋快把我击倒了,片刻的狂喜过后,心里的疑惑又浮上来 你是不是也爱着另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一直不敢面对我的感情?你一直在意我是一个没有本地户口的外来打工妹,是不是?

  他突然不说话,拽着我往外跑。冷清的深夜,我们拉拉扯扯的身影像一对私奔的情侣。来到他店铺后面临时搭建的小屋,他指着床上的一位老人说,这是我父亲,他是已经睡了两年的植物人,每天我得为父亲翻身、喂饭、按摩,也许父亲永远都不会醒过来。我的母亲你见过的,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类风湿,每天靠药物维持。他又指了指破旧的店铺说,我只是个老师,为了给父亲和母亲买药,那点微薄的工资根本不够,只好靠业余时间经营着这个小吃铺,赚取一点微薄的利润。我连买房子付首期款的钱也没有,也许会一辈子住在这里。

  他停下来看着我,大声问,你说,我敢去爱吗?我爱的人,我能给予她什么?爱我的人,她们曾轻轻地来,又叹息着离去,有谁能接受我的背景。他长长吁了一气,那个雨夜,你来了,并且慢慢地驻扎到我心里。我跟自己打了赌:如果你能在这儿吃上100碗的馄饨还没有厌倦,说明你真心的爱我,我就会对你表白我的心迹。

  现在,你已经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沈少阳,注定不能给予你安逸的生活,你还会爱他以及他的背景吗,你还会继续吃他的馄饨直到100碗吗?

  我连想都没想,大声喊:不!我看到沈少阳痛苦地闭上了眼,我大笑起来,我要吃上一辈子。

  一只温暖的大手狠命地把我拉进有着熟悉气息的怀抱里,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耳边传来他轻声的劝慰,答应我,别再去网吧打游戏了好吗?

  我哭笑不得,这回是我拉着他向最近的网吧奔去,我迅速地打开我的邮箱,对沈少阳说,看看,这就是我的人生游戏。发件箱里有我发出—去的二十多篇稿子,收件箱里有三个编辑告诉我过了终审的回复。

  他吃惊地睁大了眼,我得意地笑着,那500元钱还用还吗,给你一生的爱够不够?
关键词:500元钱的爱情契约

作者:小熊

《500元钱的爱情契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