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圆明园遗址

发表日期:2008-03-20 摄影器材: 景区:海晏 点击数: 投票数:

        座落在北京市西北角,北大清华对面,是闻名天下的万园之园——圆明园。很早,北京市政府就把这个遗址开发成了一个公园,前两年还大力改造复原——水底植膜等一系列工作。如今,听说浙江横店要斥资200亿重建圆明园。

       我不知道重建是否有必要,是否有意义;但是,值得肯定,横店乃至中国将多了一个新的旅游景点。

       

       记得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的《废墟》里写到:我诅咒废墟,我又寄情废墟。废墟吞没了我的企盼,我的记忆。片片瓦砾散落在荒草之间,断残的石柱在夕阳下站立,书中的记载,童年的幻想,全在废墟中殒灭……废墟是毁灭,是葬送,是诀别,是选择……

       我记忆里的圆明园是从历史书上来的。我还是孩提的时候,我的叔叔姑姑们都在读中学了,我印象很深刻地记得在他们的16开本的《中国近代史》上有两张照片,一上一下印在同一页上。一张是太平军领袖洪秀全的半身像,一张就是圆明园遗址大水法(关于照片的记忆是一直都有的,但是照片的内容是等到我读中学的时候才知道)。

       我曾一直以为他们是同一个故事,直到我读中学了才知道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历史事件。一个是内战性质的农民起义,一个却是屈辱的被侵略史。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怀着一个期盼:一定要亲眼看看圆明园的遗址。

       后来,等到我到北京读大学了,却一直鼓不起勇气去亲眼看一眼。每次去香山,331公交总要从圆明园门口走过,我也只是从车窗里偷偷瞥一眼圆明园的大门,我读不出门后将是怎样的一番场景。那一刻的心绪是复杂而有矛盾的。

        终于,2004年,我在北京的求学生活结束了,我回苏州参加了工作,却始终没有亲眼看看他沧桑的面容。悔恨?遗憾?庆幸?说不出。2004年的12月,我又回到了北京,我不想再留下什么遗憾。约上好友许超,在一个灰蒙蒙的下午,似乎又要下雪,第一次跨进了圆明园的大门……

       我已经记不住当时的心情,也不记得当时想起过什么。只记得进了大门,我们一路沉默少语,看苍茫的天空下满目的萧条:福海的水早干涸了,长春园、绮春园也枯草遍地,之前下过的雪还留下了一点残迹……

       回到南方后,不久就听说北京市政府要对圆明园大动手脚,大规模整修翻新。我一阵心疼。我最憎恨的就是人们打着维护修缮的旗号,一面腐败一番,一面将这些故迹搞得四不象。不知道今后的人们还能看到这副满目疮痍的屈辱吗?

       我决定在修缮后再次回京看看他。2008年1月20号,我踏上苏州开往北京的列车……

       又是一个灰蒙蒙的下午,天气预报北京近期大雪。许超已经在前两日回河南老家了(毕业后,他就一直留北京,中途也有两个月去西藏工作过),我只身一人站在圆明园门外的广场上,一个老爷子在教小孙女拍照,售票口两个游客在咨询着什么,检票口三两个工作人员懒散的闲侃着……

       门票似乎涨了,5-10元的调整(上次什么价格已经记不得了)。检了票,径直穿过福海、长春园向西洋楼遗址走去。天一样的阴沉,不过,福海里有水了,结了厚厚的冰,前几日下的雪依然留着,湖面的雪地上长长的脚印杂乱地穿过湖面……

       向阳的一处水塘,冰化开了一些,一群鸭子在水里嬉戏,还有几只把脑袋埋在羽毛里蜷缩着打着盹。水塘边围了一群游人,惊喜地拍着照片。这样一个沉闷的冬季,看到这样一群精灵着实让人兴奋。

       终于,又来到这片遗址了,惨白的太阳光,让这片残骸增加了凄凉的感觉。几个外国青年持着相机,不停地拍着;一群红领巾在导游的带领下叽叽喳喳;还有几对家长带着孩子来看这段历史……

      遗迹还是记忆里的那片遗迹,不同是每块石头上都被编号了(或许上次没有注意到):谐奇趣、黄花阵、海晏堂、远瀛观、大水法、观水法一如从前在天空下静默着,诉说着……

         08年了,奥运来了……

 

 (这组照片均拍于2008年1月)

圆明园遗址公园网站: http://www.yuanmingyuanpark.com/

 

作者:玛格非

《圆明园遗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玛格非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