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随笔五

发表日期:2009-03-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昌哥说,当他越来越像我时,我却越来越像他了。

大学毕业前,我的生活一直实在没有压力中度过的。所谓没有压力,倒不是说真的没有,只是自己没有去面对罢了,因为校园永远是懦弱者最好的避难所。

都是来自农村,家境都不太好,但相比没有了父亲的昌哥而言,我实在是幸福太多了,尽管我父亲也一直疾病缠身。底层的家庭正是有了父亲的支撑,我才可以不用去面对很多问题,比如,在学校没钱吃饭了不会想着自己去挣,向家里人要就行了,尽管不多;上大学办户口迁移,不用自己理会,有父亲全权办妥;去外省市上大学不用担心旅途劳顿,很多事情自有父亲来安排,因为母亲不识字出不了远门。于是,尽管校园生活并不太富裕,却也没多少风雨。

大学的时候,也许天性如此,几乎没有与什么人打过交道,除了五名室友和三名牌友。班级里的同学都没什么往来,甚至在校园里碰见了也会装作没看见,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尽管每次班级活动包括毕业后的同学聚会我都积极参加了,但感觉自己始终没能融入到这个团队中,当时的貌似洒脱现在终于成了一块心病了,可是时光不能倒流。

昌哥在保定上大学,本来高中是同届的,但鼓起勇气再复读了一次,上了大学便成了我的“学弟”。昌哥在高中时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是当时文学社的社长,所以他的大名我是久仰的,尽管到了高三彼此才算是完全认识。高考过后,我们一起落榜,便流落到了当时的补习中心开始高四的生活。学习的重压之下,生活难免惨白,那时候才正是我们感情深化的开始,还因此不止一次地被班主任批评过。

二零零三年第二次高考,我被补录来到了燕郊,开始了背井离乡的生活。几乎与什么人都没有联系,在无线沉默中度过了精神极度空乏的一年,期间险些离开校园南下广州。大一的时候,接到过昌哥和胡琴涛打过来的一个电话,回想起高中的生活正是无忧无虑,无限纯净。上的大学不理想,几乎摧毁了我所有的信念,或者说我根本没有过什么信念,日子反正就这么日复一日飞快地过去了。可能正是我的过度沉默给认识我的人造成了一种错觉,我似乎过着无欲无求的生活,于是我也乐于一直这么伪装下去,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戳破过我的面具,除了大一时的同学李倩,后来还退学了。

每次去保定,都带着一颗闲适的心。那时对于这个社会并没有太多的感悟,只想着权当旅游吧。在保定的日子是值得缅怀的,不论是在河北大学,还是在校外的出租房,都有太多关于友情的见证。其实,那个时侯我是比较穷的,很多时候都只有往返的路费,说得不好听一些,完全有蹭饭之嫌。在这里要多谢一下昌哥,尽管他也不太宽裕,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嫌弃我的言辞或举动,同时我也深表惭愧,在这样风雨飘摇的环境中还多次叨扰。而昌哥,除了维持自己的生活,还要供养两个也在上大学的弟弟,可想而知他的艰难。

无声无息,我的大学生活就结束了,毕业之前去了中国人寿。和一室友一起打拼,却没什么起色,晃悠了一年,没赚到什么钱却是见识了不少,算是初入社会的第一堂课吧,不同的是自己是自己的老师,从此再没有老师来指导自己了,居然有点落寞。工作之后,有不少友人来看过我们,但由于资金和条件有限,难免怠慢了,希望兄弟们能理解吧。

昌哥曾经一直挺羡慕我凡事无所谓的心态,每当他提及这个问题,我除了笑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回应方式。不过回头想想,现在的自己也挺佩服当年的自己的,即使当年的自己是在伪装。而今,我为工资不高而烦恼(其实现在工资已经是在中国人寿的四五倍了),为自己照顾不到兄弟们而难过,更为无法缓解家里的现状而痛苦,一穷二白出身的自己需要为自己,为家人打拼的太多了。父母上年纪了,却还是常年在外奔波,大哥小妹成家了,却整天为何以谋生而不知所措,自己想帮忙却实在力不从心;没钱,没车,没房,谈何容易?

于是,我陷入了昌哥那样的挣扎中,而昌哥在现任女友的安抚下,真的是看开了很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再像从前那样在意物质方面的感受了。昌哥,祝福你了。我自己也慢慢挣扎吧,希望尽快能找到出口。

如今的昌哥,基本上是每三个星期会来一趟北京,会见他仍在河北大学念书的女友,几乎是一种常态了吧,我也是每三周跑去见他一次,喝喝酒,谈谈心。还有一帮认识了他之后才认识的兄弟,都在北京的底层奋斗着,生活总是会越来越好的。
关键词:昌哥

作者:婪吝笑孝生

《随笔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婪吝笑孝生的POCO作品...

评论